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久违的紫玉箫,乍然横空而现。

    随着云扬动念趋使一瞬,轻飘飘地向着宁风雪打过去。

    宁风雪眉头一皱,一派从容的说道怎地到了这等地步,还想要挣扎么?

    右手去势不变,速度不见反增,一掌悍然!

    而与此同时,那紫玉箫也顺势而来,以悄无声息的态势对上了宁风雪的手掌!

    来势若有若无,恍若无风无动的紫玉箫,对宁风雪来说,完算不上意外,勉强算得上一个笑话,还不好笑你现在连动都不能动,仅凭着意念驱动一管紫玉箫就想要在半圣手下为自己搏取一线生机?

    这是何等天真?

    可是在下一刻,宁风雪的脸色变了。

    就在他的手掌将将接触到了紫玉箫;切身感觉到了那紫玉箫上冰冷温润的一瞬——

    他甚至已经生出这还真是个不错宝贝的念头。

    然而随着他接触到紫玉箫的,却并未抓住那紫玉箫,紫玉箫仍旧保持之前无风无动的态势,继续慢悠悠的砸过来,更进一步的接触到他的手掌心。

    而就是在那一瞬间,宁风雪只感觉自己的手,突然间变成了空气,再不复存!

    你能想象么,一位半圣修者,此世巅峰强者,前一刻还在掌控局,一派轻描淡写的接下了来自对手的最后一点点反扑,可是这一刻,他的手,不见了?!

    不见的莫名其妙,不可思议,更加令人难以置信!

    而更加不可思议,更加难以置信的还陆续有来,那紫玉箫,来势始终如一,依照原本的轨迹,顺着宁风雪的手,那么的就算是砸吧,砸穿,将他的手砸成了空气,砸成了不见,又将他的胳膊同样砸成了空气,跟着还在持续的碾压过来。

    而直到此刻,宁风雪才感觉到了痛疼,剧痛!

    他满眼不可置信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恩,应该看向自己的手和胳膊应该所在的位置;那里,已经是一片空白。

    自己所有接触到紫玉箫的身体部位,都已经完消失!

    再下一刻,一种灵魂撕裂的痛楚有如翻江倒海一般的传过来。

    宁风雪惊呼一声,儒雅英俊的脸色终于彻底的变了,闪电一般退了开去,这一退就是三千丈;抬眼看去,只见那紫玉箫还在云扬面前漂浮着。

    无风无动!

    可是

    在自己面前,分明还有一柄紫玉箫,仍旧如之前一般,缓缓的沿着自己的手臂轨迹,砸过来!

    其实这里用砸,并不是很恰当,该说是一种无可匹敌的走势,就那么毫无阻滞的过去了,真正用到砸的话,貌似是太看得起眼前的宁风雪了!

    纵使他是半圣,仍旧不配紫玉箫砸!

    宁风雪惊骇莫名,他急疾调动副神识,再三确认,自己的右手,小臂,一直到肘,是真的都化作了虚无,非是幻觉,更非秘术障眼法云云!

    这是什么?!

    眼见身前紫玉箫仍在追击,他身子刷刷刷在空中辗转腾挪,顷刻之间至少挪移了万丈距离,甚至接连撕裂空间遁逃连连,但那紫玉箫仍旧追过来,锲而不舍的追过来。

    始终就是那么的慢悠悠的碾压过来。

    无风无动!

    宁风雪的身子开始不断闪烁,诸如灵相化影,身外化身这类招法再三施展,身形瞬化万千

    真的是化身万千,但凡有任何一道能够逃出紫玉箫的追击,宁风雪便有逃出生天之望!

    但空中的紫玉箫也跟着化作了千万管,无论空中出现了多少个宁风雪,每一个宁风雪面前,都有一柄紫玉箫慢悠悠的过来!

    仍旧是无风无动!

    宁风雪满头大汗,汗透重衫。

    他满眼尽是恐惧的注目于那管紫玉箫。

    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分身,自己的化影,正在一个个的被紫玉箫砸碎,砸成了空气,彻底消失不存。

    而每一具分身,每一道化影被砸成空气,砸成不存,那相对应的紫玉箫,也会随之消失。

    自己半圣的修为,每一个分身,每一道化影也都拥有差不多圣君四品的巅峰修为,可是在这紫玉箫面前,居然没有半点抗衡之力。

    不,不止是分身化影,还有自己的本体这边,纵使不断的腾挪,施展各种各样的逃逸手段,可是那紫玉箫一直跟随,如同跗骨之蛆,怎么也摆脱不得。

    他知道,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死,并不是自己的速度比这个紫玉箫更快,而是云扬那边,还没有下达杀死自己的最终指令!

    数万年了,宁风雪又再一次拥有了面对死亡的恐惧!

    他疯狂的遁逃,尽展无数手段;许多兵器,许多神通,许多法宝都被他丢了出来但是不管什么神兵利器什么惊天法宝,来到紫玉箫之前,尽都是瞬间汽化,顷刻不存!

    连稍稍迟滞其动向的余地都没有,始终是一如最初一般的平平无奇。

    无风无动!

    就那么慢悠悠,慢吞吞的跟着自己飞来。

    人影一闪,宁风雪再次出现在云扬的面前;一眼看去,触目情景几乎崩溃。

    云扬仍旧处于被自己的禁锢之中,但是在云扬的面前,犹有一管紫玉箫在那边横着,似乎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侍卫,无风无动。

    但是一直跟着自己追赶自己的,又是个什么鬼?

    今天,真正见鬼了吗!?

    双方照眼之瞬,宁风雪只见云扬虽然仍旧身不能动,但那双清冷的眸子,却正在静静的看着自己。

    而此际的宁风雪,脸色惨白,原本的态拟神仙,超然世外早已经不知去向,就只剩下满身狼狈,但其眼中神色,尽是仍旧从容。

    纵使几番周遭,不复淡然,但那袭白衣仍旧一尘不染;如果不是整条右手一直到肩膀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所谓狼狈也就那么回事。

    断臂处并没有半点血迹,仿佛天生就没有右手!

    那杆紫玉箫,悄然驻留在他的右肩膀处,不再前进,却也不曾稍退。

    一如之前的无风无动,泰然若山!

    宁风雪不再闪转腾挪,不再施为各种秘法,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实则却在身心的运转玄功,想要恢复右手臂。

    但越是运转功体,脸上神色反而越来越不好看。

    臻至圣尊境界,断肢重生便已经是等闲事,不足为道;到了圣君境界,即便是整个身体都被打烂了,只要还剩下些许血肉,也能利用圣君的强大生机迅速恢复。

    而以宁风雪已然臻至半圣级数的超绝修为,按道理来说,区区一条胳膊没了,想要恢复,只不过眨眨眼的光景,就能重新生长出来,与原有胳膊然无异。

    但现在的实际情况却是不管他用了什么办法,如何催生体内那如同瀚海一般的玄气去修补,去滋生,那断掉的胳膊就是无法生长出来。

    无穷无尽无量无竭的绵绵生机不断涌入肩膀,就只有即时消失,根本做不到滋养肉身,断臂再续。

    再加上刚才无数道分身化影尽皆被紫玉箫击碎,宁风雪的精神力,已经衰弱到了极点,不到盛之时的半成!

    现在这位位于云端之上的此世巅峰强者,便如是风中残烛,仅余星火;若不是云扬一念收手,恐怕他早已经被紫玉箫直接击杀,岂有侥幸?!

    宁风雪终于停止了努力,从容再也不见,归于惨然一笑,随即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弹指之瞬,困锁云扬的禁锢即时解除;随即便是长长的一声叹息好手段,当真是好手段,这是什么法宝?

    云扬一伸手,护持在他面前的那管紫玉箫与停留在宁风雪肩膀位置处的紫玉箫同时消失,仅余落入他手中的一管,仿佛由始至终,就只得一管紫玉箫而已;紫光流转,莹莹流霞。

    好手段不敢担,不过是云某的最后一点依仗罢了。

    云扬淡淡道这家师给我的护身之宝应付的,便是前辈这等我绝对对付不了的人,此箫之威能,我也是今日首见,心下只有蔚为奇观,叹为观止!

    宁风雪哈哈大笑。

    老夫想要杀你,你此际已经占尽上风,为何不痛痛快快的杀了老夫?

    云扬静静地说道云某人从来也不是一个烂好人,不过如前辈这等人,就是这么死了,总是可惜的。血魂山,毕竟还需要战士!

    这管紫玉箫的威能实在太过惊人,只怕前辈的胳膊没可能恢复了

    宁风雪摇摇头,淡淡的笑了起来欺心妄行,灾厄自招,妄图残害人世英雄,若这条胳膊是苍天对老朽的惩罚,不过浅薄小惩,岂敢再奢求更多。

    他一挥手,带着云扬从天空中垂直降落到山顶之上。

    两人齐齐脚踏实地之余,宁风雪这才叹息一声,轻声道当年何不语乃是老夫大弟子的转世之身,实力弱小时遭人追杀,有性命倾覆之危,真是东方星辰带着护卫出现,救了他一命。

    云扬啊?

    想到那位镇守血魂山的圣君强者何不语,居然是此老大徒弟的转世之身?

    宫主带着当时还是青年的东方星辰,带着不语,送到老夫面前碍着宫主的面子,老夫虽然明知道,这件事恐怕是有少宫主的算计在里面,但也曾经允诺一件事此人情,可供老夫为少宫主出手一次,可以是任何事!

    云扬面色一绷任何事?!也对以前辈的身份地位修为,既然承诺,自然该当是任何事,此世真正少有什么事,是前辈也办不成,做不到的!

    宁风雪的脸上露出一丝惨淡笑容人力有时穷,纵使是半圣修者,仍旧是是人,妄言承诺任何事,自然要付出代价,当时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便已经感觉天道惩罚有时却自恃修为,盲目自信。原来竟是应在了这里,果然天道好轮回,冥冥饶过谁!

    此番出手之后,老夫于这人世间,除却云尊大人的这份不杀之恩,再也没有什么因果纠缠了云尊大人自有沟壑,只怕也看不上老夫的报答,既然云尊大人说血魂山缺少战士那老夫便寄望在那血魂山,多杀几个妖王,以作补偿吧。

    他看了一眼云扬云尊大人,多谢君之海量汪涵饶命之恩,老夫,这便告辞了。

    云扬心中清楚,这位老人家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所以,专门解释了几句来龙去脉,就便要离开了。

    前辈慢走。将来血魂山上,咱们或有再见之时,未必不能并肩御敌,共抗强敌。

    宁风雪哈哈大笑好好好,血魂山上,咱们再见。

    话音未落,他仅剩的左手一挥之间,早已经撕裂了空间,一步迈了进去,却又回了回头,想要说点什么,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之时摆了摆手,旋即便消失了踪影。

    云扬有这杆紫玉箫在手,哪里还用得着自己来提点什么。

    至于云扬想要怎么做,更加轮不到自己说道。

    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看着这位此世巅峰修者宁风雪的离去,云扬眼神深邃。

    东方星辰!

    果然是东方浩然的儿子指使的最多,也是他最迫切的想要让自己死,竟然出动半圣修者置信狙杀行动,端的亡自己之心不死。

    该是时候彻底解决这件事了。只是不知道你们到底愿意不愿意看到我解决之后的场面呢

    这位半圣的到来,应该是此次变故的最巅峰了吧相信这些圣子们该当请不动圣人强者吧!

    我若是东方星辰,请动宁风雪,浪费这么大的一个人情,心里怎地也会有些不甘心,想要多少收回一些代价才是该然

    宁风雪这位半圣强者出手,绝无失手的可能,换做是我也会以为大事已定!

    那么,我该当如此如此

    一个隐秘的空间中,三个脸色同样沉重的人团团围坐。

    你那边几个了?东方浩然向来万事不盈于心淡定无波的一张脸,此际却变得难看至极,问西门翻覆问道。

    西门翻覆这位西天圣宫之主,脸色都几乎扭曲了三十二个了你呢?他问北宫琉璃。

    北宫琉璃脸色铁青二十八个!

    东方浩然吐血一般的说道你们怎么这么少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真是丢死人了。

    &a;a;lt;今天终究没写出八千。&a;a;gt;

    。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