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遥遥看去,这几头熊赫然就在前方不远处的一片林子里,这几头熊此际表现得格外乖巧,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居然在一棵大树下挖了一个洞,七具不差多少硕巨的身躯尽都窝藏在哪里,明明藏身之处距离天冠城并不很远,却就是避开了如此严密的追查,安然无恙至今。

    不过,这很是不科学啊……

    云扬心念转动,疑惑不解之余,疾速接近那几头夯货的左近,然而来到了林子最近之处,却一下子失去了对那七头熊族的感应,云扬不防此变,心下大感诧异,几乎都要怀疑这是不是鹤王设下的某种陷阱了。

    ……

    就在云扬急疾催运毕生修为,甚至已经打算施展诸相神通,不惜暴露行迹的就此远遁的瞬间,距离七熊藏身的那棵大树距离大约十几丈的地面乍然蠕动不休,随即就有一颗硕大的熊头冒了出来,跟着整个身躯腾的一下子跳出地面。

    正是白熊白!

    白熊一脸惊喜:“师父,真的是您来了!”

    云扬黑着一张脸:“怎么回事?”

    余下的六头熊妖也纷纷从大坑里跳了出来,一个个挤眉弄眼,满脸尽是惊喜欢欣之色。

    “师父,您没事情真是太好了。”

    白熊白咧着嘴:“城中我们进不去了,原本还想今晚上在周边放几把火,再杀几头鹤妖……嘿嘿……”

    云扬叹了一口气:“你们对我的这份心意,让我很感动,但更让感到你们的脑子真的就是摆设!你们接二连三的在鹤王地盘搞事,根本就是取死有道自取灭亡;纵然被你们得逞一时,天冠城那边一时半刻抓不到你们,但以鹤族的底蕴,尤其是身为地头蛇的庞大势力,想要抓到你们不过就是时间早晚的事情……你们何必行此不智之举。”

    白熊白眨眨眼,神情真挚:“这一节我们兄弟知道啊,可是我们兄弟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人正眼看我们,唯有师傅不计前嫌,更传授我们功法,甚至在临去鹤王府上,明知前路风险莫测,吉凶未卜,还是留给我们一条有生之路……妖心换妖心,我们为了师傅做点事,冒点险,如何不是应该的。”

    云扬怒容:“白痴,如我与鹤王这个级数的战斗,非是圣尊以上的修者何能介入,凭你们几个小小圣王岂能贸入!以后断断不可如此。”

    白熊白赔笑答应,但看他脸色,却分明是不以为意的。

    “刚才怎么回事?怎地你们在这里,我却感应不到,若非我早前确实感应到你们的存在,心有定见,几乎就要抽身而走了!”云扬顺口问道。

    这个问题才是云扬当前最疑惑不解的地方,以白熊白等熊的修为能力,绝无可能拥有遮蔽自己感应的能为!

    白熊白得意地笑了起来:“师傅有所不知,这其中因由乃是我们兄弟几人的造化……”回头叫道:“老树,这就是我师父,出来一见吧。”

    白熊白话音才落,在其身后的那一棵只有三四个人合抱粗的大树应声一阵蠕动,随即便从那树干上浮现出一张苍老的面容,遍布皱纹,一双眼睛,更是充满了沧桑感觉。

    “见过紫先生。”老树说道。

    云扬:“树兄你好。”

    老树咧开嘴笑了笑:“不敢当紫先生兄弟之称,老朽住世虽然有些年头,但开启灵智却迟,。紫先生叫我老树便好。”

    他轻轻叹了口气:“紫先生的疑惑源头正是老朽,说起来这手却是老朽生平所长的唯一术法,以自身为原点,屏蔽周遭的一应气机;不过雕虫小技,不入能者眼中,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云扬肃容道:“仅止这一手便已经是极为了不起的本事了。多谢你,老树,保护了我这七个不成器的徒弟。”

    老树笑了笑,老脸上遍布欣慰,显然很是高兴。

    大抵对于他而言,能得到眼前这位狐族大妖的称赞,足堪胸怀大畅,告慰平生。

    “前些年,小熊他们可是曾经帮了我一次大忙。”

    老树努力的绽放出一个笑容:“当时有一个噬金蚁群,在我根下生活,动摇我之根基,令我自从经年沉睡中醒来,可是我无法挪动,更因属性克制,无可奈何,烦恼至极,以我根基,短时间还可维系,但若然长此以往,只怕我就要消亡在蚁群的点滴消磨之中了,所幸小熊他们几个无意中来到此处,将那些可恶的蚂蚁杀死,这才让我躲过了死劫。从那以后,小熊他们和老朽成了生死之交……无论遭遇任何危难,老朽但凡能够出力的,义不容辞。”

    “原来如此。”

    “老朽尚有一种很神秘的预测能力……”老树沉吟了一下,道:“能够感觉到未来的一些灾难……例如现在,老朽便有一种感觉,这个地方将在不久之后,彻底毁灭,再不复存了……”

    “哦?”云扬蹙眉。

    “……因此,老朽想要请紫先生帮一个忙。”

    老树很是不好意思:“能否能够请紫先生,将我的树种带出去?”

    “带出去?还能老树明言,具体该如何操作呢?”

    “就是很单纯的带出去。只要不是在这里左近,无论在任何地方洒落就可以了。”老树严肃的道:“但是,最好不是在这个妖元界。”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这里即将生灵涂炭,妖不聊生。”

    云扬的目光登时转为凌厉起来,缓缓道:“我需要一个理由,你为什么会找上我?论到交情,怎么也该是找小熊他们才是吧?”

    老树有些悲悯的看了一眼白熊白等,缓缓道:“他们……做不到的。”

    云扬道:“哦?我可以做得到么?”

    老树肯定的回答道:“是的,老朽能感觉到,你是安的,甚至说……待在你身上才是最安的!”

    云扬沉默的沉吟了起来,这棵老树,这个老树,貌似有些道行啊!

    “我需要知道你的跟脚,你……到底是什么树?”云扬问道,语气不复原本的蔼然。

    “老朽还真没什么具体的名号,我们这一族尽都以幻树自称。”

    老树轻轻叹了一口气:“往昔曾经听先祖说及,我们的祖先亦是大能之辈,曾经以一树之力,配合人族大能,建立了幻府,称道一时。然而世事更迭,有盛有衰,不知道多少年后,幻府一朝覆灭,我们幻树一族也随之流落各地,各散东西……”

    “就眼前而言,老朽也就只知道自己还在这世上,却不知道此世是否还有同族存在。只因为……我们幻树一族,乃是适合在人类世界生长的灵植,在这妖界生存……须得时刻抗衡妖气侵袭,不但无法成长到巅峰,甚至连基本生长都有问题。”

    “那你?……”

    “老朽为求生继,无可奈何之下修炼了妖族功法,主旨是为了将我族群承继传承下去,不得不如此,然而修炼妖法之后,虽然得到了生命的延续,但……自身寿元却远远不能同祖先一般与日月同寿。这也是老朽修为实力浅薄至极的根本原因所在……”

    “这么多年来下来,老朽将毕生精华培育树种,合共九十九颗……尽都栽培颗颗精华饱满……然而老朽自身,所余的寿元该当已经不足百年了……”

    “眼前机缘难觅,适逢先生来到,正是时也运也命也……请紫先生能够帮忙,让幻树族群能够存活下去,老朽感激不尽!”

    云扬沉吟半晌,久久没有说话。

    诚然,老树的这个老邱,对于他来说乃是轻而易举,当真就只是举手之劳。

    但他却拿不准,这幻树一族当真进入人类世界之后,会不会造成什么乱子?

    眼下正值乱世将兴之秋,一些不该放出的变数,若是能不放出,还是不要放出的好!

    老树看出了云扬的踌躇,眸子中闪过一丝犹豫与决断,沉声道:“老朽亦知此时交浅言深,贸然交托如此大事,先生有所顾忌无可厚非,若是紫先生感觉将来无法掌控而出了乱子,可以在种下树种之前,用神识蕴养一段时间,等到彼此生出亲近之意后,打下神魂烙印,便可以确保新生幻树依您之意向为依归,令之所向,莫有不从……哎,当年的幻府主人,便是这么做的……”

    “还能这么做?”云扬目光陡然一亮。

    若是当真能如此的话,倒是可以最大限度的规避意外出现!

    “是的。但此法必须要与树灵亲近之后才可以实行,否则,树种会永远都不会发芽的,树亦有心,无心则死。”老树郑重告诫。

    “明白,明白。”云扬俨然是放下了一桩心事,心下显然是有了定见,

    “只要打下神魂烙印,等到幻树生长至一定程度之后,便可独自开辟一方空间,专供一方势力所用;而且不管是多么高的修为,都难以察觉幻府的存在,这才是我们幻树一族的本命最强神通。”

    老树郑重的说道。

    “当真了得!”

    云扬越来越是目光发亮了。

    如此一来,自己岂非又多了一项保命手段,甚至可以以此制定更多的作战手段,安属性在原有的基础之上,更加提高!?

    见云扬答应下来,老树仿佛是一下子安下心来,枝叶抖动之间,一颗一颗的树种不断地出现在云扬面前。

    触目所及,那树种赫然是葫芦形状,而且上面五官俨然,两眼紧闭,就像是还未出生的胎儿一般,身上弥散着淡淡的清香。

    而且这些个种子的个头很是不小,每一颗都至少有四五斤左右的份量,云扬用神识探测一番,的确是个个内蕴满满。九十九颗种子放在一起,几乎堆成了一座小山。

    “拜托了。”老树郑重的说道。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言出如风九死不悔。”云扬一挥手,已然将那一堆种子尽数收了起来。随即神识传音道:“老树,你为何交给我,我想听实话。”

    “因为……你不是妖族,这已经是最好的理由。”老树很坦诚的说道。

    “果然……”

    云扬点点头,这老树果然是察觉了什么才做出这等决定,而唯有这样,才是合情合理!

    “我不会往外说的。”老树嘿嘿一笑。

    这点云扬倒是相信,若是想要拆穿,恐怕早就拆穿了……更何况现在他九十九个子孙都在自己这里,拆穿云扬的身份,与自掘坟墓无异,更加没有可能拆穿了!

    “老树,你本体便是在这里?便是这个样子?”听罢老树这番话的云扬又多了一番心思。

    这地方,太明显,太危险了。

    “自然不是。”老树微微一笑:“这里只是我的一个分身所在。吾之本体早已经朽坏殆尽,我以这分身苦撑苟活,等待着希望来临,吾之本体在妖界是无法存活的。而这分身……也不过就是到了寿限,分出的一点真灵,随风飘荡,因缘际会附着别的树身,然而此法,不过是迫不得已下的无奈之法,因为那样须得一切从头再来……至少要修炼万年时光之后,才能恢复基本的灵智,明悟状况……”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将幻树种子托付阁下,吾之心愿已了,是否再辛苦的去分灵,已经无所谓了,吾以妖气修炼,苟延残喘,虽然是无奈之举,终究贻羞先人……”

    说着说着,幻树突然间神色一变,苦笑着说道:“大抵一切皆是注定,我就算是还想苟活……只怕也没有机会了。”

    随着它这句话说出来,云扬也已经清晰的感觉到,自四面八方聚拢而来的强大气势,即将抵达此地!

    而这股气息,比之天冠城中的那种合围气势,还要更强数倍!

    八个方向,每一个方向,都有两道强绝的气势,强势而来,锋锐的杀机,已经搅得天上白云支离破碎。

    竟是恐怖追杀衔尾而至,而且杀势之烈,敌手之众,盛况空前!

    云扬豁然站起,眸子中乍现许多复杂的痛苦色彩。

    白熊白等七熊,这一次恐怕……

    “老树,有没有办法让这七个夯货活下去?”

    老树痛苦地摇头:“没办法了,事态已经失控了,岂有转圜……”

    说时迟,那时快,外面已经响起鹤王铿锵的声音:“紫罗兰,还不滚出来受死么?”

    与此同时,空气之中乍响嗡的一声震鸣。

    轰隆!

    周遭不下方圆数千丈的空间,好似从上到下的整个破碎了一般,然后再次重组,重归旧观。

    然而内中空气却变得杂乱无比,更充满了无数的空间裂缝。

    随着异变乍现,这方空间内中的所有灵气,甚至是废气,妖气,空气,总之就是在这一片空间里的一切,尽都不复存在!

    整个空间,瞬时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空!

    霎时间,得到老树提醒,已经豁尽力护住自身的白熊白等七熊齐齐发出一声痛苦呻吟;口鼻之中尽都溢出鲜血,显然五内俱创,重创当场。

    老树的枝叶也是簌簌一阵响动,下雨一般地落了厚厚一层树叶!

    外面,鹤王得意的声音传来:“震气成钢,凝地成玉!紫罗兰,本座倒要看你这次还能往哪里逃!”

    “我们幻树一族,最害怕的……便是这个手段。”老树很艰难的说道:“这一次,真的大限将临……紫先生,莫要顾虑太多,赶紧逃命,活下去才有说未来的余地……”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这是那棵妖树在说话吧……呵呵,妖树,你以为,你悄悄藏在这里,能够千秋万世么,我们就从没有发现你么?不过是瞧着欣羡,尤其是没什么危险,不愿意搭理你而已。若是想要对付你,岂能容你活到现在?!”

    “你一直护着几个妖族,难道我们不知道?哈哈哈……这七个妖熊,果然是在你这里!”

    老树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瞬时间充满了苦色。

    原来这些妖精竟是早知道自己藏在这里,此番亦是有为而来,难怪能够直指此地,长驱直入……

    沙沙的脚步声渐次响起,前后左右,从八个方向,走来十个人。

    而最正面的,正是鹤王带着两位圣尊鹤族,缓步前来,意态悠然。

    其他的方向,都是只得一人,但这已经构成成了一个严密无缺的囚笼,一个必杀的囚笼!

    天空中,犹有两个人的声音闲适的响起:“天冠王,抓紧点时间。我们想要看看,这位狐族的通天高手,是如何做到来无影去无踪的,真的很好奇。”

    显而易见,上面还有两个人在监视,封锁冲天而起的生路!

    地下,也有两道声音怪异的传出来:“我们也到位了。即便想要遁地而走,也已经不可能了!”

    天上地下四个声音一起大笑:“我等可是真的很奇怪啊,天冠王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就只是为了抓眼前的这个骚狐狸么?嘎嘎嘎嘎……我等若说不怀疑你的智商,你相信么……”

    “区区圣皇四品巅峰而已……出动十四位圣尊强者……天冠王,你脑袋是坏了,还是进水了?”

    满场尽是嘲讽讥笑,哄堂之声始终不绝。

    鹤王却是面色淡然,无动怒,眼睛冷锐的注目于云扬一身,淡淡道:“各位不用管我是否愚蠢,我花得起钱,付得出的代价,用途如何是我自家之事。诸位只需牢记一点,若是让他跑了,本王可是不会付出任何代价的。还有,诸位一味大意,若是有所死伤,也是自寻烦恼,与人无尤,我可是也付半点赔偿的,抚恤更加没的说。”

    十一个人同时大笑:“放心放心,若是让他跑了,我等亲自回去向吾皇请罪,绝不怪罪你天冠王求人办事不给钱哈哈哈哈……”

    显然,这些鹤族高手半点也没有不将眼前这个狐族的紫罗兰放在眼中。

    除了天冠王,也就是鹤王自己带来的两位圣尊高手之外,此地还聚集了合共十一位鹤族的高手。修为最高的,赫然已经臻至圣尊三品级数,绝无一人是易于之辈!

    以此阵容,就算半步妖圣也可一战,群起针对一个圣皇之流,说是杀鸡用牛刀都是太过!

    而云扬也是一直到这时候才知道,眼前的这位鹤王,就只是鹤皇部下的一个城主,天冠城城主而已;并非是分封的鹤王,身份并非太过高大上。

    但眼前的强大阵容却又是真实不虚的,随着十四个人缓步前进,所到之处,整片树林慢慢的被摧毁,所有的树木,都被那恐怖的气势,直接压成了齑粉!

    幻树虽然自语实力浅薄,却仍在苦苦支撑着,树梢固然在疯狂摇曳,却明显还未至再也撑不住的地步,显然此老所言自身的万年累积,底蕴颇为不俗。

    倒是白熊白等七熊,修为实在差的太远,纵然有老树的分神照顾,仍旧已经是呼吸困难,应付为艰,七窍之中更是不断地喷出鲜血,形容恐怖,状况岌岌可危,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师父!”

    白熊白痛苦的嘶声吼叫:“您不要管我们了!快走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后找机会为我们报仇啊……”

    …………

    &a;a;lt;三合一。&a;a;gt;

    《今天是“情帝王将相”的生日,祝福她,生日快乐。》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