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位副盟主说的大家都是满脸通红,满室寂然。

    半晌静寂之余,萧无意注目于浪翻天,眨眨眼,沉沉道“浪副盟,你的意思呢?”

    浪翻天抬起头看着自己老大,嘴角肌肉抽搐了一下,又抽搐了一下。

    我的意思?我没啥意思啊!

    你到底想让我说啥呢?

    提前给我个暗示啊……这样我啥都不知道,尤其不知道你啥心思,我能说啥?

    萧无意看着浪翻天,继续问了一句“浪副盟,有话直说就是,畅所欲言,什么话也是可以说的。”

    浪翻天看到萧无意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丝……鼓励?

    嗯,这什么情形,我没看错吧?

    浪翻天的心中愈发嘀咕起来。

    这要是意会错了的话……也许自己能被当场打死……

    咳嗽一声,浪翻天偷偷的看了看萧无意的面色,只见萧无意一脸的郑重,说不出的严肃。

    又咽了口唾沫,试探着问道“老大……敢问您现在……修为臻至何等境界了?”

    萧无意一派严肃“仅止于圣尊四品顶峰,尚差一步,便可晋升一品圣君了。”

    浪翻天点点头,斟酌着,眼睛一个劲的偷偷扫描着萧无意的脸色,道“老大的修为,从来都是咱们商盟最高的……其他人,包括李老他们也不如你……”

    萧无意眯起了眼睛。

    “……不过据我所知……云尊大人现如今已经是圣君四品巅峰级数……还有史无尘等,也已经到了圣尊四品层次……哦,九尊府现在拥有圣尊四品修为的……有十几个的样子……”

    萧无意瞪了浪翻天一眼,沉声道“你到底想说啥?”

    浪翻天咳嗽一声,道“我想说的是……就是第九尊府据说也要并入九尊府了,如此一来,九尊府的圣尊修者,就得有二十位以上……好像第九尊府的两位掌门非但容颜倾城,一身修为更是惊人,有瞬杀圣君强者的战绩在前,修为级数,至少也得是圣君级数吧……”

    萧无意黑着脸“有话直说行不?”

    浪翻天直通通道“我其实是想说,就算真打我们也是打不过九尊府的……”

    “这还用你说?!”众人一起翻白眼。

    要是打的过早就打起来了好不?至于现在这么的憋屈么?

    “第二条路坐吃山空,苟延残喘真的不是那么个事儿……”浪翻天看着众人脸色,最后偷偷瞄了一眼萧无意的脸色,心中一横,道“其实就我看来,倒也未必就只有两条路,还有第三个选择。”

    “第三个选择,什么选择?”众人齐齐追问。

    浪翻天深吸一口气“这第三条路嘛……九尊府自草创以来,这一路走过,成长过程尽在我们眼下,至少我觉得,九尊府的发展势头异常迅速,无可抑制,不过短短的三五年功夫,已经从没有天运旗的小虾米,晋升成为一品门派,尤其是……九尊府的高层现在已经是圣君云集,还要远远超出了一品宗门的标准……相信九尊府的下一步,该是筹谋九尊殿了……”

    众人点头。

    萧无意目光稍稍有些愕然。

    “而我们现在即便仅止于求存,都是举步维艰的……”

    众人再点头。

    萧无意目光持续愕然。

    浪翻天道“嗯……我想九尊府持续发展下去……即便是去到了天宫的高度,那也不是不可能……当然了,这只是我的猜测。”

    众人又再度齐齐点头。

    萧无意皱起的眉头更甚。

    浪翻天道“我就是想……是不是趁着九尊府现在还没有完发展起来,左右我们关系甚好,干脆员投奔九尊府,九尊府发展势头固然无可阻挡,但其根基仍旧有所不足,几乎可说是是百废待举,我们现在过去乃是名符其实的雪中送炭;反过来说,等再过个一年半载,等到九尊府再升级,我们的依附,只怕连锦上添花都算不上了……大家都是明白人,自然知道那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意义。”

    众人满脸尽是沉思,缓缓点头。

    浪翻天一时间只感觉众志成城,我心永恒,愈发滔滔不绝道“虽然我方的商路被夺;欲货无从,难以经营,而九尊府则是四面开花,拓展四方,但始终欠缺根基,更乏统筹,难以做到令行禁止,宛如一团乱麻。我们过去之后完可以负责这一方面,帮手运营九尊府在商业方面的一应工作,人尽其用,真等到他们自己理顺了,那咱们过去可就没有意义了……九尊府的钱多多固然是个不可多得的商业天才,但只得他一人,想要捋顺一切,仍旧需要相当的时间,我方的加入正可弥补其不足,而反过来说,人家确实是奇才,即便没有咱们,也可应付,只不过花的时间比较长而已……”

    众人纷纷点头,认可浪翻天的话说得有道理。

    对于天下商盟来说,九尊府武力再高,威胁也非是致命,反而那钱多多却是一个致命威胁!那家伙在商业方面端的是不世出的奇才,四处钻营,见缝插针,此子的修行天赋若是能够有其商业天赋的半成,恐怕又一尊圣君是跑不了的!

    “所以哦……”浪翻天见大家始终也没有反对的意见,干脆一锤定音“其实就我看来,咱们与云尊之间交情不俗,趁着云尊那边才刚刚崛起不久,还念旧情的时候投奔过去,定然会被委以重用……若是再等过段时间,九尊府地位稳固,高手愈发众多,商路畅通,运作无阻了,咱们再想过去,那可就是真正的寄人篱下,就算有的吃,也不过是人家施舍的残羹剩饭而已……”

    众人沉默半晌,又自纷纷点头,尽都觉得浪翻天说得话虽然不好听,但都是大实话,而且出发点都是为了商盟的前景为考量。

    唯有萧无意一脸愕然的看着浪翻天。

    这货是在放的什么屁!?

    我让你说这个了吗?

    我让你说的是这个么?

    这不混蛋么?

    我让你发表意见,你他么这是什么意见,你这么分明是要将天下商盟拱手让人了?居然还是要明目张胆红口白牙的告诉所有人,去晚了就什么都不是了,要去赶早啊……

    那位副盟主连连点头,道“浪副盟主此说话糙理不糙,我们投奔过去,不仅修炼资源灵氛势必大胜如今,只待九尊府成了九尊殿,九尊天宫……咱们商盟未必不会成为一方诸侯啊。”

    宋长弓道“说得好,九尊府弟子门人虽多,但说到高层,还真就那么几人……等咱们当真成了九尊府的人,光是那玄之又玄,神妙无尽的灵之墓地,大家无论安还是寿命……都有相当的保障,我赞成投靠过去。”

    又有一位供奉说道“不错,浪副盟此举可谓是给咱们找了一个极好的出路啊。正如浪副盟所说,咱们现在过去还是会受重视,然而等在过段时间却未必了。”

    还有一人道“不错不错,这主意确实是极好的。”

    再之后,众人一起道“要不此事就这么定了吧……”

    接下来,众人讨论得热火朝天。

    竟无人留意盟主萧无意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能看了。

    整个大厅四十五人,除了箫无意之外的其余四十四人都就投奔九尊府之事投了赞成票。

    而且还一个个兴奋得满脸通红,眼冒精光,大多数人赫然已经开始憧憬着投奔九尊府之后,自己该怎么办了……

    “要发挥自己的特长……”

    “要展现我的独特的本事……”

    “要……”

    “不过论关系好还是浪副盟与云尊大人关系好啊……到时候嘿嘿……”

    “不错不错,嘿嘿嘿……”

    “这件事情真是让我心怀大畅……嘿嘿嘿……”

    浪翻天眯着眼睛,一派表功的说道“大家觉得怎么样?嘿嘿嘿……”

    众人一起夸奖“浪副盟高瞻远瞩,堪称商盟大功臣,我等自愧不如,嘿嘿嘿……”

    “老大你觉得如何?”浪翻天这才想起萧无意,转头看去,顿时吓了一跳。只见萧无意的脸色漆黑,如同吃了屎一般难看!

    “老……老大……”浪翻天结巴起来。

    你……你难道不是这个意思?那你刚才给我眼神给我暗示……给我……

    萧无意粗重的喘口气,此际已然感觉有些窒息,勉力喘了口气,铜铃一般的眼睛看着浪翻天,一时间却仍自说不出话来。

    只有一个想法掐死他吧?掐死他……

    宋长弓哈哈一笑“老大这是感觉惊喜,更兼欣慰,欢喜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对啊对啊,对商盟好的事,老大肯定是同意的……”众人。

    “老大……”浪翻天脸都白了,小心翼翼“您……意下如何?”

    萧无意重重的喘了口气,咽了口唾沫,干笑道“大家都同意了,我又怎么会不同意,这是对商盟好的建议,我又怎么会不采纳?!”

    众人一片欢呼。

    萧无意站了起来“这事儿,暂且就这么定了,大家散了吧。浪翻天,你来,我和你商量商量后续……”

    后面这句话,却是咬着后槽牙说的。

    浪翻天浑身一凉,屁股紧紧坐在椅子上,干巴巴道“老大……这个……就……”

    “走!”

    萧无意一把将浪翻天从椅子上抓起来,刷的一下子没了影子。

    密室中。

    浪翻天不似人声的惨叫惊天动地,绵绵不绝,此起彼伏,错落无致!

    噗噗噗噗……

    萧无意拳打脚踢,拳拳到肉,脚脚到骨。

    “我让你说的是这个么?你个混蛋东西?!”

    “你他么的到底有没有看到我的嘴?我跟你说的是合作!合作什么意思懂么?你特么一张嘴,那是直接将天下商盟送给九尊府了知道不?!”

    “最可气的是,那些人一个个的居然还都赞成,通过了……”说到这里,萧无意仰天叹息。

    “我从来不谙那些有的没的,深的浅的,你那时候干啥不直接给我传音说合作,你让我说,让我畅所欲言,直抒胸臆,我当然要说心里话啊!”浪翻天不服,青着眼眶嘀咕。

    “你还敢反口?老子让你说,不是怕丢人么?老子是天下商盟的总盟主,保持点矜持怎么了,要点脸不行吗?由你这个副盟主说出来去找别人合作,既给了对方面子,同时还能保留我的一点颜面,这不是两其美么?”萧无意无力的咆哮。

    “困境在前,怎么就只有去干仗与干挺着这两条路了?难道除却投奔对方之外,不能合作的么!合作懂不懂??懂不懂?!”

    萧无意愈发的怨怼满心,拳打脚踢更甚,将浪翻天打的惨叫连声,皮球一般飞来飞去,由声音的起此彼伏,到肉身的此起彼伏,错落有致。

    良久良久,萧无意终于发泄完毕了。

    “老大我错了,我领会错你的意图了……”浪翻天鼻青脸肿,一脸忏悔“不过现在也还不算晚,投奔的说法就只有咱们自家人知道,等下我就和他们去说……我之前的提议不算数,咱们不能投奔,须得合作,放心,你的颜面还是能够保留下来的,我这人二皮脸,没事没事。”

    然而听罢浪翻天此说,萧无意却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半晌无语。

    又过良久,他站起来,转过身,看着墙壁,欲语还休,终于轻轻叹了口气“不必了……”

    浪翻天一脸疑问“……”

    萧无意怅怅叹息“咱们商盟,也就你是个傻子,其他人都精明着呢!”

    “咱们天下商盟中人,因商盟之财力而聚集一地,群策群力,或者在武功修为战力方面,较之正统的上品天运旗门派有所不及,但说到动心眼方面,却绝不次于任何人,任何势力。经商一辈子,若是没有相当的见识,过人的眼力见……凭什么能够到了今时今日的高度成就?!”

    “现在这局势,投奔还真的是唯一的出路,所谓合作,须得建立在合作双方能够达成共识,且彼此有所忌惮,各取所需,各得利益的基础上,人家九尊府短板固然明显,却非一定要咱们商盟的人力不可,而咱们商盟却是挣扎求存,朝不保夕,双方所需所求难得平衡,所谓合作,不过泡影,就算九尊府念及旧情,答应合作,商盟仍旧难免仰人鼻息。一旦摩擦渐多,商盟还是难免会被其吞掉,与其这样,莫不如一开始就将态度放低,整个投效过去,反而更得好感,更可乘势取得相当程度的中层权限,并不算差。”

    “那些人,早已经将个中因由看得清清楚楚;现在对我们来说,也唯有此法,才是一劳永逸,不但大家各自的利益都能得到保障,甚至还有希望可以更进一步,以九尊府大势所趋之相,大家未来地位也会水涨船高可以预见也!”

    “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不会以为他们就只想出了那两条路吧!”

    萧无意叹息“天下商盟的人心散了,夫复何言……”

    浪翻天为之呆滞;“这……”

    萧无意看他一眼,淡淡道“明白了么?投奔九尊府,商盟上下所有人都将是得利者,唯一有损失的,也就只有我而已。因为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是老大了……正是因为这个理由,他们不敢提,也不好意思提,毕竟大家兄弟这么多年同舟共济……总还是给我留下一点面子的。”

    “哎,我也不是好人,所以我希冀着有个人提出合作的方式,将我这个摇摇欲坠朝不保夕的盟主地位延续下去,明知道是痴人做梦,还希望可以饮鸩止渴,苟延残喘……”

    “但这件事终究是发酵了起来;我和他们等到了,等到了一个铁憨憨愣头青,傻逼一样跳出来,然后大家推波助澜,这事儿就成了,定案了……”

    萧无意看了一眼浪翻天。

    浪翻天青着脸,顿时感觉心里不是滋味,喃喃道“谁是那个万众期待,傻逼一样的铁憨憨愣头青啊……”

    萧无意长叹一声,转身出去,留下一句话“……我刚才揍的……就是那个傻逼一样的铁憨憨愣头青……”

    浪翻天愣然坐在密室中,半晌才喃喃自语道“我……傻吗?”

    ……

    第二天.

    天下商盟盟主萧无意,率领副盟主浪翻天,赵无极;五大长老,三大供奉;再加上一个风过海,离开了天下商盟,联袂前往九尊府。

    “既然决定要跪,那就跪得彻底些,更加诚意一些。”萧无意如是说道。

    “这也是这么多年下来,我萧无意为天下商盟的弟兄们……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

    九尊府。

    现在的九尊府,与云扬离开那会,早已经是大相径庭,可说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人间仙境,福地洞天。

    遥遥看去,满目尽是峰峦叠嶂,祥云缭绕。

    隐隐然有无数的珍禽灵兽在半空中若隐若现;也不须置身九尊府之内,便只是立身于九尊府地域方圆万里之内,便觉灵气充沛,浑身舒畅莫名。

    绿树成荫,遮天盖地;一条条道路,尽是康庄大道一眼不尽。

    云扬与上官灵秀于距九尊府还有大约三千里路程的位置,转为步行,因为两人发现从这里开始,前行道路变得格外宽敞豁亮,亦是从这个位置开始,路两侧开始栽种各色鲜花各类植物,井然有序,赏心悦目。

    再往前走,每隔一段距离路边便会安置一些奇石摆设,偶尔还有一些自成格局的花圃,小园林,更摆放着一些平平整整的大石头,供给游人休息之用……

    再过一段路程,开始出现一些个凉亭,别有野趣,犹有雅意。

    如此再行几十里路,路边开始出现了客栈,酒家,各色商家层出不穷,买卖很是兴隆……

    毕竟此时的九尊府早已与往昔迥然,如今去往九尊府的人可是太多了,有无数的少年,眼中是憧憬,也有很多老人,带着自己家后辈,跋山涉水地前来九尊府拜师……

    偶尔走过一个身穿九尊府服饰的弟子,总会引起一番艳慕的目光,毕竟现在的九尊府,本身就已经代表了一份尊荣,一份风光。

    一路走来,上官灵秀看得啧啧称奇。

    “这里的气象真好。”上官灵秀由衷夸赞“相比较我们经营了好几年的第九尊府……竟是相差数筹不止……这还隔着几千里路呢,满眼尽是风景如画,人潮涌动……”

    云扬一如既往的一袭紫衣,还有头戴面罩;虽然是面貌不现,但走起路来仍旧是潇洒随意,说不出的出尘脱俗。

    这两人一路走来,早已有太多太多人满眼好奇的注目于他们,自然都是在诧异,这两人分明是要前往九尊府的,可怎地到了九尊府的地盘,还要双双带着面罩,想干啥?

    挑衅吗?!

    现在九尊府首尊玄黄云尊云扬可谓是战绩惊人,先在妖族多番死里逃生,为人族立下不世功勋,得享玄黄云尊盛誉,而后更以一己之力灭杀百位圣君高阶修者,实力之强,惊世骇俗,天下惊叹。

    而那惊世一役的由头,貌似就是因为面罩引起的,是故近来拜访九尊府的,面罩直接成了禁忌词,这一男一女可好,一个两个都带着面罩,这算是示威,还是挑衅呢?!至少也是有性格的过分了吧!

    此际云扬与上官灵秀外表并不曾外露强者气息,便如两名普通武者一般;但在这一路上,却没有早遇到任何麻烦。

    而继续前行,沿途所见越发的风景美如画,道路两边的鲜花树木掩映丛中,酒家客栈茶楼比比皆是;只是是在此入住的或者是打尖歇脚的,每个人都安静的很,就连说话也尽皆悄声低语,并没有任何人敢喧哗大声。

    正是因为于此,氛围尽显静谧。

    如此特异的氛围令到云扬二人见猎心喜,虽然距离九尊府本府已然不远,但两人却每个一小段路程就去到一家酒家客栈茶楼稍歇,一探风土人情再观周遭景色,却见每一家客栈都颇有可取之处,虽不至于说是流连忘返,但小住数日却是乐事一桩——周遭许多美景,店内干净整洁卫生,还有无数的上等食材,无论住宿游历,各呈佳妙……

    “店家,我听说这里距离那个新晋崛起的九尊府不远了,竟能随意开店?”云扬找一家打听了一下“若是可以,我们也想要……”

    “随意开店?”店家是个中年人,也是修行中人,不过只得尊者级数修为,微笑道“客官也说这里是九尊府的地盘,怎么可能随意开店,想要开店经营必须要经过九尊府的严格审核,唯有九尊府那边确定你有这个资格,才可以入驻心上,而且还要提前预交一年的地皮使用金的……那可不是小数目。”

    “那,能赚的回来么?”

    “岂止是能赚回来……”店家一脸惊讶“吾等在这里做生意自然是有利可图才会入驻开店。在这等地界,可没有赔本赚吆喝的说法,小兄弟,你要做的话倒也不是不行,就是得注意将自身火气收敛,更加耐得住性子,据我所知,现在等候排队开店的商户,已经超过万余人……对了,我还听说九尊府管理层已经打算要关闭这个门槛啦,毕竟是寸土寸金之地,本就是情理中事,我当初孤注一掷,举家迁徙至此,倾尽所有,购下了这块土地的使用权,可说是我这辈子最有远见的投资了……”

    云扬七情上面的耸耸肩。

    小胖子钱多多在经营方面还真是生财有道……光只是这几千里路来路边的这些酒家客栈的一年地皮使用金预交金额,估计就够九尊府吃上好一阵了……

    而且看这样子,这金额只怕还要激增。

    光是那些后来的,却又得大把大把钱财在手的家伙,出高价取得一个名额;也许就是超出正常价格的十倍二十倍的价钱!怎不让已经开店的老板们危机日增,叹息朝不保夕。

    在这地界开店,不仅能赚钱,修行环境更是绝佳,孩子从小在这里长大,哪怕是资质不行,没机缘不能拜入九尊府门下,但天天受到灵气洗礼仍旧会让孩子裨益莫甚,比不上九尊府门人弟子,却不一定比不上其他派门的弟子。

    光这一点,就已经是倾家荡产都买不来的机缘啊。

    更别说还有最最关键的一点,安!

    谁敢在这里动手?!

    这里是左近九尊府之地,九尊府还收取了土地使用金,自然要对租赁者提供保护!

    光是这一点,便已经足够收回票价。是故现在随便一个名额都有数百人数千人在盯着,非有相当的财力,人力,耐心难以取得,绝非说笑……

    “这九尊府还真是……生财有道啊。”上官灵秀对此叹为观止,她是擅兵之人,自然深知后勤的重要性,对于九尊府后勤主事之人,能够将这个都算计得清清楚楚,运用得精妙入微,这样的门派,想不火都不行!

    正在谈话之间,突然天空之中乍现风起云涌。

    却是无数的九尊府弟子从空中御空飞行,所有弟子的衣袍式样都是一样;唯有颜色不同,急匆匆的向着九尊府的方向赶过去。

    风声呼啸而过。

    掌柜抬头张望,眼中是羡慕,还有些不解,喃喃道“这是怎么了……怎地这样大的阵势,从大前天开始就没断过,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上一会……晚上也是匆匆回归……从今天早晨凌晨开始,都已经是第七波了,不会是有什么变故吧……”

    话音未落,又一波九尊府弟子从四面八方回归,在天空中飞行过去。

    又是一波……

    旁边一个店主凑过来“王老哥,这阵势……可不比寻常呀……今天这架势分明是比前几天要更急一些……”

    “是啊是啊……难不成是出了什么大事?可九尊府正值风头大盛之时,什么人,什么势力敢缨其锋呢?!”

    王掌柜喃喃自语。

    适时,远方急匆匆脚步声踏踏传来;一群身穿九尊府灰色皂色服饰的底层弟子,从路口处一路疾跑地跑了过来,这些小家伙尽都修为尚浅,还不能御空飞行,此际还只能靠两条腿,以轻功提纵之法赶路,倒也跑得飞快,其中不少都已经是满头大汗,惟其神情振奋,充满了激动之色。

    “这……这是九尊府在召回部在外弟子,是要做什么?”

    “是,看这情况,肯定是大事,又要有大新闻了。”

    “但到底什么事情需要将部弟子都召回来?”

    众人议论纷纷,每个人都是好奇之极。

    天空中,还有一波一波或者三两成群或者单人独行的九尊府弟子,都在飞一般地往回赶。

    地面上,同样是每个方向都有人九尊府山门那边跑……

    ……

    云扬摇摇头,笑了笑,带着上官灵秀仍旧缓缓前行,仿佛然不以为意,不萦于怀。

    “九尊府弟子此番动作,多半是在准备迎接你的仪式……”上官灵秀道“你这个府尊怎地不快些回去,你要失礼是你的事,可别牵连到我。”

    云扬笑了笑“安心好了,这帮小家伙在外面的可不在少数……估计还有很多跑得挺远。无尘他们的心思我清楚得很;若是规定期限内没有回来的,或者没有赶上此次大典……肯定是要大吃苦头的,所谓急事缓办,咱们一路缓缓的走过去,也能给他们多争取些时间。”

    上官灵秀哈哈一笑“我竟不知道你这位府尊大人这般的宽宏。”

    上官灵秀话语调侃,心底却是充满了佩服,云扬的确是设想周到。

    云扬淡淡一笑“我无意置喙无尘他们的做法,戒律堂与各峰峰主本就是必须要严格遵守门规戒律的……而我这位府尊,却势必要在更多的时候展现宽宏之相,否则九尊府就太过没人情味。”

    “总是你有理,这里距九尊府本府还有多远的道?”

    “大约还有一千二百里吧。”

    而就这一千二百里的道,两人足足走了两天,才终于来到了距离九尊府三十里的位置。

    若说前面所见的恍如人间仙境,那么此处却直接就是人间仙境!

    又或者祛除前两字,只保留“仙境”二字!

    越临近九尊府本府之地,盛景愈甚,祥云缭绕,瑞彩千条,气象万千,路边草丛里,居然已经有一些灵药在滋生,上官灵秀甚至有看到了一丛丛的人参居然开花了……

    “当当当……”

    一声一声的悠扬钟鸣,传荡三山五岳之间,遍布无尽的肃穆气氛。

    这里,已经有不下数万人集聚,尽都在周围山上静静等候,在这里聚集者拜山者有之的,办事者有之,嗯……还有些是来投奔的……

    但自从数日之前开始,天九尊府闭门谢客,只许本门外出弟子进入,再不许其他人进入九尊府本府。甚至即便是本门弟子也是许进不许出,是故外人都等在了外面。

    大家都对此自然是满心不解,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

    而这个谜底,似乎要在今天揭晓了。

    九尊府的镇府钟声连续响动了九十九响,这个数目字已经昭显了此次变故的重大程度——至高无上!

    适时,一声震撼千山万水的声音陡然响起,直冲霄汉,回荡九天。

    “开……山……门!”

    随着这一声呼喝,巍峨的九尊府山门,缓缓打开。

    一股精纯到了几乎令人窒息的灵气,从打开的山门中,轰的一下子倒灌出来。

    周围所有人在接触到这股沛然灵氛的瞬间,只感觉浑身舒畅,便如同猛的喝了一口琼浆玉液一般,从上到下,透着说不出的熨帖惬意。

    “九尊府的灵气……当真恐怖!啊”有见多识广者感叹“我当年可是曾经去过圣心殿的,但即便是圣心殿的灵气,相比较于九尊府此际……仍旧要差了至少一筹!”

    同样站在山峰上等待的萧无意轻声叹息“同样都是上品天运旗门派,但……九尊府的灵气氛围,胜过商盟又何止十倍!”

    一边的天下商盟众人尽都是连连点头,满脸尽是嗟叹,眼神中犹有抑制不住的惊喜。

    随着府门开启,整整一百位九尊府金衣弟子,面容肃穆的缓步而出,分作两列,在路两边整整齐齐站成两派,面容恭谨,一个个显得乖巧有礼,温良敦厚。

    但萧无意等看到队列中排在第二位的胡小凡,却是一个个的嘴角抽搐,口歪眼斜。

    这货摆出来这么乖巧的样子,真的会有人信么?

    排在最前面的两人,云秀心在左,白夜行在右;而胡小凡与孙明秀,则是分别排在第二位。

    这是九尊府第一代弟子;也就是初代弟子之中最出色的那些。

    初代弟子原本一百人,在这数年间因为种种缘故陨落了三十多位,但再次招收弟子的时候,早已择优补了百人之数。

    这一百大弟子站出来,无数在远方观望的修者尽皆倒抽一口凉气,惊诧满心。

    眼前所见之少年,每一个都是钟灵琉秀,根骨超凡之辈;更有甚者一个个的年纪都并不大,最小的或者不过十三四岁年纪,但这些少年弟子之中,最弱的也有圣皇一品修为!

    而排在最前列的云秀心白夜行胡小凡等人,每一位都拥有圣皇巅峰级数修为,距离圣尊阶位,不过半步之遥,只待机缘一到,突破不过顺水推舟之事。

    “九尊府后辈人的实力,竟然恐怖如斯……”

    无数江湖人嘴角抽搐,心脏更是几乎震惊得要爆裂了。

    …………

    &a;a;ap;lt;……说点啥?我能说直到现在楼下广场舞还有卡拉ok声嘶力竭么……&a;a;ap;gt;

    。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