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爱搜书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秦陌芫脚步猛然一顿,转身痞气的笑看着他,“锦誉,谢谢你。”

    “不过”她挑眉笑的淡然,“我已经有了,所以,我的事你别操心了,打理好秦家寨就好。”

    青锦誉蹙眉询问,“你哪来这么多钱?”

    秦陌芫双手慵懒叉腰,笑得傲然,“没有秦爷爷办不成的事。”

    翌日,秦陌芫换了身行头去了吉祥茶楼。

    此刻的吉祥茶楼有些孤清,她拾步而入,掌柜的笑面迎人,“秦公子,您来拿货了?”

    秦陌芫淡然点头,“我先到雅间待会,货稍等再拿。”

    掌柜的也不催促,为她准备了雅间。

    在掌柜离开之际,她忽然出声,“掌柜的,若是任何人问起宝物之事,你就说我已经拿走了。”

    见掌柜迟疑疑惑的神情,她神色冷了几分,“我不想任何人在我这动歪心思。”

    闻言,掌柜的瞬间明了,点头答应后离开。

    房内青烟缭绕,茶香四溢。

    秦陌芫坐在软椅上,眉眼清冷,望着打开的房门外走来紫色衣袍的男人。

    她兴味挑眉,“来的还挺准时。”

    男人坐在她对面,眉宇冰冷,“东西呢?”

    秦陌芫为他添置了茶水,“我先看看公子的东西。”

    少年淡然处之,浑身却泛着丝丝痞气,办事却倒是慎重。

    紫袍男人嘲讽蹙眉,抬手一摆,身后的侍卫拿出一张银契。

    男人接过银契放在桌上,“那这张银契可以在北凉任何钱庄提取银票。”

    秦陌芫端着杯盏轻抿,眸底微不可查的掠过一抹冷然,“公子倒真是爽快,不过……”

    她抬眸,笑的清冷,“我还真挺好奇公子的身份,银契上的官印倒真是与众不同。”

    紫袍男人脸上划过一抹肃杀,他冷声道,“我的身份你不必知道,银票已经在这了,东西呢?”

    “东西自然是有的。”秦陌芫眉尖微挑,笑容清淡。

    她取出龙符柱放在桌上,似笑非笑的凝着对方,“这宝物当真有那么神奇?”

    男人冷哼,“这些与你无关。”

    他将龙符柱拿到手上,双眸紧紧盯着上面的纹路。

    秦陌芫慵懒挑眉,将银票收入怀中,不去看对方因为拿到宝物而有些微颤的手。

    她起身,双手撑在桌前,问了一句,“这位公子,货可有问题?”

    紫袍男人此时无暇于她废话,摆了摆手,“你可以走了。”

    秦陌芫淡笑,眉目轻敛,敛去眸底的讥嘲。

    出了雅间,直接朝着掌柜而去。

    当龙符柱拿到手时,秦陌芫心头狠狠震荡。

    指腹微颤的摩挲着上面的纹路,是那么清晰,那么熟悉。

    它真的有穿越时空的功能吗?

    需要怎样的天时地利人和才可以?

    收起龙符柱,朝着秦家寨而去。

    她对龙符柱比任何人都熟悉,昨天让小匪找到黑棕木,刻了一个同样的龙符柱卖给那个紫袍男人。

    但愿,他真的天真以为那东西是真的。

    她轻笑,却在下一刻神情陡然一凛,步伐亦是顿在原地。

    唇角挑起一抹讥讽的弧度,没想到这人的速度还挺快。

    远处,从四周走来许多黑衣人,手执利剑,为首的凶狠道,“打劫的,将身上值钱的都交出来,留你一命!”

    秦陌芫负手而立,笑得张狂,眉眼之处尽是轻蔑,“在我秦家寨外,对我一个土匪头子喊打劫,你们是智障吗?”

    一群黑人眼神交换,为首的人冷哼,“既然不识相,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他一挥手,所有黑衣人蜂拥而至。

    秦陌芫抽出匕首,神色凛冽,几招之下,一群黑人尽数倒地,唯有两个站在对面,戒备惶恐着。

    这群人,武功太废,比起之前暗杀她的人,就是些草包。

    她拿出手帕,擦拭着沁满鲜血的匕首,眉眼冷然的凝着对面两人,“回去告诉你们主子,他若是想要拿回这两万两银票,就一人来秦家寨找我,秦爷爷随时恭候!”

    那两人身躯一颤,连滚带爬的跑回去。

    她自然知道,那个人不会这么心甘情愿的拿出这么多银票!

    禅房外,一道身影鬼鬼祟祟,躲在外面的大树后面。

    一双眼眸时不时的看向紧闭的禅房。

    房门打开,明净端着食碟走出来,脸色沉静淡然。

    半晌,又是两个和尚走进去,没多久便出来了。

    紧跟着,阡冶拾步而出,走在石凳前,一撩前袍缓缓坐下。

    男人手执佛卷,眉目星辰,银丝袈裟在影绰的亮光下泛着丝丝冷光。

    他身躯笔直,右手指腹淡然的捻着佛珠,在树下,形成一道唯美的画风。

    明净端着一盆冷水走来,放在石桌上,“方丈,水来了。”

    阡冶放下佛卷,白皙如玉的双手沾染了水珠,而后用手帕轻拭。

    见明净将水准备端出去,他出声道,“将水泼在院角的那棵树上,天愈发的热了,该让它凉一下了。”

    明净点头,走到院角的大树前,照着大树将多半盆水泼出去!

    大树后,李虎瞪着无辜的双眸,可怜兮兮的,浑身滴答着水滴。

    为什么老大给他派了这么一个活?

    他不热好吗?

    也不必洗冷水澡!

    明净端着空盆走出去,再进来是端着托盘放在石桌上,为他添置了茶水。

    阡冶端起杯盏,薄唇轻抿茶水,清冷的声线淡声道,“你的耐性还不够,认真看看院角那棵树上的纹路,数下少圈。”

    明净愣了一瞬,点头,“是,方丈。”

    他站在大树前,认真的看着树上的圈数,嘴里不停的数着。

    李虎在听到脚步声传来时便吓得侧身直直的站着,不敢动一下,生怕被他们发现。

    他希望这小和尚赶紧数完了走,这么僵硬不动的站下去,他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们‘可亲’的老大了!

    半晌,明净忽然“啊”的一声,吓的李虎差点跳起来!

    只听明净苦恼着,“方丈,我刚刚数着明明是二十圈,怎么这会又变成十八圈了?”

    阡冶清冷的声音淡淡传来,“继续数。”

    李虎侧着眼眸,早已将大树的纹路数透了。

    是二十一圈呀!

    这个小和尚,是笨蛋吗?

    该死,腿麻了!

    哎呀,腰抽筋了!

    李虎恨不得将小和尚八辈祖宗问候一遍。

    ------题外话------

    红尘说一下哈,公众期间规定的每天更新两章,等上架后,可以多多更~~

    。

百度搜索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爱搜书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念化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念化红尘并收藏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