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沧元图 爱搜书 沧元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大周王朝,吴州,东宁府。

    东宁府城八大道院之一的‘镜湖道院’正门,一名腰间佩刀的少年从道院中走出。

    “孟师兄。”

    “孟师兄好。”

    “见过孟师兄。”

    周围的其他同门们都颇为热情。

    少年孟川向这些师弟师妹们微微点头,其实这些‘师弟师妹们’很多都比他年龄更大,不过镜湖道院的规矩是达者为先,他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进入镜湖道院‘山水楼’,山水楼二十二位弟子,也是镜湖道院最强的二十二位,受众多师弟师妹们仰慕向往。而其中‘孟师兄’尤为受推崇,是因为孟师兄偶尔会会指点他们,其他山水楼师兄师姐却懒得浪费时间在他人身上。

    “公子,公子。”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从一旁跑出来一名绿衣少女,孟川见状笑了:“绿竹,怎么来了?”

    “我家小姐想要请公子一起去东山游玩,昨夜刚刚一场大雪,雪后的东山可美得很。”绿衣少女笑道。

    “去东山游玩?”孟川眉头一凝,说道,“东山太远了,去一趟怕是要在东山过夜了,等明日才能回来。”

    绿衣少女笑道:“我云家在东山恰好有一处别院,可以在那过夜。”

    孟川摇头道:“回去告诉青萍,就说一个多月后就是玉阳宫斩妖盛会,我需潜心修行以做准备,无法陪她过去。”

    “这……”绿衣少女犹豫。

    “回去直接说就是了。”孟川吩咐道,“还有,让青萍多花点时间修行,别总是想着出去游玩。”

    “是。”绿衣少女只能乖乖应着,回去禀报。

    孟川微微摇头。

    对于从小定下婚约的‘云青萍’他也有些头疼。

    ……

    镜湖道院是建造在镜湖东岸,在镜湖西岸还有许多府宅,其中就有一座‘孟府’。

    “少爷。”府门口有两名守卫,看到孟川便颇为恭敬。

    “我爹在府里么?”孟川问道。

    “刚刚祖宅那边派人来,老爷便立即赶去了。”守卫说道。

    孟川若有所思点点头,便进入府中。

    “咻咻咻!!!”很快便依稀听到箭矢的声音,孟川循声来到了练武场。

    练武场正有一名红衣少女在弯弓射箭,一根根箭矢,瞬间穿过数十丈接连射在靶子上,且后一箭都射在前一箭箭杆上。

    孟川在一旁看着对方练箭。

    她叫柳七月,是自己父亲的生死兄弟‘柳夜白’的独女。

    自己八岁那年……

    柳夜白带着女儿来到了孟府,从此便住下。

    七月和自己很像,都是很小就没了母亲。从小,七月就和自己一同修炼,一直修炼至今,感情极深。

    “阿川,回来了。”红衣少女看到孟川眼睛一亮,“射这些靶子真没意思,来来来,赶紧给我当靶子。如果不是为了等,我早去道院练箭了,道院的弓箭场可比这大多了。”

    “好,给当靶子。”

    孟川笑着走到练武场中央。

    红衣少女换了一箭囊,箭矢也都是没有箭头的,她眼睛放光看着孟川:“阿川,可得小心了,别又被我揍得鼻青脸肿。”

    “也小心,我这次定要破了的七星连珠箭。”孟川凝神以待。

    红衣少女嘻嘻一笑,跟着手指犹如幻影,瞬间拉弓射箭,似乎都不需要瞄准。

    咻咻咻!!!一箭又一箭,接连射出。每一次从背后箭囊取箭拉弓射箭,再取箭拉弓射箭……就仿佛正常人呼吸一般自然,一根根箭矢也快得惊人,威力同样极大。

    “噗噗噗。”孟川腰间的刀已经出鞘。

    刀走弧线,在面前隐隐形成一片领域,凡是箭矢射来都会被阻挡下。

    “阿川的刀法是越加厉害了,还是得施展七星连珠箭啊。”红衣少女射箭的同时还笑眯眯说着,显然如此射箭非常轻松。

    “咻!”

    话音刚落,红衣少女新射出的一箭,箭破空带着刺耳的尖啸。

    “来了!”孟川也越加郑重。

    “噗。”“噗。”

    孟川刀走弧线,犹如圆球一般阻挡住一根根箭矢。可七星连珠箭是消耗真气极大的杀招,箭矢速度会越来越快。

    仅仅第六箭,孟川的刀就阻挡了空,跟着就感觉胸口一疼,整个人情不自禁一个踉跄,胸口怕是要青紫一块了。

    “还是没能挡住。”孟川摇头无奈道。

    “我修炼成的五大杀招,已经能挡住四大杀招了,只剩下‘七星连珠箭’罢了。”红衣少女笑道,“已经很厉害了,在道院的时候,洗髓境层次都没谁挡住我的‘三重幻影箭’,可是却能挡住。”

    “我从小就挡的弓箭,当然要比们道院的强些。”孟川摇头,“这还是没箭头的,若是加上箭头,箭的速度会更快。的五大杀招……怕是大半我都挡不住。”

    “阿川,难道没听说?在同一境界,没谁能抗住神箭手的狂攻。”红衣少女得意道。

    “七月……真生死搏杀,我早就第一时间冲到面前了。”孟川哼声道。

    “神箭手都是有护卫的。”红衣少女撇嘴道,“我护卫会挡住,然后就成了我的靶子。说不定将来就是我的护卫呢!”

    孟川笑了。

    他很清楚神箭手的可怕,在任何一方势力,顶尖神箭手地位都极高,都会被保护的极好。

    自己这位七月妹妹,在弓箭上就非常有天赋。

    “阿川,今天们院长召们过去,是说玉阳宫斩妖盛会?”柳七月询问道。

    “嗯,们烈阳道院也说了吧。”孟川问道。

    “说了!我烈阳道院洗髓境十大弟子中就我一个神箭手,院长直接定下一个名额给我。”柳七月说道,“在玉阳宫斩妖盛会对付妖怪,我神箭手是最擅长的。”

    孟川笑道:“我们镜湖道院洗髓境一共三个名额,我虽然是洗髓境十大弟子之一,但是还得争夺名额,若是得不到名额,都没资格去。”

    “那就慢慢拼吧。”柳七月嘿嘿笑道。

    “别大意,玉阳宫斩妖盛会上,面对妖怪,千万别被妖怪给近身了。”孟川说着,“我们先练练。”

    说着孟川陡然飞扑过去。

    “有本事追上我。”

    柳七月立即飞窜闪开,甚至还返身射出一箭。

    ……

    另一处,东宁府五大神魔家族之一的‘云家’。

    云青萍正在给她父亲‘云符安’泡茶。

    “爹,尝尝。”云青萍讨好地将一杯茶水放到父亲面前,忽然她瞥见远处回来的侍女绿竹,不由眼睛一亮,连喊道,“绿竹!”

    绿竹只能乖乖过去。

    “怎么样,孟川怎么说?”云青萍连问道。

    “孟公子说了,说是一个多月后就是玉阳宫斩妖盛会,他要潜心修行以做准备,没法陪小姐去东山游玩。”绿竹低声道。

    “又不去?”

    云青萍有些恼怒,“就知道修炼修炼修炼。”

    “孟公子还让我告诉小姐,多花点时间修行,别总是想着出去游玩。”绿竹又道。

    “他还管我?”

    云青萍越加气恼。

    “我看,孟川说的很对。”坐在那的云符安美滋滋喝茶,说道,“这丫头就该好好修炼,别老是贪玩。”

    “爹,这孟川就跟木头一样。”云青萍看着云符安,忍不住道,“在我刚满月时,们就给我和孟川定下娃娃亲!可是我俩性子完全不同。我喜欢玩,喜欢请许多好友一起玩。他却喜欢修炼、画画,喜欢安静。我和他说话,也是话不投机。以后想到和他成亲,我都快疯了。”

    “就是太闹腾,刚好有一个能治的,是好事。”云符安笑道。

    云青萍连到父亲身旁,抱着父亲胳膊撒娇道:“爹,我求求了,去和孟家说说,找孟伯伯说一说,解除了婚约吧。”

    “想都别想!”云符安喝着茶,直接否掉。

    “爹!”

    云青萍气道,“们为什么非要逼我嫁给他?当年,我刚刚满月什么都不懂,就给我定下亲事。们怎么知道,孟川长大后会是什么样?们完全不知道,就硬要我嫁给他。们根本就没在意过我的想法。不觉得很过分吗?”

    “孟川还是不错的。”云符安说道,“东宁府五大神魔家族年轻一代,他算是很好了。”

    “他再好又怎样,我不喜欢!”云青萍怒道,“我不想嫁给一个说话都说不到一起的所谓天才。”

    云符安轻轻放下茶杯,眼皮一掀,冷冷看了眼女儿。

    云青萍心头一颤。

    可心中的傲气让她昂着头,盯着父亲!

    “最近半年,已经和我说过六次解除婚约了。”云符安冰冷道,“看来是爹太宠了,今天话就和说清楚。”

    云青萍盯着父亲。

    云符安继续道:“和孟川的亲事,不单单是们俩的事。也是我们云家和孟家的事!我们云家虽是五大神魔家族之一,可定居东宁府也仅仅数十年,族人也仅仅数十位,根基尚浅。而孟家是扎根在东宁上千年的神魔家族,族人过万!孟川父亲‘孟大江’将是下一任孟家族长。是我们云家第三代唯一的女孩,和孟川成亲,我们云家和孟家关系自然可以更进一大步。这对我云家也有大大益处。”

    “祖父他都修炼成神魔了。”云青萍反驳道,“有祖父在,谁都动摇不了我云家!既然如此,为何不能让我过得更自在些呢?”

    “自在?自在就是想要和谁成亲,就和谁成亲?”云符安冷声道。

    “怎么,不行么?”云青萍昂头道,“为了家族,就一定牺牲我?爹,们不觉得羞愧么?”

    “闭嘴!”

    云符安气得站起来,怒指着女儿,喝道,“云青萍,想要出去游玩,护卫仆从成群。大冬天想要吃火龙鱼,自有人拼掉命去帮寻。修炼不用心,也有大量宝物用在身上,让今年也达到了洗髓境。我请高手一对一指点,实力弱,我请三名脱胎境护卫一直暗中保护,请三名脱胎境护卫一月就要五百两银子,还有其他种种宝物赐予……”

    “为了所谓的逍遥自在,知道家族付出了多少?”云符安盯着女儿。

    云青萍愣住了。

    她不傻。

    她略一算,就知道维持如此生活,家族在她身上付出何等惊人。

    “享受了家族的种种好处,就得承担该承担的!”云符安怒喝道,“只管享受好处,什么都不做?想得美!”

    “还有,我知道们道院的有一个小家伙,叫张冲,最近对挺殷勤的吧?”云符安冷笑,“他一个张家旁支的小子,也配娶我云符安的女儿,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哪根葱!”

    “爹,我和张师兄并没有……”云青萍连要解释。

    “只要我发现们有一丝逾规,污了我云家和孟家的脸面。不但他得死,连!我都会清理门户!”云符安冷冰冰看着有些吓着的女儿,“到时候别怪当爹的无情。”

    云青萍感到心底发寒。

    她从来没见过父亲这么冰冷的一面,她今年也才十五岁而已。

    “女儿啊。”云符安面色缓下来,“家族联姻就是如此,他就是再丑再无能,也得嫁。爹我当初娶娘,也是祖父亲自定下,都没得选!而且说起来,孟川人品很不错,该庆幸了。”

    说完,云符安又瞥了眼在女儿身后战战兢兢的侍女绿竹,吩咐一句:“绿竹,给我看好家小姐,别让她犯了错。”

    “是。”绿竹连忙应道。

    云符安随即负手离去。

    云青萍站在那,愣愣看着父亲离去的身影,想到那句“连,我都会清理门户。到时候别怪当爹的无情。”,这句话对云青萍刺激的确有些大。

    她觉得,这世界和她这么多年想的不一样。

    ——————

    番茄新书正式开始上传,新的征程开始了~~~还请大家支持!对了,每天两章,更新会在中午11点左右、晚上7点左右。

百度搜索 沧元图 爱搜书 沧元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沧元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我吃西红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吃西红柿并收藏沧元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