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

    就在如斯热烈的竞争氛围之中……

    九尊府又来了访客。

    山门处。

    一头伤痕累累的大黑熊,亦步亦趋,有气无力的走上来,一屁股坐在九尊府门口,呻吟道;“是九尊府吗?有人吗……本座来找云掌门来了……”

    却是御兽门的那头黑熊找上门来了。

    云扬一见那熊王,大吃一惊“您……您怎么了这是?”

    这头大黑熊的本身修为可是着实不低的说,即便这段时间云扬修为又有大幅度精进,比之当日熊王仍有一段差距,此际搭眼看,却见那熊王的一条命几乎去了九成,浑身上下遍布刀伤剑伤火烧伤,粗略目测也得有七八百处!

    这样的伤势还能支撑到九尊府这里,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我来投奔你了……来了我就不走了……”

    黑熊翻了翻眼皮,说完这句话就很光棍的直接晕了过去。

    随着便是硕巨身躯倒落,轰的一声,竟然将旁边的大树直接砸倒一棵。

    “抬进去!”

    云扬并无怠慢,悄然送入一缕生命之气以及喂了两颗丹药进去,这才使人将大黑熊抬了进去,明明那么宽的山门,居然还需要将这头黑熊侧着身子才能进去……

    大门,貌似都有点名不副实了!

    “这体格,真是出了号了……”

    足足一天一夜之后,黑熊终于还醒过来;一问之下,云扬才知道事情的始末原委。

    “竟是御兽宗中人下的手?”

    云扬瞪大了眼睛,满脸竟是不可置信“难怪你身体里有迷香,有毒药,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特异药物成分,导致了大量流失灵力,实力锐灭……这是怎么了?”

    熊王本就是御兽宗的守护灵兽,这是怎么了?

    黑熊虽然恢复清醒,仍是有气无力,神态亦是萧索萎靡“……大比回去后,我跟那般小子们的矛盾渐次升级……到后来宗门让我去做事,老子直接就不去了……也是那次,派中的两个长老被我拍断了胳膊,就此偃旗息鼓……”

    “然后好些日子都没什么事儿……原本我想要来九尊府找你的,但想想在御兽宗这么多年,总有几分故旧之情,尤其这段时间以来,那般小子帮我准备的伙食远胜之前,这个时候提出走熊,好说不好听……”

    “谁知道一切都是阴谋,所谓的改善伙食,根本就是他们借机在我的伙食中下毒,下迷药……然后出动派的力量灭杀了我……”

    黑熊眼中是恨意“幸亏当时在大比的时候,你给了我一道力量……我始终留着没用,这才勉力保持了头脑清醒……一直挨到九尊府这边,真是太悬了……”

    黑熊显然还不知道,他来到九尊府的那会,早已经是气空力尽,更兼救援在前,一口仅余的元气就此散了,若非云扬适时送入一缕生命元气,只怕真的就要油尽灯枯,返魂乏术了。

    “没事了没事儿了……你现在既然已经到了咱们这,就等于是彻底的安了。”

    云扬安慰道“你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只有好好休息,其他的事,等伤好了再说。”

    黑熊虚弱点点头。

    “嗯……关于御兽宗,你打算怎么办,可有之后寻仇,讨回公道的想法?”云扬顿了一顿,很是直白的问黑熊道。

    黑熊歪了歪头,沉吟起来,良久后,道“罢了……一切不过冤孽,当真毁了他的一番心血,当真覆灭了御兽宗,何异是将我的前半生的一切尽数抹去……还是留下点儿念想吧,以后,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便是……只要他们不来找我,本座也不去找他们麻烦……”

    黑熊说完,径自呼呼的睡了过去。

    云扬点点头,轻轻地叹口气。

    想不到这黑熊王居然是一个性情中人,呃……性情中熊。

    平心而论,黑熊王若是直说请云扬相助复仇,云扬也会帮忙出力,但此后对黑熊王绝不敢推心置腹,以为自己人,须知黑熊王与御兽宗渊源莫甚,驻派许多岁月,一份香火之情总难抹杀,虽然御兽宗中人因为熊王欲走,而对其痛下杀手,但究其原因,仍旧是黑熊王舍弃彼此关联在先,云扬自问,固然不认可御兽宗众人的做法,但究其立场,难以指摘!

    而熊王此际直言恩怨两抛,将如此杀身害命的大仇一笔勾销,却是做得到头了,再看这家伙脸上的失落与迷惘,恐怕这件事情,在这位熊王心中,将会是一个难解的心结。

    只是云扬却也无从开解,只怕此世再无人能够为他解开此结!

    “先养好伤再说吧。”

    云扬考虑了很久。

    感情,始终是一份复杂的东西。

    而衡量人品,衡量一个人的底线,却一般都是从情感下手。

    云扬扪心自问熊王选择罢手,不去报复,自己觉得欣慰;但是,是否也觉得有些失望?

    但是熊王若是选择报复,选择血腥,那么自己会不会更加的失望?

    云扬问自己如何才能在这种时候,不失望?

    想了好久,叹口气。

    “无解。”

    “但是,忠厚之人,难道就只能吃亏么?”

    云扬扬天而立,想了许久。(这个问题,我也想了许久。)

    ……

    又过了一段时日,九尊府的弟子们,开始一批批的往外走,行走江湖,游历红尘;而那些仍旧留在门派内的弟子,练功只会越来越勤奋,不会有半点懈怠。

    这段时日以来,江湖上几可说是一片风平浪静,波澜不兴;即便偶尔有战斗对决之事,也是零零星星的江湖仇杀,争名喝万,罕有大规模战事出现。

    但这种种红尘烦嚣仍旧反衬得九尊府更加好像是世外桃源一般,不染凡尘,满目祥和。

    不久之前,天下商盟方面又来了一次,仍旧是与云扬商量进入灵之墓地的事宜;成功晋升入上品天运旗上列的天下商盟似是更加的财大气粗,相对的,对于灵之墓地内中好货的渴求,仍是心心念念,但云扬这一次并没有拿出来什么好的东西,只是几块紫极天晶,还有一道生命之气。

    只是这份收获于天下商盟而言,已经足够,在确定了下一次合作事件之后,商盟方面就匆匆结束了这一轮的交易;端的来去匆匆,毕竟他们才刚刚跻身于上品门派,百事待举,能够忙里偷闲来此一遭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

    这一日,九尊府众人一如往日一般的热火朝天修炼,突然乍响的一声剑鸣,令到群起惊然。

    “锵!”

    这一声响,几乎是群山万壑,整个玄黄界,都能够听到。

    人人心头震动!

    九尊府上上下下一万多名弟子,超过七成的人都是用剑的,此际不由自主不约而同的心神一震,因为他们身上的剑,尽都在这一刻,自动离鞘而出!

    齐齐飞升半空,绽放慑人寒芒。

    此时云扬正在与董齐天下棋,闻声顿时眉头一皱,抬头看去,董齐天却是脸色空前凝重,轻声道“剑王,出世了!”

    “剑王?”

    云扬对于这个称谓尽是疑惑不解,修行位阶之中,没有这么个称谓吧?!

    “你那位二峰主……剑尊,史无尘是吧?”董齐天道“应该是他,走出了完属于他自己的剑道之路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董齐天的脸上,神色很是有些复杂。

    云扬大喜过往,这一刻,无暇顾及董齐天的脸色,起身就要往外冲。

    “莫急莫急,他现在还只是找寻到了自己该行的前路,还没有当真修炼成功。”

    董齐天看着天空的剑缓缓落下来的盛况,淡淡道“当有一日,一如眼前这般,所有长剑尽数自动来朝,都剑尖朝上飞起,形成万剑归宗膜拜之相冲天起时……他之剑道才可说是有小成。也唯有到了那时候,他的这次剑途修行才会告一段落,重踏尘寰,你现在过去,只能是打搅了他让他分神。”

    云扬急忙停住,讪讪一笑“原来如此,多谢前辈指点,晚辈险险冲动坏事。”

    “自古到今,老夫也就只听说过一个人,曾经达到这样的境界,悟剑之时,万剑齐发;出剑之日,万剑皆朝!”

    董齐天脸上是喟叹之意“不知道,你们这位剑尊,能够走到多远。”

    “敢问董前辈,那位剑中达者是谁?”

    “便是木剑圣君慈红晨。”董齐天眼中有钦佩“木剑圣君慈红晨,当年一开始修持的,便是卫世剑道,护尽天下苍生!”

    “而慈红晨本人,刚正不阿,侠肝义胆,一生行走江湖从未枉杀一人,错杀一人,常言道天下于我无愧,我于天下,无悔!”

    云扬喃喃道“天下于我无愧,我于天下无悔……”

    忍不住长长出了一口气,道“这位慈红晨前辈的心境之高,叹为观止,高不可攀。”

    “我云扬一生奉行的……在这世上,可以有别人欠我,但我不欠任何人;此生有尽,问心无愧便好,素来自诩不弱于人,隐隐自鸣得意。而今与这位木剑圣君一比……却是远远不如,天差地远。”

    “因为我心中想着念着,别人欠我,我不欠人,从深处来讲,我还是在乎别人欠我的那些……”云扬悠悠说道“有这样的念头,心境便不能算得圆满。”

    董齐天默默道“其实以你年岁岁月,能够抱有这样的心境,已经是难能可贵,很不错了。如木剑圣君那样的纯净心思,卫世情怀,活得太累太累。他永远不会接受失去;永远,都只想着拥有,拥有一切美好的,在乎的东西。”

    “所以他,注定要比你累。”

    “嗯……敢问前辈,这位慈红晨前辈心境如此通透纯然,想必早早便登上此世极峰,成就剑中神话了吧?!”

    “那又不然,木剑圣君当年以此剑基行道,穷三百年岁月仍旧不过尊者级数!许久许久都未能再无寸进,直到其尊者层次的寿元尽头之时,一念通透,明悟大道有缺的至理,终于突破桎梏,超越自身极限,更将随身铁剑换做木剑;而他之修为亦是从那之后才算是真正起步,勇猛精进。”

    云扬悠然神往,道“敢问这位剑中达者,木剑圣君前辈,如今身在何方??”

    董齐天默然道“若是他还没有卸任的话……自然仍旧是……东极天宫之主。”

    东极天宫之主!

    竟然是他?!

    云扬心中又是陡然一震。

    突然惊喜道“依前辈这么说的话,那么一坨只要走出来他自己的道……将来成就不会下于木剑圣君么?”

    董齐天良久良久都没有说话,当云扬以为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董齐天才悠悠的说道“那得史无尘能够活到那个时候才行啊……江湖中,实在有太多太多的天才中道夭折了……”

    “一坨一定可以成功的。”

    云扬坚定地说道。

    又一日,九尊府与凤鸣门大比再开。

    说是两派大比,但实际上,还是只得九尊府弟子之间的比试较量;只是凤鸣门那边,云扬还是给下了通知过去,名目仍旧是两派大比。

    来不来,那是他们凤鸣门高层的事,哪怕不来也没有关系,但礼数一定要做足。

    出乎云扬意料的是,凤鸣门高层大抵是想要检验一下弟子们的进步程度,还真的率领两千弟子,浩荡前来。

    此役两派高层没有介入,而是由云秀心白夜行等人担任评委,毕竟只是初初入道修行的弟子之间的较量,无论是九尊府还是凤鸣门那边的高层作为裁判评委都是大材小用,好说不好听的。

    此次比斗分做了一百个小场地,轮流战斗;可是让凤鸣门脸上无光的是……最终决出的前十名,凤鸣们这边,一共就只占据了一个,而且还是最后的第十名!

    “一样的环境氛围,一样的课徒授业,甚至我们凤鸣门功法比九尊府只强不弱,为何还会出现有这等结果?”

    带着这样的疑问与憋屈,凤鸣门众人回去后,再原有基础上又进一步的督促起来。

    殊不知那些被选到凤鸣门的弟子们,心下更是郁闷,暗自嘀咕。

    “果然不出所料,我们真的比不上那边了……”

    “就知道这帮家伙不行……误人子弟,累人不浅……”

    ……

    而九尊府那边,云秀心等人正在大发雷霆。

    ……

    “本章两个问题,是我长久以来,钻入牛角尖的两个问题。一个是熊王的问题,另一个……”

    。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