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份祝福,根本就没有半点诚意好么。

    云扬撇撇嘴,洪长天也是翻翻白眼。

    两人径自转身往下走之瞬,却闻洪长天阴恻恻道:“云掌门,虽说刀枪无眼,但赖有此境神异扶助,伤亡可免。等到这一次挑战结束之后,咱们两家邻居可该好好的亲热亲热。”

    言下之意,这里杀不了你,但是等回去再杀也不迟。

    云扬温暖的笑了笑,道:“九尊府不过新晋,委实是该向洪掌门请教一下作为下品天运旗门派为人处世的宝贵经验,毕竟,我们于掌握天运旗之事然的初学乍练,不免手忙脚乱,贻笑大方……”

    听得云扬嘴上客气,实则却是明说九尊府对阵苍梧门,是役必胜,洪长天怒哼一声,径自拂袖而去。

    云扬哈哈一笑,亦是转头回返本阵。

    ……

    “第一战乃是中坚战,由史无尘出场如何?”云扬看着八个人。

    洛大江咳嗽一声,道:“一坨出战,自然可以……却不知咱们兄弟还有没有在他之后出场的机会……”

    史无尘哼了一声,浑身剑意迸发;锵的一声剑鸣,登时将洛大江弹开几步。

    随即,刷的一下子仗剑而出,无废话。

    “九尊府剑尊史无尘在此,苍梧门那位前辈前来赐教?”

    史无尘一出场,剑气迸发,在场众人见之无不为之一凛。

    “此人是谁?剑意好强!”

    但随即就听到来自自报家门,顿时引发哄堂大笑,久久不息。

    “我还道是谁,原来是天残十秀的史无尘,鼎鼎大名的玄黄磨刀石啊……难怪难怪!”

    听闻群起哗然的史无尘,面对冷嘲热讽竟然不以为忤的淡然一笑:“不错不错,本尊便是昔日被称之为磨刀石的史无尘了;其实今天也与往昔无异,仍旧是各位的磨刀石;今时今日,还请苍梧门的在场高人不吝指点一二,让史某人这块磨刀石为苍梧门好好的磨一磨,错过此刻,可是再难有死而复活的福利。”

    史无尘森然一笑:“还请诸位,把握机会。”

    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挑衅嘲讽,史无尘竟是一派泰然,恍如甘之如饴!

    苍梧门掌门洪长天见状却是瞳孔首度收缩,低声道:“三师弟。”

    但见他身后走出一人,看面相似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色冷肃漠然,沉声回应道:“必不叫师兄失望,吾此战必胜。”

    随即缓步而出:“苍梧门无情剑蒋敬非特来领教九尊府高招。”

    那蒋敬非顿了一顿又道:“往昔便久闻史兄大名,却始终缘悭一面,今日之战,端的适逢其盛;正好一遂蒋某磨刀夙愿。”

    史无尘原本尽是冷峭的面容上却现出一丝冰冷笑意:“请。”

    随着一声嘹亮剑鸣,蒋敬非长剑出鞘,场中登时光华大盛,剑气冲霄而起。

    那庞然剑气流溢满场,许多人腰畔剑属兵器竟随之发出来“锵”的一声剑鸣。

    竟颇有几分万剑共鸣之气象,端的气派非凡!

    江落落在云扬身边说道:“此人乃是无情剑蒋敬非,位列苍梧门第二高手;但此人修为盛传还要在掌门洪长天之上,一生痴迷于剑,虽然修行年份并不甚大,然而其剑道修为却已经登堂入室;更锻就剑心,殊为强敌。”

    云扬道:“此人大概是个什么阶位?”

    江落落道:“这点我就不清楚了,那苍梧门虽是坐拥天运旗的宗门,但品阶不过下品,排名更是最末,于我们凤栖门的关注微乎其微。其实之所以知道蒋敬非的些许来历掌故,还是因为……我到了九尊府以后,乘闲暇之时专门选调的一些个资料……”

    说话间,源自中品门派弟子骨子里对于下品门派的轻蔑,表露无遗,尽是轻视,所谓目下无尘,不过如此。

    云扬沉吟着问道:“落落,敢问你们凤栖门之中,实力最强的高手,又是一个什么阶位?”

    江落落迟疑了一下,随即道:“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我所知的只有……掌门师尊的修为,已经臻至圣尊一品巅峰,却不敢保证掌门师尊的修为便是本门最高,更不能保证本门没有跟师尊并驾齐驱甚至更高一筹之人。”

    云扬点头称谢道:“这个信息已经足够,多谢。”

    碍于门派机密,江落落不能很明白的说;但,就现在为止江落落说的话,已经可说是说得再明白都没有了。

    举凡是传承甚久的大门之中,掌门人的修为通常都不是该门派之中最高的,毕竟掌门人需要比其他人更多一分外务,总抓整个派门的存继脉络,难以做到专心修途。

    但是,门派之中第一高手的修为,却一定与掌门人相差不是很大,绝对不可能出现一派至尊与本门派第一高手差着天与地那样的情况。

    “天下商盟方面光是我所知道的,便有三位圣尊高手坐镇,而且还都是圣尊三品强者……这才有底气竞争更高层次的上品天运旗。而江落落的师门在中品天运旗派门之中排名并不太靠前,掌门圣尊一品……也基本可以推论出,绝大多数中品天运旗宗门并不存有圣君层次高手。”

    “甚至于,上品排行相对靠后的超级派门,也未必有圣君高手坐镇。”

    云扬心中思量,得出一个九尊府相对乐见的结论。

    此时,史无尘在场中亦开始缓缓拔剑,雪亮剑身逐寸逐分显现人前。

    相比较于蒋敬非的万剑共鸣,史无尘的亮剑态势可就很有点平平无奇,几无任何出彩之处了。

    但无论交手之前的声威如何,比试较量的真意始终要着落在正式对战之上——

    但见两人初初交手,便是双剑正面冲击,眼见剑光交错之瞬,一声震天巨响轰然;好似龙吟虎啸,动人心魄。

    双方甫一交手,即便这般毫无花假的极端火并,在当前这种竞旗之战之中,还是相对罕见的。

    史无尘与蒋敬非这一战乃是竞旗之战中的中坚战,亦是首战,首战者除了本身胜负之外,还涉及到一个气势的问题,挑战者若是第一战胜了,自然士气大盛,威势大增,后续接战者也必然信心大增。

    反之若是防守方获胜,情势难免急转直下,是故无论攻守双方,都会在这第一战上下大力气,否则苍梧门方面也不会第一战就派出蒋敬非这个真实实力至少可以列入苍梧门前三甲的高端战力!

    而两人当前这种正面冲突,首重自身修为,因为这种对战方式,招式身法所能提供的辅助锐灭到最低点,且一旦失利便是兵败如山倒,几无扳回余地,是故在中坚战这样的对战模式下,若非到了最后关头,极少动用,更遑论是一开场就是极端火并。

    是故这一拼之下,双方众人一下子就把心都提了起来,期许或者担心一招之下,胜负分明!

    所幸这一战还远远没有结束,但见史无尘踉跄一下,整个人如同触电一般的往后退出了三丈空间;而对面的蒋敬非亦是身子一晃,却仅止于后退半步。

    两人同时侧身,侧脸。

    刷刷。

    两道剑风,从两人咽喉前同时飞过。

    表面看起来,似乎是势均力敌,而史无尘稍弱一筹,但绝不是不能战。这种差距,极为细微。

    云扬等人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

    观战的其他门派的众人,也是齐齐神情一凛;甚至连高台上霍云峰脸色猛的一变。

    丁不可与尤不能则是眼睛一亮。

    天运之战,隔绝了所有神识探测,再无法如平日里那边以自身高深修为辅以神识一眼洞悉目标修为,但别人或者难以看出究竟,霍云峰三人作为圣心殿的高层,无论眼力阅历却是远在场中其他人之上,却是比其他人看出了更多的端倪。

    纵使三人因为此境限制,无法洞悉对战双方的真实修为,目测那史无尘,在冲击之余暴退三丈分明就是故意的,反而蒋敬非的那半步才是真正的立足不稳,不得不退。

    换言之,史无尘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弱!

    而这一点,对战另一方的蒋敬非显然没有感觉出来。

    更有甚者,双方极端冲击,无论实力如何,承受冲击仍属必然,史无尘暴退三丈,足可将己身的冲击余波尽数泄尽,而蒋敬非强行抑制,最后才终于支持不住,不得不退,所要承受的压力还要更甚一分,但就这一击而言,史无尘非但未落下风,反而颇有便宜。

    场中两人你来我往,战况激烈异常,史无尘延续一开始的态势,落到了然的下风,每一次兵器对撞之余,身子都要摇晃连连,对方眼见便宜,更是得势不饶人,一口剑挥舞得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的猛攻不已,几乎就是当做了大刀来用,逼着史无尘不断硬拼,显然意在尽速分出胜负。

    对方用心很明显:就是要以大山压顶之势,直接强势将史无尘击杀镇压!

    用那种霸道的姿态,宣告苍梧门的不可战胜!

    史无尘接连退后,数次对拼之余,已经接连不断的退出不下四五十丈空间,几乎从场地中间位置退到了对面去了。

    苍梧门上下三十多人眼见己方占优,齐齐大声高呼助战,气氛愈发热烈。

    而九尊府这边,云秀心等小字辈弟子也都是大声加油鼓劲,一个个手心里尽都攥出汗来,神情紧张至极。简直恨不得亲自落场帮手。

    又是当的一声巨响。

    史无尘仍如之前一般力逊一筹,一个趔趄之余急疾退后三步,身子兀自摇晃不已,脸色苍白。只是此时对面的蒋敬非也是一脸的面无血色,大汗淋漓,但精神却是振奋异常,两眼神色更是炽热亢奋;步步紧逼,半点也不放松,显然是自觉胜券在握,乘胜追击,意图毕其功于一役。

    至此,两人对战已经超过了一盏茶的时间。

    场中,史无尘的态势愈发的不利,呼吸急促异常,趋避渐渐不成章法,蓦然一声闷哼,一个踉跄,身心已然失衡,竟似是身体重心失去;连长剑都撇了开去,空门大露。

    蒋敬非眼见良机已至,狞笑一声,即施极速身法,整个人闪电一般冲过十丈空间,长剑闪烁着慑人剑光,一声长啸,流星赶月一般的分心直刺!

    落点,正是史无尘的胸口要害,杀人夺命之意彰显无疑。

    眼看着这一剑已经是再难避开,胜负将判?!

    九尊府方面登时惊呼连连!

    虽然知道来到天运旗竞旗之战主场地,对战双方有死而复生的福利,但九尊府倒是还是初来乍到,面对这样的生死一瞬,难免心中惊惧骇然。

    然而便在这时,原本身形失衡,已将跌倒的史无尘突然逆反了原本的倾颓之势,陡然一个在别人看来完不可能难以想象的翻滚动作,于间不容发之际生生挪出三尺空间。

    蒋敬非一剑擦着史无尘的身侧,直接冲了过去。

    这是势在必得的一剑,蒋敬非没有半点留手。

    招式已经用老。

    在这一刻,蒋敬非脸色惨变。

    但他已经来不及变化。

    史无尘回避过对方夺命一剑之余,更厉行反扑,身子滴溜溜一侧,骇然一剑有如是毒龙出渊一般一闪飚出!

    这一剑,剑速空前,几有超越流光一般的惊人速度。

    还是乍然闪亮之瞬,已经到了它之目标所在位置。

    噗的一声轻响,象征着那一剑,有的放矢,正中目标!

    蒋敬非大叫一声,眼神不可置信的转注到自己的胸口位置,一把剑正自狠狠地插在那里,兀自闪烁着寒光,一道道鲜血,从胸口流出来。

    那一剑来得太疾太快,剑尖透过胸口之余,瞬时插入了地面!

    蒋敬非大吼一声,鼓尽余力想要跃起,他此刻已经不记得自家身子被长剑钉在地上,这一跃之下,还未伤敌,便已经将身子整个的撕裂开来,但他在这一瞬,心念如恒,无视自己已然四分五裂的身体,坚持舞动两手恶狠狠的掐向史无尘的脖子。

    金风呼啸。

    “你……使诈!”

    史无尘一脚踢出,登时将蒋敬非早已支离破碎的身体踹成了碎片。

    “彼此对战,胜者为先,其他一切不过末节,使诈又如何,不知道兵不厌诈么。这一战,我不能输,更加不会输。”史无尘一派淡漠的道。

    史无尘此刻的话音量并不是很大,但在场都是耳聪目明之辈,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尽皆引以为鉴,明悟在心。

    蒋敬非的身子在空中四分五裂,向着七八个方向散落。

    鲜血散落一地。

    …………

    &a;a;lt;&a;a;gt;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