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云扬登时了然。

    看来眼前的这九个人,乃是以东极天宫何不语为首,镇守在当前这处关隘。

    何不语眼睛看着云扬,流露一缕莫名神采,道:“你此番入妖界,有狐王令牌在,当可保你无性命之忧。然尚有可虑之处,便是……要谨守本心。”

    云扬点头:“请前辈示下。”

    “妖界风土人情与人界这边迥异,妖族大修往往身具千变万化之能,最擅妖惑人心;你修为虽高,却终究是少年人,更兼元阳未破,血气方刚;最是容易受美色所迷。在这一点上,尤其要注意,一时失足便是千古之狠,慎之慎之。”

    云扬虚心接收:“是。”

    何不语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道:“嗯……小友若是不介意的话,我可在你的神魂之中打入一道不动根本印,可保你不受任何引诱,心如磐石,不动如山,更甚冰心诀一筹。”

    云扬想了想,道:“这个就不必了。若是我被人诱惑,回来之后神魂定然不稳,前辈们直接将我击杀便是。这次妖界之行与晚辈而言,乃是一次修行历练,唯有切身经历了,才是自我财富;若是当真没有撑过去,那也是我的命数该然,与人无尤。”

    他潇洒的笑了笑:“若是事事都要靠人保护,想必前辈们也不会成为现在左右天下安危的绝世高手吧。”

    何不语眼中露出欣赏的神色,道:“不错,你之心性如斯,是我多虑了才是。”

    其他几位老人眼中也都显现欣赏之色:“也好,修炼之人,哪里有这么多的顾虑,若是世事瞻前顾后,谈何决断。”

    狐王足足睡了三个时辰。

    而这三个时辰之中,其他的九位老人尽都聚在一边喝茶,却连聊天都省下了,集体沉默着。

    看着杯中碧绿翻滚的茶叶,一个个若有所思。那升腾而起的袅袅茶香,不知道让他们想起了什么,一个个都是神魂悠远,眼神苍茫。

    云扬看着心中有些怆然,低声道:“等下一次换防,各位前辈不妨回家看看,老是呆在这里,心境上总是孤寂,高处不胜寒固然是修者必经之路,但纵使太过苍凉寂寞。”

    苏云水嘿嘿的笑了笑,喃喃道:“家?如我们这样的老不死的,哪里还有家啊……”

    其他几个人都是同时苦笑。

    “现在,我们最羡慕的,就是吴氏兄弟他们一大家子……在经历悠久岁月之后,非但兄弟姐妹,还有十多人尚在人间,连老子娘都还活着,还活得倍滋润……那才真叫幸福……”

    吴老大嘿嘿惨然一笑:“我父母尚在人间,还活得滋润至极,吴家是大家族,人丁兴旺也是事实,我们兄弟姐妹合共三十一人……现在是三十二人了,各自有各自的缘法;每一个个都活得挺长久的,这也是事实;我们在那段时间里,的确是享尽了你们的羡慕,心里美得很,更是事实。”

    “但大家族也有大家族需要面对的悲哀……总有天资稍稍落后的人……大抵从七千年前开始,吾等兄弟终于开始有人陨落了……每过几百年,就要送走一个,再过几百年,伤疤稍稍愈合的时候,就再送走一个……你们是一劳永逸,只有怀念了,只有回忆,但我们……我们是一次次的摧残……”

    “就在五百年前,还有十个人;现在,老十也躺在了床上……只剩下一口气吊着,已经吊了一百多年,无数次死过去了,都给救过来……”

    “你们知道这种感觉吗?”

    “特么的你们经历了几次,就觉得难受了,我们呢,连老婆儿子小妾孙子在内,我们每个人平均要经历上千次!”

    “你们的那些子孙后代再有什么意外,基本上眼睛都不眨一下了,血缘淡漠了,但是我们却还有嫡亲的兄弟姐妹在时刻挣命!”

    “个老不死居然说羡慕我们……”吴老二怒哼一声:“要不咱们换换试试?让一个奶娃娃喊你做哥哥,看看你受得了受不了?!”

    其余八位老人同时沉默。

    谁更幸福一些?

    这个问题,还真的是难以回答!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果然是古之名言至理,亘古不易!

    云扬怅怅叹息,轻吟道:“世人都道长生好;我却要问哪里好?少年夫妻百年后,孤苦伶仃谁看了?兄弟情义如山海,一朝死别谁受了?孝敬儿孙日渐老,黄土一抔谁埋了?别人轮回我长生,孤单寂寞谁知了?……”

    “这就是红尘间帝王将相汲汲营营心心念念的长生至境啊……但是一旦心境不复,便与堕入人世间最难熬的深渊无异……”

    云扬一番话,令到九个睿智老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云扬所言半点谬误也无,事实便是如此。

    人生在世,任何人也不可能做到没有任何伴侣;朋友,兄弟,红颜,儿孙……

    但是,在座众人却都是那种能够活到将所有伴侣都熬死了,自己还要继续坚挺再活许多许多年,甚至可以说,只要不被杀死,就可以永远生存下去的存在……

    这份长存人间,未尝是一种煎熬。

    如在场的九位老人,他们为人族的付出毋庸置疑,不可抹杀,但他们未必就不曾借守护人族的这份重责中汲取不容懈怠的使命感,这才令自身心境始终不颓。

    众人都是明白人,一念通透之瞬却并无人说话。

    然而偶尔触及其他人的目光,却隐隐流露出更加珍惜的刚才。

    当下,现在,也就只有这帮老兄弟,还能凑在一起,说说话儿,回想当年,相携走下去……

    与年轻人说什么,早已经听不懂了……

    也正因为于此,云扬的存在竟与一众老人的气场渐渐不复之前融洽,气氛越来越显沉闷。

    就在渐趋最沉闷,无法忍耐的瞬间,狐王蓦然一睁眼睛,很是巧合地醒了过来。

    这位妖族之王的眸子中一丝孤寂光彩一闪而过,随即就笑了起来:“一干老家伙又在胡思乱想,这么多年过去,每次听你们聊这种话题都想要狠狠干一仗,宣泄心中愤怒!你们一个个的实在太无聊了,你们那点心思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最起码最起码的,咱们这一辈子还是不可能寿终正寝的,这不就已经比很多人更强了么!”

    狐王的一句话说得众人再发哄笑,原本紧张氛围荡然无存。

    狐王转头对着云扬:“小子,你准备好了没有?”

    云扬平静地抬起头:“早已经准备妥当,就等前辈方便了。”

    狐王的声音重归淡然:“有一节你须得要知道,我吃了你一顿饭,喝了你一顿酒,这才偿还你这份因果,缘起缘灭,尽归因果……本意却并非是想要帮你。所以,我只能送你进去,护你周,但你去到妖界那边,所有相关事情,都不会得到我的帮助。更不准借着我的名头,进行任何事宜,你可明白么?”

    “还有一点,也需要先说清楚。在万妖原那边,无论是修为还是地位,不在我之下的妖王,不少于十位!”

    “这些存在,每一个都是你招惹不起的,你若是肆意妄行,得罪了他们……却是超出了我能护佑得住的范畴,我不可能为了你与我之同族为仇。”

    狐王看着云扬,眼中神色很是慎重:“你须得要做好准备,纵然得到了我的一点庇护,仍旧未必有十足把握能活着归来!若是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可另外给你一份好处,了却前因。”

    云扬笑了笑,洒然站了起来:“前辈,我们走吧。”

    狐王笑了笑:“好,既如此,那就随吾来。”

    话音未落,只见狐王大袖一挥,云扬登时感觉眼前一花,整个人已经不在洞中,而是却到了茫茫高空之上……

    扑面而来的,是飘零的鹅毛大雪……放眼看去,端的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天地之间,除了一片银白苍茫,再也看不到其他颜色。

    而在这长天大地一色的广袤空间里,却有无量妖气直冲霄汉,弥漫苍穹!

    就在猎猎风声,不息呼啸往来之间,云扬只觉自己被一股巨力抛了出去,身子在空中不住翻滚,而狐王的声音亦在耳边同步响起:“你就从这里自主行动吧,我不方便离开血魂口太久。”

    声音犹在耳边回荡,狐王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

    云扬强提一口玄气,流星陨落一般地往下直坠了四千丈高度,轰的一声之余,整个人砸入了一片积雪之中,而在积雪因巨力冲击逆向冲天而起的瞬间,云扬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踪迹皆无。

    那一瞬间,就好像是一下子摔下来就摔化了一般,再无任何影踪。

    不知多远处……

    狐王眉头皱了皱。

    因为他发现,云扬的气息当真是彻底消失了,而且还不仅仅气息消失了,竟连自己给予他的那面令牌的气息也一并消失了……

    “这小家伙果然别有古怪,手段大把。”

    狐王不以为意的摇摇头,一路飞速回转血魂口。

    对于他来说,今日之事就只是一段因果,仅此而已。

    如今,心湖已经重归平静,不行波澜了。

    云扬之后不管如何,都已经不是他的事情。

    区区一面令牌,又能掀起什么样的风浪?

    无所谓了。

    而且就算当真有事情,便有谁敢牵连本王么!?

    ……

    …………

    &a;a;ap;lt;浑身不断地痒痒,这么点东西,居然写了十来个小时……&a;a;ap;gt;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