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战无非踉跄后退之中,魂妖乘胜追击,一道灵魂力已经缠住他的右腿,猛然一拽之间,战无非纵使已经在第一时间施展千斤坠,稳定身形,然而一剑冷芒射来,直袭心房,逼得战无非不得不尽力转体趋避,最终,腰侧多了一道鲜血淋漓的大口子。

    战无非狂吼一声,三品圣君威能瞬时引爆,勉力挣脱魂妖掣肘,一个懒驴打滚滚出十几丈,青白着脸大叫:“云扬!你快点……”

    云扬恍如不闻,一派老神在在,一把刀上下翻飞,将对面青衣人分身彻底压入下风,刀芒闪烁,流光四射,尽显身形潇洒,玉树临风,道:“殿主您多撑一会,我很快就能搞定,加油!”

    战无非又气又急又是无奈:“可……老子加不上油了!”

    又是一声大叫,却是大腿上再中一剑,一片皮肉咻的一声飞了出去。

    这前前后后,光是大腿上就已经挨了三四剑,血肉模糊,遍腿鳞伤!

    “快啊……我撑不住了……”战无非眼看着云扬那边的状况,已经快要流泪了。

    这么险恶的时候你特么居然还在那边玩潇洒……

    你还说不是记恨我……

    云扬一刀将青衣人分身逼退,大喝一声追上去,连续三刀将青衣人分身劈得东倒西歪,难以为继,大喝鼓励道:“殿主威武,拿出你的狂霸气概来,杀了他们!”

    战无非欲哭无泪。

    杀了他们?我倒是想,做梦都想!

    可是我实在是做不到啊……

    战无非一念清明之瞬,不禁回过味儿来,气急败坏的大叫连连:“云扬,你就算是报复我逼迫你入妖族的事情……也别捡现在这个节骨眼啊……啊!我曹!”

    分心呼喝之余,又被魂妖打了一拳。

    随着战况持续,战无非战力愈弱,即便魂妖修为不过尔尔,但被一拳打在身上,仍是痛彻心扉。

    他拼命的向着云扬身边靠去,但云扬身子一闪,一刀劈出,大喝一声,身子居然转了一个方向,又远了十几丈。

    战无非几乎吐血:“哦也……”

    云扬笑吟吟的道:“殿主大人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玄黄云尊岂能是那种人,君子不念旧恶,君子不念旧恶啊。殿主,我那些奖励到底有多少?”

    战无非要是再不明白,那也就枉为圣心殿一殿之主了,拼命的大叫起来:“云尊大人!你说有多少……就有多少……哎呀……我擦……云尊大人救命……”

    云扬不好意思道:“您堂堂圣心殿主叫我云尊大人,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云尊大人啊……”战无非自杀的心都有了,急得嘴上直冒白沫:“我我哦……我向你道歉……我不该逼你入妖族……”

    云扬冷哼一声,再起一刀将青衣人劈得身形踉跄,口中同时打了个唿哨。

    呼哨声方兴未艾,一道绿意乍然在山腹之中出现,一道藤蔓,宛如灵蛇狂舞,猛地出现在战无非身前。

    青衣人运剑分身与魂妖默契无比,合作无间,正待再起攻势,尽速击杀战无非,但随着那藤蔓乍然出现,魂妖顿时惊呼一声,忙不迭的猛然收起自己的力量,见鬼一般急疾后退亡命逃避……这一刻,他若是人形的话,定然会呈现出一种吓得魂不附体的模样……

    青衣人对此变化亦是然根本没有任何防备,默契合作的战友陡然消失了,大吃一惊之余,应变不禁稍迟,战无非金刀闪烁着霹雳雷霆,狂猛落下,声势浩然……

    走避不及的青衣人分身半边身子登时被一刀砍落。

    “你……”另一人分身一声愤怒的吼叫道:“魂兄,你做什么!”

    此际的青衣人,惊怒交加,一贯的淡然不复。

    只可惜魂妖现在然没有搭理他的心思了,慌不择路的拼命逃窜,希冀能够寻找出一条可以逃出生天的路线,整副心神都已经散乱了。

    天哪!

    要命的天敌出现了!

    虽然不知道哪到底是个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东西能够活活的吃了自己,而且还不带费力气的!

    所谓的负隅顽抗,勉力维系,根本就不存在!

    它现在满心惊慌失措,六神无主,惶惶不可终日。

    对于青衣人的呼喝,战斗……什么战斗,不存在的!

    我都快死了还战斗个屁……

    青衣人怎地也想不到,在生死搏杀的时候,自己这个素来合作无间的最佳拍档,居然会出现这等情况;忍不住心里也是骂了一句。

    战斗啊兄嘚!

    你特娘一幅魂不附体的样子到底是咋地了?

    魂妖拼命逃窜,满山腹的到处乱蹿,可无论它窜到哪里,绿绿便会就追到哪里,直若如影随形,而每一次追逐的结果,都将魂妖的能量或多或少的吞掉一点点……

    魂体能量点滴流失,再难修复的魂妖愈发的胆战心惊,魂不附体。

    绿绿则是满满的兴高采烈!

    哇咔咔,这一次……难道我能吃饱!?

    “啊呀呀……”不要跑!让我吃!

    “呜呜呼……”魂妖现在就只有一门心思的亡命地逃,但逃了半晌之后绝望的发现,山腹的每一个出口,都已经被这个绿绿的小家伙能量罩住了。

    撞上去只是自投罗网而已。

    妈妈咪啊……太可怕了……

    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家伙呢?!

    此时的魂妖不但心神慌乱,更兼元气大伤,再无能化隐身形,现出来一团类似晦暗气雾的物事;内中藏身一道人影;偶尔幻化出一张人脸,还是惊慌得到了快要吓死的那种……

    “啊呀呀……”

    别跑太快,也别跑太慢,太快了我吃的少,太慢了我容易噎着……

    魂妖欲哭无泪,终于一声嘶啸:“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声音里,赫然带着哭腔。

    这下子,连战无非都惊到了。

    那可是魂妖啊,号称此世大凶之物的魂妖啊,怎地如此不济?!

    还有……以往可是没听过魂妖说话的啊,先前不是一直一言不发么……

    如果此际还有别人在场,难免吐糟再三,殿主大人哪,您的关注点错了好吧?!

    魂妖当然会说话,这一点,云扬早就知道。上一次这家伙可是与董齐天交谈过的。

    只不过上一次绿绿威能级数还没有现在这么高,而且那时候也不知道绿绿竟然就是这等传说当中的大凶物的天敌克星,可到了今时今日,却是魂妖末日,绝无幸理了!

    与战无非战斗的青衣人分身被战无非悍然一刀斩落半边身子,虽然又再运转秘法,回复形体,但他此际的修为实力根本不过圣君二品巅峰,再经此创,战力不免锐灭,战无非之前虽然受创不轻,遍体鳞伤,但终归只是皮肉伤损,此刻更是气势如虹之时,将独木难支的青衣人此剑分身压着打。

    云扬那边也是占尽了上风,胜势尽显。

    第三方战场的绿绿这边更不用说,直接就是碾压,围追堵截,时刻湮灭魂妖。

    眼见己方即将大获胜至极,忽而半空中传出来一声突兀的叹息声。

    那叹息声话音未落,两个青衣人却齐齐旋转起来,咻的一声,落在了祭台上,更在一阵旋风也似的极速旋转中,重新回复成了一个人,青衣人洵洵儒雅的面貌再现。

    此际再看向云扬与战无非,脸上尽是无奈之色,道:“此役是我输了。不过云尊大人能否告知,这团绿光乃是什么东西,此役变数尽在此物身上,令胜负之势逆转!”

    云扬看着依然在追逐之中的一团灰色,一团绿光,淡淡道:“这是我的伙伴,嗯……伙伴。”

    伙伴!

    绿绿欢悦的叫一声,张牙舞爪的冲向魂妖:“啊呀呀……”

    我是伙伴,你听到了么?

    魂妖:……

    三人都没有再动手,只是静静地站着,观视着那一团绿光,疯狂的追着魂妖,从东到西由南至北……

    每一圈追逐下来,绿绿都会啃上一口,就像是一个充满了精力不知道疲累的小孩子,在兴致勃勃乐此不疲的玩一个极端好玩的游戏……

    追追追……追上了就咬一口,追不上……就咬一小口……绿绿玩得不亦乐乎。越来越是精神旺盛。

    魂妖却越来越是萎靡,越来越是绝望……

    从一开始追逐时候的凝实灰雾,到了此际,灰雾已经是稀薄了不少……

    青衣人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唏嘘,叹息道:“号称不灭的魂妖……完了。”

    战无非哼了一声,渊渟岳峙,尽显高手风范,淡淡的说道:“这本就是注定的结局,它早就该死了,若非雷千里放水,岂有苟延残喘的许多岁月。”

    青衣人以一种鄙夷至极的目光看了一眼战无非,淡淡道:“借他人之力,慷他人之慨,今日若非云尊大人在场……呵呵……”

    战无非风轻云淡道:“云尊大人的九尊府,乃是我圣心殿麾下。”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青衣人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却不再就这个话题纠缠,只是看着手中已经成为锯齿,随时都可能断掉的长刀,轻轻叹息:“终于结束了……”

    魂妖依然在嘶吼,逃命,挣扎求存;但它此刻的身子,也就是灰雾气象已经越来越见散乱了。

    “救命……”

    “我不想死……”

    “救我啊!”

    “别追我,不要再追我……饶命啊……”

    “啊呀呀……”

    绿绿仍旧兴奋满满的一口又一口,一口接一口……

    战无非轻轻叹了口气,有些情绪复杂:“这魂妖……号称圣君强者也无奈他何的祸世凶物,

    时不时的吞噬生命,神魂,而今落了这么个下场,果然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当真是说不出的感慨。

    犹记往昔,玄黄大陆骤生魂妖凶物,无惧怕刀枪水火,不怕玄气元力,简直就是什么都不畏惧……即便是圣君强者,将之封禁,也难以从根本上彻底湮灭之,只要一个疏忽就要被其逃逸,端的是不世凶物,

    若非其本身属性特异,不死不灭的同时,并无能将本身修为晋升至超越圣尊层次,决计是灭世浩劫,天地灾殃!

    往昔魂妖祸世最盛之时,犹有一次将一位圣君强者险险耗死的战绩!

    这在当时的玄黄界,几乎就是无解的存在!

    若非董齐天等八大高手竭尽心力,融通八种不同属性的威能,形成最为针对性的死克之局,决计难以暂灭此獠气焰!

    而今噩梦再现尘寰,却沦落到被一点点折磨,眼看着就要折磨的灰飞烟灭惨淡下场……

    而这个过程,自己还有幸亲眼看着,当真有眼福啊……

    青衣人淡淡微笑:“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这本就是天地至理,果然是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讲啊。”

    他轻声道:“魂,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没有意义的,认命吧!”

    听闻青衣人此说,魂妖发出一声充满绝望的嘶鸣,浑身颤抖着停了下来。

    随即,一条碧绿的藤蔓缠绕了上去。

    魂妖本来就已经不再凝实的魂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点滴稀释,变得透明,变得若有若无……最后,又是一声绝望的吼叫之余,彻底化作虚无。

    青衣人哈哈一笑,曼声道:“一生辛苦一生忙,为他人作嫁衣裳;残魂一缕本无心,奈何天予人心肠!不甘魔性不甘苦,不敢温情不敢良,今朝寂灭……”

    他终究没有念完,洒然一笑:“云尊,这里是你的了。”

    话音未落,整个身子砰地一下子炸为一片血雾,连神魂力量,也同时爆炸得彻彻底底。

    就此生迹不存,永世湮灭!

    早就因为伤势沉重,仅止于勉力支撑的战无非眼见大敌尽去,心神一松之下,登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轻轻的叹息一声,喃喃道:“倒是痛快……看来他真是活够了,受到的心灵折磨也是够够的了……但他到最后还保留了自爆死亡之力……他为何不早点自我了断呢?”

    云扬翻翻白眼,道:“我现在是越来越不明白你什么能够成为圣心殿殿主了,这么点理解能力都没有?在我们之前,可还有两道不受他控制的凤皇力量。有那两道力量在,不受他控制,怎么可能自杀成功?一有这种念头他就会被彻底禁锢,生不如死吧?”

    战无非呃呃连声,道:“还非要将那两道力量消耗了,他才能死……那凤皇真是邪恶……”

    云扬冷然道:“相比较你的感慨,你不更应该感谢一下那青衣人吗?”

    战无非眼睛一立,诧然道:“啥,我感谢他,凭什么?!”

    云扬横了他一眼,冷冷道:“你也说了他尚有最后的自曝之力,刚才一轮战斗虽然令到他战力锐灭,但最后的自曝威能威力如何,你心里有数,若是他拼命一搏,尝试着带殿主你一起上路,你猜成数几何?!”

    战无非登时哑口无言,半晌过后,冷汗淋漓,湿透重裳。

    云扬翻翻白眼,道:“我那些奖励,得有一千万极品灵玉吧?”

    他可是说了,自己说多少就是多少的。

    战无非一口血喷出来,神情委顿:“你还是杀了我吧……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