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三十岁后妈叶向东 爱搜书 我的三十岁后妈叶向东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刚刚下去了,你现在去追应该还来得及,或者打她电话。”

    前台的女生对叶向东,叶向东连忙拿出手机给沈之雅打了一个电话,同时向电梯走了过去。

    “叶向东?”沈之雅不太确定来电的是叶向东还是他的另一重人格。

    “是我,叶向东,你现在离开会健身会所了吗?”

    “我刚上车,你找我有事吗?”沈之雅锁了一下细眉问。

    “有事,你等我一分钟,我马上就到了。”

    叶向东走出健身会所,向停车场走去,很快就看到了沈之雅的奔驰了,她安静的坐在车内,目光与叶向东对接了一下。

    叶向东来到了车窗前,探头望向她。

    “我们能谈谈吗?”

    沈之雅看了一眼叶向东的眼神,发现他的眼神不再是那么冷漠,而是充满着一种忧虑感觉。

    “可以啊,就在这里谈吧。”

    沈之雅打开了车。

    叶向东坐了进去,说了声谢谢。

    “你想说什么呢?”沈之雅问。

    “今天中午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吧?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是我的另一重人格……你或者知道这种事。”叶向东有些自卑的道,任谁都不想将自己患有的疾病说出去,更不要说这是一种精神病,如果是普通朋友,直接就会远离他了。

    “我是今天才知道的,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沈之雅道。

    “谢谢你,不过我找你还有另外一件事的。”叶向东深吸了一口气。

    “你说吧,我们也算是盟友了,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得了你的,我不会托你的。”

    叶向东心中一阵感激,他第一次见到沈之雅的时候就觉得她美丽、善良,简直像天使一样的女人,她这么说自己也就放心了。

    “我知道苏馨可能要对我做一些什么,可是我无法控制自己……如果你知道她想要对我做什么,我恳请你能帮帮我,在我不在的时候,能帮我留意她吗?不用跟踪那么复杂,就弄清她接近我那个人格的目的就行了……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重,真的。”

    叶向东此刻是哀求着的,他的眼睛也是湿润的,别人无法理解的痛苦在他的身上漫延开去,他无助、彷徨,现在的沈之雅就是唯一能帮他的人了,而沈之雅又没欠他的什么人情,更不是他的什么亲人,他除了赌在沈之雅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沈之雅的良心受到了冲击,她吞了吞唾沫,在沉默着。

    她感觉自己面对的就是一个向自己发出求救的落崖人,只要自己能拉他一把,他就能活命了。

    可是另一边是自己的二十多年好朋友,胜似亲人一样的存在。

    是帮亲还是帮理?

    如果没有苏馨,自己不可能有今天,可能早已经家破人亡了。

    可是报恩不能以害人为原则啊?

    自己包庇她就等于与她同罪了。

    “我……今天听到她说起你的那重人格……她似乎是想研究你的那重人格,这是心理学前沿的一些研究,很多研究院都不能做这类实验的,因为太不人性了,他们只能做一些简直的问答和行为观察,不能对病人进行实际冒险性的引导的……苏馨一向很喜欢打破常规去追求那些知识……”

    沈之雅说到这里,已经咽哽了起来。

    “然后呢?”叶向东急问。

    “她……她想尝试将副人格转为主人格,苏馨似乎喜欢你的副人格……她是在跟你的人格谈恋爱。”

    沈之雅费了很大的劲才说出这一句话来,她知道这需要多么大的决心。

    叶向东整个人都懵逼了,他没想到苏馨竟然想要杀死自己,就是为了她那所谓的实验!

    或者实验对她来说是独一无二的,是可遇不可求的,是很具科学价值的,可是当自己是实验体的时候,谁还会去想那些?

    自己为心理学前沿作出实验体的贡献,会有什么好处?

    就算有好处,自己到时恐怕已经死了吧?

    不死应该也成了疯子。

    “简直太可恶了!”

    叶向东由痛苦转化为愤怒,简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有一种被人抬上实验台上束缚着手脚的感觉。

    就在他头脑剧痛抱头的时候,胸口的一个银饰荡了出来,碰到了他下巴。

    “妈……我……我会冷静的,我必须要冷静……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所有人都有针对我……我好怕……”

    叶向东的脑中已经闪过了各种记忆与画面,大多数与她母亲有关系。

    沈之雅连忙给她一瓶矿泉水喝了下去。

    叶向东喝得很快,水很快就淋湿了他的胸口,他感觉头没有那么痛了,他推开了车门,在车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沈之雅担心叶向东会突然之间发疯,已经拿着手机,打算给苏馨打电话了。

    “你没事吧?”沈之雅在旁边问。

    “没事……我没事了,刚才太过激动了,很多谢你能告诉我这些,真的很感激你,你是一个好人,答应我,不要将今天的事告诉苏馨。”叶向东想要走开,沈之雅向前走了几步。

    “叶向东,苏馨也不有恶意的,她是一个率直的人……”

    叶向东没有回应她,一个人向公路走了去。

    叶向东可不认为苏馨是一个率直的人,她分明就是一个研究狂,她聪明、睿智、城府深,或者对沈之雅的时候是很率直,因为沈之雅才是她在乎的人嘛,自己又不是。

    为了自己在乎的人,几乎所有人类都会选择自私的。

    正因为这样,无私才会被人类歌颂。

    叶向东现在的感觉就是在悬崖的夹缝中生存,身边的一切都充满了阴谋与危险,甚至连身体都不全部属于自己的。

    如果你能想像到自己的身体被人限制了自由,你就会知道那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绝望与痛苦。

    就好像自己被敌人打断了手脚,摆在了屠宰场的桌子上一样,那一刻你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人,也不会觉得他们是人,因为这一刻你连畜生都不如,而他们握着生杀大权,却如同上帝一般俯视着你血淋淋的身体。

    叶向东此刻就是被各种恐惧逼迫着,精神世界还要拼命的坚守着不变型。

    一旦变型,就是叶豪东的胜利时刻。

    世界再可怕,也可不怕不过连自己都要对付自己。

    连自己都不能相信,连自己都不是盟友,那得多么的无助?

    他决定了,他要假装变成叶豪东,狠狠的报复一次苏馨,让她也尝试一下被欺骗,被人鱼肉的滋味!加我"buding765"号,看更多好看的!

百度搜索 我的三十岁后妈叶向东 爱搜书 我的三十岁后妈叶向东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的三十岁后妈叶向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叶向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向东并收藏我的三十岁后妈叶向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