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描眼道:“想要赖账?”

    战无非脸红脖子粗,怒道:“一千万极品……你就是杀了我的头,也拿不出来,哪怕是东极天宫,都拿不出一千万极品!你这纯属是无理取闹!”

    云扬摸着下巴:“那你能拿出多少?”

    战无非硬邦邦道:“五千!”

    云扬叹为观止:“战殿主,你真不应该做圣心殿殿主,你应该去天下商盟才是!我出价一千万,你还价五千?你好意思的?”

    战无非脸不红气不喘:“我没那么多!”

    云扬:“咱俩各退一步,九百五十万!咋样!”

    “没有!”战无非怒喝。

    云扬步步紧逼:“九百万。”

    “没有。”

    “八百!”

    “没!”

    “七百……”

    终于,到了一百万的时候,战无非虽然还是态度坚决,却是眼神闪动了一下。

    于是云扬咬住了一百万这个数目,死活不松口了。

    战无非想走,但是云扬抓住他,摁在地上。

    “你想要走?打得过我么?”

    战无非欲哭无泪。

    “你这是恶霸!”

    “恩,说得对。这一百万,你不拿也得拿,拿也得拿!哪怕将老婆闺女卖了……也必须要给我!弥补我的损失!”

    云扬逼债。

    “我没闺女!”

    “那就卖……废话少说,我跟你说,战斗可不止这一次……这只是开胃菜,将来妖族战场上……咱们可是同一阵营……”

    云扬威胁道:“你想想看吧。这次你一次性出价到位,等于找了一个超级保镖!咋样?”

    战无非眼球乱转:“这个……”

    “一百万!”

    “真没有!”战无非连声叫苦:“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将圣心殿完搜刮完毕,最多,也就不过七八十万极品,还要保证众人的修炼……你这是要我的命,喝我的血,啃我的肉啊。”

    “六十万!”云扬眼冒精光,这货还真有这么多!原本打算敲诈个十万二十万的就行了,没想到一下子揪出来一只大肥羊。

    “六十万……”战无非眼神闪烁。

    “不行的话一拍两散!”云扬眼神威胁。

    “……”

    考虑半天,战无非终于无奈道:“六十万就六十万,先说好,这是你的任务奖励,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名目。”

    “只要你给钱,啥名目都行。”云扬合不拢嘴。发了!又一笔!

    哼,你战无非逼迫我出任务,也没想到有今天吧……

    “先说好,将来妖族战场上……”战无非正气凛然:“我们需要互相帮助!懂不?”

    “屁的互相帮助!”云扬道:“你先把极品灵玉拿来,咱们再说后续的事情,免得你老小子空手套白狼……”

    战无非幽幽叹息:“原来叫我战殿主,殿主大人……现在修为上去了,叫我老小子……”

    云扬翻翻白眼不理他。

    随即就看向那个祭坛,此刻,血雾已经散尽。

    云扬迈步上前,注目于那八个血池,还有那中间的那一座祭坛,淡淡道:“此间最邪恶的该当是此物才是。”

    青衣人虽殁,但那八个血池里的鲜血还在咕嘟咕嘟的涌动,无数的血气仍旧在蒸腾,向着最中间的祭坛一丝丝而去。

    云扬信手一挥,那八个血池之中的所有血液,尽都应手飞起,在空中化作了一道血色洪流,向着山腹外面汹涌而出……

    不过片刻之间,原本满盈的血池中已然清洁溜溜,空无一物。

    两人再搭眼看去,只见下面乃是一块块妖族的妖晶玉佩,每块晶石上面都刻画有诡异至极的图案。

    云扬心念电转,没有将妖晶尽数毁去,反而将之尽数收了起来,一边的战无非本想拿一些,这些妖晶,可都是宝贝啊。

    自己拿一点,也能弥补些损失……

    哪想得到慢了一步,无数妖晶早已经是一扫而空干干净净,不由的乍着手愣在哪里。

    “这些东西你拿着也没用,无谓徒劳。”云扬满脸笑容,尽是蔼然。

    “……”战无非心中早已经骂翻了天,你都拿走了,你咋知道我就没用?

    你吃肉,总要给我留点汤喝吧……

    但看到云扬眼神很是诡异,充满了一种随时随地都能打自己一顿的危险,拳头居然在自己面前直晃……

    再想想刚才,哪里还不知道识趣,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这种邪恶的东西,圣心殿的确没用。”

    云扬上前一步,径自将那座祭坛整个抓了起来,不出所料,祭坛之下果然隐匿着一棵精巧的噬魂树,就只得三尺高下,然而枝叶却是极尽晶莹剔透。

    而在那棵噬魂树下,另有一整块妖魂玉晶;足足有数十丈方圆,十几丈厚;单只是这么大一块妖魂玉晶,就已经是一笔莫大财富!

    战无非的眼睛都绿了。

    我擦啊……要是将这一块妖魂玉晶给我,我突破圣君四品指日可待……

    还有上面那棵碧绿的小树,显然也是异种灵植,无价之宝!

    战无非凑合过去仔细观视那块巨大妖晶,发现那妖魂玉晶上面刻画有无数的细细线条,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繁琐的图案。

    那图案充满了妖异之感,虽只是观视一眼,便即生出一种心旌动摇的感觉。

    云扬叹息一声,道:“果然是这个东西,好险好险。”

    战无非一听云扬这么说,顿时慎重起来,谨慎的问道:“这是个什么玩意,你之前有见过?”

    云扬喟然道:“你还记得我从妖界回来后,重点提及的那些个东西么?”

    战无非一个激灵,道:“那地下囚牢?噬魂树?”

    云扬指着下面小树,道:“不错,这棵小树就是噬魂树。”

    战无非的脸一下子白了。

    “这块巨大妖魂玉晶上面刻画的线条,该当是一个完整的法阵,而且还是九百九十九个法阵,汇合成的巨大法阵,威能之巨,难以想象!”

    “我估计,这里很大机会就是妖族筹谋已久,反攻大陆的一个准备据点。”

    “幸亏发现得早……”云扬轻轻叹息:“否则,也许用不了多久,妖族就能以此为根据地,入侵玄黄大陆,首当其冲的,更非圣心殿莫属……”

    战无非浑身冷汗,显然已经想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随即便见云扬一挥手,连同那棵小树,还有妖魂玉晶都收了起来,沉吟着说道:“这些东西太过于凶险,即便是放在圣心殿,我也难得安心……还是我收着吧。”

    战无非眨眨眼睛,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双手,思潮澎湃。

    敢情我来这一趟,打生打死,落得遍体鳞伤,到最后还是两手空空?

    居然还欠下了巨额债务……

    “你多少也要给我点吧?”战无非皱起眉头不满的看着云扬,心中那种莫名的酸酸的滋味,就甭提了。

    我和别人一起,发现了一座金山……即便我们俩人平分,也能成就两个世界首富。

    但是最后,我却连一粒金沙也没捞着……

    战无非直嘬牙花子。

    云扬脸色一绷,道:“殿主大人你说什么?端的好气派好威风,简直与当年逼迫我进入妖族那时候一般无二……那嘴脸,然不容人有半点拒绝啊……我心中对于此事,一直耿耿,嗯,一直耿耿。”

    战无非瞪着眼看着云扬,喃喃道:“事实证明,那次进入妖族于你而言乃是莫大机缘,你可是得了天大好处的……”

    云扬和善的点头:“殿主说得不错,有好处自该有自己人分甘同味,我决定这个好处,给战殿主分享一下,咱们明日就启程,去血魂山,然后战殿主你过去……”

    战无非一整脸色,严肃道:“我刚才是开玩笑,我对这些东西半分认识也没有,真被我拿了也不过是暴殄天物,你拿着,才能物尽其用,物尽其用。”

    云扬狐疑道:“真的么?战殿主真的一点都不要吗?这不好吧?”

    战无非连连点头:“哪里又不好,好得很,好得很,所谓货卖识家,你是识家,给我就糟践了。”

    云扬满脸尽是惭愧之意:“殿主这般大度,果然是高人风范,高人一等,佩服佩服。”

    战无非抹了一把汗:“咱们回去?圣心殿那边可还有个雷千里呢……”

    云扬连连点头:“当然当然。走走走……我在这下面,可也是待得够够的了。”

    所谓让战殿主去妖界的事儿,就此绝口不提。

    对于这么识相的人,话语点透就好,何须更多赘言!

    ……

    两人走出几步,云扬蓦然一甩手,一声爆响之余,祭坛连带血池尽数为之炸烂,紧跟着,整座山腹也随之崩塌,直接就是整座山塌陷了下来。

    云扬与战无非两人贴着地如同闪电一般飞出,绝尘而去。

    圣心殿中。

    素来镇定,老奸巨猾的雷千里一脸绝望,注目于面前的云扬与战无非,素来能言善辩的他,嘴唇仅止于动了动,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因为他已经明了,此时此刻,任何巧言善辩都不能为他带了生机,现在的他,已经沦为鱼肉,而且还是几乎必然被消灭掉的鱼肉!

    战无非深深吸了一口气:“念在相识一场,你现在还有什么话想说?”

    雷千里惨笑起来,半晌之后才终于嘶哑道:“我只想要问云尊大人一句话……敢问大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我,我自知在前次今宵城一会,身份已经形同曝光,但之前呢?之前我之行事,自认滴水不漏,毫无破绽,但以云尊大人的行事轨迹看来,却是从一开始就怀疑到这个圣心殿的老人身上了!”

    云扬淡淡一笑,心里思绪陡然悠远,道:“对你而言,我于公于私皆有置喙,于私者,我从还没有飞升玄黄界,你就已经是我注定的仇人之一。但说到怀疑你,锁定你为嫌疑目标的……则是从我意外会过魂妖之后,你变成了我有且仅有的怀疑对象。”

    雷千里满眼尽是不解:“以云尊之神通广大,发觉我与魂妖为伍,自然可以锁定我之嫌疑……这么说确有道理,我栽的不冤,但……你未飞升之际,如何就与我结下了怨仇,那时候阁下还不知道我吧?”

    云扬眼前掠过雷尊的面容,忍不住悠悠道:“你弄错了两件事,第一,我所谓的见过魂妖,远在今宵城之前,而之所以怀疑你的身份,是因为当年的八大高手成功围剿魂妖之役,合该陨灭的魂妖未绝,负责最后雷霆锻打的你,当然是最大嫌疑人!其次,你我之间的仇怨源头……大抵只是因为你姓雷吧。”

    听到云扬奇峰突起的一席话,雷千里满脸愕然,却又有一点明了的醒悟。

    战无非吐了口气,道:“雷千里,你以为一己私欲,害死了那么多的圣心殿兄弟,难道心都不会痛吗?此时此刻,是不是应该为你的恶心做出一点弥补,将你知道的密辛都说出来吧,否则去到地下,你又有何面目再见往昔同袍?!”

    雷千里蓦然抬头,看着战无非,突然万二分怪异的笑了笑。

    雷千里从来也不是甘心就范之人,刚才一番恶战,雷千里早已经是遍体鳞伤,再也没有了反抗之力。

    而他现在还没有死,大抵也就是战无非希望可以从雷千里的身上得到一些情报,毕竟在雷千里这个人身上,圣心殿已经损失得太多太多。

    战无非眼睛紧紧的看着雷千里的脸;雷千里怆然一笑:“事已至此,夫复何言,我从一开始的本心就非是圣心殿的一份子,我之一切所为,尽是有为而来,我的立场如是,对于圣心殿,我连抱歉两字,都是说不上的!”

    他淡淡笑了笑:“让我保留一份体面吧……”

    话音未落,雷千里浑身上下整个燃烧了起来。

    云扬并没有动作。

    战无非也没有任何动作。

    雷千里此际所施展的,正是圣君强者才具有的另一种能力,以自身丹元引火,以灵魂为燃料,一旦动作,无药可救,更加无法扑灭。

    就在两人面前,雷千里引动魂元燃烧,苍老的面容在火光中闪烁,一缕缕青烟冒起,突然火光中传出微弱的声音。

    “其实当年……我是故意被控制的……”

    火光中,他的眼神,流溢出最后一丝丝的缅怀,甚至是……爱恋?

    但云扬两人并未看清楚,随即便完被火光吞没,刹那间,整个人化作了一堆白灰,点滴生迹不存。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