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听罢白熊白的这番高谈阔论,云扬气得差点恢复了人形。

    这头熊绝对脑袋有病,外兼忘吃药吃错药吃假药了!

    你得罪了我的事儿,咱们还在这里放着,还没完解决好吧?

    你居然还能笑得这么欢畅,真正是没谁了……

    云扬斜着眼看着这头熊:这货这硕大的脑袋里面,绝对不是脑浆,要么是棉花,要么是水,要么是棉花加水!

    头一次,云扬生出了一点点愧疚与后悔的情绪,虽然自己本意就是找一队蠢笨的家伙进入这天冠城,但是……这也太蠢了吧?

    这年头,骗傻子虽然没罪,但有点于心不忍呢!

    吸了一口气控制一下自己脾气,心中有愧于心不忍云扬淡然道:“咱们妖族生育繁衍能力,比人类要尤胜太多……这也是本族的优势之所在。同样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战场上永远缺不了我们的战士。”

    白熊白咧咧嘴:“大人说的是,大大的有理,发人深省,脍炙人口。”

    云扬登时感觉自己有点接不下去话了,这玩意说什么,大大的有理,还发人深省?!

    这都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好吧?

    我的天哪!

    “本座这一次也是为了生计所迫,否则也不会跋山涉水而来……”云扬扮演的狐妖开始怅怅叹息。

    白熊白翻翻白眼,满眼尽是不相信,还有不敢置信,无法置信:“大人您也……”

    那意思是……您这么大的人物,居然也会有财政危机?咱们熊族虽然不聪明,却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生计所迫?

    云扬叹了口气:“你们现在最强者也不过圣王层次,但修炼至此又消耗了多少资源呢?会否觉得现在消耗的资源,早已经是天文数字,可是后续所需的资源,更是庞大的难以想象,即便每天劳累,每日心酸,仍旧是入不敷出,朝不保夕。但你们可知道,在我这等阶位,又需要多少的资源才能维持修炼所需?”

    白熊白几个兄弟沉思起来,脸上尽皆变色。

    圣尊顶峰修者的日常所需固然超乎他们的认知,但想也知道肯定多得惊人!

    “你们与本座虽然修为高下有别,但身为高阶修者,每逢关键时刻,突破之时,状况却又差相仿佛,不能再往外跑了乃属常态,必须一鼓作气冲过去……而那个时候,又需要多少天材地宝……万一突破之中资源突然不足,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突破失败还在其次……”

    云扬嘿嘿一笑:“你们可知道,最严重的后续状况是什么?”

    白熊白期期艾艾:“走火入魔?”

    云扬摇头:“错!走火入魔不过是最轻的状况;到了那种程度,只有走火入魔的话,甚至能让人庆幸……最严重的状况莫过于身死道消,神魂俱灭!”

    几个妖族同时倒抽一口冷气。

    “本座现如今已经走到最后一步……此番出来本意是寻觅一点机缘,尝试最后突破……不意遭逢了缠斗半世的老对手。”

    云扬懊丧的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本座是气数已尽还是怎么滴,日前一战空间戒指损毁,随身资源亦损七八,就剩下点紫晶蜂蜜,却又遇到了你们几个夯货,你道一百万圣元币平日里能入得本座之眼么……”

    白熊白一脸惭愧。

    “不过你们这几个家伙……”云扬皱着眉头:“看起来岁数也不小了,怎么才只有这么点儿修为?”

    白熊白惭愧道:“我们都是凭借家传与天赋……我们天赋浅薄,根本没有什么强者愿意收留我们做徒弟,更无优质资源辅助修炼……”

    “我们能够走到今天,还都是兄弟们天天仗着皮糙肉厚对打,慢慢的磨练出来……修炼的是咱们妖族最底层的妖圣诀……”

    兄弟几人一起黯然低头,之前的笑闹氛围,荡然无存。

    “可惜。”

    云扬叹口气:“你们这几头夯货,虽然头脑蠢笨,但心性却是不错,尤其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打熬,已经将自己锻造成了纯金璞玉之身……若是得明眼人雕琢……可惜本座解决了这次事情之后就要尽快回去……没有时间……”

    白熊白等熊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他们虽然有点蠢,却绝非当真榆木疙瘩,怎么点也不通,否则这么可能凭着最基础的妖圣决修炼至当前层次,几乎没有任何眼神的交流,六个熊族齐刷刷地跪倒在地:“大人!大人,我们愿意拜大人为师,恳请大人收留,言出法随,九死无悔!”

    说罢便是砰砰砰不住磕头,许久不听。

    某狐妖前辈哭笑不得:“我只是说可惜,更说了我没时间,却又何曾说过要收你们做徒弟!”

    白熊白等只是磕头。

    这几头夯货此际也不知道是不是集体灵光闪现,竟是丝毫也不用妖力护体,只磕得六颗脑袋鲜血淋漓。他们虽然蠢笨,但是也知道,这是自己兄弟们难得的机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难得有大能者肯流露出来那么一点点亦是,而且还欣赏自己等几个人。

    错过这一次,或许终生就没有再一次机会了。

    云扬皱皱眉头:“你们就算是把脑袋磕碎了,我也断断不会收你们做徒弟的。不要怪我太坦白,就算你们的心性值得欣赏,但资质终究太差,不配做我的徒弟。”

    白熊白等只是磕头,一个劲的哀求:“求大人收下!”

    鲜血已经磕了一滩,触目惊心,而砰砰的磕头声音仍比不息,反而越来越重,越来越沉。

    但听那白熊白惨烈的哀求:“大人,大人,我们兄弟虽然有些修为,但在这万妖原,仍旧不过过最底层的角色,从来没有妖看得起我们,也没有妖对我们正眼相看;行走在万妖原,哪怕是一指头就能戳死的小妖,也敢随意的羞辱我们……就只是因为我们没有后台,我们纵然心有怒火,却也不敢得罪他们……”

    “我们……苦啊……”

    “求大人怜悯!”

    “我等想要变强!我等,也要成为妖王!”

    白熊白一个头磕在地上,砰地一声,一大摊鲜血喷溅出来:“我等若是错过这一次机会,终生无望!还请大人垂怜!”

    云扬终于叹了口气:“好了好了,你们几个夯货都起来吧。我大概会在这里待上几个月的功夫……就这段时间里吧,你们若是有什么疑难可以来问我。”

    “但有一节须得明白,你们不是我的徒弟,若敢以本座门下弟子名头在外招摇,不论事情缘由,本座皆会收取尔等的性命。”

    云扬道:“这样总可以了吧?就当是本座游戏红尘,结下的一份善缘吧。”

    白熊白等一个头狠狠磕下去:“弟子拜见师父!”

    “我说过不收你们入门,此事绝不可行!”

    “不管师傅收不收,在弟子心中,就是师父的弟子!”

    云扬叹口气:“快起来吧。五大三粗的汉子,都跪着趴着像什么话?”

    白熊白等又磕了一个头,这才站起身来,虽然头上血流如注,鲜血流了一地,却是个个笑容满面,神采飞扬。

    “师父。”

    “说了好几次了,不要叫我师父……”

    云扬连连叹气:“收下你们这群夯货,真不知道是对是错,是因缘还是孽缘……”

    白熊白等人只是憨笑,却有无人搭茬,显然并不是真的傻……

    “这圣元币……还有这天冠城,还有这……刚才那家伙拿出来的灵晶,分明是玄黄界之物?怎么还可以当做定情信物,这其中别有关窍么?”

    云扬开始为自己解惑了。

    随着越接近妖族人口密集的城市,自然不能再然以诸相神通隐蔽身形,须得为自己安排一个公开身份,这才方便展开后续动作,而在布置这重身份的同时,还要熟悉一些妖族基本事务才不至于露出马脚。

    否则,进入之后两眼一抹黑,我还进去干嘛?

    ……

    花熊三去找马车了,但以他们兄弟的妖脉,财力,想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界,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是回不来。

    那几头熊妖很是殷勤的为师父扎下了一座帐篷,恭恭敬敬将师傅请进去坐着等候,然后一个个也都挤了进去。

    距离师父越近越好,嘿嘿……

    这个状况自然而然地形成一场别开生面的茶话会了。

    经过一番交谈,云扬终于算是对这个万妖原有了一个较为直观的认识。

    万妖原,还真是物产贫瘠之地。

    吃的不够,喝的不够,修炼资源,更是匮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别看有命脉果这等逆天级数的粮食果实;但相比于妖族的人口来说,远远不够,不说是太仓一粟,也是杯水车薪!

    原因仍旧是云扬刚才所说的那点,妖族繁衍能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点妖族最强的特点,同时也是致命伤!

    以一对鼠族夫妇为例,他们一个月就能生产一次,每一窝最少也能上下十几只小老鼠;多一点达到数十只也属常事,偏鼠族生命力与适应环境的能力奇强。往往三个月之后就可以发育成熟,可以找伴侣再生……

    嗯,用更直观一点的说法,在一对鼠族夫妇生育一年之中第十二窝鼠宝宝的时候,同时还会迎来他们第九世几十窝玄孙的出生。

    一年时光,单只是这一对鼠族夫妇,繁衍子孙的数目,就能超一万之数,甚至这还是最保守,的最低数字,而再多一月,数目便要再多……差不多十倍,也就是十万!

    虽然鼠族的生命力与环境适应力并不等同于他们的修行天赋资质,超过九成五以上的都是普通的老鼠,寿命至多一两年,或者出生就直接夭折了;但基于鼠族的生育级数,还是会生育出很多有修炼天赋的后嗣!

    而只要是拥有修炼天赋的老鼠,那么寿元就肯定不是普通的三两年,而是……很难料到。

    这样长久的繁衍下去,会有多少老鼠后嗣诞生呢?

    数目直接就是庞大到无法计算,想象都要觉得可怕!

    也不是没有看出生存资源危机的妖皇下令,意图控制妖族数量,从生育开始抓起;但是,很多妖族寿命都很短,往往你的政令正在下达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在这个过程中,没有等到通知,就已经完成了远远超出数量的生育任务……

    然后,终于接到通知的时候,也已经老了或者马上要死了,更有许多许多直接是到死都没有来得及接到这个通知……

    如此多次筹谋之余,收效寥寥,妖族上层也就认命了,控制生育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更有甚者,就算你能控制老鼠,能控制狗熊,能控制狼群,但是蚊子蚂蚁这些微型妖族你要怎么控制?

    还有,一干鱼族你又要怎么控制?

    到后来干脆放任自流,除了资质特别好的,会稍微的安排一下之外,其他的,就是任其自生自灭。

    正是因为这种特定的生存环境,妖族自古以来,信奉的从来都不是公理正义云云,而是弱肉强食,最极端最直接的汰弱留强。

    人世俗语,蛇吃鼠半年,鼠吃蛇半年,大意是只待蛇鼠天敌,一年之中,不在冬眠期内能活动的蛇,见鼠必食之,相对的,老鼠亦是休眠期蛇属的最大死敌,无数冬眠蛇属被老鼠分食。

    而这种情况,在妖界这边同样存在,而且更甚。

    同为修炼者的蛇妖鼠妖仍是天生对立,他们的矛盾更是凸显,几乎只要照面就要杠上,但却是谁强谁生,谁弱则该死!

    而这样的例子,非止适用于相生相克的物种,比如你鸡族厉害了,那你就可以吃凤凰,并不存在所谓的种族天赋压制!

    吃吧吃吧……

    爱咋吃咋吃,只要你能吃得下!

    按说命脉果一年的产量,那就是足足数千亿斤,换到玄黄界那边,敞开了吃犹有许多富裕;但在妖族这边,非但是远远不够,甚至加上其他的食物作物,仍旧是远远不够!

    是故每一年下来,都会有超过数十亿的妖族,死在彼此残杀之下,成为了对手的食物!

    但还有更多的,没有修炼天赋的那些,几乎在一降生就注定了无声无息的死亡命运。

    这就是妖族残酷的现实,血腥却又无可奈何。

    ……

    “天冠城,乃是鹤妖王的领地;算是万妖原上较有秩序的一个城市了。”白熊白将天冠城解释了一遍:“在咱们万妖原有这样规模秩序的大城,一共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一百个。其他的城镇,进城基本就等于进入了强盗窝和角斗场,若不是自恃实力或者迫于无奈,是决计不会踏入的!”

    ……

    “在那样的城市里,想要做点生意,若是没有相当本领修为,多半一个时辰就啥也找不到了,连皮带骨头的都没了……”

    白熊白脸色煞白:“师傅您老人家修为深湛已臻至圣皇顶峰,但听师傅之前的话语该当也是一步步攀升而至,该当知道我辈修者出去搞资源,就已经九死一生,回来贩卖,想要换点财物资源,又是另一重的九死一生……师父,咱们妖族这一辈子,从生下来还没睁眼的时候开始,一直到临死闭上眼之前,都是在战斗啊!”

    其他几个熊也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除了在娘胎里没有战斗之外,其他的时候,都要面对死亡……”

    花熊咧咧嘴:“据说我有几个兄弟,就是刚出生就被我爹睡觉的时候一翻身压死了……”

    云扬:……

    “想不到本座闭关潜修,经年不出,这个世道还是这么乱,毫无改观,妖族悲哀,悲哀妖族。”

    云扬叹口气。

    “谁说不是呢……”白熊白也是满口嘴哀怨口。

    云扬旁敲侧击之下,确定了另一项很重要的事情,妖族由于贫瘠,就只是搞了一些铁片子,盖上独特的印章,便是所谓的圣元币。

    却哪里像玄黄界那边,采用灵玉当做一般等价物的钱币,可以使用更可实用,又能花又能吸收能量修炼……这对于这边的妖族来说,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要那么奢侈干嘛?!

    真的有吗?

    说出来,很多修为浅薄的妖族都不信的!——吹牛!

    就算是咱们妖皇也没这么肥的家底吧!……

    而这个现状就导致另一件事了,玄黄界的灵玉,一旦拿到了妖族这边,在一般的妖族群体里面,乃是好东西!旷世瑰宝!

    刚才花熊三说要用灵玉给未婚妻当做定情信物,定亲礼物,还真是真实不虚,丝毫不存花假的!

    虽然只是一块中品灵玉,却已经很够格了,尤其是他丈人家会觉得非常有面子,女儿终身有靠了!!

    我女婿是顶顶的厉害,女儿这辈子错不了!!

    ……

    可是听完了这些介绍,云扬的脑袋不禁有些不好使了。

    真的是这个样子吗?

    难道这才是妖族拼了命也想要冲到玄黄界去的根本原因……这特么的,换成是我,我宁可去玄黄界给人当宠物……也不要留在这里啊……!

    “你们视为珍品的人界灵玉,我倒是有不少,这玩意很稀罕么……”云扬若有所思。

    白熊白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师父,您有那玄黄界的旷世瑰宝?”

    旷世瑰宝……

    云扬一阵无语,加入抛开极品灵玉不计的话,无论是上品灵玉还是中品灵玉云扬的空间戒指内简直就是数不胜数,难以计数,毕竟当日黑白双煞与商盟交易那会,收获最多的还是灵玉,反倒是下品灵玉一块都没有,毕竟性价比太低……

    “当年,我曾接受秘密任务,潜入人族……”云扬一脸的往事不堪回首,悠悠道:“及至大功告成,返回妖界这边的时候,被守护圣山的人族高手发现,一场大战之余,吾非但身受重伤,修为更是滑落了泰半……从此一蹶不振,于是心灰意冷,干脆退隐避世……”

    不得不说,云扬这番话虽然是他在唏嘘过往,但对于白熊白等妖族来说,却又何异是晴天一个霹雳!

    太牛逼了!

    原来我师傅当年这么牛掰!

    不但曾经去过人界,搞事搞非,而且境界都滑落了还有现在仍旧高不可攀的深湛修为……这……师父之前应该是何等的大能者啊……

    云扬化身的狐妖仰脸看天,半晌没有说话,突然轻轻唏嘘一句:“老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恢复到九尾……”

    说完,屁股后面不期然地出现了毛茸茸的八条大尾巴,轻轻摆了摆,随即似乎突然发现了,眉头一皱,刷的一声,八条毛茸茸的尾巴收了起来。

    只剩下一条,蹲坐在地上,继续长吁短叹。

    可是白熊白等熊的眼珠子呼的一下子直了,只感觉一颗心怦怦乱跳!

    八尾!

    那分明是八尾,清清楚楚的八尾啊!

    这也就意味着,师傅尽是狐族的通天强者?!!

    而且听师傅的意思,貌似还是从九尾掉下来的?

    我的天哪……

    几个熊族口干舌燥,半晌无语。

    “我的来历,不要轻易往外说……”云扬的沧桑声音又再度响动:“我在万妖原的仇家……不说是星罗棋布也差不多……”

    差不多星罗棋布……仇家!

    白熊白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我的天!

    您是九尾的时候结下的仇家吧?

    那么您的仇家……都是什么人物啊……

    “我的仇家,随便一个……也能让你们灭族,弹指飞灰绝非笑谈,真的就只需要弹弹手指……”

    云扬看了一眼白熊白,一派蔼然的微笑道。

    “……”

    几头熊一头冷汗。

    可吓死熊了。

    “所以我之前的身份,早已不用了……”云扬叹了一口气:“只要我用我的往昔身份一进城门……只怕这个天冠城就要瞬间沦为……”

    “明白,明白!”白熊白顿时变得聪明了起来:“师父,您的仇家想必都是大有势力的大人物吧?”

    云扬沧桑的眼神:“说来惭愧……其中一个,正是我们现在狐族之王……”

    “……”

    几头熊打摆子一般哆嗦起来。

    师父,您狠!真够狠的!

    “要搞一个什么身份呢?”云扬皱着眉头看着白熊白与其他几头熊。

    就算这头为首的白熊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不是还有其他熊么,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总不至于都是草包吧……

    几头熊都陷入苦思冥想的氛围中,半晌没有一个说话的。

    云扬暗中翻了个白眼:我擦,一开始就不该指望这几头熊能够想到办法,指望他们,还不如我自己直接亮开人族身份冲进去……

    算了,我还是直接下任务吧。

    “你们几个,想办法给我弄个差不多的身份吧。”云扬理所当然道:“当真要以黑户的身份进去,凭本座的这身修为,到哪也是麻烦……”

    有了任务,想的便是如何完成任务。

    这就简单多了,也直接的多!

    白熊白振奋的跳起来,将胸脯拍的轰轰的响:“师父放心,这事儿都包在徒儿身上!”

    ………………

    &a;a;lt;二合一吧&a;a;gt;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