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若是雷千里真的成了圣心殿殿主,那绝对要比现在严重很多很多倍!

    甚至,大乱早已形成!

    “你身后的祭坛,还有这些池子又是什么?”云扬问道。

    “是逆转阴阳池。”青衣人回答得很痛快。

    “具体用途有何?”

    “云尊大人的疑问也一直是我的疑问,但我还真就不知道此池又何用处。”

    青衣人苦涩的笑了笑,道“我一直都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虽然并不代表我就愿意做这些事情……”

    “平心而论,这么多年下来,我的心里一直都不快活,所以……从来没有真正的笑过。”

    他仍旧奔着一张挂着淡淡笑意的面孔看着云扬,道“我一直都保持着这样的面容,你能明白我的想法么?”

    云扬不由叹了口气“我想我大致明白吧。若是我估计没有错的话,乃是……你的使命趋向,与人类兴衰存继背道而驰,而你在人间这么多年,心底已经将自己当成纯然的人类?所以你矛盾,你痛苦,但是你抗拒不了你的使命?所以才有甫一见面的那句,天意弄人,莫测天意!”

    青衣人再次苦涩的笑“不错,云尊大人睿智。”

    他扬起了头,眼中有无限的缅怀,轻声道“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诉我自己,我不是人……我只是一缕妖魂……”

    “但是……在我七岁那年……父亲母亲为了保护我……惨死在我面前,他们被仇人追上,在地上挖了洞,将我放在洞里……用自己的身体,掩饰洞口的存在,即便被敌人将身体砍烂了,仍旧还是糊在洞口,让我活下去……”

    “我的第一个师尊,当年师门被灭绝……师尊为了掩护我逃走,放弃了逃生的机会,与敌人死战到底拖延时间,就只是为了争取足够的逃命时间……到了最后,他身受九十三处致命重伤,临死前仍自放声高呼莫要为我报仇……”

    “我心异族客,不欲问情爱,然而因缘际会结识一位红颜知己,却尽许芳心于我,我走到哪她跟到哪,纵我异心,她却痴情……后来我被人追杀,她舍命帮我,最终惨死在我怀中……临死前的唯一愿望只让我好好活下去,莫要想她,她说她太丑……”

    青衣人目光有些空洞,看着虚空,喃喃道“我以为我心中无情,更不该有情,但身在这红尘人世之间,谁能尽去偌多世情……可我自己心底必为之事,最终的重点,却是灭绝人世间……我自己都不明白我自己,我一面愧疚,一面自责,一面贪恋人间美好,享受人间温情……却毫不犹豫地大开杀戒,将无数的无辜者,尽数席卷而来,残杀在这山谷之中,取生命精血,灌入血池……”

    “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发疯……就会停止既定人物,但是血池快要干涸的时候,纵使不想做,不愿做,不肯做,仍旧会身不由主就去做……再去杀人……这些年来,死在我手上的生命数目字……只怕已经超过八千万吧……”

    八千万!

    乍闻这个数目字,让云扬与战无非都是一阵毛骨悚然,难以置信。

    但回想那山谷之中的皑皑白骨……铺满了整个地面的无量白骨……一直延续到这里的无数白骨……

    战无非忍不住叹息一声“你父母……你师父,你红颜……都是人类的功臣啊!”

    云扬深有同感。

    是的。

    这个青衣人,骨子里就是一个恶魔,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但是他的父母,他的师尊,还有他的红颜,却生生为这个恶魔,增加了那么一丝丝的人性!若不是如此,任凭他被本能驱使的话,恐怕这个山谷之中死的人,还要增加数倍以上……

    “其实我早就在等今天的到来。”青衣人淡淡的笑着“等着,我的最终使命完成的一天,或者是被你们发现,找上门来的那一日……”

    “但是在被你们发现之前,我一就要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煞费心机的隐藏,进行着我的使命,我的计划……”

    他苦涩的笑了笑“你们能明白么?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能明白么?

    真正能明白吗?

    这一刻,云扬只想叹息。

    就如青衣人所问所疑,一般人还真的很难明白,但云扬自觉,自己却是真的明白,能理解,但理解是一回事,并绝不代表着接受!

    眼前之人,纵然心声如何,骨子里仍旧是一个恶贯满盈的恶魔!

    不容饶恕!、

    “云尊大人,看你态势,你好像见过我?又或者是见过我之本尊跟脚?”青衣人明显对这一点很是上心,道“那我到底是谁?能否告诉我?”

    云扬脸色纠结了一下,道“我见过四个你……每一个都拥有一张和你这张脸一模一样的天空,甚至连神情笑容都差不多……”

    云扬此言一出,不仅是青衣人,连战无非也为之悚然了。

    四个!

    这是个什么说法?!

    云扬补充道“不但音容笑貌雷同,在我的印象之中,你们都惯性也似地穿着同样的衣服,都是这种青衣……”

    青衣人的目光已经呈现一种呆滞状态,战无非的嘴角也抽搐了。

    现在态势如是,立场分明,双方尽皆开诚布公,那云扬所言就不会的无的放矢,必然是确有其事,而从云扬言语间透露出来的意思,所谓的四度照面,该当是四次敌对……

    将拥有同样一张面孔的人杀了四次?是这意思吧?云扬遇到这等事,到现在还没有精神错乱,疑心生暗鬼,倒也是承受力强大得很啊……

    “还请云尊大人告知详细。”青衣人郑重的说道“我一直想要知道,我自己,到底是什么?到底是谁……”

    “我见到的第一个你,号称酒神,最是擅长酿酒,他酿的酒在我出身的那个世界无人能及,天下无双……酒神凤弦歌,堪称酒界神话……”云扬回忆。

    “我也会酿酒……”青衣人哑然“我酿的酒也是此世无双,我有许多资源情报都是通过美酒换取到的……”

    云扬瞪着眼睛半晌,颓然道“第二个你,唤做年先生,他是一个神秘组织的首脑老大……我与他敌对偌久,战斗偌久……我能够赢他,杀死他,有相当的运气成分,真的是好不容易啊……”

    青衣人嘴角有些抽搐。

    我手下虽然没有神秘组织,但我还真的想过要成立一个什么组织,自己当幕后老大,操控一切,只不过人性发作,终于没有成事……不过现在回想自己的所做所为,用神秘二字形容,似乎半点也不为过,甚至所为之事本身就是大陆的第一神秘——神秘到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干啥。

    “我若是成立一个组织……就叫四季楼。一年四季,都隐藏于暗中……”青衣人喃喃道。

    云扬龇牙咧嘴“年先生麾下的那个组织,正是唤做四季楼……”

    战无非瞠目结舌。

    我特么这是在听你们两个说相声么?

    “你本身就是我所见的第四张相同面孔……”云扬道“而第三个则是在妖族见到的……妖族的凤族之皇,凤皇……便是长得你这个样子……”

    “凤皇!”

    听到这个名字,不仅战无非惊到了,连青衣人也是猛地震动了一下。

    两人同时震动,同时面上显出恍然大悟之色“这么说来,这所有一切都是凤皇在布局?一个绵延万年的大局!”

    云扬轻声“不错,若是我估计没错的话,你应该是凤皇当年切割出来的无关紧要的一道分身……也不知道当年凤皇切割出了多少分身……”

    “我只是一道分身……还是最无关紧要的那种……”青衣人表情纠结。

    “这点我无法定论,据我所知,举凡分身都拥有与主体有联系的属能……而你显然没有这个特性……”云扬对此也是有些无语。

    同时心中还有一份警惕凤皇当年到底切割出了多少分身?

    怎地一个一个又一个的,就好像是韭菜一样,割一茬冒一茬,好像总也割不完?

    青衣人面容恍惚了一会,终于回过神来,道“也好……反正已经到了今天,你们都已经找上门了,咱们就做过一场,彻底的了结这件事吧。”

    “若是你们被我打死了,我则继续我的使命,反之,若是我被你们打死了,我也落得一个轻松。”他很是看得开的说道“这么多年下来,无数次的心灵较劲,折磨得早已经也够了,使命在身,自杀都不行。我真的崩溃的厉害。”

    他嘿嘿一笑“今天出手灭杀千人,明天就开始忏悔难受,然后去做好事弥补,恩泽人间,惠及苍生……过一段再去杀个万人,再做好事弥补……这种日子,我早已经过得够了……”

    听到此言,云扬倍觉无语得很。

    本身人格分裂成至此,还要活到现在,的确是一大奇迹。

    战无非却是浑身一震“难道你……难道你竟是年苍生?当年的万家生佛年苍生?一直无偿行走人间悬壶济世施医赠药,从不要求回报连药钱都不要的万家生佛?”

    万家生佛?

    年苍生?

    比年先生还要恐怖的恶魔,居然混成了万家生佛?

    云扬听得牙都疼了。

    眼前的这个年先生,貌似还会看病,云扬不禁想起了凤弦歌的邪医酒神之名……

    这……真特么的……

    青衣人无所谓的说道“万家生佛又如何?我行道人间的外号多了去了;万家生佛年苍生固然是我;古道热肠凤夜思岂不也是我;还有血手人屠是我,擎天一邪云海之也是我,当年一夜之间屠尽百万大城临海城的血魔也是我……”

    他叹口气“哎,屠灭临海城的前一天,我还在临海城为人看病来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抱着我的脖子叫爷爷,叫得我心花怒放……到了第二天,那个小娃娃被我一把捏死了……”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

    憎恶么?

    愤恨么?

    他没这种思想,但是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此人,绝不能容他再活下去!

    一边的战无非,也同样抱持着相同的想法。

    “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云扬手按刀柄,沉声问道。

    青衣人露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怪异笑容“战斗之前,云尊居然还问我这个?”

    不说他,战无非都对云扬此问意外极了。

    云扬冷静道“关于你的遭遇,我是真的很同情你;若是让你再这样活下去,固然被你杀害的人会很多很冤屈,但你本身又会好受到哪里去。你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折磨。我问你的修为级数,只是随口一问,预判一下该用什么手段,尽速了结此役,送你往生。你想说便说,不想说也无所谓。但你要知道一件事……”

    云扬目光熠熠“对你来说,我们俩才是真正的善人……因为我们愿意帮你解脱。”

    帮你解脱。

    这句话听得战无非尴尬癌都要犯了。

    你杀了人家还说是帮人家……

    虽然这个道理是正理,但……

    青衣人却是有些赞同,道“不错不错,杀了我,让我摆脱宿命,对我来说确实是一种解脱,但使命在身的我不会放弃抵抗,毫不抵抗的被你们灭杀……我说过了吧,我会力以赴,也许是你们被我反杀了呢……”

    他皱皱眉,道“不对,我杀不了你,云尊,你现在已经是圣君四品级数,超过了我很多,我只得三品中阶……只不过,战无非今天不该来的,他介入这场战斗只是在添乱,帮倒忙,自寻死路。”

    “凭我和魂妖联手之威,纵然奈何不了你云尊,但说到护住战无非的周,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淡淡的笑了笑“能有一位圣心殿殿主陪着我上路,此役,至少不算太过赔本。”

    战无非脸色发黑,大怒道“且看是谁送谁上路!想杀我,且看你是否有这个本事!”

    话虽这么说,心中却是惴惴。

    这家伙说的没错,这些年自己尽力修炼,迄今仍旧不过才刚刚进步到了圣君三品初阶不久。万一这家伙与魂妖拼死给自己来一下……

    忍不住向云扬身边靠了靠。

    。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