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真特么香啊,这小子非但修为不俗,平日里还吃过为数极多的天材地宝,简直就是人生果一枚,草还丹一颗,长生肉一堆啊……”

    先前那白衣人鼻子大力地嗅了嗅,脸上露出来无奈至极的神色:“只可惜老夫当真就是嘴把式,从来就止于说说,真的没有吃过人肉啊……”

    那一脸的悲催,诚然以不能吃了云扬,将之生吞活剥,吞落肚内为憾!

    “是个人类?!”另一个白衣老者满眼惊奇的说道。

    “废话!若是妖族被这么烤了早就现出原形来了!”

    “这小子可以啊……光是能爬到那么高的地方就已经是本领不俗……那个高度即便是老夫做不到……最奇者老夫迄今为止仍旧没发现,他到底是怎么上去的……”

    先前那白衣人翻了翻白眼,怒道:“你他么的费什么话呢?这个奇怪,那个奇怪,这个是当前重点么?你丫的还不趁这小子尚有口气,赶紧将他安置进去?先救回来问问,若是奸细就直接杀了,若是好人,救他一命结个善缘。”

    “当然当然,善缘这回事多多益善。”先前那老者嘿嘿一笑,喜不自胜:“一般这种人身上,都会带着不少吃的喝的……可怜老夫已经一千多年没有尝过人世间的美味了……”

    接过云扬便即快步往里走,原来这两人身后有一个巨大的山洞。

    “这段时间要是妖族来了你先顶着啊。”

    抛下一句话,就没了影子。

    在带着云扬的老者刚刚进入山洞不久,对面呼啸声起,一个金色身影,流星一般冲了上来,声音铿锵:“借条路走!”

    “此路不通!”留下的那白衣老者冷声道:“请回!”

    对面那铿锵的声音道:“通不通,你说的不算,须得做过一场,才能论定。”

    风声飒然,来人一掠而上,随即就与守关老者乒乒乓乓的打成一团。

    ……

    云扬现在的感觉很是微妙,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熟了,散发着无与伦比的诱惑香味。

    这感觉,真真是酸爽至极。

    源自本能的驱使,云扬几乎想要自己啃自己几口,实在是太香了,太诱人了,难以抗拒,所幸神智始终维系一线清明,自己被天际之雷所亟,掉落尘埃,意外被人接住,乃至两老者之间对话,前前后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云扬都听得清清楚楚,了解得明明白白。

    但却又什么都做不了。

    然而云扬此际却已经顾不上思量自身状况,心中唯有震撼与疑惑不解。

    这到底是什么雷电?怎地霸道至此?

    自己彼时在天玄大陆那会,可是连天劫都迎接过,那时虽然也略有些应付维艰,但远远达不到自己的极限;现在可倒好,不过手指头粗细的一道雷电,就将自己整个劈熟了……

    这个现实,这个结果,简直就是细思极恐,骇人若死啊!

    若是自己不被那老者接住的话……落地之瞬,虽说尚有保命不死的余地,但自己整个人摔成一具骷髅却是一定的!

    都说肉身乃是渡世宝筏,不过武者肉身有损却又是常事,甚至断肢再续,驱赶再生都非是多稀罕的事情,以云扬今时今日的修为层次,想要重塑躯体,也就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而已!

    但云扬却比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肉身,这具肉身承载了自己太多太多的经历与回忆,若非必要,云扬是万万不肯放弃的,更别说重塑之后的身躯,再无往昔累积的无量底蕴,无数天材地宝,无数玄兽精华尽都一朝荡然,这个结果任谁也是难以接受的!

    云扬仅凭仅余的些微感知,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提着进入了一个山洞;然后就被轻轻放在了地上。

    山洞里面,还有别的神魂波动,应该是还有别的人,然而云扬这会连脑袋都无法转动,就只能略略感应,所得有限得紧。

    这时,只是听到一个声音说道:“吴老二,什么东西这么香,快切给我一些,有好东西合该大家分享,咱得了好味,领你的人情。”

    提着自己的这位,显然便是那位“吴老二”,只听他大笑道:“你所言的好味乃是来自于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你确定你要吃?如果你还坚持初衷,也不用分润,你独享好了,我乐见其成!”

    问话的那人登时干呕一声,道:“活人也能这么他么的香么?特么的!这他么的!”

    一句抱怨之后便再也不说话了。

    其他人却对这边毫无兴趣的样子,连个笑一声的都欠奉。

    吴老二倒是不以为意,径自将云扬拎到一边,上下其手,翻来覆去,只是甫一翻动身体,云扬身上的烂肉自发自觉地哆哆嗦嗦往下掉,满室已然浓郁的香气竟是更甚三分。

    吴老二口中啧啧连声:“这家伙……真是命大……看看这肉,闻闻这味……真他么的想吃上一口,真正的熟透了,熟老了,只需要撒点盐撒点孜然就能吃了……真他么的可惜啊……”

    云扬心下狂翻白眼。

    嗯,就是心下狂翻白眼,云扬的脑袋虽然没熟,但这会连翻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想要翻白眼,也就只能在心里翻了。

    接下来云扬心下却是骇然莫名,因为他感觉那吴老二仍旧在自己身上大肆的上下其手,随着其手过处,貌似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上密密麻麻的撒了一层,随即便隐隐嗅到一股子有别与肉香之外的特异香味,不由大骇:这货不会是要将我真的吃了吧?

    接着就感觉嘴里被灌进来一股凉凉的液体,倒了口中,迅速化作冰线入喉,却是刹那间浑身上下都轻松了一些,说不出的舒服畅快……

    随即便有一股力量从丹田升起,迅速的往外扩散;所到之处,浑身上下尽皆麻痒得吓人;而绿绿也籍此偷偷摸摸的输出一道生命之力……汇流加入到了这股力量之中……

    “这是什么水?竟然拥有再生肌体的效能。”

    云扬乃是疗伤行家,如何不知道自己当前状况在向好处发展,遍体流溢的麻痒感觉乃是肢体回复活力之相,那老者分明是在为自己疗伤,而且其动用的疗伤之物乃是伤科圣药之属,超凡入圣的逸品。

    再过片刻,又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涌入云扬体内,天运旗的虚影直接被这股力量激发,在云扬头顶上显现。

    只听这吴老二喃喃自语:“咦,这小子居然还是天运旗派门的弟子,怎地才不过是中品天运旗门派?!还有九尊府是什么派门,我似乎没听说过这个派门的名字啊?”

    他在这边喃喃自语,在他周围分明有不少人,却没有一个人答话。

    “不应该啊……这家伙年纪轻轻的,满打算算也不会超过三十岁,怎地就有了圣尊级数修为,但有如此实力的弟子的门派,又怎么会仅止于中品派门?”

    “更奇者其出身门派我居然是没有听说过,难道我久不出世,世间修为进境神速如斯,连圣尊修者也变得不值钱了……”

    随即就大呼小叫起来:“不对不对,这小子怎能回复得如此之快?生生之水虽然内蕴生机,为疗伤圣药,却也没这么强的效能吧吧?”

    旁边有人不耐烦的说道:“吴老二,特么改改你这个话痨的毛病!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再出声老夫便打烂你的嘴巴!”

    旁边有几个人同时出声应和道:“善!”

    双拳难敌众手,吴老二寡不敌众,乖乖闭嘴,不敢再出一语。

    但他心头的那份惊奇愕然却是越来越强烈;自己手中这个小家伙,生命力未免太顽强了一些吧?

    自己估摸着一瓶生生之水的效能大抵也就能让这家伙的身体再生一半,摆脱身死道消的危厄;然而最多也就如此而已,因为他还要问话一番之后才决定是不是给他完治好,现在可倒好,看这回复的速度,貌似这一瓶居然已经足够他恢复完了?

    奇哉怪也!

    我吴老二在这里这么多年,自负对生生之水的效果了如指掌,怎会变化如斯,事态貌似已经脱离出吾之掌握了……

    就当前的状况而言,这小子只怕都不需要一天,就能恢复如昔。

    而后,惊奇还陆续有来,事实佐证,吴老二今天的判断注定一错再错。

    一共就只过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吴老二诧然见到地上这个年轻人眼皮眨了眨,随即便睁开了眼睛,一双眼珠滴溜溜的转动不休。

    还有身上的许多腐肉尽皆变成了干巴巴的裂开口子,就像是干旱了十几年的大地一样,有些地方甚至翻卷了起来,极尽狰狞,触目惊心。

    但这状态于云扬这般伤者而言,反而是好事,因为在干裂的皮肤之下,乃是粉红色的嫩肉,嫩白嫩白的,充满了弹性:俨然是已近面复原身体机能。

    吴老二瞠目结舌,半晌无语。

    “没见过这么快的……中之立毙的苍天金雷,倒像是专门来为这小子换肤一般的,是嫌他之前皮相不好么?”吴老二喃喃自语。

    不是哥们大惊小怪,委实是眼前所见的种种太难解释了。

    到目前为止,眼前这小子的骨头经脉内脏已然然没有问题了,连烤糊了的那层皮肉,也已经尽数汰旧换新。老子在血魂山守了这么多年,看到的被金雷劈的妖族不知道有多少,哪一个不是魂飞魄散身死道消?

    结果轮到这小子竟然就只损了些许肉皮,就算有老夫施以援手,给予灵药,也不该如此吧……

    正在吴老二发愣的时候,却见地上这小子貌似动了动,嗯……但见其一用力,整个人坐了起来。

    然后就是身上已经完干透的皮肉,好似泥垢一般簌簌脱落。就在吴老二目瞪口呆的注目之下,眼前人好似蛇属生命蜕皮一般,遍体完好地站了起来。

    就是整个人浑身上下赤果果的,比较扎眼!

    吴老二忍不住羞惭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裆下,心中叹了一口气,很有些自惭形秽。

    真想用自己镇守血魂山七千多年的功勋换一下啊……

    再抬头的时候,就看到对方身上已经多了一袭紫色衣袍,从里到外已经能够穿的整整齐齐;再搭配上刚刚长出来的头发,虽然未至于回复完,总有正常状态的七八成了。

    …………

    &a;a;lt;今天一更。不合一。&a;a;gt;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