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甘天颜一时间又是羞惭,又是有些被耍弄了的恼羞成怒,看着云扬说不出话来。

    只见云扬微笑说道:“不过呢,既然甘前辈开了金口,云某也不能不给前辈这个面子,咱们两家乃是姻亲,自然与众不同,只要肥水不流外人田就好……这件事……”

    话音才落,云扬陷入沉吟之中,久久不语。

    甘天颜却是目光一亮,她情知云扬松口,非止是此事有所转圜,而是此事一定可行。

    云扬沉吟片刻,沉声说道:“……嗯,我们可以这样……前辈乃是我弟妹的师父,大家非是外人,面子肯定是要给的;但是贵派与本府终究非是同宗本门……我们九尊府才刚刚草创不久,正是百废待兴之时……呵呵,这样,您看,你们凤鸣门,有什么可以与我们交换交换?……”

    交换交换?

    甘天颜瞪大了眼睛:这意思,难道竟是要让我……买?

    云扬和蔼可亲的微笑:“前辈千万不要误会,晚辈不是那个意思,更加非是商贾市侩之辈……呵呵,咱们之间的关系用钱岂非落了俗套,本门所需的,只是一点心意,无论是奇珍异铁,天材地宝……或者说功法秘籍……这些统统都可以,贵派随意就好。”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叹了口气:“贵派乃是中品天运旗前三宗门,或者看不起晚辈这般小家子气,但本府的现状就是如此,这些东西,我们每一样都缺。缺得很啊!”

    甘天颜喘了口气,将一口气硬生生咽了下去,道:“这些,我们倒是都有……”

    云扬应声道:“贵派随意就好,不过就是一点心意!”

    随意?!心意?!

    甘天颜登时一阵憋闷,随意,真的可以随意?一点心意,你们就能愿意给人,只怕得好好的弄一份心意了!

    她低下头盘算了一阵,道:“不知道云掌门这边能给出多少弟子?本门立派久矣,自信颇有几分资源储备……”

    云扬哈哈一笑,很是豪爽的大手一挥,道:“前辈亦是快人快语,痛快利索,包括我们前去竟旗的十大弟子在内,所有弟子,前辈看上了哪一个,只管招呼。只要他们自己同意,我们绝不干涉;纵使前辈将本府之内的一万四千名弟子部拉走了,云某,也决计没有第二句话。”

    听得云扬此言,甘天颜登时一个趔趄愣在当场。

    有两个字,只差一点点就要脱口而出:尼玛!

    说来说去,问题竟然又回到了原点?

    自愿?!

    而且……你回来之前,这个说法可是不需要我们付出任何就能进行;现在你回来了,长篇大论了好一通,还有要这个要那个的狮子大张口,结果就给我一个与之前完一样,而且都没有什么用处的说法承诺?

    甘天颜腾的一声站起身来,脸色铁青咬牙切齿:“云掌门,您的慷慨大方,真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令人侧目啊。”

    云扬一脸无辜道:“前辈若是尚有其他想法,完可以提出来,说在当面嘛。大家开诚布公,交流一下又有什么所谓。云某才刚刚回府……或许有些事,还不如前辈熟悉。”

    甘天颜怒容满面,胸口急速起伏,情绪已臻失控边缘。

    她突然想起来门派里面一位师妹每次生气的时候都会咬牙切齿自言自语:气的奶疼!两只都疼!

    以前位高权重,身份地位尽在掌门人之下的甘天颜可是从没有这样的体会,但是今天,却是真真正正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原来,真的能气得两只都疼!

    尤其是云扬现在脸上的那种无辜的表情,更让甘天颜有一种……快要气爆炸的感觉!

    甘天颜大口大口的喘息半晌,复才冷冷道:“云掌门也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在你回来之前,我就已经努力过了许久;愿意跟我走的,寥寥无几。”

    “若非如此,我又何须前来劳烦云掌门了。”

    甘天颜是不得不忍气吞声。

    实在是……云扬这九尊府现在这一批弟子;一个个都是太优秀了!

    资质太好了!

    只要还有万一的机会,她就不愿意放手!

    云扬尴尬的咳嗽两声:“呃,呃,原来如此,这个……”

    旋即转为一脸为难的道:“甘前辈,您的心情晚辈自然是能理解的,然而九尊府弟子众多固然是事实,师资力量不够也是事实;这些都不假。但若是弟子们本心不愿意离开,门派却强行下命令让他们离开的话,对于弟子们的心境岂不也是巨大的伤害,之后又需要花多大气力弥补,这个风险你愿意冒么,这个后果您愿意承担么?!如果你当真愿意的话,我这边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的!”

    云扬此言一出,甘天颜登时半晌无言。

    云扬这话可谓是说到家了,弟子们不愿意走,九尊府这边还能将之强行赶走么?

    人心离散啊!

    以九尊府弟子对九尊府的归属感而论,若是当真出现这种状况,被驱逐弟子的心境必然难,而心性有缺的弟子,就算原有禀赋再高,日后成就也势必有限,这样的弟子有谈何栽培余地!

    更有甚者,九尊府当真这么做了,如了凤鸣门的意,可日后还有谁还愿意拜入九尊府的山门?

    连门下弟子都无能庇护,说被要走就被要走,根本就没有安感可言,这样的山门,但凡有点其他门路,绝不肯拜!

    “你们门派,就没有什么不太受重视,哪怕是一些个可能被淘汰的弟子么……”甘天颜一片惆怅。

    云扬翻翻白眼。

    不太受重视?可能被淘汰?

    这样的弟子,九尊府有啊,大把的有,而且分明遍地都是!

    现如今的九尊府弟子,并没有任何一人受到特别关注,每个人都是自觉自主的刻苦修炼,正是因为于此,每个人的前路也都差不多,至少起点相同,并无优劣之别,同样的,每个人被淘汰的机会也是如此,所以每个人也就都存在被淘汰的可能!

    反过来说,也就是所有的九尊府弟子其实都不太被重视,都存在被淘汰的可能!

    然而在九尊府现在的灵气冲刷之下,哪怕是再废柴也能冲破几个窍。更何况小家伙们一个个都是资质不俗,只要给予时间,一个废柴都不会有。

    在这样的前提下,只要当事人不放弃,最终被淘汰的人,还真不好踅摸!

    “前辈,您已经在本府客居了一段时间,单就本府近来的事情,只怕比我这个府尊还要清楚几分,自然更加了解这些弟子们的状况心态,难道您一定要从我们这边……那个啥?”云扬揉了揉眉心,很是有些头痛的款。

    意思很明白:这都是我们的弟子,你们凤鸣门就非要占我们便宜么?

    你们就非要咬一块肉去?不咬不行吗?

    听云扬这么一说,甘天颜登时讪讪难言,为难之色溢于言表。

    是的,九尊府师资力量不够是一方面,但是凭什么人家师资力量不够就要匀给你们弟子?还要是许多天赋过人,天才胚子的弟子,这是什么说法?

    纵使你凤鸣门是高门大派,也不能这么的强横霸道吧!

    再说严重点,不好听的,强取弟子,那可是断人前路,损及根基的大事件,无论怎么说,也是凤鸣门没理的!

    但甘天颜就是不甘心啊,一般情况下,强取优质弟子的行径自然是绝不可取,纵然心中所想如何炽烈,也绝少派门敢付诸行动,可是九尊府这边的天才弟子实在太多了,已经远远超出九尊府当前派门规模所能调教栽培的最大极限,而甘天颜也没打算收取那些天赋最高,这才开了口!

    事实上,甘天颜自己也奇怪万端。

    九尊府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找来这么多天才弟子?

    就九尊府这些个优质弟子的人头数,那可是足足一万四千人以上啊,即便是所有天运旗派门算上,至多也就不过如此吧,若非亲眼所见,真心不信的!

    “这些年来,各个天运旗门派之间竞争愈发激烈……资质好的弟子每一个都如凤毛麟角,难寻难觅,更有甚者,天运旗门派之所以有沛然灵气汇聚,并非无代价,海量灵气的聚集消耗代价,乃是将附近凡俗地域的灵气尽数调集过来;天地灵气有恒,区域灵气一旦被高度聚焦于一地,周遭相当范围内的灵气氛围势必锐灭,同样的道理,灵气更为稀薄的世俗人间出现天才的几率,也就更加寥寥……”

    甘天颜长长叹息。

    云扬对此也是深有同感,就算不计算灵气稀薄之说,红尘俗世出现天才的几率,仍是微乎其微;基本几百万人之中才能出得一人,否则又怎么会有“天才”一说?

    “近年来,各大门派寻找传人,已经越来越见艰辛……本座此次来到九尊府,惊见天才云集,个个都是钟灵琉秀之辈,实在是难以按下惜才之心,这才厚颜冒昧开口……”

    “而今云掌门顾虑重重,事实也确实两难,那么我也就不再强求。毕竟,门下天才弟子多到教不过来并不是非要将弟子分流的必要因素……”

    甘天颜满眼尽是黯然地叹了口气。

    云扬察言观色,感觉差不多了,微笑道:“前辈莫要着急,这件事情,我们尽可以从长计议……”

    甘天颜诧异道:“还能如何从长计议?”

    云扬道:“凤鸣门有资源,有许多修行前辈,却没有许多可堪教导的弟子,恩,或者应该说,天才弟子有限得很;而九尊府却有许多可堪调教的弟子,令到本府弟子转投贵派门下的事情固然难为,但我们未必不可以折中一二,尝试一下合作,或者可以各得其便呢。”

    “折中?合作?怎么说……”

    “凤鸣门中有闲暇时间的师长,可以来到我们九尊府授徒……也可以将自己看上的弟子,带回去施教……唯一限制只有,需要在九尊府选择完内门弟子之后……”

    甘天颜面色一冷:“云掌门好算计,难道云掌门的所谓合作,就是让我凤鸣门出人出力,帮助你们九尊府调教弟子,落得数好处?!”

    云扬微笑道:“前辈谬误也,九尊府弟子固然会保有本府弟子的身份,但当他们学业有成的时候,他们便会自主一次选择未来归属门派的机会。”

    甘天颜:“???”

    “也就是说,到他们学业有成,若是他们自己选择成为凤鸣门弟子,那此后便就只是凤鸣门弟子,同样的,若是仍旧选择作为九尊府弟子,便只是九尊府弟子。”

    云扬如是这般慢条斯理的讲说完毕,一边的平小意与郭暖阳都是脸色不动,不发一语。

    甘天颜哼了一声,道:“这又与之前有何差别,若是到时候,一众弟子仍旧选择成为九尊府弟子,那么我们凤鸣门这些年的付出投入,岂不是白白的打了水漂,嗯,更准确的应该说是为九尊府做了嫁衣?”

    甘天颜对此点关键可是畏惧至极,这段时间里,她对九尊府门下弟子对于九尊府本身的认同感,倍觉头疼,若是真有动摇之人,岂会等到今天,早就带人走路了!

    云扬淡然道:“这个合作方式,旨在给予贵派一个机会,若是长年累月下来培养的师徒之情,然无能改变一个人的心意,似乎该是为人师长自行检讨吧?前辈刚才所说的固然是一种可能,也许多年之后那些被栽培弟子在成才之余,都选择成为凤鸣门弟子报效恩师呢,那么,岂非是我九尊府损失更大呢!”

    “这种合作方式,各有利弊得失,贵派固然出动许多人力,不菲资源,可是在栽培这些弟子成才的过程中,若是在九尊府的话,一应消耗包括衣食住行,乃至修炼所用到的灵气和资源都是九尊府提供的。现在前辈还认为,这种合作方式是我九尊府落到数的好处么?!”

    甘天颜愣了愣,随即低头沉吟。

    云扬说的没错。

    经年的师徒之情,绝难抹杀,若是无能感化为徒者的心意,那还真是为师者的问题,真正到了彼时,说到数拉走,或者是妄想,但拉走半数,却还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而且……场地资源灵气都由九尊府提供,自己这边需要付出的,就只是几个精英和几种功法;仅此而已。

    这么算下来,情况岂止不是九尊府落到部好处,几乎可以说是凤鸣门在利用九尊府的资源栽培自家弟子!

    别忘了,只要为徒者修炼了我们凤鸣门的功法,将来一出手,就是凤鸣门的功法路数,何异于身上有我们凤鸣门的烙印……哪里还跑得了?!

    甘天颜看似沉吟不决,实则在她心里,已经同意了。

    甚至已经开始规划之后到底有谁过来……不稳重的不行,脾气急躁的也不行,那些天天阴阳怪气的也不行……实力弱的更是直接略过。

    一定要选那种实力坚强绝对可靠的性子还要好的……

    再过片刻,甘天颜沉声道:“云掌门的这个合作提议,确实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不过兹事体大,我需要回去和掌门人与几位长老商议商议……”

    云扬爽朗笑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其实,贵派同意与否,都是无妨我们两大门派之间的感情的,毕竟,有落落弟妹在这里,我们之间的感情,那就是牢不可破啊。”

    甘天颜缓缓点头,云扬这话说的更加实在,但这事儿还是要回去商量商量,研究一下具体细节,现在就定论,自己却有越权之嫌。

    双方又自客套了几句,甘天颜心思不属的情绪越来越难以掩饰了;很快就向云扬告辞,旋即马不停蹄的离开了九尊府,星夜回转凤鸣门。

    这件事情,还是要及早定夺下来才是正经。

    这一路之上追云破雾,星驰电掣,端的是日夜兼程,以求早日回返。

    甘天颜一边赶路一边心中思量,本门派修为圣王阶位的,一共有十七八个,圣皇也有三位……

    可以派出来的……怎地也能有七八位。

    七八个人,若是以每人调教三十个徒弟来计算,那么最少最少也能教导到两百人以上的弟子……只要师徒相得,情谊真实不虚,到了几年后,弟子功体小成之际,何异是凤鸣门一下子多出来超过两百名以上的天才弟子?

    只要多了这份底蕴……凤鸣门冲进上三品绝非妄想,指日可待!

    甚至,彼时冲击殿级也未必就一定不可能啊!

    须知就算是殿级宗门也未必就有两三百的优质门人弟子而已啊!

    ……

    九尊府内。

    平小意与郭暖阳看着云扬,吃吃道:“老大,你……你此举是何用意?会不会太冒险了呢?”

    在两人看来,任由凤鸣门的人在这里收徒弟,就算被调教栽培的弟子暂时还顶着九尊府弟子的头衔;但数年之后情况可就大不相同了啊。

    师恩深重绝对不是一个说说而已,绝对难以抹杀的情感!

    真那样的话,还不如现在直接被挖走!

    现在被挖走,损失的满打满算的也就是几个还没成才,心志更加不坚的小家伙,损失微乎其微,但真到那个时候成才了再被挖走,那可就太可惜了,甚至大大的亏本!

    “不用那么紧张!”云扬呵呵一笑,安慰道:“我一开始就说过了,这是合作,自然是有利有弊,利弊参半,就算是彼时真被凤鸣门挖走几百人……仍旧不过就是几百人而已。咱们自己这边,可还有一万多呢……所失者不过零头,无需过分担心。”

    平小意道:“您可是太乐观了,我还是赶紧去选拔弟子,先把资质好的都挑出来,平白为他人作嫁,岂是可取。”

    “哪能这样做?”云扬不满的说道:“既然是打算促成双方的合作,那就该释出善意,诚意,

    只是给人家留下一些歪瓜裂枣,那人家还来做什么?对于已经确立友好关系的兄弟门派,我们合该要表示出最大的诚意,敞开我们的胸怀,让她们感到惭愧!”

    郭暖阳瞠目以对。

    平小意张嘴结舌。

    双双无话可说,欲说还休

    这……这面前这个道貌岸然的谦谦君子,真的是我们老大吗?

    曾经的天高九尺呢,说好的燕过拔毛呢,怎么会这样呢?!

    云扬正气凛然的说道:“两位兄弟,做人,要大度。大度啊。”

    …………

    &a;a;lt;咳,今天三更合一……&a;a;gt;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