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首先,叽叽实在太丑了,丑得惊天动地,惊世骇俗。

    本来它身上的羽毛还是很不错的,但所有人在注目于他的第一瞬,看到的只有它那颗光秃秃的脑袋和光秃秃的脖子,再无其他……

    其次,叽叽不仅丑,而且还傲!

    除了云扬之外,无论看什么人,眼睛都是斜着的,一脸的不屑一顾。

    不光是人,其他的玄兽,也根本不放在它的眼中,也就是那几头白白能略略入它的眼。那还是因为从小便是玩伴的缘故。

    否则,就连白白们也不会有什么面子。

    那一身趾高气扬的气势,分明就是在说:就你们一个个的,也配和我玩耍?

    我是谁?你们算什么?哼!

    这种态度,再配上它的形象,怎能不让人讨厌?!

    更别说这家伙依仗身法之速,哪哪到处乱窜,将九尊府当做自己家后花园的觉悟堪称是满满的,

    之所以说九尊府是后花园,却是因为在云扬看来,这货可是直接将这整个天地,都当做了它的私有物,九尊府,算是最私人的部分,还珍惜几分,不会肆意破坏。

    中午时分。

    天罚圣地的一众兽王们正在吃饭。

    相比于别处来说,这帮家伙的吃饭份量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说,一个人吃两个馒头也就差不多饱了。

    但这帮家伙每人吃二十个还只是开开胃,垫个底而已

    所以供给他们这边的饭菜不但份量特别大,味道也格外浓郁。

    以兽王们的身份,自然是从来都不欠缺食物,但九尊府此际提供的食物,非但尽是灵材,而且还都是经过精心烹调过的好料,自然更加的兴高采烈,享用的不亦乐乎,乐不思返。

    但……

    随着呼的一点破风声,一只丑得不像话的鸟儿急疾飞了进来,一派趾高气扬的就落在了饭桌上,貌似故作矜持地踩着饭菜走了几步,脖子一歪,却是将鹰王嘴上的一只雪灵鸡生生抢了下来,很嫌弃的啄了两下,将鹰王咬了两口的部位直接弃了,然后一伸脖子,就将剩下的鸡肉数都吞了进去。

    然后,不过眨眼时间,一张嘴,一大堆鸡骨头就吐了出来,干干净净,上面连点肉丝都没有了。

    然后一脸嫌弃的看着骨头,用一种极度轻蔑的眼神看着鹰王,那意思是:有这么多骨头你也吃?太没品了!

    眼见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在场的所有兽王无有例外,悉数愣住了。

    注目于这头不请自来的鸟儿,满脸懵逼,不知该如何动作。

    特么的……就算是咱们吃鱼……都吃不了这么快吧?

    这是一只什么鸟啊?

    光是这副吃相,已经是强人多多,能人所不能啊!

    “叽叽!叽叽!”叽叽两个圆圆的眼睛瞪视鹰王,一个爪子指了指放满了雪灵鸡的大盆,示意:能不能有点眼力见,赶紧再给老子拿一只啊!

    然后点点骨头:顺便给老子把骨头剔除了!

    鹰王瞪着眼睛看着这货半晌,突然一阵无名光火大作。

    特么的,老子可是身为鹰中王者,走遍玄黄谁不敬之三分,畏之七分?怎地现在贸贸然地来了一头秃头鸟儿居然让老子伺候他吃鸡?

    当本王是奴仆不成?

    大手一张,已然抓了过来,口中兀自痛骂道:“哪里来的傻鸟!”

    叽叽大怒,脖子一扭,一嘴早已啄在了鹰王手上,却闻噗的一声,一个透明的血洞凝然眼前,鲜血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鹰王一声闷哼!

    这一下变故却是大大出乎在场所有兽王的意料之外,都愣住了!

    一开始大家尽都抱着看热闹的打算,这些兽王每一位都不白给,瞬间就有所猜测,这只不速之鸟很大机会是九尊府的某鸟儿,都是在幸灾乐祸看鹰王怎么处理,但又并未将这只鸟儿当真放在心上。

    即便看到那一嘴反应伶俐,也没觉得如何,毕竟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之前,就算反应及时,但所谓的厉行反扑也不过就是蚍蜉撼树。

    但是,谁能当真接触上反而是鹰王吃了大亏!

    这是蚍蜉撼树?!

    鹰王什么级数的修为?

    即便有猝不及防的可能,但以鹰王的程度,即便是不运功就这么躺着,任由几位圣皇巅峰强者,圣尊初阶高手随意攻击,甚至加以神兵利器砍伐,也未必能够造成什么损伤!

    就是如此强横的肉身,面对这只鸟儿一扭头一嘴啄,居然生生地将鹰王的手给啄透了!

    若非亲眼目睹,你敢相信吗?!

    这鸟嘴巴到底是什么做的?

    怎地霸道如斯?!

    鹰王剧痛攻心,冲冲大怒,另一只手运足了修为一把抓下来,风雷之声骤然响动,威势骇人!

    可是叽叽丝毫无惧,一声嘶叫,振翅而起,又是一扭头,又在鹰王这只手上啄了一下,然后呼的一下子,就在鹰王即将抓到它的瞬间,尖尖的嘴巴随意一甩,已是撕裂空间,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踪迹不见。

    半空中,只留下一声充满了讥笑意味的叫声:“叽叽!”

    鹰王的两只手,一只手一个血洞!鲜血淋漓!

    所有兽王面面相觑,心下震撼惊骇疑惑更甚:这……这是一只什么鸟?这也太厉害了吧?!

    就算鹰王第一下大意了,没用什么力量,第二次却是几乎用了力,就这样还被一嘴巴啄透了?!

    ……

    四处折腾了一大圈的叽叽熟门熟路的回到了云扬房间,卓然站立在云扬的肩膀上,好整以暇的用嘴巴整理羽毛。一脸的若无其事。

    秃头秃脖子,大眼充满了桀骜,无比的难看。

    “这是什么鸟?”计灵犀皱着眉头,嫌弃道:“怎地这么丑?”

    “叽叽!”

    叽叽愤怒的叫了一声。

    居然敢说我丑!

    嗖的一下子,叽叽就冲了出去,很惯性地冲了出去。就算是你是主人的老婆,也要给你一点教训!

    “不要啊……”

    云扬就只来得及叫了一嗓子,已然听到计灵犀发出一声惊叫,紧跟着,云扬异常熟悉的红光乍然闪动,叽叽惨叫一声,以比冲出去的速度更快的极速反弹出去了。

    啪的一声摔在云扬胸前,居然撞出来一声巨响。

    随即便如一滩烂泥一般从云扬身上滑了下去,两眼无神的叫了一声:“……叽叽……”

    然后便再也没动静了。

    这货横行霸道一上午终于遇到克星,而且一撞就是撞正大板!

    被巨力波及,宛如中了强绝冲击的云扬只觉得眼前一黑,一阵阵的气血翻腾,勉力调动生生不息神功平复冲击,片刻之后才得定睛观看,却见叽叽这货浑身上下骨头起码断了八九成,连脖子都折断了,眼看着就要一命呜呼。

    忍不住一声苦笑:“真是不长眼睛,什么人你都敢招惹……撞南墙了吧……真真是欠了你们的……”

    话虽如此,却是急疾施救,叽叽虽然肯定出身不凡,潜力底蕴深厚,但也得分跟谁比,跟计灵犀护体灵光硬抗,还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计灵犀一脸震惊的看着叽叽:“这是什么鸟?这么……”

    她想说:怎地这么快?又想说,这么强?

    强,当然是强!

    须知计灵犀的护体神光反震,迄今为止,除云扬之外,再无活口,即便是圣君强者,也无能例外,而今这只小鸟,极速施袭,也因此遭到了最直接最正面的反扑,却尤未曾陨灭当场,这已经是一个莫大的契机!

    更有甚者,不知是不是小鸟的攻击速度太快,护身灵光虽然第一时间发动反击,自己却还是都感觉到了疼痛!

    须知以往不管什么人攻击自己,有护体神光庇护的自己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这份惯例,竟然被一只小鸟给破了!

    而且,这只小鸟明显没用力……这才是没有当场反震而死的主要原因,很明显他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教训……

    但……这特么什么鸟!

    云扬一边给叽叽疗伤,一边苦笑:“这家伙,你见过的……就是当初,我在下界收的小秋那只鸟儿啊。”

    计灵犀恍然大悟:“一直到现在还是小雏的丑鸟,太丑了吧?!”

    “叽叽……”

    地上的叽叽虚弱的叫了一声,刚被云扬灌注灵元捡回一条命,又听人骂自己丑,叽叽愤怒更甚,我最讨厌别人骂我丑了……

    我哪里丑了!

    我分明是最帅的!

    “行了行了……你不过是一只鸟,哪里来这么强的自尊,在别人面前逞能就罢了,在我老婆面前还是算了,很容易出人命,不,出鸟命的……”云扬用手指头点着叽叽的头,无奈的骂道。

    “叽叽!”叽叽虚弱而不服的叫。

    但,看着计灵犀的小眼睛,却已然闪烁出畏惧之色。

    这个人类太强大了……

    我干不过。

    而这份认知,即便是对云扬,那也是没有的!

    “呵呵呵呵,这下子知道厉害了吧,看你还敢嘚瑟……”云扬笑骂连连。

    而计灵犀与上官灵秀却反而对这只鸟产生了莫大兴趣,纷纷围上前来。

    “这到底是什么鸟啊?”计灵犀诧异道:“明显还是没有长成的样子……但就算是凤凰,在这个幼生期也未必有这样的能为吧?它可是迄今为止,第一个正面承受我护体神光反扑之余,尤能生的异数啊!”

    上官灵秀点头表示认可。

    现在才开始长毛……这可是连幼生期都没有度过的极限,却已经拥有这等恐怖的能力!

    若是真正成长起来,一尊圣人尊位绝无疑虑,甚至……就算是星空级数也不是不可能的!

    毕竟,那护体神光的源头,乃是……不可说不可测不可估量的级数!

    两女蹲在叽叽面前,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居然越看越喜欢起来。

    “告诉你,眼前的都是自己人,还都是你惹不起的人,以后你要是再对自己人出手,都不是我饶不了你,而是你自踏死路!”

    云扬严厉的警告道,随后,又用精神力猛地震慑了某鸟一下。

    云扬发现这货野性未驯,还真不行。

    这次幸亏是针对计灵犀出手遭到红光反震,若是对其他人施袭呢?

    岂不要当场就被这货弄死了?

    不给它加点规矩,是肯定不行的。

    “……叽叽。”

    叽叽畏惧的缩了缩脖子。

    云扬狠狠训斥半刻钟,叽叽被训得低着头,耷拉着翅膀,歪着脖子躺在地上,一副凄凄惨惨再也不敢了的样子,这才训话渐息。

    “少装可怜!再有下次,翅膀直接打断,爪子直接打折!连你头顶的毛也给你拔了!”

    云扬疗伤只是一半就开始训斥,叽叽的形象凄惨至极,可怜至极,计灵犀心软,柔声道:“我来照顾它好了,让它懂点规矩。”

    云扬想了想:“也好。”

    将这货交给其他人,还真不放心。

    眼看着计灵犀伸手过来,叽叽惊恐地大叫起来,不要!不要把我交给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云扬置之不理,眼看着计灵犀将这小家伙捧了起来带走了。

    ……

    前脚刚走,云扬的房间里旋即就冲进来无数人。

    董齐天,史无尘,各位兽王,甚至还有云秀心等弟子,连几位殿主都冲了进来。

    “那头可恶的鸟呢?”

    众人都是一头怒火,异口同声!

    云扬瞪大眼睛,这是怎地了……

    问了问才知道,这家伙居然在自己放出去的短短一个时辰里面,将九尊府搅了一个天翻地覆,天惊地动。

    洛大江视若珍宝的爱刀被某鸟啄了一个大窟窿,云秀心和程佳佳的裙子被这货从屁股上啄了个洞,现在两个女弟子又羞又怒又疼,捂着屁股怒火冲天……

    还有战无非的一块玉佩也被直接叼走了。

    董齐天原本正在修炼,才刚拿出一颗玄冰火莲正要吞了,辅助练功,早被这家伙一掠而过抢走吃了,董齐天大动肝火,极速追击,却不防备某鸟的撕裂空间之能,被脱逃了不得止,还差点追入虚空裂缝之中……

    史无尘这边拿出一壶丹药给弟子们,结果弟子们还没有来得及接过去,已经被自虚空中乍然现身的某鸟接过去了了……

    至于一干兽王那更明显,鹰王那鲜血淋漓的两只手,让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时间,云扬头大如斗。

    这还是一只鸟么?

    这分明就是个惹祸的精精。

    面对众怒,云扬很罕有,很可耻的怂了,一脸迷糊的问道:“什么鸟啊?你们在说什么啊?”

    战无非皱眉:“难道那丑的无法形容的那只鸟……不是云掌门养的?”

    云扬做哭笑不得状:“战殿主这话说的……什么鸟?”

    云扬不承认,这时候,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把眼前这关应付过去在说吧!

    最终,众人也只能一头雾水的散去了。

    难道那鸟当真不是他养的?

    兽王们心思单纯,云扬说不是便信了,毕竟云扬在他们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不信云扬会糊弄他们。

    可战无非等却是心中嘀咕不已。

    “俗话说得好,物似主人型,什么人玩什么鸟……那头鸟的做派下作至极,无耻到家,与这位云尊大人简直双胞胎……本殿主绝对不信,那鸟与云扬没有关系!”

    ……

    …………

    今天本来没啥事,我老老实实苟在角落里喝自己的,但是这帮王八蛋找我麻烦,我一怒之下,扛起酒瓶连转三桌……将他们喝的人仰马翻,而我面不改色!若不是结束的时候一混蛋非要喝我的瓶中酒,他们根本不会发现里面是矿泉水……虽然被揍了,但是,值了!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