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云逍遥勉力支撑,一步步走上山坡,脸色依旧红润。

    中剑之处,半点鲜血也没有渗出来,平淡道:“你们往树林里退,化整为零,赶紧走!能逃一个是一个,老夫为你们断路。”

    冬天冷浑身颤抖:“伯父……您……您怎么样?”

    云逍遥沉默一下,道:“恐怕是不行了,那一剑直入心脏,已是重创,更兼剑上有毒,回天乏术了。我只能给你们留下两个时辰的逃命时间,两个时辰之后,你们若还是不能突围出去,到达安地方……恐怕……”

    冬天冷悲愤欲绝:“我不走!我无论如何也要留下来问问那个王八蛋,这是为什么!”

    云逍遥疲倦地闭上眼睛:“你不走……难道你还能救我不死?你不走,不过是多死一个人罢了,难道……你要让你老大下来的时候,还要再受夏冰川暗算么?”

    他目光如电:“你不走,你问明白了夏冰川这是为什么,难道就能这改变一切?”

    冬天冷等人愣住了。

    此时此刻,已临死关,再无转圜余地的云逍遥并没有如同一般人那样,悲愤的要求他们赶紧离开,就只是很平静的说出了结果。

    你们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有能力改写已经插在我心脏之剑的结果么?能改变当前的种种危机?

    留下来,除了白白牺牲,又有其他的更多意义吗!?

    云逍遥渐显疲倦的说道:“我现在需要的是心无旁骛,专心一意,以你们现在的样子,勉强留下来,能起到什么作用?”

    作为累赘给我增加负担吗?

    这句话云逍遥没有说,但是众人都听得出来。

    说话间,山坡下的黑衣人已经近了许多。

    云逍遥整个人沉静下来,干燥的右手,轻轻地握在剑柄之上。他的脸上,一片冷意尽显,眼神微微的眯起来,注目于山坡之下,那不断接近的黑衣人。

    一丝杀气,从他的身上升起,点滴滋生。

    他并没有再去劝冬天冷等人;该劝的都已经劝了,他们若是不走,云逍遥也不想再费口舌之力,他现在要做的是,最大限度的保留仅余精力,每一点每一滴都弥足珍贵,浪费不得。

    冬天冷呼吸急促,脸上的神情剧烈变化。

    身边的秋云山脸色变幻不定,突然大吼一声:“云伯父,我走了!”

    说罢,带着自己仅剩的八个护卫,跌跌撞撞,却是速度不慢,向着密林深处冲了过去。

    一旦生离此地,必然此生此世,只为报仇!

    春晚风泪流满面道:“伯父保重,晚风誓要拿回今日的代价!”

    说罢也带着七个护卫冲了出去。

    我今日不顾信义,但来日,必然血洗天下,为伯父报仇!

    这时,冬天冷的声音也响起了,对着自己的四个护卫说到:“你们也走吧。将这件事情告知家里,然后对他们说,‘梅花尚开,冬天不冷’,家里不会追究你们。”

    四个护卫哈哈一笑,道:“少爷,你不走,我们便不走。大家死在一起便是,相信家族总会照顾好我们的家人,没什么可惜的。”

    其中一人呵呵笑道:“若是少爷不说这句话,我们真的说不定会走。”

    四人一起温暖的笑了起来。

    冬家的嫡传子孙,每人都拥有专属自己的一句话,一句只有家族掌权者和他们自己才知道的最终之言;只要带回来这句话,就证明是他神志清醒的时候自己亲口说的。

    一句话只能用一次,一次之后便会接着改变,正是大家族通用的秘密手段之一。

    云逍遥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你为何不走?”

    冬天冷洒然笑道:“报仇,有他们俩足够了,多我一个不多。伯父孤身一人上路,小冷担心伯父孤独,想要陪伯父一程,却是少我一个就太少了。”

    “若是以后有机会再见老大,我自问可以从容面对他。”冬天冷嘿嘿一笑。

    云逍遥淡淡的笑了笑:“一会战斗起来,我是真的顾不上你了。”

    冬天冷道:“我知道云伯父的心思,多杀几个人就好,无需顾我……又浪费了云伯父的许多口舌,是我的不是……。”

    云逍遥笑了起来,脸上冷意依旧,心却暖了起来!

    这世上,毕竟不是都是忘恩负义之辈,终究还有真心对我之人!

    黑衣人们越来越近,来到了彼此相对数十丈之内,却放缓了速度,缓缓地从三面包围上来。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阴恻恻的笑了笑,道:“云王爷,有礼了。”

    云逍遥淡漠的看了一眼,道:“好心机,好算计,好阴险!”

    “王爷过奖了。”黑衣蒙面人首领歉然道:“王爷盖世修为,冠绝天玄,无人能敌,在下百般无计,如此而为不过不得已而为之罢了,一切只是为了保性命,什么手段实在是顾不上了。”

    冬天冷在旁边问道:“剑上是什么毒?”

    黑衣蒙面人首领躬身道:“冬少爷纨绔声名在外,纵然一身修为登临顶峰,不过机缘,未在我眼中,但就冲这份深重义气,值得我一礼。”接着说道:“我们知道,云王爷有云尊大人留下的解毒药护身,更兼玄功深湛,百毒不侵,所以我们也没打算用一些普通的毒药,非但殆笑大方,更是徒劳无功。”

    “此毒,不属于此世所有,中者无救。”黑衣蒙面人道:“是故……我们对这种毒,很有信心,否则,又怎么敢贸贸然的对云王爷下手呢!”

    说话间,对方已经完成了四面合围,一众黑衣蒙面人整齐列阵,严阵以对,竟是然没有追击春晚风与秋云山的打算。

    冬天冷目光闪烁,道:“你们不打算追杀,灭绝后患?”

    黑衣蒙面人轻轻道:“我们的目标只有云王爷,从来都不是四大家族。不要说春公子等,就算是冬少爷此刻想要离开,我们也是不会阻拦的。”

    冬天冷咬牙道:“既然如此,为何还不动手?”

    黑衣蒙面人反而退了一步,道:“云王爷功参造化,纵然身陷死关,但在命终一刻,仍旧是此世最可怕的死神,我等自知不敌;就在这里守着,也是一样,只要能够确认王爷身故就好。”

    冬天冷闻言恍然,对方深谋远虑,竟然计算至此!

    他们居然不想动手,没有打算亲手取下云逍遥性命的打算。

    只是不离开,就在这里包围着,反正云逍遥已经身受致命重伤,又中了致命之毒;纵然现在是以精纯的玄气勉力压制,但就算是再有通天本事,这样的伤势也压制不了太久!

    时间拖得越久,对于黑衣蒙面人一方就越有利。

    若是根本不动手而等到云逍遥毒发身亡,那对他们来说,反而是最好不过的结果。

    冬天冷转头看看,只见云逍遥眼帘半阖,脸色淡然,尽是从容,却也没有动手开仗的打算。突然心中一动,厉吼一声道:“夏冰川!你给老子滚出来!”

    黑衣蒙面人群中,夏冰川脸色惨白,目光闪躲,根本就不敢跟冬天冷的目光对上,更借着黑衣蒙面人的身影,一步步往后退去。

    越来越远,在冬天冷怨毒的骂声中,夏冰川缓缓退出了人群,翻身跳上一匹马,玩命的挥动马鞭,绝尘而去。

    冬天冷的骂声越来越远,直到再也听不见,夏冰川突然间滚下马来,趴在地上,捶打着地面,放声大哭。

    ……

    黑衣蒙面人与云逍遥对面站着,一动不动。

    云逍遥笑了,道:“你知道我能支撑多久?”

    黑衣蒙面人摇头:“不知,但一定不会太久。”

    “那你可知道春秋两家已经离去?”

    “知道。”

    “那你就不担心,迟者生变,他们会将消息传出去,有人来救我么?”

    “不担心。”

    “哦?”

    黑衣蒙面人平淡的说道:“第一,除了我们之外,外面还有二十万大军埋伏,无论是从内而外,还是从外耳内,,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能够打破这片铜墙铁壁,就算是一只鸟,也很难得进出。”

    “第二嘛,四大家族现在都早已经自顾不暇,决计不能再分出人手他顾。”

    “第三,就算果然有意外援手到来,我们还有一批后援阵容,正在严阵以待。若是有其他人来,即便能够冲破外围大军的铜墙铁壁,仍旧会遭到我们的第二层猎杀……事实上,云王爷您现在也不过就是诱饵之一。”

    黑衣蒙面人淡淡微笑道:“所以等下去,这么僵持下去,我是真的一点都不着急。反而恨不得王爷您能够多撑一段时间……也许会籍着这一役,连带铁铮,傅报国,孙子虎,上官将门……秋剑寒……这些人都会葬送于此。”

    他哈哈笑了两声:“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就算只是等到一个,也是大功一件!”

    云逍遥淡淡一笑,道:“你这是在激我自己动手?”

    黑衣蒙面人尊敬道:“我说的是实话,现在王爷对吾等威胁已然不在,无论王爷想要什么时候动手,就什么时候动手,都由王爷自行抉择。”

    他一挥手,黑衣蒙面人群刹那间就形成了一个个的圆筒形防御阵型,四五十人一群,剑尖向外。

    黑衣蒙面人道:“我自问无法策动王爷做任何事,也没有办法不付出杀死王爷的代价,但是,我可以让这个代价,尽量少一些。”

    云逍遥微笑:“果然是沙场老将,单只是这份战阵经验,就已经不逊色于铁铮与傅报国了,只可惜……”

    黑衣蒙面人道:“只可惜什么?”

    “只可惜你永远注定只能应声在黑暗之中,缺少了铁铮光明正大的霸道,也欠奉傅报国中正面的大将之风,若是战阵之上,你与这两人对敌,或许能逞一时之威,但久之必败,绝无竞雄之能;我甚至可以断言,你一旦落败便是无法翻身。”

    云逍遥有些可惜的说道:“我只是担心,若是玉唐军部今后以你为统帅的话,将会葬送玉唐帝国千秋伟业,万里河山。”

    黑衣蒙面人发出尖锐的笑声:“只可惜这些现在已经不是云王爷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云逍遥笑了笑,道:“我只为我的心血可惜,并未为玉乾坤可惜。”

    黑衣蒙面人看着云逍遥的脸色,眯着眼睛道:“不知道云王爷……还能压制伤势与毒气多长时间呢?”

    云逍遥淡淡一笑,幽幽道:“阁下何妨试试。我现在,不是在配合着你拖延时间么?”

    黑衣蒙面人的眼神开始变得狐疑起来。

    他目光所及,那柄恶毒的短剑,深深地插在云逍遥心口。

    但云逍遥的脸色始终很红润,眼神亦是从容淡定;甚至瞳孔中,也只得黑白分明。

    这一切一切的迹象表明,云逍遥没有中毒的迹象,甚至连半点受伤的样子都没有。他的言行举止貌似比自己还要从容,从然如流地配合着自己拖时间?

    这是为何?

    难道他根本没受伤?

    难道拖时间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此念一生,黑衣人首领心底疑云迅速扩大,愈发的举棋不定起来。

    云逍遥看着他的脸色,讥诮的笑道:“怎么?你在怀疑自己的判断吗?”

    黑衣蒙面人哼了一声,道:“我有什么可怀疑的!”

    云逍遥淡淡道:“无谓否认,你现在已经在怀疑,你原本的判断是错的,你在怀疑,我没有中毒,甚至是没有中毒的……或许,你还在怀疑夏冰川,是不是假装的对我下手,一切都是做戏,包括夏冰川刚才的骑马远去,也是别有目的,是不是?”

    黑衣蒙面人嘿嘿笑起来:“可笑可笑,云王爷,不愧是皇室中人,帝王心术运用得如此得心应手,明明已经到了这等时候还能对我用攻心之计。您认为,这对我有用么?”

    云逍遥轻声笑起来:“身在穷途末路,总要为自己博取一线生机,不过人之常情,何来帝王心术,我可是从来都不谙那玩意的。”

    黑衣蒙面人的眼神,愈发的诡谲起来。

    云逍遥若是重伤中毒,此刻最着急的,必然是他才对。

    时间每过去一刻,就等于云逍遥的战力更削弱了一分,只要坚持下去,云逍遥毒发身亡,自己这一边就能不战而胜,大获胜。但若是自己现在沉不住气进攻,云逍遥身处有利位置,居高临下,蓄势待发,以其最后的力量,势必对自己等人展开最大限度的杀伤反噬,达到他临死一搏的结果。

    但是,若然他当真没有中毒,就只是在拖时间,拖到冬天冷等人恢复过来,等到冬天冷等人恢复,以云逍遥为箭头,逆流突围,己方势必无人可挡,只会让对方,身而退,扬长而去。

    而一旦出现那种状况,才是整个玉唐帝国的梦魇开启!

    那么问题来了,云逍遥到底受伤没有?到底有没有中毒?

    他是在拖时间,还是在故弄玄虚呢?!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