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云扬沉思着:“黑山盟的人,此次前来五重山竞旗的,共得二十三人,在此地死了十三个?”

    “不错,现场有异常激烈的战斗痕迹!”

    云扬点点头,一掠而入,显然意欲一看究竟,众人自然尾随而入。

    只见在阴暗的树林中,有一大片足有数十丈方圆的地界,这范围内的树木尽数粉碎清空;四周的大树身上也尽是斑斑点点的痕迹,该当是流溢气劲刀剑锐芒造成的损害。

    地上,横七竖八的倒落着十三具尸体,其中几具尸体更是已经不成人形,死状极惨。

    周围断刀断剑暗器随处可见,鲜血已经凝固,密密麻麻的一群飞虫嗡嗡的罩在上面;云扬一挥衣袖,一股劲风发出,空中的飞虫成片的落下来,瞬间部死亡,又被云扬一口气送了出去,落处黑压压的一片。

    “是黑山盟的人没错;这几个人在一个月前都见过。但其中没有他们的掌门与第一高手,嗯……还有几个长老也不在,死的大多数都是种子弟子,不过也不是部,只有七人。”

    “其他未死者应该是逃过此劫了。”

    云扬皱着眉头:“但是看现场的打斗痕迹,尸体的颜色,的程度,以及地面鲜血的颜色……味道,这些人最多也就是在四五天之前被杀的。”

    史无尘等连连点头。

    大家都是江湖老油条,这点分辨力还是有的。

    “我们在秘境中呆了一个月。而黑山盟的人在我们进入秘境之后,就应该已经离开了五重山,为何会在二十多天之后,又有这么多人死在了这里?这未免于理不合,必然另有因由……”

    云扬喃喃的自语道。

    这个问题,自然没有人能够回答。

    即便智慧通天如云扬,也无能回答!

    “你们仔细看看,这片区域里被斩损的花草树木,许多零碎处都隐含些许气息,虽然渺不可察,却真实存在,且与众不同,空中同样有这种古怪的味道,你们仔细一下不会感应不到。”

    云扬锐利的目光瞬间扫了一圈:“还有,地上那些很巨大的印记,可不是单纯因巨力冲击而产生出来的,那分明就是……蹄子还有爪子的留迹!”

    “咱们可都在秘境中与众多妖过手,对于妖兽出没的痕迹不会陌生才对。”

    云扬看着众人:“虽然当前出面袭击的妖兽未必是我们曾经应付过的妖兽,但这是妖兽造成的痕迹确凿无疑。换言之,黑山盟这些人之所以会死于非命,乃是妖兽的出手针对!”

    众人纷纷点头,认可云扬的判断,就如云扬所言,在场众人每一人都跟各类型妖战过,所谓见微知著,对于妖兽所造成的伤损痕迹,现在绝对是大行家级别的。

    “虽然能够确定当前种种,乃是妖兽所为,但新问题却又来了!”

    云扬道:“首先,依照时间推算,合该早就回到自己门派休养生息的黑山盟,为何会来到此地,进而丧命在此?这一点就已经非常奇怪了,相信其中必然存在有巨大的蹊跷之处,其次,

    黑山盟此次遇袭,伤亡极其惨重,虽非军覆没也差不了太多,玄黄界人族这边在圣心殿努力经营之下,举凡其势力所辖之内,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妖兽出没了,更不要说是这种强大的妖兽,它们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

    史无尘查看着每一具尸体,道:“还有一点,这场战斗的战况虽然激烈,但是历时非常短暂;几乎就是甫一遭遇之后,立即展开战斗,而不过片刻便是战斗终结。”

    “所以说,现在说黑山盟是否军覆没还为时尚早,我估计,黑山盟在面临妖兽来袭的时候,一部分人当场陨落,一部分人勉力逃生,来袭妖兽很大机会持续追击下去了……”

    洛大江纳闷的道:“但若是这样说的话……黑山盟逃走的那些人岂非还是未脱死关,若是他们军覆没了,妖兽该当要回来毁掉这些痕迹,妖兽不容于人族,该当不会将这么明显的痕迹遗留吧?若是黑山盟众人没有死绝,经过这么长时间后,怎地也该当要回来一看究竟,至少该给死者收尸的吧?但现实是两边的人手都没有回来。这是另一个疑点吧?”

    “嗯,确实是疑点重重。”

    任轻狂仔细的检视看了一圈回来,指着一个方向道:“黑山盟方面的人手应该是从那边突出重围,遁逃而去。而妖族一边的妖兽也是从这边掠空追击而去,战力不会少于二十头,以此战力,持续狙击黑山盟绰绰有余……”

    兰若君道:“我仔细检查过了,此地确实只有人类的尸体,然没有任何的妖兽尸体或者肢体残骸。难道来袭妖兽的实力竟然强横如斯?”

    铁擎苍道:“我也有一点发现,妖兽除了展现出自身兽型本命威能手段之外,还有运用兵器攻击的痕迹……这也就是说,妖兽那边,至少有相当一部分妖兽,是以人形状态参与此役的。而能化作人形的妖兽,至少也得有妖将级数。”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将此地的情况分析重组出来了七八成;几乎就如同亲眼所见也似,但是这份认知判断就让众弟子一个个佩服不已。

    除了少数几个人,其他的弟子看到这满地尸体,都是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啥也看不出来。听了师尊们的对话才知道,就是这一地狼藉,居然能延伸出来这么多的东西!

    “总算一场相识,大家一起动手,将尸体都掩埋了吧。”

    云扬叹了口气:“等会记得立个碑以便于黑山盟的人前来寻找。再怎么说,也是人类高阶修者,不能让他们如此暴尸荒野。”

    史无尘道:“我们要不要……追上去看看究竟?”

    云扬沉吟了一下,摇了摇道:“就当前所见,妖兽一方所展现的战力,远在我们之上,就算我们追上去也难得起到什么作用;尤其我们还带着这么多未经历练的弟子,贸贸然动作,非但徒劳,更兼杀机自招……”

    “这样,无尘擎苍和若君,你们三人追上去看看情况;只是限于探查,务必保证自己安为第一优先。我们其他人带着弟子们速回山,千万不可贸然妄动。”

    “好。”

    史无尘铁擎苍与兰若君风驰电掣而出。

    就在众人齐齐动手掩埋尸体的时候,云秀心突然叫了起来:“师父,您看这边。”

    她将一具尸体翻过来的时候,赫然见到那死者一只手伏在自己身下,手中赫然紧紧地攥着一根色彩斑斓的奇异鸟羽。

    这支鸟羽足足有三尺长短,上面还有莫名气息在隐隐流动,遍布阴森危险的感觉,让人望而生畏,触目惊心。

    云秀心见猎心喜,用力的掰了一下那羽毛,却没有掰断;信手一挥之下,并没有灌注半点玄气,却轻松地切入了大树足有一尺多深。

    众人不禁相顾骇然。

    貌似一根随随便便从妖兽身上落下来的鸟羽,居然堪比神兵利器!

    云秀心拿着把玩,一副爱不释手的款。

    云扬皱皱眉,却没有多说什么。

    树林中,一座新坟,墓碑上:黑山盟十三弟子之墓。九尊府立。

    云扬带着弟子们穿过树林,重新见到对面的官道上的瞬间,却是人人都泛起一种感觉:生死果然无常,不过意外变故,却如同在阴曹地府走了一圈。

    这种感觉,让云扬感到纳闷,甚至是惊诧。

    这番变故虽然来得意外,但于九尊府众人而言,却没有任何危险可言,为何连自己都有这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这一点可是很不正常的!

    难道还有什么妖兽,以某种瞒得过自己灵觉的方式在旁窥伺~?

    一念至此,手中已经扣起了几块紫极天晶。

    对方能灭杀黑山盟,就一定能灭杀九尊府!这一点,云扬很清醒。

    便在这时,空中一声尖锐的长唳陡然响起。

    整片山林,亦在这一声之余,霎时间充满了死亡的恐怖氛围,一股股无形的妖气弥漫开来,笼罩住方圆数百里地界,连天空中都乍然阴暗了起来。

    “不好!”

    云扬连头都没有顾得上抬,径自一扬手,一块块紫极天晶脱手飞出,瞬间就在九尊府众人外侧布下了一个防护阵势,几乎就是眨眼之间,最后一块紫极天晶也已经入土就位,云扬脚下发力之瞬,又将作为阵眼的十块紫极天晶也一并送入了脚下地层之中。

    一股浓雾随之升起,在重重妖气的笼罩之下,构建出另一重屏障,裹护住九尊府众人。

    眨眼之间,一个防护阵法,立即完美成型。

    几乎就是云扬所布阵势发生效能的同时,天空中一头巨大无比的大鸟猛然闪现,乍然张开的双翅,足足有百丈宽度,竟然完遮蔽了太阳,满目尽是昏暗阴霾。

    随着大鸟骤临,四周亦起飞沙走石,一股强横的力量,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啸,从空中轰然落下,目标直指九尊府等人所在之地。

    强横力量的彼端,正是一只硕大的金光灿烂的爪子,悍然抓落下来!

    轰!

    整片大地,连同周围的数座大山,都因为这骤来一击而为之摇晃了一下。

    云扬等人虽然身在护御阵势之中,仅为余及,却仍旧感觉一阵阵的头晕目眩,云秀心等弟子更是立足不稳,纷纷跌坐地上,脸色惨白,目光惊惧!

    这只是妖兽的一次攻击,怎地有这么强大的威力!

    “来袭妖兽至少也要有圣尊级数!”云扬心中瞬时得出了一个判断!

    圣尊级别妖兽,而且是飞行类妖兽;而且不是初阶!

    难怪黑山盟会败得这么惨。

    这时,一个听来异常奇怪的音调在半空响起:“下面是谁?好精妙的阵势。”

    那声调,简直就好像是两个铁块碰撞在一起,说不出的铿锵刺耳。

    云扬淡淡道:“不知道空中的乃是哪一位妖族前辈?我们人类与妖族井水不犯河水,已经多年。今日妖族犯我疆界,痛下杀手,却是为了那般~?”

    空中那妖兽不停盘旋,卷动大量的飞沙走石,致令方圆数百里尘沙弥天,不少普通人尽都被卷了起来,在空中飞舞之余,发出凄惨的哀嚎之声,不觉于耳。

    铿锵碰撞的声音再度狞笑着响起:“下面是哪个门派的年轻后生?井水不犯河水?这句话从何说起?妖族人族之间的征战,这么多年以来何未间断过,几时有过和平!?”

    “人类卑鄙无耻,犯我疆界,掠我族妖;阴谋诡计,谋我后代;本座为何不能入境反杀之!”

    云扬冷冷道:“冤有头债有主,以前辈的不世武力,这般枉杀无辜,岂是该然?”

    “无辜?该然?”空中的声音越来越是激烈:“整个玄黄界,又有谁人当真无辜?你们随便屠戮的我妖族无数弱小的时候,便是该然的么?”

    云扬心念电转,就此放弃了辩论。

    空中这只飞行妖兽,显然是思想已经偏激到了一定地步,争辩于事无补,徒然白费唇舌。

    彼此争辩话音才落,呼呼的声响又起,无数足可移山填海的厚重力道,不断轰击在护御阵势之上,所幸云扬布置护御阵势已经布置周,而且云扬还持续不断的加以完善补充,始终令阵势维持在护御之力最强状态,纵使那这妖兽的攻击力度越来越大,越来越猛,可里面众人的感觉反而不如第一次那么的强烈了,心意渐稳。

    再过片刻,空中好似风暴一般的攻击乍然停止,天空也重回视野,显然是那硕巨妖兽身体不在了,但没有人就此安心,因为那股强烈的危险感觉仍旧清晰,恍如触手可及。

    云秀心等人非是此际主阵之人,对于外界一切只能凭感应探知,所知相对有限,而主持阵法的云扬早在第一时间就观视到,上空硕巨妖形虽去,却另有一道身穿金衣的瘦削人影,卓然负手而立,一双锐利的眼睛,正若有所思的注视着下面浓雾升腾的护御阵势。

    对方虽然仅止于负手而立,冷眼静观,再无动作,却给人一种渊渟岳峙,巍然不可撼动的感觉,这种认知比之刚才面对妖兽接连攻击的那会,更多三分凛然,以及一份难以捉摸!

    天际之人的细长眼睛陡然崩射出金光,看着下面的大阵,冷冷哼了一声,道:“本座金雕王;下面小辈,可敢通名报姓?”

    云扬笑了笑:“好叫汝这兽类知晓,本座乃是圣心殿执事霍云峰是也,知机的还不速速退去!”

    云扬此言一出,云秀心等人登时瞠目结舌,半晌无语。

    我听到了啥,不会是我听错了吧?!

    可是触及其他人与自己殊无二致的目光,无不知晓自己并没有听错!

    那就是……老大\\师傅\\府尊他说错了?!

    上面,金雕王嘲讽说道:“原来是圣心殿执事当面;身负如此阵道之学,果非凡俗可比……哼,若非圣心殿执事,只怕也难得身家可以供给得了这等阵势的消耗,但汝既为堂堂圣心殿执事,怎地不敢出来与本王正面一决?”

    啥?我们听到了啥,对方这是信了?

    史无尘云秀心等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面面相觑,大惑不解!

    云扬淡淡道:“本座向来不会逞什么匹夫之勇,更不会中所谓的激将法;更何况这里还有我门下弟子若干,本座岂会上你的当。鲁莽燥进?”

    金雕王沉默了一下,淡淡道:“霍执事,你这阵势确实精妙,本王自问无法破除。既然如此,我们便来打一个商量如何?”

    云扬不动声色:“金雕王请讲。”

    “本座的子嗣历练妖王林,却被那什么黑山盟中人掳走……本王一怒出山,寻到此处,但是本座子嗣已经被转卖给其他人……本王痛心之下……”

    “吾知圣心殿于玄黄界威势无两,位居执事更是权柄亦是极重,若是霍执事能够出力相助,帮本王寻回吾之子嗣,本王二话不说立即离开,绝不纠缠,并且誓约欠下你一个人情。不胜感激!”

    金雕王道:“霍执事,考虑一下。”

    啥?对方真信了老大\\师傅\\府尊的说词,认定了他就是圣心殿执事,还因此提出相助请求,这是什么神转折!会不会太离谱太奇葩了呢?!

    一干小辈纷纷有些懵逼。

    云扬对于金雕王的说法,心思却与九尊府其他人迥异,因为他听出来了,这位金雕王这番话说出来,说得尽是诚心诚意,语出至诚,诚意更是十足。

    以它一个妖族王者身份而论,绝不该向人类低头求助,但此地乃是玄黄界人族势力范畴,纵然实力再如何的强大,想要在人类世界寻找失踪的孩子,却远远不如人类便利。

    而圣心殿执事,地位超然,只要用心帮忙,非只是事半功倍那么简单,直接就是言出法随令行禁止,令之所向,莫敢不从!

    至于它为什么如此轻易就相信了云扬乃是圣心殿执事,原因更加的简单粗暴,以金雕王的眼力自然可以判断出云扬的修为不过尔尔,本来自称圣心殿执事难以取信于人,可是他的那手阵法实在太过玄妙,竟足以对抗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更有甚者,金雕王可是明眼人,他清晰的分辨出,云扬的阵法固然超妙,身家更是丰厚到难以想象的地步,维系那超妙阵法的物事,乃属超品能量结晶,即便不是最为罕见的极品灵玉,却还是远在极品灵玉之上,就云扬这等的大手笔,就已经不是等闲人可比,至少较之之前被他几近倾覆的黑山盟而言,强过太多。

    综合以上几点,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云扬是个阵道天才,身家丰厚至极,修为却不算多高,这样的人,若说没有相当高的背景,只怕早就被人当肥羊宰掉了,所以他有圣心殿执事的身份,竟是顺理成章的!

    既然无能在短时间内撼动,那就转而怀柔对待,而怀柔的最佳方式,莫过于释出相当的善意!

    云扬沉吟着半晌才道:“既然金雕王都这么说了,便是给了本座一份薄面,本座之后定然会对此事多加留意。但寻人之说,仍属大海捞针,太仓寻粟,颇为不易,本座不能给予更多承诺,只能尽力而为。”

    金雕王说道:“执事大人肯伸出援手,本王就已感激不尽,我为执事大人留下我心血翎羽一根;只要我的孩子在百里之内,此羽毛自有因应。”

    也不等云扬答话,空中金光一闪,一道翎羽从天而降。

    “霍执事,若能寻回爱子,本王永感大德,誓约人情一说,更无失言!”

    呼啸声起,一声长啸:“孩儿们,随我去灭绝了黑山盟!”

    空中狂风起,金雕王再度化作了百丈巨物,振翅而起,随着它甫一动作,从四面八方无数道巨大的影子也腾飞而起,刹那间遮蔽了整片空中,天地为之昏暗,伸手不见五指。

    半晌之后,妖云弥漫才去,却尤见一大片乌云飞腾远去,向着南方呼啸而去。

    一路之上,金雕王环目之中金光闪烁,喃喃念叨:“霍云峰……霍云峰……圣心殿,居然有这等阵势?”

    金雕王及其麾下大军居然就这么干脆的走了。

    云扬等了好一会儿,确认之前的危机感尽去,这才撤销了阵势,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这还是第一次正面遭遇妖族,但对方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却给了云扬深深地震撼!

    而就在旁边数十丈处,一根足足有十丈长的翎羽,直直的插在岩石上,散发出好似火焰一般的明亮光芒,只是这一条翎羽,却如同一面大旗一般,傲然而立,披靡万物。

    只是一根翎羽插在这里,但,散发出的强光却是足以让方圆十里照明使用!

    云扬走上前,清晰的感受到,翎羽上面附有的强大威能。

    “师父,那金雕王怎地这么好骗?不过几句话就相信了您的说词。”云秀心道:“这妖族……也有些太……”

    小丫头有些说不下去。

    云扬苦笑一声:“相信了我?你将这位金雕王看的太简单了,说他相信我也行,说他根本就没相信我所说的任何一句话,也未尝不可!”

    看着这一支翎羽,云扬隔着三丈,站定。

    随即运用神识,查了一遍自身,然后又让绿绿查了一下,确认无异之后,这才放下心来,挥挥手道:“大家立即走!”

    话音未落,径自带着众人急疾而去。

    这一下,不仅是众弟子疑惑不解,甚至连石不佳和吴梦幻等人也都是大出意料之外。

    那一根翎羽,可是那妖王送你的信物。而且,一看那就是好东西啊……

    就这么不要了?

    那之前承诺呢,都不算数了吗?!

    “师父您……”云秀心有些不舍的看着那一根翎羽。

    这……多浪费啊……

    这根翎羽至少比我手上的那根好上许多倍吧?~

    云扬沉着脸,带着一众门人极速前进。一直到走出去四五十里地,才稍稍缓了一下,沉着脸道:“你们真以为那妖王这么的好说话么。这是个陷阱,再明显不过的陷阱了。”

    吴梦幻不解道:“若是陷阱,我们离开护御阵法之后,它们早就可以下手了。”

    云扬笑了一下:“陷阱不在这里。”

    他皱着眉头:“他留下翎羽,嘴上说是为了请咱们帮忙。但实质上……这根翎羽,可是隐藏由那金雕王本人神识的;若是我等当真取走了这根翎羽,那么不管天涯海角,只要这个妖王想要找咱们,便随时可以找到我们。这是危险之一。”

    云秀心张大了嘴:“……”

    “更有甚者,以对方圣尊级数修为实力论,若是对方在这翎羽上施加了神念转换真身之法,我们当真将这翎羽拿回去,岂不就等于是将这位妖王直接带到了咱们家里。只要对方神念一动,就能即时降临,我所使用的护御法阵虽然足堪抵抗对方攻击,但却需要布阵时间,若是对方贸然现身,打我一个措手不及,我们之败亡不过顷刻。”

    “若是跟随我们直接到了九尊府……”

    “而这,还只是我们自身的危险。”

    云扬淡淡道:“对方虽然碍于我们大阵,无法伤害到我们,却根本没必要与我们解释他为什么来到这里。”

    任轻狂诧异问道:“对方说明因由不是在向我方释出善意么,他更言明只要找到孩子,就给予誓约人情,那可是天道见证的誓约,一旦违背,就是天道降罚!”

    “哎,那所谓的誓约人情正是一个最大的障眼法。事实上,他的解释,包括为何来到这里的原因,乃至他的孩子被黑山盟抓了云云。”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关于这个理由,我最多只相信半分而已!”

    “试问既然是金雕王的后嗣,且已成长到足以行走江湖的地步,该当是一个什么修为级数?即便抛开修为高低暂且不说,但什么人能进入妖王林掳掠?”

    “我可不认为黑山盟有这样的实力。”云扬笑道:“光是他们杀死黑山盟的人,却完没有搜查过死者随身的空间道具就足以佐证此点。”

    “换言之,他们的狙杀目的并非是为了寻找。”

    “既然并非为了寻找,那么,所谓孩子失踪,就是为了他们自己来到这里,自我构建的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而已。”

    “而这个理由,是由他们自己传出去,不需要任何人相信,但我们若是真的出力帮忙寻找,反而变成了与其有所勾搭,若金雕王为人族大敌,我们与之勾连,岂非人族叛徒?!”

    “至于那誓约人情云云,既然其后嗣被虏劫之说不真,那我们又如何能够找得到目标,换取对方的人情,而誓约关键本就不存在,就算再如何承诺,也不过是水中之月,镜中之花,可望而不可即!”

    “那么,我们又为什么要拿这个东西?作茧自缚吗?”

    “现在,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只有尽速回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足够了。”

    一边,孙明秀谨慎的说道:“但是……掌门师尊,咱们这次若是直接置之不理,对方将来……恐怕……”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以那金雕王的处事决断手腕,岂是等闲,他既然无能破掉咱们的护御阵法,就不会再在咱们身上浪费时间,尤其他还不知道我们是什么地方的人;就算是循名找人,他找上的也只会是圣心殿霍云峰。他要是真跟霍执事碰上的话,只会大打出手,岂有他途。”

    听闻云扬之言,众人尽皆恍然大悟,忍不住笑出声,原来这才是云扬报名霍云峰的真意。

    圣心殿与妖族那边立场迥异,绝无转圜余地,霍云峰当真对上金雕王,委实只有正面开战一途,果然殊无二致。

    “但是师父,你报假名,对方为何这么就相信了呢?”云秀心百思不得其解问道:“对方既然是一代妖王,这起码的甄别能力还是有的吧?”

    云扬呵呵笑了笑:“正因为对方见多识广,所以……才会知道寻常派门是绝无可能拥有这样精妙阵势的;咱们既然能够拿出来这样精妙的护御阵法,更有足堪长时间维持的身家……那么我报名圣心殿,反而更有真确性。”

    “对方自然不会信。但却也未必就完不信。既然无法即时攻略,自然要改变方法,这就是所谓的权衡之道。”

    “又或者该说是针对圣心殿,或者,是妖族与圣心殿的博弈。”

    云扬详细解释完毕:“所以,就当前这档子事,我们能不参与就不参与,凭咱们现在的这副小身板,是真正掺和不起的,非关公理道义。”

    众人齐齐恍然,尽皆暗道,对方看起来傻大黑粗,一派语出至诚的妖王,居然有可能隐藏着这么险恶的心思,岂不让人咋舌。

    众人继续往前走,脚程竟是再加紧了一分,再走出大约百十里路程,史无尘等三人继赶了上来。

    “黑山盟近乎军覆没……”史无尘神色凝重:“我们循迹追出大约数百里路程,又发现了部分黑山盟中人的尸体。好像仅有掌门与派门第一高手逃出追杀……其他所有人,尽数死于非命。”

    铁擎苍道:“我向着另一个方向追过去,偶然发现了金鼎门众人的尸体……貌似逃生的并无几人。”

    众人闻言之下,脸色陡然一变。

    兰若君抹了一把冷汗道:“我所前往的方向彼端,亦见到大罗门之人正与一群金雕展开大战,形势颇有些不妙,但还能稳住阵脚。我没敢直接出手,过了一会儿,一大群金雕突然从远方过来……我就悄悄离开了,如果我出手介入,只怕就回不来了!”

    云扬叹了口气,神色凝重,道:“看来,这是金雕族群整个族群的针对性行动,虽然不知道为何。但必然有原因,他们针对的目标竟然不止一个门派……”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们需要立即赶回九尊府那边,还要尽速将这消息传出去,尤其是传递给圣心殿方面。依照天运旗派门三方受袭的状况判断,也许……圣心殿的几位执事,也在受针对的范畴之内。”

    众人心下愈发的默不作声,展开最高速度兼程赶路。

    一行人一口气飚出三千里,天色已晚。

    云扬没有选择在野外扎帐篷,而是在附近找了一个村镇借宿农家。

    当天晚上,只听见四周轰轰轰的声音远远地响个不停;似乎四面八方都有大战发生。有一段时间,战斗响动更是由远而近来到到了头顶上方上,只是旋即又远去了。

    这是……顶尖强者之间交战所造成的响动!

    云扬一直安静的坐着,倾听着周围的动静,一丝不苟,小心提防戒备。

    若是此刻他身边没有带着这些个弟子,以他的为人个性,多半早就出去了;但是现在,却由不得他冲动,更不能贸贸然的惹祸上门。

    云扬自己固然不会害怕,也有把握自己不会死,凭他的一身本事诸相神通,就算是妖族想要杀他也难得很。但带出来的这帮小家伙,可就不行了。

    到了后半夜,响了大半夜的动静突然一下子消失了。

    天地之间,归于一片死寂,恍如落针可闻。

    再过片刻,云秀心众小才睁开眼睛,仍自惊疑不定的注目于窗外。

    “都给我好好练功!”云扬眼睛不睁,淡漠的说道:“外面的响动再大,又与你们有什么关系?好奇心这么重……是会死人的。”

    “你们以后行走江湖,切记,好奇心这种东西,可绝对不能有。”

    “都睡吧。”

    ……

    凌晨。

    众人继续上路,兼程回返,然而在路过一个林子的时候,云扬耳朵一动,霍然转头。

    只见林中缓步走出一个人,目光湛然地看着自己。

    九尊府众人齐齐停步,目光聚焦在来人身上

    这人身高体长,满脸方正,不是别人,正是日前被云扬借用了名目的霍云峰。

    但现在霍云峰满脸悲凉,满脸苍白,再不复之前的气度风范,尽是颓相;虽然极力的想要保持之前的气度,却已经有些力有不逮。

    “云掌门,咱们又见面了。”

    云扬疾步上前:“霍执事?您怎么在这里?”

    霍云峰淡淡的笑了笑:“虎落平阳而已,接下来就要拜托云掌门帮忙了。”

    史无尘在一边,脸色变了变:“霍执事……您受伤挺重啊?”

    霍云峰冷冷笑了笑:“不错,受伤很重。”

    云扬心下陡然一动,霍云峰这架势,防备心很重,都已经有求于人了,态度仍旧未改多少。

    “云掌门,我需要你,护送我回去圣心殿!”

    霍云峰一双眸子阴森森的看着云扬:“事关重大,情况紧急!”

    云扬仅止于略略沉吟,便即当机立断到:“无尘,你们和弟子们仍旧按照既定计划回返九尊府;然后在府中潜修至少一个月的时间,再让他们出去历练,众弟子的首次历练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月,其余你自行便宜行事,明白么?”

    洛大江上前一步,道:“老大,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谁也不用,我一个人相助霍执事,只需要顾虑我自己,自得其便。真有什么事也可灵活应变。”云扬淡淡道:“你们跟着目标太大,就算两个人能够齐心协力,总也不如一个人心劲儿能往一起使。”

    “再说,九尊府的未来,还在你们的身上,担子哪里就轻省了。”

    云扬站起来:“等到回去后你们也别闲着。弟子们出去历练,你们也同样要出去闯荡江湖。”

    “明白了。”

    洛大江瞬间就明白了云扬的意思,一干小家伙出去,没人看着可不行。

    “你们赶紧上路吧。”云扬道:“走!你们立即走!”

    说着,二话不说径自将霍云峰背起来,呼的一下子向着另一个方向急疾而去,眨眼间便已经消失不见。

    “咱们快走!”史无尘出神的看着云扬离去的方向,口中即时下了命令。

    催着还依依不舍张望的众弟子,一行人再度动身启程。

    ……

    “不错。云掌门,果然是个人物,有决断,有魄力!”

    霍云峰在云扬背上赞不绝口。

    “云掌门,相信你已经看出来了,我此际已经是油尽灯枯。更意识到危险就在附近。所以你当机立断,选择立即与他们分开。甚至连一句交代的话都不肯多说。这份决断,果然不愧是一派掌门之尊。”

    云扬嘿然道:“连霍执事身负这等超卓修为之士都重创在身,我们九尊府一群小胳膊小腿的小角色,哪里挡得住人家,自然要早做打算,活下去才是第一优先,不过人同此心罢了。”

    霍云峰咳嗽一声,口中猛然间涌出一股鲜血,那鲜血居然是金色的。

    从口中吐出来的时候还是粘稠,但是落到云扬脖子里的瞬间,却已经尽数固化。

    云扬素来爱洁,却是不虞此变,心念电转之间,伸手一抹,却是竟然拿下来一大块金块。

    硬邦邦沉甸甸,绝对的是黄金!

    “这……”

    云扬惊了一下。

    “我中了金雕王的黄金爪。”

    霍云峰嘿嘿笑了笑:“金雕王乃是妖族一个异类,可谓是飞行妖兽中的个中翘楚,一日十万八千里;速度奇快无比自不待言,而其传承功法更是拥有化凡为金的强大效能。其功劲威能一旦着落在任何物事之上,都能将之金化,若是招呼在人身之上,纵使中招者身具不凡功体,也至多可以再撑三天,三天时限之末,中招浑身骨骼鲜血,都会化作黄金。”

    云扬吃了一惊:“今天是第一天?”

    “第一天!”霍云峰淡淡的笑着,淡然道:“我还有一天半多一点点的命。”

    云扬沉默了一下。

    “另外两位执事……”

    霍云峰笑了笑:“我见事不可为,便跟两个兄弟分三路逃走,避免被一网打尽这种最恶劣的状况出现。”

    “既然是分散逃走,以霍执事的本事,不应该被金雕王追上吧。”云扬眉毛一扬。

    霍云峰沉默了一会,淡淡道:“我速度快,修为高,而且我心眼儿多,办事灵活,尤其是在应对变故方面,我那两个兄弟断断不及我的。”

    云扬脸上露出敬佩之意:“所以霍执事分散之后,主动找上了金雕王?”

    哈哈一笑,霍云峰道:“倒也不是没有那么够义气,不过是留下了一些痕迹,让金雕王追我更容易一些罢了。”

    他出神的看着远方,脸上露出来复杂的神情,道:“他们俩是真的很傻。以后想必会出力为我报仇。云扬,若是我见不到他们了……你一定要带句话给他们!”

    “请讲。”

    “我希望我的兄弟,以后能够带着金雕王的内丹,到我的坟前祭奠我,一定要活着来拜我,若是魂至九泉。”霍云峰一字字道:“我是定必死不瞑目的!”

    “好,我一定为你带到!”

    …………

    &a;a;ap;lt;今天这一更,将近一万一千字。

    另外,调查一下,大家是喜欢看大章呢、还是喜欢我拆开发?&a;a;ap;gt;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