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所有妖族高层都知道,你龙御天虽然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主儿,但却也从来不是一味小肚鸡肠的家伙啊!

    猫皇此番邀醉,你看在兄弟情面上来送行,并无拦阻其他妖皇的举动,事情就办得不错;但你来都来了,为什么就不能稍微说一句软话呢?

    现在好了,你弄这一出,展现出了你的皇者气概,但你知不知道你的皇者风度已经荡然了?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当年的那么点恩怨,怎么就化不开呢?

    猫皇不可能低头,他身上有二十亿的血债,但是你身为整个妖族的主宰,为了妖族前途计,你怎么就说不能一句软话呢,当年的恩怨,本就是你处事不公,做得太过,现在还要一味的强硬,只会让妖族更反感!

    若是你将态度放软,纵使猫皇还是一意孤行,但是起码现场看到的这些妖族皇者,心中总会多少改观一下吧:妖皇陛下都已经后悔,甚至愿意重新接纳猫皇,但是猫皇拒绝了。

    一旦生出了这种心态,那么以后猫皇作乱,很大几率会影响到这些妖皇们在去到关键时刻选择的决定性作用!

    但是现在,妖皇故作大气的喝下了这碗充满中二气息的酒,先说出了那句充满决绝意味的话,却是让猫皇从此再也没有了回头的可能!

    没看到妖皇都说了么,往日情义,一笔勾销;从此以后,只为生死大仇!

    你身为妖族皇者至尊,口口声声的和人家生死为仇了,那就是逼人入冥途,对方再不反抗,那才是有病呢?

    再看看两旁站着,被这一幕搞得愣头愣脑楞呵呵的鹏皇鹰皇虎皇豹皇牛皇……别的也就罢了,但是鹏皇与虎皇豹皇牛皇这四位可都是脑子里是肌肉的家伙,都是死脑筋啊!

    果然,不出凤皇所料。

    牛皇非常不满的嘀咕起来:“妖皇这是啥意思?怎地连个面都不露,他以为他有多了不得么……”

    一侧,狐皇轻飘飘道:“妖皇乃是妖族至尊,本来就很了不得,压过我辈何止一头,这很难理解么?妖皇陛下的意思你看不出来么,多明显哪;莫以为你九命猫一朝脱困,就能翻上天去,老子当年不杀你,就对得起你的兄弟情分……而今,我喝下这杯断义酒,就等于断去你的最后生机,日后谁再敢叽叽歪歪,拿兄弟这俩字说事儿就不好使了,都生死大仇了,不就是不死不休了么。牛皇,你这脑袋,真需要开化一下,要不然谁谁把你卖了,你还倒过来帮人家讲价,嗯,能把自己多卖出去一点……”

    牛皇恼怒道:“你别跟我整那么些四五六,有的没的,我就说今天这事,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做事的?猫是杀了龙太子;这段公案,下面的妖民不知个中原委,难道我们还不门清么?那龙太子怎地就不该死么?白衣当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功劳之卓著,至少可以跻身战功前十之列,就他费的那些个心力,绝不在你或者凤皇之下,甚至对妖皇本人犹有恩义……”

    狐皇冷言冷语:“你现在说得这些才是四五六,才是有的没的,猫当年与妖皇陛下还不是生死之交,为了妖皇陛下出生入死,单论相救妖皇陛下的情分,就不知道有多少回了,这点是我能比,是你能比,凤皇能比么?!但现在时过境迁,龙皇成就了主宰之后吗,他需要考虑的事情总是要多些的,总是依仗老交情,功劳簿上的那点功劳哪里靠得住。”

    他仰天叹息一声:“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本就是万古不易的至理……你说咱们这些老兄弟今天跟猫共谋一醉,却没有明言断义,妖皇会不会以为咱们恃宠而骄呢……他要真这么想怎么办呢?”

    虎皇在一边怒道:“主宰又如何,难道这天下,不是咱们联手打下来的么?凭他龙御天一妖一族,能得这偌大妖界,列族共尊么?!”

    狐皇苦笑一声,道:“还是那句话,时移世易,身在其位,其心各异……别的我不担心,我今日离去之后,想必这一世也不会再回这块伤心地……安总是可以保证的,但老虎豹子老牛你们三个……以后行事可千万要注意再注意;别再想以往那么的横冲直撞毫无顾忌了!这是我对你们的最后忠告,万一啥时候惹上了大麻烦……没准就无法收场了!”

    虎皇怒道:“难道龙御天还敢对付我?”

    狐皇呵呵一笑:“我想猫当年应该也曾这么想过,都说猫是虎师,前史之鉴,后事之师啊!”

    虎皇登时有些泄气,口中嘟囔不已。

    凤皇皱起眉头,道:“狐狸,你少说几句吧;我知道你因为你儿子之事心里不痛快,但是你如此不间断的冷言冷语,搞风搞雨,是想要将他们部策反了不成?”

    狐皇冷哼一声:“策反?如何策反?反到那一边去?狗皇那个狗东西不论,老子从来就没拿他当过兄弟!但当年猫族一朝变天,我便失去了第一个兄弟,之后猫族青壮尽灭,我心中盘算,只怕又要再失去一个兄弟,刚才,妖皇又搞出那么一幕,老子再少算一个兄弟又如何?!可是余下的兄弟,每一个都是老子珍视的,我说这番话就只是在提醒兄弟们注意,仅此而已。万一以后出了什么事情,您凤皇陛下铁面无私,诸位兄弟又是天各一方,未必来不及救援,更不要说什么出谋划策……老虎豹子与老牛这等憨傻的脑袋瓜子,随便忽悠两句就傻了呆了,等着吃亏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凤皇怒道:“他们怎么会吃亏!你能不能少说几句!”

    狐皇哼一声,却当真不再说话了。

    狐皇虽然不再说话,但是他已经说出来的那几句话,效果很足够了!

    不止被他直言的虎皇豹皇牛皇,连带鹰皇鹏皇蛇皇等,也尽都一脸的若有所思起来。

    凤皇登时大为头痛,却知道此际说多错多,自己一步落错已经是满盘皆输,再说什么也难得挽回局面了。

    一杯酒之后,凤皇勉力撑持再坐了一会儿,但看到所有皇者看着自己如同防贼一般的目光,实在是憋屈得要死要活。

    “我这就告辞,先走一步了。”

    凤皇的眼睛深深的看了在强者群之中的那三头妖狐一眼,点头告辞。

    “不送,不送了。”

    眼见凤皇将去,在场的诸多皇者都是大大的松下了一口气,忙不迭的说道。

    大家都知道,凤皇名义上号称妖族第二高手,但兄弟们却另有一种猜测,那就是……凤皇的真实实力,就未必逊色于妖皇!

    甚至,甚至就算凤皇的实力足以碾压妖皇,大家也是丝毫不会感觉奇怪的!

    凤皇向来足智多谋,时时谋定而后动,是故大家一直兄弟相称,感情甚笃,但实际上……大家都是有些怕凤皇的。

    凤皇这一走,众妖皇之间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

    唯有云扬心中却是警铃大作!

    虽然他不知道凤皇此刻的心境,也不知道凤皇什么打算,更加不知道凤皇的厉害程度,嗯……就只是妖魂狱的些微接触,或者说是还没有领教过,或者说云扬完落到了下风……

    但是,自从看到凤皇居然生的与年先生长得一样,就令到云扬心中产生了莫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无与伦比!

    更别说凤皇出现之后,第一时间就锁定了自己:那三个妖狐一定要留下!

    为了留下自己,甚至连猫皇与一众圣君强者都肯放过,这份魄力,已经足以令云扬侧目!

    还有,最后临走时候看自己这一眼……

    云扬心头的那份危机感尽是前所未有的层层递进。

    “必须要尽速离开,否则将有前所未有的危机临身!”

    ……

    “猫,离开这里之后,你打算先往何处落脚安身呢?”虎皇问道。

    这个问题在场诸位妖皇都萦绕心底许久,可是刚才凤皇还在,没有谁会贸贸然的问出口,而此际凤皇离开,便由关系跟猫皇最近的虎皇问了出来,

    猫皇苦笑一声。

    这个问题正是自己心下的难题,妖界虽然广阔,却难得有自己的立锥之地;现在跟妖皇撕破了面皮,之后不管去往何方,都要面临妖皇的力追杀,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现实了。

    “只能……”

    猫皇还没说完,狐皇已经截口说道:“猫兄若是不嫌弃,就先到我那边去落脚吧。别的不说,我那边可是距离妖皇城最远的地方……所谓天高皇帝远,正适合猫兄休养。”

    说着,隐秘的给猫皇使了一个眼色。

    猫皇会意,道:“既然狐狸如此义气,那我就先去狐狸那边玩玩好了。”

    其他皇者一起大笑:“若是跟狐狸玩够了,千万记得来找我们玩玩。”

    斜阳西下,众位皇者恋恋不舍,依依惜别。

    虽然大家嘴上说的轻松,但每一个都知道,猫皇这一去,就是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再见面之时,究竟会如何相对,委实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

    “各位兄弟,这些年照顾猫族之情,九命猫举族永世不忘!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客气个毛,快滚吧!”

    “哈哈哈……”

    笑声中,众妖皇挥手作别。

    随即,狐皇带路而行,一马当先:“快!快!”

    猫皇与他并肩而行:“至于这么急……”

    “哼……”

    狐皇飞速前进:“你从前就小瞧了妖皇,小瞧了他的心性……不赶紧离开,就凭咱们现有的这点力量,何能走出于妖皇城地域的万里之外……更别说凤皇那家伙也不会死心。”

    “同时面对龙凤两族,你以为我们之后的归程会很轻松吗?”

    狐皇脸色凝重空前。

    “不至于吧?”猫皇有些不信:“龙御天那厮就算再如何的不顾面皮,才喝下断义酒,紧跟着就要痛下杀手?尤其现在还牵涉到你,他真要动作,难道不怕引动两族大战?”

    “引动两族大战?”狐皇鄙夷地看了猫皇一眼:“我看你现在是真的没搞清楚重点……其实那会凤皇说得是实话,你根本就不是他的针对目标……而我现在担心的,也并非是妖皇,而是凤皇,这家伙非要杀我兄弟……你以为我正面杠上那家伙是为了你么……”

    猫皇眼珠子几乎惊的掉出来:“你兄弟?不是我吗?”

    “我说的是救你出妖魂狱的那个人类。”

    狐皇口中诉说,脚下不停:“现在抓紧时间赶路,至少要先去到万里之外再说详细……什么道谢客套的,都不用了,省省吧。”

    “现在你出了妖魂狱,妖皇因为这一杯断义酒有所触动,凤皇也心中感慨,但谁是不知道他们这种情绪能存在多久,我们必须要趁着他们有这种情绪的时候,能走多远走多远!”

    “不能等到他们情绪恢复稳定,力针对我们,那就是坐以待毙!”

    说着已经走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山林,狐皇一下子停住脚步,喝道:“所有圣君级数修者,同时催动功元,强力破开空间,带上所有兄弟推进三千里地界,后续事宜后续再说。”

    他神色严厉:“听我的,现在,马上,立即!”

    众位圣君不知所以,但本能的选择听令。

    空间撕裂之瞬,狐皇带着大队人马,一头钻了进去。

    接下来,狐皇与猫皇同时联手发动,带着大队人马,再一次推进四千里路程,去到另一片山林地带。

    狐皇估算了一下敌我距离,轻轻地松下了一口气,道:“现在,问题应该不大了。”

    猫皇对于狐皇的谨慎,很是有些不理解:“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于小题大做了……反正我是难以置信的……凤皇真会这么做么?就算凤皇当年行事选择,出妖意表,令到吾猫族许多青壮殒命,但他始终与天狗或者龙御天不同,单就心底,我还是认他这个兄弟的……”

    “就算彼此立场迥异,但喝酒之后马上翻面,这种不讲义气的勾当,至少我认识的凤皇,是做不出来的吧?”

    面对猫皇的喋喋不休,狐皇只是一阵无力,忍不住重重说道:“要是没有白衣的那段公案,只怕妖皇现在还是你的生死兄弟呢,你跟我提当年?!”

    这一击端的致命,猫皇的神色一下子黯然了下来,再也不说话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

    在他们第一次刚刚撕裂空间赶路的时候,已经有一大队凤族强者,脚前脚后的追赶到了那里,相差不过毫厘,根本就没差上几息的时间。

    更有甚者,在他们第二次撕裂空间的时候,凤皇已经率领大队龙族与凤族强者,同样以破空之法,从后赶来,如果不是他们先一步离开的话,双方已经照面了,对上了!

    ……

    …………

    &a;a;ap;lt;昨天是蓉儿盟主的生日,祝福她生日快乐。晚了一天抱歉,好多天不上qq了……&a;a;ap;gt;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