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狐皇这句话,配合着猫皇之前说的话,正是天衣无缝的补充。

    在场众妖尽皆偷偷的连连点头,原来真是如此啊,看来我们的推测还是很有谱的,或者我们今天正在见证异常妖族巨变的开幕!

    凤皇可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耳听狐皇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指鹿为马至此,凤皇多年的涵养也被气得直翻白眼。

    偏偏狐皇的说辞得到了在场无论敌我所有妖族的赞同。

    凤皇大人,您有为而来,想要针对猫皇,虽然有违兄弟情义,但也是对妖皇的尽忠,您可以直说啊,你直接直说不就好了么,我们可以理解的!

    大家都不是傻子。

    但这么兜来绕去,搞七捻三,真的好么?!

    这时,终于有大妖忍不住了。

    原本的万里晴空突然被一片昏暗遮蔽——一头金翅大鹏出现在空中,缓缓落下,来者不是鹏皇又是那个:“凤皇陛下,看在多年的情分上,你就放猫兄离去吧!他已经付出了几千年的光阴了……纵有罪过,也早该抵消了。”

    鹏皇唏嘘不已:“妖皇陛下若是不肯甘休,责怪下来,我愿意与凤兄共同承担这份罪责。”

    凤皇瞠目结舌。

    靠,你来添什么乱啊!

    今日这事儿看似是九命猫一族策划,欲救猫皇脱困,实则却是云扬推波助澜,令到此事有成,还有狐皇的谋划在里面,三方际遇,最终导致了这么一个微妙局面出现。

    我已经说了不止一遍,我无意猫皇,就只要云扬而已,你鹏皇出来乱什么乱!?

    这里面哪有你的事儿啊,怎么就共担罪责了?!

    然而,来乱的不只是鹏皇一位,在旁旁观的更加非止狐皇鹏皇,大有妖在——

    鹏皇这一站出来,自然就带动大一片。

    先是一头大老虎撕破空间而来,旋即化为壮硕至极的人形,开口就道:“凤兄,请放猫兄一马吧。”

    来者正是虎王!

    几乎不差先后,豹皇也随之撕破空间而来:“凤兄,几万年兄弟,没必要这般的不留余地赶尽杀绝吧?”

    稍倾,一头大牛腾腾而现,却是牛皇:“凤兄,何必如此呢?”

    然后又有一头拄着棍子的金灿灿的猴子闪现出来,猴皇也来了:“凤兄,让猫走!”

    鹰皇振翅而来:“凤兄,本皇帮猫兄求个情。猫兄当年,对我有救命之恩,有恩不报,枉自为妖。”

    “……”

    前前后后,好几位皇者接连而临。

    云扬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来猫皇当年人缘的确不错啊。

    这才是真的不愧了我的这一番谋划啊。

    云扬彻底放下心来。

    众位皇者簇拥之下,狐皇目光熠熠的看着凤皇,淡淡道:“凤兄,该收手时且收手,心机这玩意莫要用得太多,尤其是让大家寒心的那种心机,少用为好!”

    直到此刻,狐皇还在给凤皇上眼药,就当着诸多皇者,明目张胆的硬上!话里话外,都只是一个意思:你就是想要对付猫皇!

    一干皇者脸上都有怒色。

    若是妖皇一族这样做,倒也无可厚非,但是你凤皇这么做,岂不让众兄弟寒心?

    空中各类妖兽的影子不断浮现。

    狐族的,虎族的,牛族的,鹰族,鹏族,猴族,豹族……

    一位位圣君强者,沉默的来到,沉默的站在各族皇者身后,无声的支持着自己的王!

    凤皇怒声大喝:“本皇第三次重申此役重点!本皇无意猫皇,现在的情况是,猫皇一行妖中一人类潜伏!便是那个搅乱妖族的云扬!你们知道么?此人乃是我妖族心腹大患!非除不可!任谁说什么都没有用!”

    狐皇满脸尽是嘲讽的笑了一下,嘿然道:“凤兄,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位好兄弟,是大家的好兄弟……犹记当年,你也曾经暗中出手护佑猫族的族人,猫兄的那段公案,你也曾与妖皇当面硬怼……甚至还亲力亲为的请托我们保护猫兄九命猫一族的血脉不至于断绝。”

    “就是因为这个,我们兄弟一直都很尊敬你,都认为你是好兄弟。真正为了兄弟们办事儿的主……”

    “我们尊敬你,从来没怀疑过。”

    “但是现在看来……凤兄的深谋远虑,端的叹为观止,望而生畏啊……呵呵……”狐皇的深色逐渐冷漠:“我知道你口中的那个人类,我还是妖族皇者中唯一见过他真身本相的妖,但那云扬真的就只是一个圣尊二品的蝼蚁,就是这只蝼蚁,成了你的借口,因为这么一个圣尊级别的人类,你现在不管不顾,不惜一切的逼迫一位圣君皇者于死地……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一个圣尊小子,有这么厉害呢?”

    “这就是你给我们大家的理由?”

    狐皇满脸尽是讥诮讽刺的:“就算你的道理冠冕堂皇,是为了妖族未来大计,大义在前,无可厚非,怎么都好,但我九尾白还是要在这里,清楚明白的说上一句:就算是那个人类很危险,但是为了兄弟,不让我兄弟为难,我就选择放他离开了!”

    “只待猫兄身而退了,一切后话都好说,无论是你亲自出手抓那个人类,或者是让我们联袂出手,又或者是逼他离开妖族,避免再有生灵涂炭……这些都是可以徐徐图之的事情吧!”

    “何必如此?逼妖入绝地呢?!”

    鹏皇等听罢,怎么都觉得狐皇这话说得太有道理了!

    凤皇,你现在旗帜鲜明,红口白牙的以一个区区圣尊人类为借口,籍此为难自己几万年的好兄弟,这个理由实在是太拙劣了!

    完的不堪一驳!

    至于说那人类能威胁到妖族未来云云?

    诸位皇者尽皆哈哈一笑:在没有牵扯到猫兄的时候,你这么说咱们不反驳你,谁让你是妖族第一智者呢,你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然,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但是现在……就只有呵呵呵了。

    怎么可能理解呢?!

    一个个妖皇看着凤皇都是冷笑起来。

    原本还以为你很重义气,现在看来……呵呵,现在终于暴露出来了本性……

    又或者,凤皇从头至尾都只是妖皇的好兄弟,那不就一切都说得通了么?!

    狐皇淡然道:“凤兄,我现在最后再问你一句话,你敢答我吗?”

    凤皇压下想要吐血的冲动:“问!”

    “当年,九命猫一族在遭逢巨变之后,咱们兄弟八个私底下商量……为猫保留一些种子,群策群力地将九命猫一族的圣尊三品以上的修者,部都给暗中安排了起来;但是在一段时间之后,这些猫族强者大半都遭逢变故,或者被直接灭杀,或者是落网被抓……这件事情,我一直很奇怪。”

    “咱们的行动固然是瞒着妖皇而为,但却是八位妖族皇者联手,无论实力势力尽都是妖族顶峰,然而我们这等势力之前,却仍旧无能护得那些猫族子民周,非是无因吧!?”狐皇淡漠的,却是一字一字的问道:“之前我们只以为乃是天狗做的,但现在看来我只问你一句:这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狐皇此问一出,猫皇顿时霍然转头,看着凤皇的眼神,如同利刃一般。

    跟着沉声问道:“凤兄,难道真的是你?”

    狐皇身边,七八个皇者同时眼睛如刀锋一般看着凤皇;这件事……当年就觉得奇怪!现在……难道……真的?……

    凤皇一口金血喷了出来,无力的闭上眼睛,惨笑一声:“狐皇,你赢了!猫,你走吧!”

    一挥手:“让开道路!放他们离开!”

    众目睽睽之下,合共九十九位圣君强者布置下的围杀之阵,在凤皇的一声令下,杀势不复,原本密不透风的天地封禁隐现缝隙。

    然而便在这时,一条金龙蜿蜒而至,其来势飞快,远远就出声传讯:“陛下有旨,万万不可放逆贼九命猫离开妖魂狱,但有反抗,格杀勿论!”

    听闻此言,以虎王为首的几位皇者尽皆眼中杀机大炽,杀人不过头点地,你龙御天都已经将九命堂堂一代妖皇囚禁了这许多岁月,现在还非要继续赶尽杀绝,太过分了吧!

    这可是你当年的好兄弟!

    你能对他如此狠心,那么……我和你的关系,还不如九命猫呢!

    凤皇猛的睁眼,眼中陡然射出来两道火焰,直线飙上高空,腾的一声,早已将天上那条圣君一品级数的金龙点燃。

    随着噗的一声轻响,那条金龙瞬间变成了一根巨大的火炬,前后不过片刻功夫,那头金龙已然龙身尽焚,形神俱灭,什么都没有留下!

    那是凤皇至极愤怒之下无处发泄的涅槃真火,传讯金龙虽然也有圣君初阶的修为,却又何能抗御,死得不明不白,稀里糊涂!

    随着金龙焚灭,彼端阵势哗啦一下子让出来一条宽广的大路。

    九命猫大笑一声,八道分身陡然回归本体,昂首挺胸大踏步走了过去:“跟我走!”

    凤皇深深吸气,努力控制自己,但声音还是有些颤抖:“猫兄,今日一别,以后……我们是什么关系?”

    猫皇身子停顿了一下,淡淡道:“当着各位兄弟的面,我老猫也不说什么假话……诸位兄弟今日相护之情,我猫云霄永铭于心!不过,今日之后我便是那龙御天的死敌了!二十亿同族的性命,乃是滔天血债!我不能不讨还!若不讨还,对不起猫族死难子民,对不起白衣,更对不起我自己!”

    四周没有任何妖出一声,唯有猫皇的声音,在空中清晰地回荡,掷地有声,余韵悠长。

    “以后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但若是你们坚持站在龙御天的那一边,那就是我九命猫不共戴天的仇敌!”

    “诸位兄弟,多多保重!今日一别,来日再见或许便是生死之敌;诸位兄弟万万不要手下留情,因为,我不会留情的,真的不会。”

    “从此以后,我只是一只复仇猫。再无其他!”

    说完这句话,他大踏步而去,再不回头。

    在场的一众皇者看着他离去的萧索背影,尽都那目光复杂莫名。

    离去的,满打满算不过五六千妖众,这应该是九命猫一族留存在这世上的仅有力量了!

    真的不多!

    但随着猫皇一起迈步,众位皇者都能清晰地感觉到,每走出一步,这只队伍的气势便又凝实了一分!

    百步之后,便已经是一股钢铁洪流,彻彻底底的凝为一体,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将之分割!

    万众一心!

    狐皇叹了口气,道:“我要去送送猫……不必等我了,我等下会从城外直接离开了。诸位兄弟,咱们以后有缘再见吧。”

    声音中唯有说不出道不尽的悲凉失落。

    鹏皇粗声粗气的说道:“既然如此,还是大家一起去吧,就在城外找个地方,与猫好好的喝一顿;以后的事,去他娘!”

    虎皇和豹皇哈哈大笑,道:“今日之后,咱们也离开了,兄弟们保重!”

    腾身而起,径自追着猫皇而去。

    随着虎皇豹皇一动,所有出面为九命猫求情的妖皇,都是跟了上去,而这些皇者一走,他们麾下的强者,也都跟了上去——这其中,甚至有为凤皇布下封天大阵的圣君。

    这些圣君本就是来自各族,其中鹰鹏虎豹狐牛猴等族所属的,直接占据一小半。

    所有皇者都走了,却愣是没有任何一位与凤皇打个招呼的,就这么扬长而去。

    以素来以好妖缘著称的凤皇计,这是绝对不应该出现的事情!

    但这事情,偏偏就出现,就出现在凤皇眼前!

    凤皇只感觉脑袋发晕,嗓子口发甜,眼前金星乱冒!

    冤死我了!

    但是……想了半天,凤皇还是狠狠的一跺脚,喝道:“你们各自回去,我……”

    他吐血一般的说道:“我去送送猫!”

    凤皇多智,但他也重义。

    事情已经走到了这等地步,这很可能是众兄弟之间最后的一顿酒。

    哪怕凤皇现在已经是怒火冲天,已经是被气得肝都肿了,哪怕他明知道狐皇在里面挑唆,必有重大图谋;哪怕他知道自己过去并不会受欢迎……但他舍不得不去凑热闹,一定要去喝上一杯。

    但心中却还有无力的叹息——

    妖族,真的要完了!

    从这一刻开始,妖族,已经呈现出分崩离析之相。

    这些在大庭广众之下站出来为猫皇求情的妖皇,与妖皇离心,已成定局!

    原因纯粹至极,就算妖皇陛下心胸宽广不计较,他们自己都会担心妖皇会秋后算账的;今日的一时冲动,必然会付出代价。

    不是他们自己付出代价,就是妖皇付出代价。

    而妖皇是宽宏大量的性格么?

    分明不是!

    在那粗狂豪迈的外表之下,却是一颗不怎么宽宏的心啊!

    所以……这不仅仅是狐皇最后一次来妖皇城,恐怕鹏皇鹰皇等……也是最后一次来朝了!

    想到这里,凤皇就想要狂吐三口血。

    这事情,怎么会到了如今这等地步?

    …………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