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沧元图 爱搜书 沧元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二月初九,东宁城外一处荒野,天色阴沉。

    “呦。”一道悠扬的鸟鸣声响起,只见一头沐浴在雷霆中的巨大飞禽从云端俯冲而下,飞禽背上却是盘膝坐着两道身影。

    “轰!”

    这飞禽接近地面时,庞大双翼上有雷霆朝四面八方冲击开去,令整个荒野地面都一震,电蛇四散游走,随即才消散。

    这时,两道身影才从飞禽背上落下。

    一位是中年妇人,另一位则是拄着拐杖的老妇人。

    “黄师妹,我已经到了,到我家乡了,回去吧。”拄着拐杖的老妇人笑道。

    “孟姐姐。”中年妇人眼中隐隐有着些许泪花,她的‘孟姐姐’之前还没这么苍老,这次重伤,老态尽显,可看容貌依旧能依稀看出,老妇人年轻时也是美人。

    “此次一别,我们怕是再难相见。”老妇人慨叹笑道,“不过我算好得了,至少死前能回到家乡,在家乡度过这辈子最后的几年。那些战死的,可真的成了黄土一堆了。”

    “孟姐姐,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书信一封即可,我黄香凝定当尽心竭力。”中年妇人郑重说道。

    “要求到的,我会开口的。”老妇人笑着,“好了,赶紧回去吧。”

    中年妇人仔细看着老妇人,最后还是一跃上了飞禽背上,很快飞禽一震双翼,雷霆在虚空中弥漫四方。

    呼。

    携带着雷霆闪电,飞禽迅速一飞冲天,消失在天边。

    老妇人看着同伴离去,这才转头看向东宁城,面带笑意:“该回家了,能落叶归根,老天待我不薄!”

    “咚。”

    老妇人手中的拐杖,轻轻一敲击地面,敲击处有虚空波纹荡起,一阵阵弥漫四方,笼罩周围百丈范围。

    她持着拐杖,被波纹笼罩着,也朝东宁城走去,每一步都是数十丈。即便从官道上的一些行人商队旁走过,那些人们却仿佛没看见‘老妇人’,依旧笑呵呵聊着。

    片刻,她来到了城门入口。

    “东宁城。”

    老妇人拄着拐杖,看着面前这座雄伟的城池。

    这是她的家乡!年少时生活的地方。

    老妇人微笑着继续迈步前进,城门口大量人们包括门口的守卫,都没看到老妇人。老妇人就仿佛不存在这个世界上,就这么进了城,行走在街道上,又来到了孟家的祖宅。

    进入祖宅。

    祖宅巡逻的族人很多,可同样都看不见老妇人。

    “咕咕咕。”在祖宅的其中一座小院内,胖老者正在喝着闷酒。

    “平平,在偷喝酒?”一道声音在小院内响起。

    胖老者吓得一个激灵,连看向周围,忍不住道:“三姐,是吗?三姐?”

    在院子中凭空显现出了一名拄着拐杖的老妇人,正笑看着他。

    “三姐。”

    胖老者眼睛都红了,他是‘孟仙姑’唯一的亲弟弟。虽说家族内其他长老们也有喊‘三姐’的,那是因为家族太过庞大,毕竟有上千年历史的家族,许多家族子弟都隔了好几层了。胖老者名叫‘孟炎平’,孟家当代族长,他比孟仙姑小了近二十岁,所以小时候也是孟仙姑带着他,又是当姐姐又是当娘。

    在他心中,他三姐一直那么年轻,那么美丽,那么无所不能,如今却老了这么多。

    “哭什么哭,我不是活的好好的?”老妇人笑道。

    “三姐,的伤真的没法医治?”胖老者追问道。

    “只要不拼命厮杀,还是能活七八年的。”老妇人淡然道,“人有生老病死,神魔同样有寿命极限,有什么好伤心的。接下来几年时间足以我妥善安置我孟家,我重伤的消息传回,东宁府可有什么动静?”

    “云家和我孟家解除了婚约,就是孟川小家伙的婚约。”胖老者说道,“至于其他,四大神魔家族也只是做些小动作,根本不敢真的惹怒我孟家。”

    “嗯,当初定下婚约,云万海也是想要借我孟家的势。如今我重伤,他解除小辈的婚约也正常。”

    老妇人吩咐道,“对了,平平……”

    “三姐,我都九十了,还是孟家族长,能叫我大名么?”胖老者忍不住道。

    “哦,好好好,给面子。”老妇人笑道,“孟平平,去,将族内长老们都召集到烈火大殿,我要见一见。”

    “什么孟平平,我叫孟炎平。”胖老者嘀咕着,还是赶紧去召集家族长老了。

    姐姐又当娘又当姐姐,将他带大。

    护着他,令他走到今天。

    听姐姐喊他‘平平’,族长孟炎平也觉得走路都更有劲了。

    ******

    孟家祖宅,烈火大殿。

    家族内只有最重要的事才会来此,今日,烈火大殿周围戒备森严。

    大殿中。

    孟仙姑拄着拐杖站在那,抬头看着殿内的匾额——‘烈火’二字。

    族长以及众长老们都恭敬站好,没有一个敢吭声。

    论年龄……

    孟仙姑今年一百一十二岁,是家族中最年长的。论实力,孟仙姑那是在三十五岁就成为神魔的,庇护了孟家近八十年,孟家也兴盛了八十年,在孟家的威信也毋庸置疑。她一声令下,怕是有许多族人都毫不犹豫去赴死。

    看了匾额‘烈火’二字许久,孟仙姑才转身,目光扫过在场的众长老,众长老个个躬身都有些紧张。

    “我孟家年轻一代,可有什么有天赋的,有望成神魔的?”孟仙姑询问道,孟家虽然扎根在东宁府上千年,但也只是出过两位神魔,一位是五百年前的余山老祖,另一位就是孟仙姑。在他们的时期,都让孟家达到鼎盛。孟仙姑最期盼的是……

    能培养出家族历史上第三位神魔。

    本来她可以耐心的慢慢寻找适合栽培的后辈,可现在时间太紧了,只能矮个子选了。

    “大江他天赋颇高,十九岁悟出刀法秘技,三十岁悟出刀势。如今四十七岁……成神魔也有一线希望。”光头瘦弱老者开口说道。

    “大江?”

    孟仙姑看向站在一旁的孟大江。

    “姑姑。”肥胖的孟大江连行礼。

    “可曾凝丹?”孟仙姑询问。

    孟大江摇头。

    孟仙姑皱眉,四十七岁,连凝丹还没做到,成神魔的希望真的很渺茫。

    “年轻小辈呢?”孟仙姑追问。

    “小辈,有三个还成。”族长孟炎平连道,“孟铸这小子今年二十三,无漏境,正在沁阳关服兵役,他是十九岁悟出秘技。还有‘孟文英’这个丫头,她今年十六岁,十二岁时就顶尖剑法大成。还有大江的儿子‘孟川’,今年十五岁,他是十三岁顶尖刀法大成。孟文英和孟川年龄都小,但都没有悟出秘技。”

    孟仙姑沉默。

    孟铸,十九岁才悟出秘技,对于成神魔而言真的太晚了!因为悟出‘势’都不知道是哪一年了,再想要成神魔就更遥远。

    孟文英、孟川,一个十六岁,一个十五岁,时间也很紧,关键连秘技都没掌握。

    她想要在矮个子里选,但真没法选。

    “们都回去。”孟仙姑冷声道,“接下来几年,整个家族的小辈们都加大培养,这是家族头一等的大事,其他事情都不重要。在我死之前,我要看到一个有望成为神魔的苗子。”

    显然没看到太优秀的,只能广撒网,寄希望于那些八九岁、十一二岁的小辈冒出天才了。

    “是。”族长以及众长老们都齐声应道。

    “此事关系到家族兴衰,容不得丝毫怠慢。若有中饱私囊者,直接家法处置。”孟仙姑说完,直接拄着拐杖走了出去。

百度搜索 沧元图 爱搜书 沧元图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沧元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我吃西红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吃西红柿并收藏沧元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