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霍云峰转念一想。

    这……这事儿虽然仔细想几乎无可能,但万一呢,人家可是草创不久,就以一个才刚二十岁的小青年加臭名远扬的天残十秀还有一群毛孩子就指向登顶下品天运旗首席的,怎知三年后不会有更大的惊奇出现在他们身上!

    自己又何尝不是看中了他们的这份气运,才会对他们这般的释出善意!

    想着想着,霍云峰忍不住又多是说了一句:“云小友会否有什么误会,难不成你竟以为,中品天运旗每往上一名就像是下品有天涯混起那样容易么?大抵是你们本身实力足够,忽略了下品天运旗派门之间的实力实则也存在有极大差异,而中品天运旗各派门之间更是如此,一个名次之间,往往就存在莫大差距,彼此差距大些的,几乎就是差共天地,万勿轻心视之啊!”

    “中品天运旗的位次晋升,绝不像你们这班的轻松地进步,玄兽辅战的幸运,最多也就再应用到跟七星门之战结束之后,若是之后再用,也许反而会成为你们自促其败的主因!”

    霍云峰重重的说道。

    “嗯嗯,这一点,我完明白,再次感谢霍大哥教诲。”

    云扬满脸尽是谦逊之色,虚心之极的受教,道:“霍大哥……这是到了?!”

    众人闻言看去,却见前面出现一重门户,再跨上一个台阶,就进入了门户之中。

    遥遥看去,上面又是一个台子,一切构造尽皆与第二层一模一样。

    跨步上去之后,云扬发现:这特么……如同时光回溯一般,这岂不又是刚刚步上第二层的时候那一幕?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印证云扬所想,大抵眼前所见,正对面是一座高台;位于上面的乃是圣心殿的金色天运旗。这座高台两侧,分列一边五个一边四个门派。

    所见一切,当真与之前完一样,就只是换了不同门派而已。

    嗯,还有一点与之前不同的就是……此刻几乎没有人关注自己的门派到来。

    因为场中,赫然正有两人在捉对厮杀!

    这两人打得声势浩大至极,基本所有人都在关注这场激战,自然也就没有人注意,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其他的门派上来。

    众人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只听见江落落突然震惊的叫道:“那是齐师兄,怎么……难道……我们凤鸣门,在进行晋级之战啊!?”

    云扬与洛大江闻言登时精神一振,注目看去。

    但见场中,一个手持长剑长身玉立的青年,长剑尽情挥洒,万道银光随剑而动,进退有度,

    行止有据,身形动静游走之间,莫不随心如意。就像是一头凤凰,正在展翅飞翔,其身周遭尽是一片片的天光流火。

    而他此刻面对的对手,乃是一个白衣青年,掌中一口纤长软剑,招法转换之间尽是自在从容。

    观视这两人的战况,却是势均力敌,旗鼓相当,只怕还有的打。

    至少到目前为止,两人脸上身上都没有任何的狼狈慌乱的神色,甚至汗珠什么的也是不见,显然此战仅止于刚刚开始不久。

    霍云峰道:“你们在此稍等,我得去跟这边的主持者交接事宜。”

    说着飞身而起,径自向着正对面高台飞了过去。

    云扬目送霍云峰腾身而去,只看一眼,已觉震撼莫名,但见霍云峰身法如鬼似魅,明明是直接从战场之中穿过,可是交战之中的两人竟然毫无所觉,甚至无数关注的各派门众人,竟也无人看破其动作行止。

    云扬经历之前下品天运旗登顶之战,连番的大获胜,虽然未曾骄傲自满,但心下总有几分意气风发的感觉,之前听霍云峰指点告诫,虽然嘴上答应得满好,心底实则还是打定了要先看七星门真实实力之后再做定论,岂能一开始就笃定自己真实实力不及》

    然而现在看到霍云峰这般超妙身法一展,心下端的惊诧莫名,暗叹自己连战皆捷,终究是有轻心之嫌,小觑了天下豪杰,等下必须力应对七星门之战,不可有丝毫大意怠慢!

    高台上,一个衣衫打扮与霍云峰差不多的人大笑而起:“霍兄!你怎地有空前来,端的稀客!”

    霍云峰微微一笑,道:“朴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那人一脸络腮胡子,笑骂一声:“端的好久,你奶奶滴……半个月前刚喝了酒!”

    坐在那朴兄两侧的两个人亦随之笑了起来。

    霍云峰呵呵一笑,道:“俗话说,一日不见,日隔三秋。半月未见,对我来说,几乎就是四五十年不复见面啦……焉能不心心念念。”

    那“朴兄”怒笑一声道:“屁!你这个黑心肝的老王八蛋,嘴上说惦记,实则是惦记着老子的极品灵玉吧。半月之前,你上次才特么从老子手里赢走了二十块!心疼得老子这半月都没睡着!”

    霍云峰哈哈一笑,道:“我此番来此,正是予朴兄的翻本机会来了。”

    这位朴兄名字叫做朴德双,闻言心下就是一跳,沉声道:“此言何解?”

    霍云峰嘿嘿一笑,指着对面说道:“这会轮到我主持下品天运旗那边的事宜,那边的首席派门打算再进一步,意欲挑战中品天运旗……这岂不是一个好机会?”

    朴德双怫然不悦,怒道:“你以为老子傻?下品挑战中品,这么多年来成功过几个你倒是给老子说说?居然拿这个来哄骗老子入套,居然还跟老子舔着脸说翻本的机会来了,老子才不上你丫的这个恶当!”

    霍云峰大是不悦的说道:“我说你朴德双你这厮说话永远跟你的名字一样粗俗!老子岂是那种欺心之辈?开赌首重公道,我又没说指定你必须押注那个门派,怎么就是哄骗你了?老子的赌法是任由先押一边,剩下的一边则是留给老子!这还不够公平吗?!”

    朴德双抱着胳膊,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霍云峰:“你这黑心鬼竟能有这般的好心?开公平赌局?老子总感觉你就是挖好了一个坑……等着老子来跳……这其中肯定还有什么说法?”

    霍云峰呵呵一笑:“哪有什么别的说法……对了,老子让你任意先挑一边,这赔率得有老子说的算,总不能所有的便宜都由你一个人占尽吧!

    朴德双愣了一愣,旋即道:“若是仅止于此,倒还真的可算公道,你真肯这么赌?!”

    霍云峰翻了个白眼,道:“还有完没完,赌不赌直接给个痛快话成不?你小子爱玩不玩,老子也是一大把岁数了,陪你丫玩一会纯粹就是为了找个乐子,瞧你这屁股一般的脸……不想玩算了。反正人家已经来了,你赶紧接人主持后续吧,我这就去一边看热闹,瞅你那一脸的费劲老子就腻歪。”

    说着,笑呵呵的坐下。

    朴德双登时脸上很有几分尴尬,却还有点举棋不定,狐疑道:“不是我不想玩……主要是你这老东西做事情,不怎么值得信任……”

    他挠挠头,脸上有苦色:“刚才我们三个玩,我已经输了八十块,手头是真的不宽裕了……”

    霍云峰嘿嘿一笑,道:“那就算了吧。场中战斗的是凤鸣门与大罗派么?”

    朴德双道:“可不是;原本排名第一的天下商盟,这会已经前往上品那边战斗去了;原本排名第三的凤鸣门因而意动,想要取代第二大罗派的位置,以及登顶首席尊位。”

    朴德双沉吟了一下,道:“嗯,看来凤鸣门很是看好天下商盟啊。她们是在期待着天下商盟把上面的上品天运旗打落一位,然后他们再乘胜追击吧。”

    朴德双顿时吃了一惊:“咦?以前就知道你这黑心鬼满肚子的鬼心眼,却没发现你的目光这般的通透,一目了然啊。”

    霍云峰哼哼一声,翻了个白眼,心道:我那便现在正有一个抱有这般心思的金鼎门,蓄势待发,我刚才可是被他们的高瞻远瞩还有永不放弃恶心好半晌,现在要猜不出来才叫见了鬼。

    说话间,场中的战斗氛围越来越见激烈。

    而江落落口中那位齐师兄越战越勇,剑影重重,呼啸有风;基本每一次出剑都伴随着一道青蒙蒙的光辉,充斥着天地浩瀚之力挥洒而出。

    云扬心念一动,情知这是圣者级数修者的战力标志,也就是所谓天地囚笼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对面的那白衣青年也是毫不示弱,软剑曲直如意,转折间尽如狂风骤雨,亦是伴随着浩瀚维力接连反击,丝毫不让。

    两人各展神通,尽力施为,无数空间之力因两人的驱使,在场地之中彼此碰撞,倾轧,破碎……

    再斗片刻,战斗渐渐趋至白热化的地步,眼见即将分出胜负。

    位于主看台左侧的凤鸣门,该派掌门萍踪月径自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这已经是第三战,而此战,自己的嫡传弟子正自占据了主动,而且正在将主动化作优势。

    而只要再将优势转为胜势,这一战就算是拿下了!

    在她身边的另有一位身材高挑,黑发如瀑,眉目如画的白衣女子,然这白衣女子面容虽然极尽俏丽,但观之却尽是冰寒冷栗之感,俨如面对一座冰山也似,冷得人不敢接近,端的艳如桃李冷若冰霜。

    此刻,这个女子正至凝目看向广场入口那边,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师姐,你看入口处的那个少女,不是落落?”

    萍踪月微微抬头,循声看去,脸上登时显出一抹喜色,道:“可不是落落!这丫头怎地在这个时候来了?我正愁着第五战派哪一个女弟子出战呢。落落不到,其他的女弟子哪一个出战,都难有必胜把握;她此刻到来,真是天随人愿,老天都在庇佑咱们凤鸣门。”

    那白衣女子正是凤鸣门大长老,玉里刀甘天颜,她蹙着眉头,道:“落落这丫头于此刻到来,于本门自是大幸……就是;也不知道她……”

    正说着话,原本还有一丝的蔼然一下子凝滞了,俏脸上更瞬时笼罩上一层寒霜,咬着牙齿,一字一句的道:“在她身边的那个大个子……岂不就是那天残十秀的洛大江!……落落还是找到了他,刻下竟是跟他一道来的?!!”

    随即,她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气死我了!”

    话音未落,身子亦是一闪而出。

    随着嗖的一声轻响,纤秀娇弱的身体已然横空直掠过三千丈空间,径自落到了九尊府众人的身前。

    云扬等人此刻正在关注场中龙争虎斗;目光竟是凝重专注。

    眼看着场中正在战斗的那两人,云扬等九个人的心情尽是复杂难言。

    原因显而易见,这两人之中任何一人的修为,皆不弱于自己等人,而战术战略,功法身法招法,任何一项都要比起洛大江等人高明许多。

    即便是以九尊府现如今的实力,仍旧只有云扬一人,对上这两个人不会落到下风;而其他人,包括史无尘洛大江在内,没有一个是这两人的对手!

    而这两个人,却只不过是中品天运旗门派的弟子一流,地位在名义上仅仅与云秀心白夜行等人齐平而已!

    纵然这两人乃是精英弟子,但这份差距貌似也太大了些吧!

    由此及彼,想想在这两人上面,还有好多更强者,即便不算该派门的掌门人,至少还有好几个辈分的长辈呢!

    “强!真的很强!出乎意料的强!”云扬轻轻舒了一口气,喃喃道:“看来想要登顶中品首席……三年的缓冲时间,竟是必不可少的……”

    云扬一语未尽,蓦然发现眼前空间莫名的恍惚一瞬,随即一道高挑身影,虚空幻化一般的出现在九尊府众人眼前眼前。

    来人一身冰雪,满脸霜寒。

    “落落,跟我回去。”

    甘天颜毫无表情的俏脸上写满了好不容情以及不由分说。

    江落落顿时一阵紧张:“师父……”

    “跟我回去。”甘天颜淡淡的瞄了洛大江一眼,脸上流露出来一丝杀意,冷然道:“洛大江,你的梦,该醒了。”

    洛大江沉沉的说道:“我早就不再做梦,余生唯有前路,而我之前路刚刚启步。”

    甘天颜冷笑一声:“你之前路,刚刚启步?你的前路就只会是一场空!难道你还不明白,现实如斯,你这种人岂有前路可言?!”

    在一旁的云扬适时插口道:“甘前辈这般咄咄逼人,岂是前辈气度,任谁也有脚踏实地,努力前行的资格,而大江现在的前路,正是康庄坦途,只需踏实前行。”

    云扬微微一笑:“那才是现实如斯,人生如斯!”

    甘天颜毫不掩饰的嘲讽一笑,竟是看也不看云扬一眼,径自清冷道:“你是谁?”

    云扬负手而立:“在下云扬,乃是九尊府府尊!而洛大江,现如今乃是我九尊府第三峰之主,我九尊府的第三号人物!”

    “呵呵呵……府尊,峰主,第三号人物?好大的名头!好高的身份!端的好辉煌的前路!”甘天颜冷笑一声:“只是九尊府这个名头,我却是没有听说过的。你们有天运旗在手么?”

    云扬嘿嘿一笑:“鄙府目前忝为下品天运旗首席;至于我们来到这里,站在这里,就代表了……我们即将与你们一样,拥有中品天运旗在手!”

    甘天颜终于动容转头:“你们……是来挑战的?”

    云扬傲然一笑,淡淡的说道:“不怪甘前辈不知鄙府名号,毕竟本府来到五重山之前,还只是草创不久,没有天运旗在手的不入流门派,不过本府自从来到这里,一路斩关夺隘,挑战上来……从不入流一直到杀到下品天运旗首席,就只用了三天时间而已!”

    “而现在,我们要开始冲击中品天运旗了,不知这样的前路,是否能够算得上康庄坦途呢!”云扬慢慢的,一字一句的说道。

    随着他的陈述,九尊府上下所有人等,脸上尽都流露骄傲的神色。

    小家伙们胸膛越发挺得高高的。

    毫无疑问,这份战绩已经足够说明太多问题,在玄黄界,拳头大就是道理大,这一至理,无论去到哪里也是通用的!

    即便以甘天颜的身份背景阅历,同样被震撼到了!

    “你们当真是首次参加天运旗大比?之前只是不入流的宗门?”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