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云扬颔首,道:“战殿主果然是重情重义,云某多谢了。”

    战无非欲哭无泪。

    我不重情重义行么?你马上就要收账……那我可受不了。

    关牧野与月无边两人面面相觑,瞠目结舌,半晌无语。这人哪,真是没处看,有嘴说别人,没嘴说自己,脸,面子云云,不过世事造就,因缘际会,差不多就是那么回事而已!

    战无非果然个中翘楚。

    然而,强中更有强中手,不要面皮强更强——

    圣元殿殿主柳长风轻轻叹息一声,道:“圣元殿在此恭贺云尊大人,九尊府登临金品殿级天运旗首席!”

    言外之意昭然,圣元殿也直接认输了。

    要说这个结果对于柳长风,还真是无所谓。

    自己的圣元殿,即便再有十万年时间的休养生息,持续壮大,也难得有什么机会向东极天宫挑战。

    既然如此,自己拦着别人干嘛?

    更不要说这一战败局早定,就只剩下自己这一个门派了,何必做这个恶人?

    以九尊府的能力,就算是这一次受阻于自己手中又如何?

    过几年他们还是要继续挑战的,自己能挡住一次,难道还能挡一辈子?

    还不如做个好人,直接让路的好。

    虽然不是雪中送炭,总是锦上添花,在这个时间点,这份锦上添花的人情,也是好的!

    无风无浪,九尊府就这么几句话之间,直接晋级,晋升至金品天运旗行列,而且还是首席!

    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是愣然半晌。

    三大世家,五方圣主,三才殿,四大殿主……包括各位圣子,各位兽王……看着云扬的眼神都是古怪得很。

    云扬身后,萧无意,萍踪月,史无尘等人却是满脸的欣喜若狂;若不是顾忌客人们还都在这里,这会儿只怕已经跳起来欢呼了。

    再之后的十大弟子,一个个满脸通红,努力的控制自己呼吸维持正常,但时时有一种越控制越是激烈的微妙感觉,不过片刻便已经是呼吸急促,仪态大失;云秀心的一头秀发无风自动,显然,显然已经兴奋高兴激动到了即将爆炸的边缘。

    “什么殿?”东方浩然脸色不变,含笑问道。

    “就还是叫……九尊殿吧。”云扬径自给出答案。

    “好,就叫九尊殿,我相信这个名号对你而言,意义格外不同。”

    东方浩然自然不会刁难,随即便道:“现在就到咱们出力的时候了,都将天运旗呈现出来吧。”

    圣心殿,圣元殿,圣神殿,圣魂殿,四殿所属的天运旗同时金黄闪耀的显临。

    而东方浩然头顶上,一面紫晶天运旗的虚影,也凝然显现。

    那紫晶天运旗缓缓摇曳,似乎随风而动,却已经是夺人心魄,触目惊心。

    然后,圣魂殿殿主关牧野长长地叹息一声,径自退后一步。

    与此同时,那面上面书写着“圣魂”二字的金色天运旗登时一阵颤抖。

    东方浩然的紫晶天运旗陡然一动,忽的一下子,紫色天运旗已然在圣魂殿天运旗上面一刷而过,耀目金光暴盛一瞬之余,转为银光灿烂。

    这表明了,金品天运旗降级成为银色。

    下一刻,关牧野本身的修为气息亦随之降落了不少。

    与天运旗息息相关,有利有弊,有利者,如云扬的九尊府,并派,升级,晋位,一旦成功,鸡犬升天,尽获裨益,而一旦失位,便是如关牧野之外,修为瞬时滑落许多,随之而来,还有所有原圣魂殿门下弟子,都会如此,再不复往昔荣光。

    正因为于此,妖族才汲汲营营筹谋针对人族天运旗的法门,若是当真毁去天运旗的法门,端的是人族浩劫,玄黄末日!

    圣魂殿天运旗一瞬降级,那紫晶天运旗的紫晶光芒携裹着一团金色,转向冲天而起,极速来到了九尊府天运旗上面,一刷而过。

    九尊府所属的那面银色天运旗,原本只得一抹隐隐的金色,在被紫色天运旗擦身而过之余,忽的一下子变成了金色,随即,再度爬升了许多,直攀九重天上。

    旋即,金光照射九万里,光照三千,寰宇生色!

    如斯光华普照,映衬得整个玄黄界,万里苍穹,尽是金光灿烂。

    九尊殿三个字,似乎凝结在了长空之中,久久不散……

    如是不过片刻,无穷无尽的灵气风暴,似乎随着普照光华从天外奉召而来,山呼海啸一般的涌入了九尊府,不,现在应该是……九尊殿!

    东方浩然与西门翻覆等都是充满了期待的注目于天空乍来的灵气风暴。

    仅仅相隔了三天,九尊府的天运旗,再一次晋级,而且还是质的变化提升。

    这已经可以说是超越两次叠加的份量!

    上一次的灵气,还有九成还没有转化完毕,尽都隐蕴在九尊府中。

    而现在这一次,却又更巨量的天地灵气高压将临!

    在场任何人都能判断得出来,现在这一次所能得到的天地灵气汇流裨益,绝对要胜过上一次。那么,九尊府的实力,势必要再来一次整体的飞跃!

    或许,今天自己等人将要在此见证一个奇迹!

    嗯,应该是另一个奇迹了,日前的天地灵气汇流已经是一个奇迹!

    原来,奇迹,竟也是有层次之分的!

    灵气风暴如同塌了天一般的狂灌而入,汹涌汇入九尊殿。

    亲眼见证如此盛况,连西门翻覆都忍不住凑到东方浩然耳边来:“东方,九尊府已经成为九尊殿……下一步的目标,可就直指你了,惊不惊,慌不慌啊?”

    东方浩然淡淡的笑了笑:“惊什么,慌什么?我就不相信你祖宗没有留下预言谶语?”

    西门翻覆一愣,突然瞪大了眼睛:“你是说?”

    东方浩然悠悠说道:“你真的不知道?妖族那边已经开始乱了,或许千秋伟业就在眼前,一点个人荣辱算得了什么?!”

    西门翻覆与北宫琉璃的脸色空前凝重了起来。

    从这一刻开始,一直到七天之后灵气风暴结束,四位主宰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嗯,这次天地灵气风暴汇流虽然只维持了七天,但灵气汇流的总规模却要高出前次三成,之所以维持时间反而短了,不过是因为九尊殿内的高手比之之前有了质的提升,这群人能够在单位时间内消耗的灵气自然要增大许多,所以……这次的灵气汇流持续时间,很大程度是被自己人消耗光了的!

    毕竟,现在的九尊府,非止云扬一人登临修者顶峰,而是坐拥整整十几位圣君级数以上的强者!

    ……

    九尊府,在这次晋升之余,再次发生巨大的变化。

    所有一切,都在变化。

    这次的变化,不光是好消息,还有坏消息

    九尊府的弟子,在这一次天地灵气风暴高压之中,死了有七百多人!

    这些弟子体内玄气随着天运旗位阶的晋升而助长了自身修为,这本来是好事,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巩固就能彻底化为己有,但是九尊府晋升为九尊殿却是接肘而来,相隔时间实在太短,许多资质不够,心性不佳,底蕴不足的,直接经脉破碎,即便会被灵气强行修补,却还要再度面临无间断的灵气冲脉……再破碎,再修补……

    这个过程可是相当的漫长,那可是整整七天啊!

    其中难免有部分支撑不住的,在某一次破碎之中,一个心神失守,就此一命呜呼,魂飞魄散……

    而这一切,当时是没有人知晓的。

    因为九尊府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处在同样痛苦煎熬的境地,自己勉力支撑犹有不及,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人……

    此次灵气风暴,对于九尊府众人来说,肯定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天上真的掉馅饼了!

    吃了,消化了,就可以一步登天。

    但是,吃不下去,消化不了,就只会被噎死,被撑死。

    想要天上掉馅饼,没有实力,没有资质,没有悟性,没有运气,没有……没有以上这些条件为前提,只会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死而已!

    最终,但凡是在九尊殿地界之内,成功活下来的人,所有人的气息都在提升。

    包括东方浩然等人在内。

    其中收获最大的,还是云扬,这货修行非但畅通无阻,一路将自身修为堆积到了半圣巅峰不得止,还连续两天半的鲸吞海吸无数沛然灵气。

    若不是这家伙拦截差不多灵气风暴总量的一成半,这场灵气将临起码还能再维持一整天,

    云扬如此的涸泽而渔,显然是想一举突破到圣人级数,然而想要突破圣人,却要契机和感悟,非止无量灵气加身就可以的,而这一步,云扬没有走到。

    董齐天倒是强行突破了半圣,只不多代价不菲,五脏六腑前后破碎了三次;所幸最终突破,而且还将自身修为一路提升到了半圣中阶,堪称精进神速,裨益莫甚。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同样的修为大进,直线晋升破了圣君四品巅峰。

    两女的情况与云扬有所差别,除了底蕴深厚之外,自身根基早臻圆满,只需要有海量灵气相辅,便可直臻圣君绝颠,此次便是如愿登临此境,不过之后想要再突破,就需要想其他人一般的按部就班了,

    再之下的天残十秀集体的也都各有突破,其中修为最高的史无尘与洛大江,这次之后更是晋升到了圣君四品中阶,而铁擎苍与兰若君则是圣君四品初阶,其他人,最弱的也达到了圣君三品。

    萧无意突破圣君三品初阶;萍踪月突破圣君二品。

    相比较这些上次就已经突破圣君层次之人,九尊府初代弟子之中的云秀心胡小凡白夜行等人,竟也都达到了圣君层次,其中又以云秀心与胡小凡最强,去到了圣君一品巅峰,白夜行也有一品高阶级数;其他的几位大弟子则是停留在圣尊四品巅峰,只差半步便可突破。

    九尊府一百位大弟子,除却一位中途爆体身亡,其他部圣尊。

    再之下的其他弟子,这一次提升之后,九尊府圣皇修者达到了三千人。

    其他的门人,其中最弱修为的,也有圣者级数。

    这里的其他门人,泛指所有拜入九尊殿的门下,甚至连那些一次战斗都没有过的小家伙,八千多人,也籍着这股东风,好似火箭提升,生生的提升了起来……

    叽叽,这个天然就随着云扬归属九尊府的非人类,这次灵气汇流之余,非止之前的伤势痊愈,修为更突飞猛良多,晋升到了圣君四品层次。

    不过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其头上长满了一脑袋火红色的绒毛,秃头终于不复了!

    还有五头白白之中,那四头吞天豹白白都顺利地晋升到了圣君三品巅峰的位置,而剩下的闪电猫白白,晋升过程凶险莫甚,身子经脉五脏前前后后爆裂了十几次,但得到白冰璇传授九命猫一脉精髓的好处在此尽显无遗,最终有惊无险的提升到了圣尊四品,虽然远远落后于其他白白,但对其本身跟脚的闪电猫,已经是得天独厚,前无古猫了!

    说到凶险,闪电猫固然遭遇了十几次爆体危机,但在这一次突破最最凶险的,却还是小胖子钱多多。

    他的资质真的说不上好,即便近年来都在九尊府内驻留,常年经历无尽灵蕴洗礼,可是他却与其他九尊府弟子有别,所做最多只有管理派门事物以及商业运营,极少自身修行,便如常年身处灵山,却少有汲取灵山真灵,也正因为如此,云扬这一次突破之中专门照顾了钱多多一人,到了关键时刻,甚至就只照顾钱多多一个!

    小胖子若是没有云扬护持,这一次晋升过程中,起码要死上二三十次……甚至从灵气风暴开始灌入的半天之后,他就已经支撑不住了。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如此,九尊府的死难弟子才会那么多……要不然,若是云扬展开数神识,力护持的话,七百人的死亡数目至少锐减七成。

    嗯,还有一点就是……在灵气风暴刚刚形成那一刻,云扬将绿绿从空间挪了出来,还有天意之刃与紫玉箫,以及那座缩小版的九尊府,都拿了出来。

    他这个动作做得很隐秘,连那几位主宰也没有察觉。

    ……

    整整七天!

    即便灵气风暴高压消失,九尊府之内的灵气仍旧沛然,恍如化作了灵气的海洋也似,而且……这一次的灵气,乃是完完的先天灵气,内中甚至夹杂些许苍天胎息一般的道韵。

    “神迹!”

    正如东方浩然所说,奇迹也有层次之分,而这一次,显然是比奇迹还要奇迹的特例,真的只能用神迹来形容。

    而自己这些人,则是见证了神迹的人!

    第八天的头上。

    灵气风暴结束。

    但是,东方浩然却是脸色一变:“所有人,立即离开吧。”

    居然强行驱赶。

    灵气风暴结束之后,居然不等云扬入定醒来,四大主宰就开始赶人了。

    “你们都走吧,赶紧回去整顿消化一下,巩固这次得到的好处,然后就整军备战吧,估计与妖族大战,就在这三五年之间了。”

    战无非等人很不舍的离开。

    肯定不舍啊!

    现在的九尊府,灵气氛围浓度还要大大超过了三大天宫,甚至是超过了好几倍!

    或者,九尊府已经是所有人尽都默认的天下第一洞天福地了!

    嗯,现在应该改口叫九尊殿了。

    再说了……我们还没有向主人告别呢,云扬也还在入定,怎么会这么早就将我们赶走了?

    对这一点,所有人都是纳闷之极。

    但是四大主宰驱赶,却没人敢不走。

    甚至连三大天宫的长老与圣子,还有天罚圣地的兽王,也都被驱赶下了主峰,不准在这里逗留。

    ……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战无非在离开的路上,犹自不停嘀咕:“想当年圣心殿获得金品天运旗,一共就只得三天的灵气风暴加持,还都是后天级数的灵气……可当时大伙还都一个个的乐得屁颠屁颠的,认为是一步登天了,现在看看人家九尊府的待遇,老夫都感觉心里发酸。”

    其他的殿主,圣主们也都是一肚子的羡慕嫉妒恨。

    真正的没法比啊。

    这样的神迹,端的是他们连做梦都想不到的。

    “九尊府腾飞,已经成为定局了。”落下一级的圣魂殿关牧野苦笑,现在圣魂殿,已经成为圣魂门了。

    关牧野在这几天里,算是彻底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态。

    别的不说,就只是看九尊府上上下下的半月飞跃,他就完死心了。

    九尊府的实力,在这段时间里增长了只怕不下十倍!

    在十天前,九尊府或者需要出动很多力量;很多底牌,才能战胜圣魂门。

    而现在,九尊府那些高层,除了云扬之外只需要出动一个人,就足以横扫整个圣魂门!

    这根本就是天壤一般的差异!

    柳长风沉吟着:“你们说,九尊殿的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天宫?”

    这个问题一出,让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然后,都闭上了嘴巴。

    这个问题问得实在太敏感了。

    ……

    钱生金走在众人之间,脸色是异常沉重的;下山之后,李家与司空世家先一步离去,钱生金却是特意赶过去送行,给每一家都送了一份告别礼物,极尽殷勤之能是。

    两位家主拿着钱生金精心挑选之后才送出的礼物,脸色很是又几分古怪,一副不是很想收的样子。

    李家主叹了几口气,沉吟半晌才道:“钱兄……咱们三家共列当世三大世家,已历偌久岁月,自有一份故人情谊,是故有句话,我要说在前面,若有得罪,我告罪在先。”

    钱家主道:“李兄语出至诚,请说无妨。”

    “这个……相信九尊殿现如今的状况,钱兄尽都看在眼中……这一次,九尊殿何异于平步风云,一步登天……若是我估计没错的话,今天之后,九尊殿大抵会安静一段日子,消化此次晋级中的莫大好处……然而等到其再开山门的时候,就将会成长为不弱于东极天宫的庞然大物……”

    他一边说,司空家主在一边点头认同,同时也是满脸的愁色。

    钱家主的脸色也随之越来越难看。

    “所以……若是钱兄你们钱家以往跟九尊府有任何梁子过节的话,尽早化解为好,若是将这份矛盾留到未来……我在这说句最到家的话,一旦矛盾引爆,我不光说不敢给你帮忙,甚至连一句帮腔都是不敢说的。”李家主叹着气。

    司空家主也是满脸纠结:“我也一样,形势比人强哪……”

    钱生金心冷了半截,道:“我们三家同气连枝,向来友好,此世绝无任何势力可以撼动我们三家联盟,就算九尊府再如何的势力强横……”

    李家主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道:“钱兄,您可是太抬举咱们李家了,同气连枝云云,千万不要再说了。刚才我已经和司空兄商量过了,咱们三家,最好是从此解除联盟关系。”

    “李兄,司空兄,咱们三大世家屹立此世数万年,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难道两位就这么顾忌九尊殿,一个草创没多久,不过一时运气崛起的派门?!”

    “呵呵,时势造英雄,英雄亦造时势,九尊殿现在正是如日中天,气运无匹之刻,我却是一点都讳言九尊殿足以影响到我们两家的生存,所以,我们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冒进举动。”

    在这一刻,钱家主居然在李家主的眼睛里,看到了对自己的羡慕!

    羡慕!

    这个感知让钱生金几乎生出了自己看错了的想象。

    我现在都这么狼狈,你居然还要羡慕我?

    我有什么可羡慕的呢?!

    “李兄你……”钱生金欲言又止。

    李家主叹了口气,道:“钱兄,此次你若不追来,我们也……但是你来了,索性便和你把话说个明白。”

    他顿了顿,在司空家主苦笑的笑容里,续道:“其实,九尊府的强势崛起,举世派门都会因之受到相当程度的冲击,若是没有意外的话,少数能够置身事外,保大半的家族,却一定有你钱家在内。”

    “……”钱生金陡然神情一凛。

    他很清楚的认识到,这两人绝不会无的放矢。

    但自己却又完想不到此说因由。

    “你们钱家,以商贾著称天下,产业遍布天下各行各业。哪怕是被侵占市场,被打压,顶多也就只是资产缩水,却绝不至于覆灭。”

    “反观我们两家却是大大不同。”李家主深深叹息:“这几天里面,我们俩比钱兄的自由度高些,与九尊府的弟子有过一些接触……亦是因为这些个接触,让我们发现了两个巨大的问题。”

    司空家主虽然少有出声,但瘦削的脸上愁容愈甚。

    “其中一个问题便是……九尊府的制式兵器……所有修为到了圣王级别的九尊府弟子,都会拥有自己的专属兵器;九尊府兵器种类并不多,刀枪剑戟等也就十几种,以九尊府弟子人头数而论,这其中本来存在莫大商机,可是,现实却是……那些个圣王级数修为弟子的专属兵器,都是此世绝品级数!每一把兵器拿出去,都足以引起一场巨大轰动,引动一番腥风血雨!”

    李家主李长天脸上的苦涩几乎已经要滴出来。

    “我曾仔细观视,把玩过他们的兵器,纵使兵器制式单一,但每一件兵器在锋利,坚韧,坚固各个方面,都是上上之乘的,更有甚者……那些兵器还都蕴含灵性,会随着主人修为增长而自我成长……要知道,这种拥有伴生灵性的兵器,只待日子有功,便可成长到哪怕损坏也可以自我修复的程度……而这种程度的神兵利器,即便是再给我们李家一百万年,那也是万万锻造不出来的,可是这样的兵器,在九尊府竟是量产的!”

    “他朝九尊殿再开,休养生息已毕的九尊殿弟子势必将大批量行走江湖,而那个时候,放眼整个玄黄界,兵器一项就已经是他们的莫大助力,现如今流传在江湖中的兵器,除了极少数的逸品兵器之外,其他的兵器对上他们的刀剑,只有即时损毁的份,到那时候,会出现什么局面,我现在连想都不敢想。”

    李家主面容苦涩。

    钱家主倒抽一口冷气,半晌无语。

    若是真的那样子,江湖人肯定想尽办法耗尽身家也要购置一件九尊殿出品的兵器;尤其是那些高阶修炼者。

    而一旦这种情况出现,除了实在买不起的那部分人之外,哪里还有人会选择李家的兵器。

    这等同于无形之中,将李家直接驱逐出了高端市场范畴!

    而这对于一个兵器世家来说,这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已然传承了数万年,以铸造兵器著称的兵器家族,居然自称无力打造出一口人家可以量产的制式兵器……这又岂止是天大的笑话?

    “九尊殿或者未必会将这种战略利器向往销售吧?”钱家主犹豫的说道。

    “若是仅止于九尊殿,他们或者不会将兵器外流,但现在……对妖族大战将起,九尊殿的神兵利器,尤其还是这等可以量产的绝品兵器,就算九尊殿有自珍之心,三大天宫也不会同意这等战略性利器仅局限于一家一派。”

    “我们能够看到的事情,那三位宫主大人又怎么会看不到,这件事情……已经可以预见。我想,九尊殿再开之日,只怕就要开始对外销售了……”

    李家主颓然说道:“李家就算再如何的不甘心,在这样的大是大非之前,仍旧乐见九尊府可以为所有对妖作战之人都提供一件可以让自己保命并且提升战力的兵器。”

    钱家主瞠目结舌。

    若是这么做的话,不管九尊殿卖得多贵,相信绝大部分江湖人仍旧会站在九尊殿这边。

    此念一生,他心底登时寒冷如冰。

    “那司空兄……”钱家主带着万一的希望看着司空九转。

    “你以为九尊府弟子资质提升,修为突飞猛进,才不过十来岁的小姑娘就能到晋升圣皇圣王……仅止于天运旗的灵氛加成么!?”

    司空九转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钱家主……丹药……丹药啊!”

    钱生金呆若木鸡。

    “九尊府的丹药,也不知道是怎么炼制的,竟然达到了完没有副作用的程度,而且神效无比……”

    司空九转肝肠寸断的说道:“更可怕的是,九尊殿在这一次提升之后,那些相对低端的丹药,在未来百年间是用不到的那些……将会数对外出售!”

    “可他们所谓的低端丹药,药效比我们高端的丹药还要好,完没有副作用……”

    司空九转吐血一般道:“我这次一股脑买了十瓶不同种类的丹药,仔细观视辨识,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每一颗的丹药上面……都有丹云留迹……传说中的丹云留迹!而这种级数的丹药,我们所有的丹师一起炼……算上撞大运,十年能够出上一颗,就是顶天了……”

    说着,他拿出一瓶丹药,缓缓打开瓶口,自有一股丹云氤氲而出,随之一颗混圆的丹药从瓶中倒了出来,那丹药整个弥漫着丹云,乍看起来根本就难以分辨丹药的具体形象。

    如是持续片刻,那丹药纵使是接触到了外界空气,上面的丹云仍就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显浓郁,蔚为奇观。

    “传说是真的,拥有丹云留迹的丹药……竟然真的可以自主吸收天地灵气,剔除丹毒,这样的丹药,自然是没有任何副作用的……”

    司空九转浑身都在颤抖。

    “这种丹药在九尊府也是可以量产的,而只要这种丹药开始售卖,我们司空家族的日子……绝不会比李兄那边好过多少……”

    丹毒,向来是丹药的最大禁忌,无数岁月以降,然没有丹毒的丹药只为流传于传说,相传司徒家先祖曾经在机缘巧合之下,练出了一种完没有丹毒的灵药,进而开创了司徒家丹药世家的辉煌盛势,然而在司徒始祖之后,司徒世家每个百多年也偶尔兜售一颗丹云级数的灵丹,却不知道那丹药是始祖遗留,还是司徒家运气炼制,而今九尊府竟有这等量产丹云灵药的手段,司徒家怎么俯首称臣,甘拜下风!

    钱家主彻底的愣住了,以至于后面李长天与司空九转又说了什么,竟是完没有听清楚,脑海中尽是混沌。

    两位家主什么时候走的,他也没有注意,只觉得天地之间,一片灰暗。

    司空九转与李长天为何要急匆匆的回去?他很明白。在这种情况下,需要赶紧回家商量,如何拍好九尊殿的马屁……能够跟着喝口汤,让家族存活下去,就是邀天之幸了。

    至于与钱家一起,跟九尊殿做对……这两家哪怕是刀架在脖子上,也是绝对不敢了!

    大势如此,人力岂能抗乎?!

    嗯,李家司徒家的基本认知是不错的,九尊府的兵器丹药质量确实已经达到了此世绝颠,而且也可以达到量产,这些都是事实,不过要说无限制的量产,却也是无稽之谈。

    九尊府之所以能够量产丹药兵器,主因无疑在于绿绿,绿绿神通广大,可以无限栽培灵药,提炼各色奇金异铁,再辅以云扬的燕过拔毛,强势祸害两境,将人妖两境数十万年的积累,起码搜罗到手了两三成,这才缔造了九尊府现如今的辉煌盛势。

    无论绿绿还是云扬的燕过拔毛,缺了任何一项,都不可能出现如此盛况,而随着资源的消耗,纵使绿绿仍旧如鱼得水的生产,也还是有极限的,

    当然了,说到之后丹药兵器的售卖,却是最大限度收取灵药与奇金异铁的绝佳途径,想要获得极品丹药,绝逸神兵,你不给出莫大代价,不给出大把灵药灵材,许多的奇金异铁,凭什么能换?!

    是故九尊股宣言的即将对待发售,倒也非是针对李家或者司徒家,真的就是时也命也运也!

    钱生金为两家家主之言所慑,呆呆地坐在九尊殿山门外,半晌一动不动。

    在此之前,哪怕九尊殿升级成功,钱家主也没有感觉有什么,自己毕竟是商业家族。九尊殿纵使实力强横无匹,甚至是打定主意要为钱多多出气,也绝无可能将钱家连根拔起。

    毕竟钱家的根基又非是天下商盟可比的。

    天下商盟只是一盘散沙被强力组合,主因拍卖,骨子里旨在销赃,纵然遍布天下,始终门类单一,一旦遭到狙击,势力一落千丈,朝不保夕,

    而钱氏家族却是屹立玄黄大地无数岁月的商贾世家,偕同同族血脉,数万年荣耀凝聚力。

    这可是有本质不同的!

    但是现在,他却是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毛骨悚然从心底升起。

    九尊府……太可怕了。

    这样的派门,这样的势力,这样的实力,凭钱家可以抗衡吗?!

    一旁的五位长老也是心中沉甸甸的。

    “家主,现在该怎么办?您得尽快拿出个主意啊!”

    “万没想到九尊府的底蕴竟致如斯,连我等三大世家竟也要沦为仰望之流……”

    钱生金呆了许久,终于回过神来,声音急促道:“立即回家!以最快速度,回家!商议大事!”

    一行六人,再无耽搁,径自好似流星一般的撕裂空间,急疾往钱家家族本部而去。

    这件事情,已经不再是自己一个家主所能做主的;必须要族商量,群策群力,集思广益,确定这件事该当怎么操作,才能保住一份生机!

    然而在这一刻,钱生金已经隐隐感觉到,一片笼罩了整个天地的阴云,渐渐转而聚焦到了钱氏家族的头上!

    那是一种……若真若幻,却又真实不虚的大祸临头感觉。

    ……

    九尊府高层高台之上,东方浩然等仍仍旧都没走。

    他们眼色惊异地注目于云扬身边漂浮着的物事。

    以这几位的身份地位见识阅历,能够让他们感到惊异的物事,岂同小可!

    也正因为这些,他们才立即驱赶了所有人!

百度搜索 我是至尊 爱搜书 我是至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