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

    西门翻覆险些一口气上不来,瞪眼如铃,连声咳嗽:“你小子在消遣我呢?这算什么主意?连馊主意都算不上!”

    “怎么还成馊主意了?我就问你这事的根上是不是她死了儿子,一朝失去了精神寄托,只要再给嫂子一个精神寄托……那极端情绪就会随着时间推移愈发的淡化起来,这绝对是好主意,最好的注意。”

    “谈何容易!”西门翻覆翻着白眼:“我辈武者,随着修炼到了相当地步,浑身精气,早已化作了自身修为,想要孕育子嗣,比登天还难……”

    “我有办法。”云扬老神在在,低声道:“宫主难道不曾听说……我有一处神秘领域名曰灵之墓地,可以兑换生命之气出来,造化衍生不过等闲事尔……”

    “嗯?”西门翻覆眼前登时一亮。

    “只需要……如此如此……”云扬贴着西门翻覆耳朵传音,一个说得眉飞色舞,一个听得若有所思……

    “怎么样……你道成是不成?”云扬一脸猥琐笑容。

    西门翻覆想了半天,还是摇摇头:“还是难哪……现在她看到我,第一反应就是如同看到生死仇人一般……怎么可能和我上……那个啥……”

    云扬满眼诧然,道:“西门宫主,你之所以被嫂子追杀,非是自身修为不敌,仅止于爱重嫂子吧?等回到宫中,直接桎梏擒拿……然后再用强……将大事件搞出来……”

    “……”西门翻覆皱眉,沉思,考虑可行性。

    “再之后的事情,大抵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我想等你们再有孩子之后,嫂子只怕会有很长很长的时间都会陪伴在孩子的身边了……”

    云扬笑得甚是猥琐,但西门翻覆却也顾不上,皱眉道:“这靠谱么……”

    云扬拍着胸口:“靠谱,绝对靠谱,这事儿……都包在我身上,我杀了你一个儿子,而今赔你一个……不就是生命之气么,我多给你几缕;总可以了吧,就算一次不行,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只要见到,就强行抓住……嗯哼?不就好了?”

    西门翻覆皱着眉头,脸色不断变换,突然一咬牙,勃然大怒:“云扬,你他么的出的什么馊主意!本宫主焉能被你摆弄?哼……”

    云扬愕然:“啊……”

    西门翻覆一伸手,咬牙道:“你杀了我儿子,赔给我十缕生命之气,那本就是起码的赔偿!抓紧时间给我,还费什么话!”

    云扬瞠目结舌:“……”

    “我跟你讲,我可不是为了那啥……我只是想起来了,你杀了人就这么一走了之,你知道你造成了多大的动荡么?生命之气,十缕!少一缕,也不行!”

    云扬眨巴几下眼睛:“西门宫主你……”

    西门翻覆面色如铁:“快些!”

    “你当生命之气是大白菜,现在没有……嗯,好吧,等你离开九尊府的,生命之气必然双手奉上!”云扬呲着牙。

    “不行,就现在,我还不知道你小子,你小子敢这么说,手头肯定有生命之气!”万一到时候忘了反悔了怎么办,赶紧把事情搞定是正经……

    “好吧……”

    云扬拿出来生命之气,西门翻覆直接用圣人神识包裹住,珍而重之的收起,喝道:“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本座本欲一掌打杀了你,但是看在天下苍生份上……哼……”

    云扬一脸菜色:“……”

    “你需要记得清楚!这生命之气,只是你给我的赔偿!你明白了么?绝不是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懂不?”西门翻覆充满了威胁的说道。

    云扬连连点头若小鸡啄米:“懂,明白。”

    “但凡给我说漏一句话……嗯?你懂得?!”

    “懂,懂!”

    “给我安排个客房,要清静些的。”

    “好。”

    ……

    西门翻覆背负双手,跟着带路的弟子悠悠然走了出去。

    云扬在房内却是连声叹息。

    这特么……还不如不出这主意;之前起码恩怨了了,没啥大事儿;出了主意又出了生命之气,付出了这么多……这老东西居然翻脸不认人了……老子原本想好的,本来是逼他帮老子解除这狐头状态,事情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居然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扯没边儿了……

    “你的面子就这么重要么?哼!”

    ……

    西门翻覆来到了客房,随手打赏一枚空间戒指将带路弟子打发走,立即就用圣人之力将自己的房间盘封锁,随后,连待整个院子都给封禁了。

    紧跟着就取出刚到手的生命之气,珍而重之的点滴分离,将十缕生命之气清清楚楚的分开,一条一条……

    然后,悄然引动天地本源生命力,将之珍而重之的重新包裹,再一条条收起来,封印在自己身上。

    搞定这一切,这才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这么长时间里,总算是真真正正的拥有了一把轻松的感觉。

    “不错……只要有了这些……莫说一个儿子,只要搞得好了,生十个也不是没可能的……要是其中再有双胞胎三胞胎的……嗯,这一节,不可不考虑。”

    “以我的能力……有了这生命本源之气,搞个二三十个出来……”

    此念一生,不觉浑身愈发的轻松起来,干脆闭上眼睛继续幻想,幻想之后的美妙人生。

    等我回去……嗯,直接杀进去,强行制住!扒光……封了本源,封了修为,封了玄气,免得那娘们儿拼命挣扎……万一还要寻死觅活的怎么办……

    要一直制住!等到孕相出现……嗯……

    “这趟九尊府,就只此一项,就已经是来得值了!”

    “老子这一次,是要真的翻身做主了!……”

    西门翻覆喜滋滋的躺了下来,两手垫着头。等东方浩然和北宫琉璃来了……自己要不要提一嘴这个办法?

    不过这个要和云扬商量一下,让云扬拿出来的时候分送三人。然后他们俩收了之后,我坚决不要,却不信那俩家伙会不要……

    这样就可以揪住这个小辫子,取笑他们几万年了……

    嘿嘿嘿……

    ……

    九月初二。

    这一天从来都是个大日子,也是惯性的好日子!

    天气就从来没有不好过!

    不知是巧合还是注定,每年的这一天,传说中,英俊的潇洒的无所不能的家庭地位超高的创世神生日的这一天,天气总是好到爆!

    凌晨。

    就在晨曦刚刚冲出地平面的一刻,九尊府乍现万道紫气,冲天而起!

    这一刻,冲天而起的无量紫气,将九尊府周遭方圆天地数万里地界,尽数染成了一片瑰丽的紫色氛围!

    随即,更形浓郁的灵气,弥漫四野,充斥天地。

    只得片刻酝酿,半空中,紫气盘旋更甚,迅速形成了八个大字。

    “巍巍玄黄,赫赫九尊!”

    八个大字缓缓升起,横亘半空,非但凝而不散,犹自缓缓地往上空飞去;更随着上升之势,字体越来越大,最后就在极高处定格,宛如镶嵌高空,辉映天地!

    这八个硕巨大字,高悬天际,即便是身在数百里开外,尤能清晰地看到,当真是太大,太显眼了!

    而所有看到这八个字的人都下意识地升起一种感觉:我曹,真牛逼!这也太震撼了,太有感觉了!一看到,就忍不住有一种想要臣服的感觉……

    九尊府后山。

    董齐天盘膝而坐,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力运功维持八个字的形状。

    他今天的任务,就是用自己的修为稳住这八个字。

    可不止于眼前一会儿,一阵,而是整整一天!

    “特么的……”董齐天一边输出玄气,一边喃喃怒骂:“到了这等大场面,出风头的事情轮不到老子也就罢了……说什么能者多劳,还不是让老子在此做一整天的苦工……”

    想要凝气不散,乃至留迹天际,尽皆不算难事,只要有圣皇以上修为,轻而易举,但说到长时间维持,一维持就是一整天,即便是已臻圣尊级数的强者,也未必能够持久如斯,

    而且,此次所凝之气又非比寻常,乃是至纯紫气,无论内蕴之能量还有分量都是寻常灵气的千百倍,以这八个字的体积以及留迹高度,即便是圣尊高手也难以维系。

    而说到一挺就挺一天,整个九尊府之中能够做到的,也就只董齐天与云扬本人而已,计灵犀上官灵秀两女虽然精进神速,亦臻圣君顶峰之境,但对于自身威能控制精确度远远不及云扬两人,是故这份凝气留迹的工作,真的就只有董齐天可成!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话,用在这里不知道算是合适,还是不合适……

    ……

    晨曦渐次爬升,曙光愈盛,普照大地,尽洒乾坤。

    空中的八个字始终如彩虹一般高挂天地,气象万千,辉映玄黄。

    眼见既定时刻已临,九尊府山门缓缓开启,一股浓郁至极的灵气随之而出。

    一众九尊府弟子,尽都穿着崭新的衣服,精神饱满。

    今天,可是九尊府的大日子,所有人都不修炼的大日子。

    从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络绎不绝的贺客已经开始登门。

    “纯阳宗掌门协同长老三人前来道贺!”

    “黑水派掌门人协同长老……”

    “玉鼎门……”

    “铁剑盟……”

    “……”

    无数门派纷纷前来道贺,其中有中品门派,也有上品门派;下品门派虽然也不乏人来,但以九尊府今时今日的实力地位,下品派门的贺客只能默默进入,并不具备被唱名的资格,至少要中品门派以上,才有唱名的资格。

    而在这里负责唱名的,却是九尊府三弟子,胡小凡。

    这小子中气充沛,又天生一副的堂音,在此唱名自是极妙,不过他之所以担此重任的另一个主因却是因为,他实在不是个安分的主,云扬早早就直接点名让他来唱名,免得让这小混账在这个大日子里惹出点别的啥事儿出来,节外生枝,反而不美……

    胡小凡挺立着还不算很伟岸的身板站在山门口,满脸尽是兴奋;心中却犹有苦意。

    这么盛大的场面,看着人山人海的,自己身为九尊府今天的第一道脸面,风光无限……但是,自己真的就这么喊一天……这嗓子还能好么,还能用么?忍不住摸了摸空间戒指里面早早准备下的三大瓶雪岭润喉水……不知道够不够?

    还不知道……是不是有空隙喝?!

    随着九尊府大门开启,无数的门派,蜂拥而来,绵绵无尽。

    而此行的贺客,百分之百是掌门人亲自出面,带着精心准备的贺礼,满面尽是蔼然笑容的恭谨进入;老老实实地被弟子引领着前往相应的观礼台落座。

    不过大半个时辰,胡小凡就已经喊得口干舌燥,终于偷个空喝了口水,却是一喝就喝下一大瓶的润喉水,可是目测面前的贺客人群,顶多也就才唱完了一小半而已,没见面前还是黑压压的人头一大片。

    事到临头,岂有转圜的胡小凡硬着头皮鼓着青筋地继续声嘶力竭唱名……

    “这小子今天可是惨了,这露脸岂是那么容易露的……”一侧,共同负责迎宾的白夜行,还有云秀心孙明秀等人每个人表面上都是一脸严肃,实则暗中传音却是幸灾乐祸的笑翻了。

    “谁让他那么能作……”白夜行眉眼不动的传音:“居然在掌门师尊面前胡咧咧,说要将那些江湖扬名的别派天才都打翻在此……这下子好,惹恼了掌门师尊,亲自下了谕旨让这家伙负责唱名之事……”

    “此番若不是掌门师尊开金口,别的师叔师伯还未必镇得住他……”

    云秀心一脸幸灾乐祸毫不掩饰:“等他部唱完了……至少三五天之内都没啥精气神……要是咱们这几天里找他切磋的话……”

    “好主意!”其他人都是目光一亮。尤其是孙明秀与玉成航,这两人都比胡小凡年纪大,而且一开始修为也比胡小凡为高,但现在胡小凡早已经超过了他们,天天在面前晃来晃去,嘴里面不断的嘀咕“我昨天又有了新领悟”“突破境界怎么就这么容易”“我还想沉淀一下呢,怎么就又突破了呢……”

    一张嘴贱得千人骂,万人嫌,两人早已经想要教训他一顿了。

    今日之后显然就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天赐良机啊!

    “千叶门……”

    胡小凡中气十足的声音;几位大弟子急忙放弃传音,满脸谦恭笑容,引领客人进门。

    终于……

    “东极天宫所属,圣心殿殿主战无非,携圣心殿四大长老,三十二位弟子前来到贺!”

    终于念到了殿级。

    胡小凡眼见来人差点就喜极而泣。

    真他么的没想到,这个唱名工作这么的累,简直快要累死了,比大战三五七天都他么的累,真心不是人干的活啊,圣心殿来人阵容盛大,引入的当口足够我喘口气了!

    …………

    不瞒兄弟们说,我写东西,哪怕再累,哪怕再熬夜,哪怕颈椎胳膊再难受……哪怕天天贴着膏药,我也是快乐的,我能把自己写笑了,把自己写哭了,把自己完沉浸在这个世界里,甚至不想出来……

    我写了十年,这种热爱没有变过。因为我喜欢。但是这两天,这种形势,让我平生第一次产生了离开这个行业的心思。

    太恶心。

    读者举报写的反动写的反面写的h写的暴力写的三观不正那是应该的;但是作者之间恶意举报,却是实在是让我恶心。写好你自己的书不行吗?>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