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过短短刹那,场中气氛变得空前滞闷,隐隐有一丝火药味点滴酝酿。

    钱生金自己清楚的知道,今天自己中计了,情绪已经失控,但想要陡然间压下来已经升腾的火气,却根本做不到。一时间,连话也说不出,只是深呼吸。

    钱氏家族一位长老见势不妙,急忙站了出来,陪笑道:“呵呵……战殿主,今天这事儿委实就是一件小事儿……的确是我们做的不对……”

    “闭嘴!”

    战无非与圣元殿殿主,还有东方圣主三人一起怒喝开口!有你开口的份儿么?

    而在场所有殿主圣主的脸色,都变成了铁青色。

    今天可真是丢了大脸了!

    钱家,当真牛逼了啊,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子加起来,居然还不够,你想要怎地?

    虽道财可通神,富可敌国,但这句话,却不适用于玄黄大地的顶峰之人眼中!

    战无非注目于那位钱氏家族长老,目光阴冷森然,一字字道:“此事,与你无关!本殿主今天只想要问问钱家主,我的面子,够不够?!给不给!”

    圣神殿殿主月无边嘿嘿一声冷笑:“还问个屁?不够自取其辱,咱们的面子算个屁啊,人家早就摆明了不大算给,还问个六!”

    圣元殿殿主柳长风沉着脸,道:“确实是自取其辱,是我等太自以为是了。”

    这两句话,分量已经是重到了极点。

    而其他几人的脸色同样阴沉到了如同要杀人一般。

    钱氏家族五位长老都是焦急的看着家主,一颗心怦怦乱跳。

    家主!

    知道您委屈了,咱们有一个算一个谁不委屈啊!

    但是现在……您看看形势啊,咱们真撑不住了……

    “此事,是我钱氏家族错了!多谢云夫人海量汪涵,不予计较。还有几位九尊府小兄弟,让你们受委屈,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平白道心蒙尘。”

    钱生金终于开口,他那已经爆炸开来的一口气,也终于压了下去,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变得诚挚惭愧:“抱歉,战殿主,月殿主……”

    “刚才是我心魔滋生,一口气憋住了……此事根由便是钱某自视太高,自以为是……在此给诸位殿主大人郑重赔礼了。”

    说着,诚挚的一鞠躬到地,久久没有起身。

    一口气憋住了。

    这个答案,与这个深深地几乎将自尊抛弃了的鞠躬,即时让不少人的脸色都缓和了起来。

    这倒是勉强说得过去。

    大家都清楚,不管多高的涵养,一旦火气被彻底激发的时候,是绝对平静不下来的。

    但战无非哼了一声,脸色依旧难看,道:“钱家主端的好高深修为……心魔滋生,一口气憋住了,嘿嘿嘿……”

    冷笑一声,再不说话,径自拂袖而去。

    还有月无边与柳长风也是沉着脸,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

    而其他几位圣主殿主,纵使脸色好看了几分,但战无非的那一句话仍旧让他们老大的不痛快,凭你钱生金圣君修为,一口气憋住了?心魔滋生?!

    糊弄鬼呢?

    其中几位还勉强笑了笑,说了一声告辞,圆了一下场面。

    其余大部分人都是僵硬的咧咧嘴,二话不说转身而去。

    远远犹自听到计灵犀教训弟子的声音传来:“来者是客,诸事以客为尊,你们可千万莫要以为九尊府就一步登天了,这天底下大得很!再有半点怠慢,看我不亲自处置了你们!”

    几个弟子委屈尊敬的声音;“是……弟子不敢了……”

    随即又是计灵犀的声音:“钱家主……那个不好意思啊,我刚才的态度也有问题,在此向您赔礼致歉了,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说罢,计灵犀带着那几名弟子走了。

    几位还关注这边的殿主圣主们的,登时感觉是非对错大致有数。

    看看人家云夫人,多么的识大体。

    而这般两相比较之下,越发觉得这钱氏家族实在是,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是个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几位殿主心中都是给出了这么一个评价。

    适才战无非都主动拿出自己的脸来说事儿了,这位钱氏家族的家主居然还能硬挺着不动……你特么以为你一个鞠躬就能顶得上一位殿主的脸面不成?

    更何况刚才说话的可还不止一位殿主级人物呢!

    ……

    那边,看着计灵犀远去,钱生金木然转身,往里走去,才刚刚走出两步,突然间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一张脸瞬时转为蜡白,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倒落了下去。

    在今日适逢其会的众人眼中,此事之始末不过是很小很小的一件事。

    钱家家主钱生金别别扭扭,不肯认错,当众卷了好几位殿主的面子,才是大事,因小失大的典范!

    然而对于当世三大世家之一,天下财阀排名第一的钱氏家族却是几乎憋屈欲死。不仅是钱家家主钱生金口呕朱红,连那五大长老,也尽都有一种想要发狂的强烈欲望,只想要仰天长啸,想要杀人,乃至自杀的冲动!

    这,这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我们可是天下第一的财阀世家!

    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欺辱?!

    钱生金一口逆血吐出之余,很快就恢复了神智,但却已经是身受内伤——真正是被憋屈出来的!

    他深深的吸着气,神情委顿的坐在椅子上,喘息着,目光狠毒,良久良久才道:“九尊府决计不会平白与钱家为敌,必然事出有因,难道是……因为钱多多!”

    钱生金此言一出,其他几位长老俱都是身子一震,面色岔然。

    钱多多?

    这是一个存在感极弱,对自己等人来说,已经很久远之前的名字。

    嗯,貌似也不是多久远之前的事情,大抵就是百多年前,本家出了一个经营有道却无修炼天赋的家主嫡子……就只因为一句不知流传了多少年的谶语,当时的当家老祖一意孤行,让那个废物继任家主,甚至不惜为此而打压族中的修行天赋过人的子弟……

    后来,家族虽然拨乱反正,将那废物嫡系部驱逐,而且也没怎么伤元气;但毕竟清除了曾经的家主嫡系,是故众人都算颇有印象。

    当然了,此事谁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当做老祖宗一次一时糊涂,主因就是那一支的所有血嗣尽都是修行庸才,完没有入眼的余地。

    而那个漏网之鱼钱多多,大家也有印象,貌似就是个修行近二十年,才不过尊者级数的废材,

    别说不过庸才,就算是一时之选,被剥夺了天运旗,消除了钱家身份之后,却又能翻得起几分风浪。

    这些钱家高层对钱多多乃至钱多多父辈祖辈的影响,大抵就是人在走路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踩了一脚蚂蚁窝,将蚂蚁踩死了大半,却仍有几只侥幸逃生散去,但人还需要顾虑那些蚂蚁的报复?

    简直滑稽。

    但现在,众人却意外地见到了那只蚂蚁的再临……

    而且,自己家族今时今日所承受到的屈辱,还大有可能就是因为那只蚂蚁的缘故。

    这可就是另外的一回事了!

    “回去之后,将那一支彻底屠灭了吧。”钱生金满面疲惫的揉着眉头,道:“让他们去执行任务,然后让马匪灭掉。”

    他轻轻的舒了口气,眼中露出难言的狠毒:“否则,念头难以通达。”

    其中一位长老迟疑了一下,道:“未必就一定是因为那钱多多吧……”

    钱生金淡淡道:“不会再有其他的原因了,咱们钱家,再怎么说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九尊府并派大典,何等重要时刻,若无重大理由,绝不会这般的得罪本家。唯有那钱多多,既为九尊府大总管,位高权重,又与钱家有莫大仇怨。”

    “传令下去,尽速将那一批废人处置掉;然后布置人手截杀钱多多,九尊府纵然势大,终究草创不久,底蕴有限,只要家族尽速封闭山门,不问世事一段时间,自然可以淡去这段恩怨,在这段时间里,须得与各殿各位圣主等……想尽办法去打好关系……”

    钱生金淡淡道:“再怎么说我们也是金品天运旗,不会有人想和咱们死磕到底,就算是九尊府,至多也就是用这等手段恶心咱们一下……还不至于不死不休。”

    他淡淡的笑了笑:“今天虽然是恶心了,但是……也是一个提醒,大家不必放在心上;关键之人,不过钱多多一个,只待拔掉这颗钉子,然后主动与九尊府修好让利,让他们多占些利润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利益弥补不了的。九尊府现在虽然可以为了钱多多与我们有矛盾,但未来……却绝不会因为一个死人跟咱们纠缠到底,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说不定九尊府还能成为我们未来的最佳盟友……这一切,其实只看咱们自己怎么做就好。”

    “今日之变故,实在是因为太过变生肘腋,没有什么准备,连我也失了方寸……但憋屈了这一番,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让我们认清眼下,明了当前。”

    钱生金微笑着吐了口气:“今日,是我们中计了。现在想来,还是我心性不够圆融,没能当时就忍得下那口气,落了话柄……实属不应该。”

    随着说话,他的思路也越来越清晰。

    “家主果然是海量汪涵,目光如炬……老朽佩服。”

    五位长老脸上同时露出来赞扬敬佩。

    这才是一家之主的度量啊。

    说着话,外面的灵气又没了。

    显然,九尊府又一次动作了;但现在,在钱家人看来,这动作就显得幼稚了,黔驴技穷了,然无动于衷,再也不当回事了、

    我们不会发怒,更加不会走。

    我们今天若是一怒而去,才真正是落了话柄,掉进了坑里呢!

    饭食还是没有。

    不但晚上没有,早晨也没有。

    但钱家人已经恢复了一颗平常心,安之若素。甚至没有人出来走动走动——没什么可走动的,真个贸贸然的走出去,没准会被指责闯入门派禁地云云。

    同样的跟头,钱家人绝不会再栽第二次!

    或许你们这样的手段,对于其他的江湖门派来说,乃是不死不休之仇,但对于我们以商贾之道著称的财阀世家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

    因为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是比利益更重要的东西!

    脸面,又算得了什么,只得几个钱?!

    只要明确了态势,所谓耻辱云云,不过过眼烟云,淡然处之就好。

    ……

    “这钱家人,还真能忍。”云秀心有些丧气:“咱们苦心筹谋了这么多的计划,居然就只成功了开头一次。”

    孙明秀坐在一边,淡淡笑道:“能够成功一次,就已经是侥幸了。以我对钱家这个财阀世家的了解,便是那开头的一次,也是不应该成功的,只不过师娘一句话也没有放松,生生将对方逼到悬崖边;再有战殿主的意外配合,这才坑了钱家一次。”

    “你们的伎俩,不过是惹人一笑,算不上什么的。而师娘的出现,才是将对方的火气直接挑了起来;而战殿主颠倒黑白的一句话,才是真正让钱生金怒火爆炸。而之后的骤然说和,急转直下,这才让他火气升起降不下来,僵在那里。”

    “这其中,哪怕一句话的语速慢了,都不会成功的。你以为就如你看到的这么容易。”

    “这等传世千万年的老牌子世家,就算是布局陷害,也没有那么容易成功的,更别说咱们的这点伎俩,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单就目前来说,在九尊府剩下的几天里,很难得再有什么进展了……后续的一切,须得等到他们离开之后再说。”

    玉成航,白夜行等都是默默点头。

    孙师兄这话分析的到位,丝丝入扣。

    “接下来,咱们第一要务仍是修炼,历练。”

    孙明秀道:“咱们想要凭一己之力扳倒钱家,为钱师叔出气,不说绝无可能,也是为难至极的任务。钱家乃是天下第一财阀世家,俗话说,钱能役鬼,亦可通神;在人世间,钱,才是无往而不利的最强利器,我郑重的说一句……你们可万万不要以为对方只是一个财阀世家而心存轻视。”

    “一旦真正的开始行动,我们不知道要面临多少莫名其妙因为钱财而来的强力对手……若是一个个的翻了船,被人阴了算计了,我可是一点也会不奇怪的。”

    孙明秀看着胡小凡与路长漫:“尤其是你们俩,一个无法无天,一个横冲直撞,最容易被人算计。若是实力不过硬,蓦然对上高手埋伏,端的只有死路一条,难得生天。”

    胡小凡不服气的哼一声,路长漫拧了拧脖子以示不服。

    “修炼吧,尽量把自己实力再提高一些,更多一分保命本钱。”

    孙明秀说了几句,看看实在没什么可嘱咐的了,云秀心这位大师姐就宣布散会了。

    不得不说一句:云秀心虽然是大师姐,但这位大师姐却是个懒惰到极点的家伙,除了修炼,师门的事儿然的一概不管。

    所以每次师兄弟们开会,召集什么的,云秀心就是一个组织者,下通知的人……

    至于讲话,嘱托,吩咐,处理事情,排解纠纷,安排工作等,都是孙明秀与玉成航等老成持重之辈来做。

    说到家便是,在所有门派都是位高权重的大师姐之位,被云秀心当成了一个相当于办公室主任的吉祥物……这丫头明明都被架空了,没有半点实权,还要乐此不疲。

    权力啥的无须在意,但大师姐之位谁要来抢,我就和谁拼命!

    ……

    lt;前几天媳妇过生日,我定了饭店,买了花买了蛋糕;一天高高兴兴。到了今天突然问我:咦……貌似你没给我生日礼物?

    哎呀女人思想真奇怪,难道那些都不算礼物?气得我抬腿就狂踢,一直踢到自己膝盖疼才停下来……哼!明天买个键盘去……>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