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大长老豁命招架,亦是圣君高阶以上的极限威能,凤皇虽然承受得起,却仍旧受到相当程度的冲击,身法不免略显迟滞,是故接下来的敌方反扑,就轮到他走避不及了。

    而狐皇稍慢一发,却蓄势久矣的一击已经如期而至,更有狐二长老从旁掩杀,凤皇纵使身负通天彻地之能,也是难以尽避,在避开二长老尽是死意杀机的一剑之余,终究不免中了狐皇半掌之力,可是就这半掌之力,有心算无心之下,凤皇所负之创伤依然不轻!

    为了杀死云扬,凤皇甚至做好了重伤的准备;只要云扬死了,自己重伤,也是值得的。

    但是却没有想到落在陷阱里。

    臻至圣君级数的强者,等闲不伤,伤了也能迅速恢复痊愈,甚至肉身崩溃,也可寄体转生,重新来过,但凤皇狐皇皆是此世巅峰强者,他们绝少会正面承受来自等位阶修者的攻击,一旦受了这个层次的创伤,就至少得修养一段时间,甚至对修行前路都有一定程度的妨碍!

    凤皇到底受了狐皇半掌之力,却借着对撞余力,身子凌空而起反震到了百丈高空,身形一闪,化作了一头巨大的凤凰,在空中盘旋了一下,喝道:“撤!”

    所有凤族高手闻言无迟疑,同时攻出一掌,齐齐收身腾空,跟随凤皇而去。

    只见空中一片火烧云极速远去,眨眼间就消失了踪影。

    而直到此刻,狐皇才落下地来,竟现踉跄两步,脸上一片潮红;二长老在落地之瞬,足足踉跄了七八步,这才抢上来,大叫一声:“老大!”

    好不停息地拼命挖地。

    一路挖下去足有十七八丈空间,才看到狐族大长老几乎被打成了肉饼的身体,眼珠子咕噜的转,身下已经是一片血泊。

    面对凤皇力一击,虽然大长老早有提防,更早早激发本命丹元,催动了超越自身极限的更上威能,但两厢对撼,大长老仍旧是远远不及,大败亏输,非但浑身骨骼断,甚至头骨都有多处被打成了好几块的分裂状态。

    这也就是圣君拥有近乎不死的肉身,否则这样的伤势,纵使苟延残喘片刻,仍旧难免告别这个世界的结局。

    不过话说回来,大长老能够硬吃凤皇力一击,虽然身负极度重创,此际如同一滩烂泥一般躺着,满眼恐惧。但仍旧是妖族的顶级强者了,凭此战绩,后半辈子都有的吹了!

    毕竟不是谁都有能力硬接凤皇这等顶级强者力出手一击而不死的!

    此刻云扬已然回到了狐皇面前,轻轻舒了一口气:“凤皇之能果然恐怖,若是由我来承受这一击,就算十条八条小命,也要一朝湮灭,绝无侥幸!”

    狐皇面上神色泛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道:“你小子果然不愧是引动之前妖族轩然大波的罪魁祸首,这份智计头脑当真了得,愣是自这等绝杀格局之下,酝酿反杀之势,还他么的成功了,以己方没有陨命的代价,反令凤皇受创,当真了得!”

    云扬呵呵一笑:“大哥您可太客气了,太抬举小弟了,若不是大哥道出了凤皇的平素为妖,脾气秉性,实力程度,还有咱们大长老甘冒绝险,此计如何能成?大长老的伤势如何,可要紧的么?”

    狐皇摇了摇头:“放心,只要没当场陨落,那就是不要紧的,说起来大长老只怕还要感激你呢,你可是成就了他之盛名,纵观整个妖族,除却各族皇者之外,罕有妖能够与凤皇一战,乃至承受他力一击不死的!”

    云扬肃然道:“这次布计实在是人力有时穷,若非如此,我绝不愿大长老这般涉险,若是大长老殒命,我这辈子也是难得心安的!”

    狐皇面色越发蔼然:“经此一役,凤皇那家伙的实力难免要稍减一分,咱们归程的安系数至少再加一成,虽然他肯定不会就此放手,但有我跟猫联手,总能让他无功而返!”

    说曹操曹操到,猫皇破空而来,一脸的不可思议:“……草……真不是为了我来的?我我我……我还不如一个人类圣尊重要?这说出去谁他么的信,谁信?!”

    狐皇咧咧嘴,叹口气:“事实凝然眼前,何由分说,现在赶紧速赶路谁正经!先赶到两万里之外再说后续,经此一役,凤皇那家伙对云扬的重视度只怕又要再上层楼了。”

    果然不出狐皇所料,后续一路上,凤皇不顾自身身有创伤,一直隐身暗中,不断出手。

    但云扬却看得清楚明白,凤皇是真的不想与狐皇猫皇直接撕破脸,由始至终都没有直接对他两个出手。可是狐族与猫族圣君不少,将云扬护卫得妥妥帖帖,再有猫皇狐皇力护御,凤皇也无奈云扬何。

    在第一次出手之后,一个时辰的时间里,接连三次出手,端的时刻惊心动魄。

    这三次可与第一交手不同,都是直接硬抗,蒙混的伎俩,对付凤皇这样的智者,能够生效一次已经太多,再依样画葫芦,只是自寻死路!

    有鉴于此,狐皇与猫皇两位皇者分工合作,时刻都有一个寸步不离云扬身边;令到凤皇无隙可乘,每次都是其中一位皇者与凤皇对上一招之后,该次来袭终了。

    及至最后一次,眼见凤皇来势更汹,双皇联手出击,与凤皇恶狠狠的硬撼了一次!

    这一次硬拼,让三位至高皇者,都受了些伤。

    而凤皇原本就已经有伤在身,不过以强横实力暂压伤势,而今骤然承受双皇联手强袭,已呈伤上加伤之格,不禁仰天长叹——

    “你们两个……糊涂!糊涂啊……”

    “我们之间或者有恩怨,或者难以调和,但是无论如何,都属于妖族内部矛盾……就算咱们打出人脑子出来,于咱们妖族根基不会有损;但云扬这个人类,引动妖族空前血劫的人类……”

    “你们两个,一定会后悔的!”

    最后一次,凤皇一声叹息之余,极速升空,就此不见了踪影。

    而这一次,凤皇是真正的离开了。

    非止因未他伤上加伤,状态渐次滑落,更因为……狐皇安排的狐族接应高手,已经与这边汇合了!

    而再往前,将是狐后与狐族的最强战力接应。

    到了这里,凤皇带来的力量,已经不足以与狐皇猫皇双皇抗衡;勉力为之,反而有军覆没的危险,智者不取。

    凤皇心下明了态势,却仍自万分不甘。

    但事已至此,却仍旧只能选择退却。

    真个对上狐族的举族之力,就是提前挑起妖族的面内乱!

    这个局面,是凤皇绝对不乐意看到的!

    凤皇临走,只是百思不得其解的问了狐皇三个字:“为什么?”

    狐皇一声冷笑,回了他三个字:“你说呢?”

    凤皇绝尘而去。

    所有凤族高手,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

    而这一路上,猫皇也终于开始了解自己被救出来的过程,对于其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的云掌门,自然是非常客气。

    及至听到这位人族云掌门居然还是狐皇的结拜兄弟,猫皇突发奇想:“只得你们两个有些单薄,不如咱们一起吧?”

    “一起?”狐皇瞪大了眼睛。

    “咱们三个一起结拜兄弟!”猫皇对于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表现得兴致勃勃,一发不可收拾。

    云扬、狐皇:“……”

    “云兄弟这一次为了救我,搭进去了无数的天材地宝,无数的钱财,但只是圣元币,就有数十亿之数……还有那么多的极品灵玉,紫极天晶……”

    猫皇轻轻叹息:“更别说我的嫡系后裔,还在云兄弟那边被照顾着……如此天高地厚之恩,我如何还得起??”

    “光是财物一项,莫说我们九命猫一族现在一穷二白,就算往昔最盛之时,都未必还得出……”猫皇自嘲的笑着:“别看我手底下圣君不少,高手很多,但这二十多位圣君,居然连一个空间戒指都没有……这是何等苍凉。”

    “云兄弟的付出,我们现在根本就补偿不了,而这次之后,云兄弟势必要回去人类那边……想要见面,就更难了,如斯情形,何能心安。”

    “我唯一能够给予的,也就只有我猫族并肩王的这个身份而已!”

    猫皇自嘲笑着:“还请云兄弟,莫要嫌弃,这个空头王位名头。”

    云扬怎么会嫌弃,他高兴还来不及!

    这来到妖族一趟,一跃成了两个妖皇的结拜兄弟,实在是太值了!

    更别说妖族原本就已经被他搞得生灵涂炭,满地灾殃,现在又有猫皇与狐皇两大皇者几乎已经笃定要与现任妖皇大举撕逼,妖族未来四分五裂几乎已是定局,为人族计,不开心才有鬼……

    再之后与狐后汇合,狐皇这才将一颗心彻底放进肚子里,大队妖马快马加鞭回到狐族大本营,两妖一人,对天盟誓,结为兄弟。

    狐皇年龄最大,做了大哥,猫皇略小几岁,做了老二;而云扬的年纪最小,于双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自然就是最末的老三。

    “大哥!”

    “二哥!”

    “三弟!”

    狐后对此表示了由衷的高兴,眼前所见,狐后唯觉得云扬这个人族才是最可亲的那一个;然后才是猫吞吞,猫吃吃,猫饱饱三个女妖。

    真要说起来,云扬这两个结拜大哥,论到亲切程度,远远不如这四个女妖!

    当然,这只是相对而言。

    两妖一人结拜礼成,两族无数强者纷纷上来敬酒道贺,然而这些强者的心底不免有些荒谬不真实的感觉:无数圣尊以上,甚至圣君的大妖,端着一碗酒,恭恭敬敬的叫一声:“见过三爷!”

    而这三爷还要是个人类,自然是怎么想怎么别扭!

    但是云扬却是没感觉什么别扭,气度雍容从善如流的接连示意:“免礼免礼。”

    ……

    完成结拜的当天晚上,就在狐族皇宫里,新鲜出炉的兄弟三人……呃不,兄弟三妖……也不对,这个……兄弟三个;清清静静的密谋了一番。

    “大哥二哥,敢问二位今后有何打算?”

    “打算……自然是有……猫你呢?”

    “我肯定是要造反的,你别问我,咱们肯定非是一路。”猫皇喝着酒。

    狐皇翻了个白眼:“非是一路?我参与策划救你出来,我保护云扬一路归去,我设计妖族诸皇心底对龙御天那厮有了钉子……我现在还邀请你这个反贼到我的大本营来……一直到了这会,你居然还没看出来我要和你一起造反,你说你跟我非是一路,难道还有被招安的想法?”

    云扬忍不住笑了起来。

    “狐,我造反乃是因为……我那二十亿臣民的血债,你却是为何?”猫皇表示很不理解。

    凤皇,九尾狐还有猫族白衣,乃是并列的妖族三大智者,而这三者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妖族能够长治久安,永享升平,可是现在……九尾狐居然口口声声说他也要造反!

    “我想要造反,乃是因为……我若是不造反,在未来一段时间后,我之狐族治下子民,只怕比你猫族还要更凄惨落魄。”

    狐皇沉沉叹了一口气。

    儿子的伤势痊愈,完恢复的消息一旦出去,狐族势必会成为众矢之的!

    若是之前一直没有受伤,最多也就是因为那句预言而遭受疑忌;仅此而已,再无其他,纵有其他,狐皇也有自信可以斡旋之,至少去到跟妖皇彼此不两立还需要相当漫长时间,大把的缓冲余地。

    但现在,九尾玉承受了这等必死之伤,龙凤双皇合力都没有救回;而就是这等必死之伤,必然会神魂俱灭的伤势,最终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几乎眨眨眼的功夫就又活蹦乱跳了,甚至修为还有相当程度的增长……

    这就不是一言半语能够解释得了!

    唯有奇迹,天命所归才能解说!

    而关于这一点,举凡高阶妖族,知道自己儿子往昔掌故之妖都难免会联想一二,彼时,妖皇怎么可能忍得下,坐得住?

    本就有预言说此子将成妖族共主;现在必死不死,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更有庞大的狐族在后面做支撑,这分明就是至大的威胁!

    既然妖皇无法忍受,那就肯定要予以剪除了。

    别看凤皇现在还有些留手的意思,不愿意与狐皇死磕,但是自家儿子这件事情一旦被凤皇知道的话,那么他的态度肯定会立即变样!

    凤皇固然很是看重兄弟情谊,为妖处世颇有气量,泱泱大度非是虚言,但是,他所承认的妖族唯一正统,却就只有龙族!

    龙族为皇,龙凤齐鸣,交相辉映,这是凤皇所能接受的底线。

    往昔九命猫绝杀妖皇二太子,某种意义上而已,不但是触犯了妖皇的大忌,同时也抵触了凤皇的底限,之后凤皇出卖算计猫族青壮,也是因为猫族与妖皇一脉再难以调解,为了妖族长久计,这些猫族中坚力量还是……不存的好!

    是故若有其他妖族威胁到龙族的妖族统治地位……凤皇第一个不答应!

    这一点,狐皇一直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他才早早就将狐族举族搬迁到靠近血魂山这边的。

    现在态势又变,既然注定都避免不了彼此对撼的这个结局,那么倒不如将主动权抓在自己手里!

    从我离开妖皇城那一刻,就不再接受妖皇统御!

    狐皇饮下一杯酒,将酒杯静静地小心的摆在桌子上,淡淡道:“我有这样一个打算,你们看看是否可行。”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