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战无非眼珠一转,道:“给其他几位殿主联系一下,咱们四大殿殿主,带上精英一起过去。”

    副殿主目光一亮:“威慑?!这是个好办法!云尊再牛,也就只得他一人战力无双,九尊府气势再盛,始终底蕴薄弱,未必就敢一下子得罪四大殿吧?”

    “威慑个屁!”战无非咧咧嘴:“你是在想什么哪?咱们在东极天宫四大殿之中,排名第二……云尊就算是要挑战,也要先挑战第四吧?让他去挑战别人,整个打赢……咱们拱手让给他个第一又何妨……咱们这个殿级总是能够保得住的,其他的不重要!”

    他摸着下巴:“若是当真这样的话,也不是很丢脸啊……我想以云扬的眼力见识,若然只有咱们去的人最,他很大机会会直接挑战咱们圣心殿,那样就算最终能够保住殿级,落到第三……但大庭广众之下被锤得狼狈万状,才是丢人丢大了呢!”

    副殿主一头冷汗。

    您这想法……真是出人预料,出人意表,发人深省,震耳欲聋啊!

    不过,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个主意不得不说真不错啊。

    ……

    东极天宫。

    “宫主闭关,谁去?”大长老白眉几乎垂到了胸前,眯着眼问。

    众人一片沉默。

    去干吗?

    我不去。

    我身为东极天宫长老,修为还不如一个上品天运旗掌门,我不去,不丢这个人……

    其他人也都是同样的心思,人同此心,不外如是。

    大长老白眉轩动:“难道你们打算让老夫亲自去?”

    “不,此次须得我亲自走一遭。”众人转头循声看去,却是一眼看去几乎苍老了很多的宫主,东方浩然,破关而出。

    北荒魔宫那边也是一样。

    “本座亲自去。”北宫琉璃脸色阴沉。

    至于西天圣宫……

    西门翻覆在接到请柬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带着人出发了。

    好歹有理由跑出来了……家里娘们儿真的是疯了,我乘这个由头赶紧出去躲躲。

    时间一天天过去,距离大殿的日期,也越来越近了。

    时间一天天迫近。

    九尊府张灯结彩,满目尽是喜庆之意。

    几乎每一个弟子都在奔波忙碌,忙碌得连修炼的时间都没有了,但个人都忙碌得兴高采烈。

    山门外,负责迎宾的弟子红光满面,精神饱满,一路排出十几里,尽是彩旗招展人山人海。

    此际闻风而来的三山五岳江湖好汉们早已经是聚集了好一大批;还有更多的在路上赶过来。

    相比较于已经十分忙碌的门人弟子,九尊府高层在这段时间里同样很忙。

    三大门派合并归附于九尊府的消息甫一传出去,在极短时间里就引起了莫大反应,连锁反应;以至于很快有多个下品天运旗门派,找上门来请求合并……而隔了数天之后,更是连中品门派也派人过来了……

    前前后后,圣心殿所属中下品的门派,在短短的七天时间里来了九家之多!

    都是请求合并入九尊府……

    而云扬的应对很是简单粗暴,部拒绝!

    平心而论,既然有资格跻身天运旗派门,自有其底蕴势力,九尊府若是将这九家天运旗派门部吸纳了,派门规模势必再上层楼,所谓殿级升阶,连过场都不用走了!

    但云扬却又怎会如此短视,自身当前势力已经去到了九尊府所能驾驭的极限,再盲目扩充,反而会让九尊府的构架过度臃肿,难以运转自如。

    毕竟无论新九尊府,天下商盟还有凤鸣门,任何一家原本就跟九尊府颇有渊源,合并起来各自克制,相处起来也能融洽,然而再有其他派门掺和进来,却难免会有龌龊生出,深不说浅不说的弊端在所难免。

    再者,九尊府合并了凤鸣门与天下商盟,已经等同是在圣心殿身上狠狠地挖了一刀;就算圣心殿家大业大,不会太把一个中品前三的门派和一个商业为主的上品门派末座放在心上,终究是一下子失去了两股从属势力,

    若是仅止于此,凭云扬与战无非的交情;再考量凤鸣门与天下商盟本就与九尊府来往密切,有很深的基础存在,走到合并这一步,不过顺水推舟,大势所趋,

    但要是再将这些小门派都收了,就太过了……

    圣心殿就算不至于沦为光杆司令,也势必要势力锐灭。

    这份影响,云扬可是一点都不想担的。

    各大门派,各殿殿主,估计都已经在来往九尊府的路上,不日便将抵达,毕竟现在云尊声名如日中天,大家怎么会在当前这个节骨眼上不给面子呢?

    但云扬怎么也没有想到,所有嘉宾之中,来的最早最快的,居然是一位最最重量级的人物!

    九尊府主峰。

    云扬刚刚忙活完,回到自己的房间;当着两位未婚妻,反正这狐狸头也已经被看过了千百次,也没啥不能看的……径自将那头罩取了下来,坐在椅子上,挺着狐狸头,施施然地端起一碗水,一饮而尽,随即便是一抹嘴:“爽!”

    计灵犀斜眼看过来:“原来你人样子的时候吧,还挺注意形象风度啥的,怎地现在成了狐狸头,反倒啥也不注意了,看你喝碗水都喝到衣服上去了,你可是一府府尊,注意点形象好么……”

    云扬咂咂嘴:“反正顶着的也不是自己的脸,就算丢脸也丢不着我的人……”

    上官灵秀素手轻挥,无数的天地灵气应手而来,聚集为灵液落将下来,不过十数息时间已经聚得满满一壶的灵液,下一刻,上官灵秀手心陡然燃起火苗,竟是以玉手做灶,以之烧水。

    如是片刻之后,水已然滚开。

    上官灵秀为云扬与计灵犀两人每人奉上一杯热茶,这才笑吟吟的道:“灵犀你不知道,这应该是云尊大人觉得兼并了咱们大势已定,不需要再保持什么风度面子,这才这般的放浪形骸……”

    计灵犀撇撇嘴:“哼,我怎么不知道,我知道得很呢,我可不像某人,被几句甜言蜜语哄得晕头转向,早就忘记了自己的立场。”

    上官灵秀红着脸:“你说谁?”

    “谁应声,就说谁!就说你怎么了!”

    “哼!”

    “哼!”

    云扬适时地端出一家之主的派头,板着脸说道:“咋回事咋回事?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怎么还闹脾气?灵犀,你还不快给灵秀姐姐道个歉;灵秀,快给灵犀妹妹说个对不起,握握手,你们毕竟都是一个被窝的好姐妹啊。”

    云尊大人语重心长的话,引来了一阵爆锤。

    “揍他!”

    “流氓!”

    “登徒子!”

    “不要脸!”

    面对当世两大高手的围剿,云扬抱头鼠窜,狼狈无限。

    两女在后穷追不舍,脸上都带着羞红羞怒,出手毫不留情。

    一个被窝的好姐妹……谁的被窝?

    不结结实实的揍这混蛋一顿肯定是不行的!

    云扬捂着头四处绕圈跑,两女衔尾追着打,纵使云尊大人不断求饶,两女仍是穷追不舍,无留手意图,在一片鸡飞狗跳之余,竟显其乐融融。

    突然……

    云扬只感觉心中陡然一动,猛地一下子停止了逃跑,循思看去,眼神刹那间变得锐利异常。

    两女虽然修为陡增不逊云扬,但战斗素养却没有能提升到相应高度,对这异状没能即时察觉,撞在云扬身上的时候险些摔跤了,顿了一顿才发现了不对劲。

    窗口处,更远的位置……

    有一个人正背负双手,站在虚空之上,一派淡然地看着三人。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羞恼交加,同时怒喝一声:“谁?”

    竟是不约而同地挡到了云扬的面前。

    两女心中齐齐泛起一份明悟。

    这人居然能够无视了九尊府的护山大阵,都已经来到左近,自己两人仍自不知,这份修为端的高深莫测,更在己之上!

    这等实力,该当是此世巅峰强者,甚至是圣人级数!

    面对这样的高手,云扬也未必抵得过,但自己两人却是什么攻击都能抗的下……

    自然由自己两人挡在第一线,没准能趁敌大意直接反震死他!

    隐患消弭于第一时间,还是很有必要的!

    窗外的人淡淡的笑了笑,看着云扬:“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云扬深吸一口气:“西门宫主大驾光临,九尊府蓬荜生辉,请。”

    西门宫主?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相顾骇然,眼前之人居然是……西天圣宫之主,西门翻覆?

    这位大佬怎地来得这么早?

    难怪九尊府阻敌无数,从无外人能侵入的护山大阵,无反应,竟是此人到了!

    云扬亲自将西门翻覆让了进来,分宾主坐定,计灵犀亲自奉茶招待,不过与其说是有多看重,倒不如说是……计灵犀不放心。

    云扬毕竟是直接斩杀了眼前这位的亲生儿子!

    尤其是这段时间里可是听闻了许多关于西天圣宫的传闻,眼前的这位西门宫主怕老婆的传言早已经是家喻户晓,蔚为传奇,就算当日不计较,现在还能不计较吗?

    “宫主这段时间,清减了不少。”云扬没话找话。

    说实话,计灵犀二女心中的忧虑他也有类似想法,心里没多少底,这位大佬这么早过来干嘛?距离大典……还有好几天呢啊。

    西门翻覆轻轻叹息:“若是你遇到我这等事,你也会清减许多的。或许会比我更憔悴也说不定……”

    我才不会遇到这等事呢!

    云扬心中不爽,这老货分明就是在咒我……

    计灵犀在旁边,轻飘飘的说道:“西门宫主过虑了,将来我们有了孩子……”说到这里,脸突然红了起来,毕竟一个黄花大姑娘说到有了孩子云云……还是很不好意思滴。

    “……我们定然会教育的好好地,绝不会让他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计姑娘还是渐次将这句话说完了。

    一边同样脸红的上官灵秀一边害羞一边脸红一边坚定的点头。

    西门翻覆淡淡的笑了笑:“那本宫主提前先预祝你们心愿圆满。”顿了顿,他道:“我更乐意相信,你们定然能够将孩子教育好。”

    “有如我们几个老家伙这般的前车之鉴……趋避预防想来不会错失。”西门翻覆怔怔出神。

    他在想,若是自己当初盯得紧一些?不是这么放任?是否不会令局面演变到现如今这般呢……

    “多谢宫主吉言。”云扬哈哈一笑:“不过宫主来的这么早……委实让云扬吃惊莫甚啊。”

    西门翻覆看了看计灵犀与上官灵秀,意味深长:“我还乐意相信……你将来一定比我跑得更快……”

    云扬:“……”

    靠,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你这是将你的痛苦强加在我的头上,让我的痛苦百上加斤,更上层楼啊!

    说了几句话,计灵犀与上官灵秀见西门翻覆来意和善,也就放下心来;毕竟眼前这位乃是此世最顶峰的强者之一,心头自有权衡……

    于是两女就出去各忙各的去了,毕竟现在的九尊府,需要操持的事情太多了……

    多了她们两个看着,自有助益。

    ……

    “我提前几天过来,主旨自然来散散心,同时也是避避难。”西门翻覆见到两女走了好久,这才苦笑着说了一句话。

    “避难?”云扬对于此说似明不明,隐隐有个想法,却无法宣之于口。

    “哎……”西门翻覆的叹息苍凉至极:“儿子不争气,死了也好,免得继续贻笑天下……我接受了,更加理解你的选择做法。说实话,午夜梦回之时,简直是恨不得自己早早下手,可以少让几多英雄故旧蒙难……但是他娘那边,却是难以说通。”

    “这段时间里,她一直吼着叫着要来找你报仇……即便是我回去之后着手调查,将一桩桩一件件的恶事恶行调查清楚,核实明了,都放到了她的面前……夫人她才终于肯放下了向你寻仇的念头……”

    云扬口中不言,但心中却还是触动极大。

    为人父母者,不管儿子犯了什么错,一朝陨灭,命丧人手,总难免愤恨于心,找寻杀子仇人报复更是情理中事,这却非关是非对错,仅止于立场私仇,无可厚非,而能如西门翻覆夫妇这般的深明大义,放下仇怨的……相信即便是放眼整个玄黄界也是极为罕有的。

    西门翻覆沉沉道:“其实……咱们夫妇也没有你想得那么伟大,若我不是西天圣宫之主,肩上没有这么重的担子的话……纵使我明知道自己儿子恶贯满盈死有余辜……但多半还是要忍不住找你报仇……但是,你之存继隐隐关乎玄黄人族之存亡,我能做的就只有忍气吞声……或许,等完平息了妖患之后,我突然找你报仇,了断这段仇怨……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云扬满脸尽是尊崇的说道:“宫主言重了。能做到如此,已经是难能可贵,无论彼时如何,只论立场,无关其他。”

    西门翻覆苦笑一声,喃喃道:“难能可贵,若是当真难能可贵,哪里会连自己的儿子都教不好?”

    一语未了,竟是悠悠出神半晌。

    良久良久会后,才又听西门翻覆续道:“还有,虽然我夫人也明白了这件事的因由始末,但是心中的那份恨意,却还是难得消除……不能找你寻仇……却不妨碍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我这段时间以来日子,苦不堪言……”

    云扬纳闷:“这是为何?”

    西门翻覆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说儿子走到今天这地步,都怪我一心只顾着西天圣宫,不管自己儿子才慢慢变成了这样子,又说儿子小时候那么乖巧,如何会变得这般利欲熏心,还不是效仿我这个做父亲的么……总之就是儿子的死,都怪到我的身上了……”

    云扬嘴角抽搐。

    这个理论真他么的……

    好吧,这个理论还真是……他么的无法反驳。

    “那天……我疲累的不行了,小憩了一阵,结果一睁眼却发现这娘们拿着大刀往我脖子上剁,她要谋杀亲夫啊……”

    西门翻覆一脸后怕:“幸亏我修为还行……脖子被砍断了一半逃出来了……正赶上你请柬到了……我就……”

    云扬满头冷汗。

    谋杀亲夫?正睡着觉枕边人拿刀剁脖子?

    即便抛开前边的罪名不说,光想一想那个场面,就免不了浑身打哆嗦啊有木有。

    西门翻覆也抹了一把汗:“这次我打算多待几天……哎,过段时间再回去……”

    颓然坐下,精气神无,活像是打了败仗的公鸡也似。

    “但这也不是长法啊……”云扬感同身受地替他忧心起来。

    “那还能有什么办法?”西门翻覆瘫在椅子上两根手指头揉着眉心。

    “其实我倒是有个办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云扬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什么办法?”西门翻覆不抱希望的问。

    “宫主多辛苦辛苦,努力努力,再让她生一个不就成了?”云扬两眼亮晶晶的说道:“对宫主您来说,这不难吧?而且……嘿嘿嘿嘿嘿……”

    …………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