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神识空间之中,除却灵田变化巨大之外,另一边,安置各种奇珍异铁的所在,亦有莫大变化,原本这许多时日以来收聚的无数奇金异铁,一直就那么堆着,绿绿忙于料理灵田,一直腾不出手;后来更是因为太多了,已经影响到绿绿的审美观……

    在药田精灵根基稳固之后,绿绿可是专门腾出来几天时间,将之分门别类的规整一番,更直接的将所有金属部提炼了一遍;就只留下最精华的部分。

    原本十几座大山的金属,现在只剩下了一个个小山包,紧密的围绕在一起;发出五颜六色的璀璨光芒。

    这里面的随便一块金属,都够成为不世神兵的铸材!

    之余那些糟粕,也就是提炼之余的垃圾,用不到的部分,都被绿绿暂且搁置在某处,再以灰雾隔绝,眼不见心不烦;而此刻云扬进来,专门将云扬拉过去,指着那一大堆垃圾嚷嚷了一番。

    那意思自然是这些破烂垃圾你赶紧给我处理出去!

    云扬汗了一下。

    现在他生在地下,哪里有处理这些垃圾的余地,自然要等等出去再说……

    看了一圈空间,然后才去看生生不息神功的进境;云扬进阶圣君,与君字的领悟虽然有关,但真正仅止于领悟的话,却绝对不能这么快就有所突破。

    他一直压制着,现在也已经是圣君一品巅峰,压制维艰。

    生生不息神功更上一层楼而新增的力量,才只是发挥了不到十分之一。

    所谓的稳固当前境界,主要就是真正梳理一番生生不息神功新境界!

    ……

    生生不息神功,第七重。

    金莲七片沧桑后,地覆天翻一挥袖;天心我心一念间,方知红尘还依旧。

    沧桑后……

    云扬一边感受着生生不息神功徐徐汇流冲进自己的经脉,一边领悟着这四句话。

    地覆天翻一挥袖……

    方知红尘还依旧……

    是啊……

    现在自己已经走到这一步,然后,才得知了计灵犀她们的消息,回首往事,便如还在昨天一般。

    “红尘果然依旧啊。”

    云扬轻轻的叹了口气。

    突破之后生生不息神功的威力巨大至极;甚至,增加了法则之力的感悟;只是初接触,其中那磅礴的威力,就已经是让云扬震惊。但现在云扬并没有什么突破的惊喜,反而被这新的口诀,引起了心头的感触。

    红尘依旧,人如何?

    他突然生出想要回天玄大陆去看看的冲动。

    那片养育了自己的世界,现在如何了?

    秋老元帅等人……现在如何了?

    小侄儿……现在又怎样了?

    可还顺利?

    还有许多好友,四大公子,往昔袍泽,恍如眼前凝然……

    想到这些,云扬忍不住心生怅然。

    红尘依旧,却不知道故人可还依旧?

    一片迷蒙之中,一个人影陡然而现,手持天意之刃,挥刀而动。

    天意刀法,第七招!

    天意刀法第七招仍是一刀两式,第一式一刀沧桑!第二式一刀红尘!

    出鞘一刀平沧桑,红尘无愁君无伤;坐观血浪冲天起,四海八方任嚣狂。

    云扬参悟着这一切,慢慢的无人无我,无物无相,进入了一个玄奥的世界中去……

    ……

    云扬在参悟,时间静静地流淌而过。

    这一次的参悟,对于云扬来说,时间乃是前所未有的长,一晃眼间就是半年过去了。

    以修行者而言,半年时间的闭关修炼不过等闲,不值一提,但这事搁在云扬身上,却是大非寻常。

    尤其是外界的人,已经开始焦急了。

    半年不见踪迹的另一个意思是……云扬不见了,失踪了。

    这位玄黄功臣,怎么会不见了?

    他顶着一张狐狸脸,因身受妖族封天阵法封印之故,再无能改变形象,在玄黄界可说是显眼至极,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第一时间就被人认出来。

    就算有黑巾蒙面的意义也是寥寥,看到有可疑的蒙面者揭下来蒙面确认一下就是了。

    云扬,根本无处遁形!

    但他偏偏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东极天宫,西天圣宫,北荒魔宫;这三大天宫的高层,每个人都显得焦急之极。不管是担心云扬的,还是一心要杀了云扬的,都是心急如焚,火急火燎。

    前前后后,出去截杀云扬的人已经是有十四五批了。

    东极天宫出动了六批,北荒魔宫出动了四伙,而西天圣宫则是足足五批高手出去;但这个云扬不见了还有得说,问题就在于,出去杀云扬的人也一并不见了!

    足足五十多位圣君强者,悉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事情可就太奇怪了吧!

    云扬前次在妖族搅动无边风云,造成数以百万计的妖族陨落,其中更有许多不俗强者,但个中臻至圣君级别的,也就只得龙族十二龙卫而已,其余涉战的圣君级强者,至多身负创伤,却没有任何真正湮灭的、

    可是此次变故,这么多的圣君级强者下落不明,若是都陨落了,那人族综合战力的损失,甚至还要高于妖族,那可就不是好消息了!

    东极天宫。

    东方浩然脸色阴沉。

    看着前面四个中年人,目光森冷“你们四个,有谁知情?有谁不知情?”

    这四个人,一个是东方浩然的儿子,另外三个则是他的徒弟;在东极天宫有“四大天骄”之称;同时也是东极天宫正致力栽培的四个接班人。

    将来尝试进入至尊天阁接收遴选的,必然有他们四个。

    换句话说若是云扬不出现的话,下一任东极天宫之主,必然自这四个人之中产生!

    东方浩然面前的四个人,表情整齐划一一脸凝重,还有几分恼怒,几分委屈,以及几分忧虑。

    “我没有做这件事;也没有得到这方面的任何消息。”

    东方浩然的儿子东方星辰第一个发话,言语中恼怒之意更甚“这帮家伙做得也太过了,这等事情怎么能做?云扬现在乃是我们玄黄英雄,大陆楷模,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这些人居然能做出这等勾当,端的丧心病狂,大逆不道!父亲,这种事情必须杜绝,不管是谁做的,都必须要追究严惩,嗯……出手之人背后想必另有他人,也要一并追究,一查到底,勿枉勿纵!”

    东方浩然鹰隼般的目光深深地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看向其他三人“安心玉,于震霄;烈狂风;你们三个又怎么看?”

    几人中气质最为温文儒雅,淡然静谧的安心玉淡淡一笑着“少宫主所言有理,现在情形岂止是太过,该当说是亲者痛仇者快,弟子附议外另建议彻查,无论那些出手之人的初衷为何,他们背后之人又是否有授意,都要取消其资格,非如此不足以儆效尤。”

    东方浩然眯起眼睛,看着于震霄,道“你怎么说?”

    “弟子附议。”一身精悍之气的于震霄道。

    “弟子倒觉得当务之急非是追究源头,而是云扬掌门的安,弟子请缨,前去相援云掌门。并肩同行,贴身保护。”

    烈狂风豹头环眼,一脸的粗犷胡须,皮肤黑得如同一块碳。

    东方浩然淡淡的道“目前确认不在宫中,已经消失……至今未归的人手,你们四个,每一个的追随者都有。若是按照安心玉与于震霄的说法,基本可以判定你们四个都取缔资格,你们知道吗!”

    安心玉与于震霄的脸色齐齐一白;“竟有此事?”

    东方星辰与烈狂风同时转头,眼睛鹰隼一般看着他们。

    安心玉坦然道“此事决计不是我指使的。若是我指使的……我安心玉这么多年做下的事情,还从来没有不认账过。”

    于震霄摇头苦笑“这件事情来得突兀,变生肘腋得有趣,扑朔迷离的很呢。”

    四人的表情,都是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破绽。

    东方浩然脸上淡然依旧,眼中却有幽暗的火焰升腾;平心而论,这件事让东方浩然恼火万分。

    其他天宫出现这等事也就罢了,但偏偏东极天宫也有人参与,而且还为数不少!

    由自己主导的云扬之事,居然会出现这等打脸的变化,自己颜面何存?

    “既然你们无人异议,那此事就此定论,我会下最大气力彻查此事,一旦让我查出来,你们几个人之中有人指使,那么那个人就会及时失去了继承天宫的资格。”

    东方浩然顿了一顿又道“话说回头,相关这件事情的诸多因缘,将心比心,我自问能够明白你们的感受,体谅你们的一时迷惘;若是你们……无论是谁,将事情主动说明,本座也不是不通情理之辈;仅止于内部处罚,此后更无追责;对外也会为那人多多担待。”

    他有些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与自己的徒弟。

    人心总是偏的,东方浩然不希望相关云扬变故的始作俑者是自己的儿子或者徒弟,甚至即便使他们,东方浩然也愿意给他们一次机会,

    对于一位长辈来说,犯错误,并不可怕,只要你能正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承认,那就是好孩子,还可救药。

    所以东方浩然给出了这个亲口许诺,他万二分的希望,自己心底痛惜万分的传人珍惜这个机会,莫要错失!

    因为这是唯一一次回头的机会。

    “此事与我无关,然无涉。”东方星辰很是平静冷静,轻轻摇头,眼神有些戏谑的看着其他三人。

    “不关我的事,半点牵扯都没有。”安心玉淡淡的笑了笑,满眼尽是诚挚的说道“三位师弟,若是你们做的……无谓苦苦支撑……师尊素来一诺千金,既然已经给出承诺,便是绝无反悔,千万不要轻放这个回头的机会,一时失足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于震霄沉声道“也不关我的事,虽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我仍要衷心奉劝一句,师父千金一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莫要自误,须知做与没做乃是真实,难得掩饰,云掌门现在并没有死,只要有他指证,水落石出只是时间问题。师兄师弟……莫要后悔莫及啊。”

    烈狂风瓮声瓮气“反正我没有做,承诺后悔怎么也扯不到我的头上!”

    他翻了翻白眼,道“真要说起来,一共也没几个人追随我吧……师尊,您就不应该将我列入这个名单来……我根本就没什么竞争力,陪考真心的没意思……”

    东方浩然闭上眼睛,嘴角露出一个莫名的笑容,道“我之承诺,仅止于今天。过了今天子时,便是今朝不复,再找我承认错误云云可就来不及了。这一节我说在头里,彼时莫要怪我言之不预。”

    四人同时点头“多谢师尊(父亲),我记下了。”

    “好,好,好。”

    东方浩然站起身,声音变得很冷淡“你们一个个的都长大了,好自为之吧!”

    话音未落,身形一闪而没,就此不见踪迹。

    四人面面相觑,半晌无言。

    “这事到底是谁做的,赶紧的去找师尊说个明白吧……左右当事人也没死,那就不是多大不了的事儿,总有转圜余地。”烈狂风粗声粗气的说道“现在一味的死扛着,累人累己,搞得我也要在这趟浑水里出不来,何苦来哉。”

    其他三人听闻此说齐齐冷哼一声,各散东西,各行其道。

    ……

    身影乍闪,东方浩然已然回到了自己的密室之中,颓然坐倒在椅子上的他,用手指头捏着自己的眉心,满脸尽是的郁闷。

    空荡荡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他们中没有人承认么?”

    “没有,然不出预料的没人承认。”

    “呵呵……”那声音道“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东方浩然淡淡道“我已经给了他们机会。”

    “需要慎重。”那声音提醒。

    “当然,我的承诺会持续到今夜之时,这是最后期限,再之后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了。”

    东方浩然哼哼笑了笑,道“真要说起来,我估计西门翻覆与北宫琉璃那边也不会比我好受……”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若是人类消弭了这种自己人与自己人之间的勾心斗角,该有多好。须知再强的堡垒,也会被内部攻破……这么多年为了人类浴血厮杀下来,为何到了这等时候,竟还是看不透?这所谓的权力,就这么重要么?臻至人族顶峰修者的心境,竟也不过如此,不外如是!”

    “一旦玄黄内乱而被妖族攻占,他们就算是登上了天宫之主的位子,又能如何?这么浅显的道理,怎么就想不通呢?”

    东方浩然仰天叹息“我很失望!”

    那声音默然,并没有做声。

    对于东方浩然的感喟,他完明白;但他心里也清楚,这些道理,哪怕那些人明白,也是依然会那么做的!

    戏法人人会变,道理人人会说,但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人!

    权势两字,足以让亘古以降超过九成九九的人利令智昏,尽心尽力而往,致死不渝!

    “宫主,这件事……还是暂时静观其变吧。”他还是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若是强行干预,恐怕……会有反效果,彼时可能就更加的不好看了。”

    东方浩然目光生冷“我现在很有兴趣倒要看看,他们到底胆大包天到何等地步,彼时的局面又会不好看到何种地步!”

    ……

    &a;a;ap;lt;连续三天开了俩会……&a;a;ap;gt;

    。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