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是引魂者 爱搜书 我是引魂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没等太久,刘义还真就回来了,只是他的两手之中空空如也,既没有拿着镇魂令,也没有拎着黄崽子的尸体,看来,那黄崽子要不是跑了,要不就是刘义白忙活了一圈。

    当然,刘义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发现哥们的双肩之上、全都是血迹,然后表情就是一紧,有些担心的问我:“受伤了?怎么弄哒?”

    我指了指不远处的无头黑毛僵:“我说这是哥们的杰作你信吗?”

    刘义连看也不看,直接就来了句:“谁信谁是狗!”

    大黄不满的冲刘义轻吠两声,似乎是在表示抗议。

    哥们也没耽搁,就把‘过去式’在危急关头赶来,杀了黑毛僵、救了咱哥们,还顺手给了我石人的前因后果、给说了一遍。

    刘义听了以后恍然大悟,但一点都不奇怪‘过去式’的突然出现,他只是朝我伸出手,说了句:“石人呢?咱该干正事了。”

    我:“额......你这是不是有点牵强啊?”

    刘义却说:“甭废话,赶紧干完赶紧走,你小子不想早点回哈市过幸福生活啦?”

    哥们一撇嘴:“生活我同意,但一点都不幸福!”

    “那是你自己没本事!”

    “靠,你丫啥意思啊?你有种把话说清楚啊!”

    刘义才不跟我扯这些呢,直接上手,从我口袋里掏走所有石人,然后就地画了一个五角星,把五个石人分别摆在五个角上,随即让我离他远点,他好施展手段。

    我也知道这是正事,就赶忙拉着大黄躲到一边,远远的看着刘使君大显身手。

    就见刘义在石人旁边盘腿而坐,双手开始变化手决,嘴中也小声的念起了咒语:“五芒星光通阴阳,生死循环互相双,天降法威来度世,地起波涛两泪旁。阵威至生有林郎,四方苍局今朝亡,时日翻手覆为雨,夕霞殆尽我呈祥。”

    咱说句实在的,我远远地听见刘义这几句,是真心不觉得这像什么咒语。听来听去,倒有点喊麦的歌词,而且押的还挺六。不过嘛,要是能再长点,那你说咱哥们把这整理一下,卖给哪家音乐公司、或是什么喊麦的主播,那哥们应该不少挣吧!

    可哥们也不指着这个吃饭,毕竟咱也没那嗓子,而且,刘义嘴里的咒语念完,那地上的五个石人也产生了奇特的变化。

    只见五只石人各显一种颜色,分别为金、绿、蓝、红、灰,五种颜色分别包裹住了一个石人,且光芒越来越盛,待等三四秒之后,每个石人的无脸脑袋上,就对着地上的五角星中间、射出了一道光线。

    五种光线聚集一处是真的很好看,我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去描述,不过看着却让人很舒服,好像一瞬间你就能感觉到万色尽在其中的玄妙之感。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五种颜色的光线射在一个点上后,那个五角星的中间,居然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虚影。大小和石人差不多,同样没有五官,但身上的衣服却有了颜色,如果在点缀上口鼻眉眼耳和一些表情,那我真会认为那是一个小人国的秀士!

    之所以要说是秀士,那完全是因为这个模糊石人的衣着、就很接近古代的文书秀士,其衣摆洁净如新,随风飘飘扬扬,好似文人雅士站在山河之间、在欣赏自然的美景一般。

    可刘义一点都没觉得好看,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五角星中间的模糊石人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而且,刘义此刻是突然伸手,直接抓向了那个模糊石人,并且还真抓住了,拿了起来。

    但他这么一拿,其他的五个颜色不一的石人、是立刻土崩瓦解,由头到脚陡然化为尘土,随风飘荡,消失了。

    刘义根本就没在乎其他的五个石人,只把手里的那个有颜色的石人举在眼前,仔细的看了一看,这才确定了什么,点了点头,站起来看向了我。

    刘义甩手把石人抛给我,说:“可以了,拿上这玩意,咱这就回去!”

    哥们仓惶接住,看了看,发现这个石人和之前那五个没什么太大的差别,顶多是身体上的衣雕有了颜色,多了一份真实和有趣。

    我问刘义:“这....干啥使哒?咱怎么回去啊?而且....这石人能跟咱一起回现实吗?”

    刘义把哥们的三个问题归纳到一句,回答说:“此物是五行天罡阵的阵眼所化,也就是说,这东西分化成了五个,形成了五行天罡阵的五个阵眼,而此物出现以后,五行天罡阵就解除了,因为阵眼消失了。其次,此物并不是原本的梦境之物,它和咱们的意识一样,能直通梦境,也是咱俩当初布置五行天罡阵的时候,为保护阵眼的一种防护措施,至于咱怎么回去的问题.....”

    说着,刘义的声音是哑然而止,并且扭动脖子,看向了夕阳霞光布满的天际处。

    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就下意识的拿着石人、转头看向西边。但哥们的眼睛刚转过去,我就感觉到了一阵疾风吹了过来,随即,我后脑勺突遭重击,像是疾风之中的什么东西砸在了我的后脑勺上,紧跟着,哥们脑袋一晕、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咦?这感觉.....是他们回来了吧!”不知不觉当中,我的意识渐渐复苏,然后就听见有个女声叫了这么一句。

    紧接着就是一个老头的声音说:“快下去帮忙,先把小林子弄上来!”

    后又跟着另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大林手里好像抓着什么东西呢!哎?这不是....”

    “先别废话了,把他俩弄上去再说吧!”又是一个略带贼气的男人声音响起,不过下面就没人说话了。可随即而来的、就是有什么东西在摆弄我的身体,而且,哥们还有种被拖起来、悬浮着上升的升华感。

    我的身体应该是被人放在了柔软的地方,因为哥们的背下很软和,但温度有点凉,尤其是哥们的脸上,冰冰的,一点一点的在触碰我的皮肤,可是却相当的舒服。

    这种感觉持续了很久,终于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大林?大林你醒醒呀!”

    我之前也想过睁眼,可就是睁不开眼皮,更说不了话、也不能动,直到有人在喊我的时候,哥们这才猛地睁开眼睛,身子一挺,就坐了起来。

    “妈呀!”吴晓雅就在哥们旁边,此时她惊叫一声,吓得身子一仰,差点躺在地上。

    可哥们没有及时去管她,而是想也不想的站了起来,又毅然决然的走向坟坑旁边的刘义,拽着刘义的脖领子就摇他,“我操你大爷,你能不能轻点打我脑袋啊?”

    但刘义这逼根本就不看哥们,而是一脸无辜的望着湛蓝的天空,说:“今天的天气挺好的哈!”

    “好你大爷,少他娘的跟我转移话题!”我死死的揪着他的脖领子,骂道:“让哥们敲你一下算扯平,要不我啐你一脸的花露水你信不!”

    刘义一听这话,总算和我正面相对,他一脸的赔笑和尴尬,但还是装作啥也不知道的说:“呦,这不是大林嘛,你醒啦?咦?你抓我衣服干啥?难道是因为早起的一柱擎天抓错人啦?”

    “滚你大爷的,你还跟我装傻是不!”

    刘义见我眼珠子都快冒火了,这才使劲扒拉开哥们的手,指了指我身后目瞪口呆的众人,说:“大伙还看着呢,你不想让他们误会就回去再找我算账。”

    我立刻就抓狂了,崩溃道:“你丫要是不胡说,他们可能误会吗?”

    刘义呵呵一笑,摆摆手,看了看时间,对我道:“咱们该回家了!你只要把那个石人放回你家北屋的土炕底下,这锁子村的事、就算彻底解决了。”说着,他还指了指我刚才起来的旁边,因为那里有一只色彩丰富的无脸石人。

    我扭头看了看那个石人,又瞅瞅吴晓雅和其他人,见大伙都在,连孤野都还没有躲到阴暗的地方避阳光,哥们就意识到,刘义说的很对。

    可是.....可是他敲我后脑勺的事、就他娘的这么过去啦?

    而哥们这一分神儿的刹那间,刘义这逼、就跟个贼似的,一下子绕开了我,站在其他人面前,沉声道:“收拾东西,咱们今天中午之前就回市里!”

    其他人没什么表示,唯独吴晓雅蹦着高的喊了一声:“耶,总算能回去啦!”

    我心一沉,心道:看来吴晓雅真心不愿意让哥们在这里长期逗留,可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这时,孤野凑到刘义身边,低声说:“刘使君,那您看我的事......”

    刘义瞥了他一眼,翻手一摊,变出了一个黑色的小葫芦,只是这个葫芦的表面、有一条贴着胶布的缝隙,而且上面还有四个古字,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那四个字应该叫‘无常葫芦’!

    可.....可这葫芦是刘义用胶布修好的吗?我擦,那这尼玛的也太亲民了吧!

    但刘义此时就对孤野说:“白天你畏惧烈日阳光,就在这个葫芦里避难吧,等晚上再出来,前提是你信我不会用这个葫芦害你。至于地府那边......回去以后我和王使君会替你美言的。”

    孤野是闻言大喜,二话不说,身形就化为一股浓郁的黑气,而刘义也顺手把葫芦塞给拔了下来,等孤野进去以后,他才把葫芦塞给堵了回去。

    至于其他人嘛,那自然是收拾自己的东西了。尤其是吴美人,手脚麻利的要死,我这还没反应过来呢,她就已经把自己的背包、连同哥们的背包,都收拾好了。

    刘义替我捡起那个色彩丰富的石人,指了指荒废破败的村子里头,说:“走吧大林,再去你家一趟,这或许是你最后一次回家了。”

    啥意思?啥叫最后一次回家啦?哥们以后有了时间,可以经常回来呀,虽然也不会再有任何的线索了,可至少我不会没机会回来呀!

    然而,刘义却不给我发问的时间,他直接和吴晓雅上手、两人拉着哥们就往村里走去。

    我则挣扎的喊叫道:“就算要走,那你也把那个棺材坑给填了呀!你就不怕有人走夜路、给摔进去啊!”

    刘义鄙视道:“你傻呀,谁会在这地方走夜路啊!不过你放心,等一会了,这里的坑自然会被填的!”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我是引魂者 爱搜书 我是引魂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是引魂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踏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悔并收藏我是引魂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