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引魂者 爱搜书 我是引魂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机会二字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它需要时间的切合,事件的配合,再加上人为的磨合,三合所形成的一种有利的局势。而且,机会这种东西,它存在就是存在,不存在就是不存在,没有什么或许大概可说。

    但是,至少有些字加在前头,好歹也有了一份希望。比如你对一个癌症患者说:“多锻炼、少饮酒,禁烟草,保持乐观的心态和稳定的作息时间,那你或许还有痊愈的可能!”,而患者听到这种话,那他一定会抓住其中的希望啦,要不他不就死了嘛!

    当然,哥们的这个例子并不好,但意思应该差不多。反正归了包齐就是四个字,可能有戏!

    可韩茹雪还是走了,虽然临走前用哭花的那张小脸微微一笑,但她还是走了。

    哥们在一旁看着无语万分,心说:你走毛啊?可能有戏又不是什么肯定,你丫怎么就接受了呢?

    但不等我继续看下去,哥们就感觉眼前的画面开始变得模糊,好像是整个世界都在扭曲,就连我的意识、也一瞬间关机了。

    “醒醒、醒醒啊~!咱该回去了!”

    迷迷糊糊的我,隐隐约约听见有个女孩子在喊我,哥们睁开眼睛一瞧,刺目的阳光、又让我闭上了眼皮,脑子里也是头晕目眩、浑浑噩噩的不舒服。

    可在这时,一个冰凉的东西放在了我的额头上,冰爽感立刻抵消了大半的晕眩,然后就是刚才那个女声说:“我的幻术有很大的副作用,我也是万不得已,所以.....抱歉!”

    哥们心里暗骂,我就知道你这个娘们不是什么好鸟,明知道自己的术法有副作用、那你还给老子用?

    而缓了缓,我的脑袋也逐渐好受了起来,虽然没有先前那种灵台空明、神清气爽的巅峰状态,但至少不疼了,我也能坐了起来,睁开眼睛、拿掉额头上的湿毛巾,再去看这个现实的世界。

    我不懂观日定时,就问韩茹雪:“我‘岁’了多久了?”哥们少了颗门牙啊,说话漏风的厉害,但这并不影响韩姑娘理解我的意思。

    而韩茹雪说:“差不多两个半小时!你应该看完之前的事了吧!”

    我点点头,挣扎的走到溪流边上,捧着水,洗了洗脸,这才问韩茹雪:“看来罪魁祸首是秽灵啊!”

    “你这么想?”韩茹雪显得很诧异,她道:“你曾经认为村子的灭顶之灾、是因为你在那个时候去对付求一败,故而没有看好秽灵棺,所以才导致了全村人都死了。怎么睡了一觉,你这家伙就翻天覆地啦?”

    我抓狂道:“我擦,老子凭啥看着地里头的棺材啊?那又不是我祖宗,凭啥它跑出来害了人、哥们要把罪孽往自己身上拉呀?”

    韩茹雪尴尬的看了看别处,嘟囔道:“我又没这么说,是你自己当初这么认为好吧!”

    哥们抬头望天,感慨道:“鸡毛大点的事,非得拖上半卷才解密,也不知道‘坐着菌’是不是故意的。”

    韩茹雪抿嘴偷笑,过来拉起我,说:“走吧,咱回去吧!边走边说。”

    我点点头,也知道出来找水的时间不短了,要是再不回去,那刘义他们担心,可就是哥们的问题了。

    不过,在回去的路上,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居然一直和韩茹雪拉着,吓得哥们连忙把手抽了回来。

    韩茹雪撇嘴,好像很委屈的样子,说:“现在你看见自己当初的一切了,包括结局在内。那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还会赶我走吗?”

    我摇头,“咱俩还是别扯没用的了,我还是比较喜欢晓雅,而且,我总觉得哥们当初、好像也只把你当做......”

    韩姑娘连忙打断道:“别说了还是,姐们心里不平衡了。话说我也不比你媳妇差吧!”

    别说,要论身材,韩茹雪确实比吴晓雅更胜一筹,就连智商,她或许也更高一点。因为韩茹雪知道在什么时候出手、才能达成自己的计划,她也知道说什么话,才能让我更加的好奇。

    但是,韩茹雪唯一不如吴美人的地方是,她太过执着了,韩茹雪做不到适时的放手和退让,也没有那种令我心动的感觉。

    比如吴晓雅会以生气的方式对我撒娇,看似在对哥们拳打脚踢,可实际却把握着尺度,懂得收手和表现,也知道什么时候该笨一些、来让哥们显摆自己的男人本色。

    当然啦,我也不是没有证据,譬如哥们牙床上的那个空缺。我估计此事换做是吴晓雅,她肯定不会以强硬的手段逼我入术,而是会以威逼利诱、但绝不发生血光的前提下,将我带入过去。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女人吧,或许这才是吴晓雅和韩茹雪、两者之间唯一的差距吧。试问天下男子,谁不喜欢会勾人的女孩呢。

    再说了,我出门至今、怎么也有三五天了吧,好多时候、韩茹雪都可以避免尴尬和僵局,但她没有那么做,毕竟她知道我在乎的是什么,所以,她选择了暂时退让,直到所有问题出现以后,就剩下归了包堆去解决之前,再来给我添加一个看似是答案、可实际却是问题的过度!

    没错,就是过度,只有这个过度出现以后,我才能顺此联系起所有的问题。可这样一来,哥们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就显得迷雾重重了。

    例如锁子村的荒废,全村人的亡魂在惊慌之余去锁子山上避难,再加上雪骨尸和那具空棺材,一切的一切,都需要韩茹雪的记忆过度。

    她要是早点把自己的记忆给我看,那哥们也不会这么累了。可是在韩姑娘的心里,她或许认为,我提前知道了真相、也未必能解开心中的谜团。于是,这就造成了本卷故事当中的大灌水,以及哥们少了一颗门牙。

    想起少了的门牙,我就下意识的撇了一眼韩茹雪,见她装作啥也没发生的样子、还抬头看天,哥们就在心里叹了口气,“哎,这娘们也太狠了,得亏我选的是吴美人啊!”

    哎?我和韩茹雪明明是清白的呀,而且故事的结局、也和吴晓雅毫无关系啊,那为什么我来锁子村之前,不管怎么和吴晓雅商量,她都和刘义持反对意见呢?还有,来找水之前,吴晓雅又为什么不允许我过来呢?她难道是怕哥们被韩茹雪占便宜吗?

    额.....好像不是吧!

    我紧皱眉头,心想,看来还有一个大事、并不在此次的记忆之行的答案当中啊!

    回到那片荒地的‘营盘’,就见张老头和刘义、各靠着一棵大树在呼呼睡觉,乾盛还在坑里、对那口空棺材进行研究,不过看他的表情,估计他啥也没看出来。

    我左顾右盼的找吴美人,这才发现吴晓雅的半张脸、在一棵大树后头露着,略带紧张的眼神还一个劲儿朝我这边漂,也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我冲吴美人招招手:“亲爱的,你这是要跟我玩躲猫猫的节奏吗?”

    吴晓雅听我说话,露着的半张脸上、立刻就泄去了紧张。而我这一说话,乾盛就打坑里窜了出来,问我说话怎么漏风了。包括午睡的刘义和张老头,也同时激灵一下、醒了,全都把紧张的眼神抛向我。

    哥们吓了一跳,不由的退了几步,小心道:“哥们变身绿巨人啦?你们咋这么看我啊?”

    刘义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闪身来在哥们身边,对我左瞧右看,后又问我:“你.....你没事?”

    “没‘似’啊~!”话一出口,我赶忙捂住了嘴。

    但为时已晚,吴晓雅立刻就冲了过来,先把刘义推到一边,这才扯我的手,惊道:“你的牙呢?”说着,她还怒视韩茹雪。

    韩茹雪继续看天,好像她很无辜似得。

    我把手放下来,咧嘴一笑,“放‘西’吧,回‘替’我就补牙!前提是你得给我买牙的钱,哥们还得要颗翡翠的!”

    刘义和张老头都没了紧张之色,但听哥们说话漏风的调调,不免忍俊不禁。

    吴晓雅却看出了什么,怒视着韩茹雪,喝道:“是不是你干的?还是说,你是眼瞅着他掉了牙啊?”

    我忍不住拍了拍巴掌,心说:“看来吴晓雅也不必韩茹雪笨嘛,居然猜了个全中!”

    韩茹雪无辜的一摊手,说:“我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你们肯定不信吧!但这确实不怪我,是他自找的。”

    哥们也怒视韩茹雪:“去你大爷的,你要是先跟哥们打个招呼,哥们能不躺平配合你吗?”

    吴晓雅瞪大眼睛道:“你为啥要躺下?你俩到底干啥啦?”

    哥们立刻萎靡,小声道:“嘿嘿,我说我啥也没干你肯定不信吧!但我确实挣扎了,也反抗了,但她太厉害了,哥们竟然没招架住,所以.......额.....被她得手了”

    “你.....!”

    我话没说完,吴晓雅是勃然大怒,就连韩茹雪也对我伸出了巴掌,而后者还骂道:“你能不能正经点啊?你这话也太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了吧!”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我是引魂者 爱搜书 我是引魂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引魂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踏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悔并收藏我是引魂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