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萌狐悍妻 爱搜书 萌狐悍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个神奇的吊坠是云雪姬留给云河的信物,其中一种功能就是感应,能将死去的人残留下来的意念放大,并且具体化成影像或声音。

    云河在想,可能自己是天狐族人,与生俱来的感应能力特别灵敏,而这个痛苦悲伤的灵魂同样是天狐,天狐与天狐之间互相感应相对容易很多,又有吊坠作为媒介,自己便能看到这个死去的天狐族人,甚至能跟他的残留下来的意念沟通。

    赵英彦既不是天狐族人,也没有吊坠,自然什么都感应不到。

    所有黑雾和怨念都消散了,虚空之中只剩下一副再也不会说话的白色骸骨。

    云河小心翼翼地把这副骸骨收进空间戒指里。

    云河和赵英彦继续前进。

    一路走来,又出现了无数黑色水晶柱。这些水晶柱中有的什么都没有,有的跟第三根水晶柱一样封印着天狐族人。

    到目前为止,云河一共找到八十位天狐族人的遗骸。

    他们有男的,有女的,有年轻人,也有长者。看着一副一逼白森森的骸骨,云河悲愤得睚眦俱裂。

    他不明白为什么孟飞熊为什么要做得这么绝!

    这些白森森的骸骨当中,竟然还有幼童!就算与天狐一族有不共戴天之仇也好,也不用着连三岁的狐族孩童也不放过啊!

    云河把遇到的天狐族遗骸部释放出来,收进空间戒指里妥善地保存。他打算等到自己闯出阵法以后,再把族人的遗骸带回九重神殿好好安葬。

    随着一根又一根黑色水晶柱被净化,结界的力量变得越来越淡薄,这个空间对云河和赵英彦的约束也越来越微弱了,只剩下寥寥无几的阵眼在苦苦支撑着,看来已经破阵在即。

    一方面是阵法在变弱,另一方面是在紫灵珠手链的保护之下,赵英彦恢复的速度很快,这时,赵英彦身上的不适感已经完消失,行动跟平常无异,灵力也恢复至正常水平。

    云河和赵英彦继续小心地绕开阵线往前走。不久,他们眼前又出现一根黑色水晶柱,透过紫莲的光芒可看到里面同样封印着一个天狐族人。

    但这个天狐族人还没有化为白骨,皮肤还保持着鲜活的颜色。

    这是一个天狐族的成年男子。

    天狐族人的化为人形时的外貌特征是银发蓝眸,这个男子也长着一头银色的长发,只不过他的头发并不是顺直的,而是略带着波浪的微卷。

    他闭着眼睛,看不到他眼瞳的颜色。他的肌肤洁光无暇,低垂着眼帘显得那一双眼捷特别的长,就像挂在皎月上的桂枝。那身白色的长袍秀着精致的金纹,把他的气质衬托得既清冷又高贵。

    由于黑色水晶能隔绝气息,云河不能确定里面这个人是死是活。

    这个人的表情也跟其他表情痛苦的遗骸不一样,出奇的平静,仿佛正在酣然沉睡,又仿佛刚刚安祥地逝去,看不到任何喜怒哀乐。

    从这个人容貌、气质和衣着,云河估计这个人在天狐族当中的地位应该相当高。

    整个天狐族应该都在同一时间被人封印在黑色水晶里的,唯独这个人没有化为白骨,还保持着活人的形态,这就说明他的境界可能是在这些人当中最高,因而能够长期抵御结界的侵蚀。

    就算他已经陨落,作为神当中境界佼佼者,其遗骸和残魂当中必定残留着强大的力量,也不会马上化为白骨。

    刚才第三根阵眼中的天狐族人不就留下残念吗?

    水剑师父虽然早就在远古的中天之战中陨落,他的残魂不是在九重神殿里存留千万载吗?

    不管这个天狐族人是死是活,都必须尽快把他从黑色水晶里解救出来。

    云河再次察出紫莲,用紫莲的光芒将黑色水晶净化。

    当黑色水晶柱完消散,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天狐族人竟然慢慢地醒了!

    那是一双跟云河一模一样的蓝瞳,但蒙着混沌的雾气,似乎还没有睡醒。他轻轻眯起眼睛聚焦,目光也变得越来越深遂。

    他想把睡意驱散,好好地把眼前的一切看清楚。片刻,他终于发现云河和赵英彦站在他面前。赵英彦表情冰冷,站着一动也不动,就像一块木头,很容易被人忽略,而云河则白得闪闪发光。

    这个天狐族人依然静静悬浮在半空之中,只是焦距集中在相对更耀眼的云河身上,好像想把云河的一切看穿,从而判断云河是敌是友。

    可能是因为被困在黑色水晶中太久的缘故,这个天狐族人的力量已经快耗尽,变得很虚弱,只能维持着悬浮的动作,估计云河或赵英彦随便使出一招就能将他拿下。

    但是他的修为还是高得吓人!

    天神境八重!

    这是云河来到中天以来,遇到的境界最高的人。如果这个人不是被困在黑色水晶里,失落之城外面的那群黑翼鸟龙又怎能嚣张千万年。以这个人在盛时期的实力,随便拍出一掌就能将那群黑翼鸟龙杀光了吧?

    赵英彦不喜欢这个天狐族人,尤其是他这种审忖别人的眼神以及目中无人的态度。

    对自己视而不见就算了,但这家伙明显也不把主人放在眼内啊!

    明明是主人救了他,他一声谢都没有,却用这种极不友善的眼神盯着主人,好像主人欠了他似的,主人救他是理所当似的,实在太没礼貌了!

    还有,这个家伙被人封印在水晶柱里已经很久了吧?这样都能活着?怎么可能?难道是尸变了?或者,他是一个傀儡?那他会不会突然凶性大发攻击主人啊?

    总之,赵英彦看得一阵发寒,担心这个天狐族人会对云河不利。

    而云河却没有半点赵英彦的戒备心,相反他心里不知有多高兴!

    因为他感应到这个天狐族人身上还有活人的气息!他能听到面前这个躯壳里心脏跳动以及血管搏动的心声。

    他是有血有肉地活着的!既不是残念,也不是傀儡!

    终于能救回一个族人,云河心里感到很欣慰,他激动地走过去,正想跟这个天狐族人说些话,他有好多问题想请教人家呢!

    岂料赵英彦却突然把云河拉住,沉着声音道:“主人,小心!”

    赵英彦的眼神变得十分凌厉,就像剑刃。他的剑还没出鞘,剑气已经先至。

    这是人剑合一的最高境界,他的威慑跟剑气融为一体。此刻,若是站在赵英彦面前的不是一个古神,而是一个凡人,早就被赵英彦的剑气削成两段了。

    不要怪护主狂魔不近人情,就算眼前这个人是云河的同族又怎样?谁就能保证所有天狐族人就是好人?不要随便接近陌生人,尤其是这种被水晶封印千万年仍能活的陌生人,绝对不是正常人!

    说不定,对方突然一个威慑攻击过来,云河就会有性命之忧,毕竟人家是天神境八重。

    赵英彦把云河小心翼翼地挡在自己身后。

    “噫……怎么看不见了?哪里突然多出来的一块蓝色木头?”那个天狐族人自言自语。

    原本那个天狐族人一直对闪闪发光的云河很感兴趣,赵英彦拦住了他的视线,他便轻轻地朝着云河的方向飞过去,想把云河瞧个清楚。

    蓝色木头是指赵英彦。

    谁让他身穿蓝衫,又像一块木头那般木讷?

    赵英彦听了又生气了,这个目中无人的古神居然把自己比作木头!

    还有,这家伙的飞行动作是什么鬼?

    注意,天狐族人是悬空地平移!

    穿着大白袍,双脚不着地的,还披头散发的飘着,这不是大白天闹鬼吗?要是胆子小一点的人岂不是被吓死?

    踏踏实实地用脚走路不行吗?

    就算你是神,你嫌走路麻烦,想飞,好歹也正常地腾云驾雾啊!有像你这样,悬空平移装鬼吓唬的吧?高高在上地俯视别人很有优越感是吧?

    总之,这个天狐族人的一举一动都让赵英彦十分恼火。

    想接近主人?赵英彦是十万个不同意!

    “锵!”的一声,赵英彦亮出天星剑,用剑尖直指着这个天狐族人,然后用冷冷的声音警告:

    “别靠近我家主人!”

    要是这个天狐族人敢越雷池半步,赵英彦才不管他是古神还是天狐族人,绝对会让他身首异处。

    “小彦,别这样。我感觉不到他身上有恶意,他应该不会伤害我们的。”云河看到赵英彦对这个天狐族人充满敌人,便赶紧按住他握剑的手。

    两个人的手相叠,剑的重心偏离了,已瞄准了天狐族人的剑心在半空中微微晃动着,寒光也随着剑身的晃动而晃动。

    剑身的晃动的反光映照到天狐族人脸上,天狐族人被亮光照得睁不开眼睛,本来就眯着的眼睛已经快成一条线了。

    主人的命令不可违背。

    赵英彦只好无奈地垂下握剑的手,但他依然没有回剑入鞘,而是把剑紧紧地握在手中。

    赵英彦的举动引起了那个天狐族人的注意。他原本注视着云河的目光慢慢移向赵英彦,望了赵英彦一眼,又定定地望着那把寒光闪闪的天星剑,突然开口道:

    “奇怪,这不是天星剑吗?天星剑是我妖族之中的名剑,原本是火妖之物,为何会落入一个境界平平的人族之手?人族,本神问你,你是如何得到此剑?”

    他的声音空灵而平寂,让人觉得处身于空山飘渺的云雾之中。

百度搜索 萌狐悍妻 爱搜书 萌狐悍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萌狐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魔笛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笛童子并收藏萌狐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