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爱搜书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而这一切,只是诸葛千羽想要试探自己是否忠心的计策而已?

    察觉到诸葛千羽冷厉的眸光,贺齐林如芒在背,想解释却不知从何解释。

    他现在根本摸不来目前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

    诸葛千羽冷眸复杂的看了眼阡冶,那一眼,暗含隐匿凛冽的杀意。

    整个队伍静的出奇,顺着官道朝临城的方向而去。

    秦陌芫冷着脸,压抑着怒意,驾马与阡冶并行,侧眸狠狠的瞪着他,“和尚,你是不是疯了?不想活命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和尚敛目,清冷低语了一声,“我不想再欠你人情。”

    呵!

    这时候都不忘和她分的清清的。

    难道和尚都是榆木脑袋,一根筋?

    看着前面的两人,秦陌芫吐了口浊气,渐渐消散心中的怒意。

    事已至此,她只能见机行事了,只希望和尚能听点话。

    这一路,只怕不会太平。

    房间幽暗,一抹身影立在窗杵边,望着外面迎风飘荡的青竹。

    房门轻响,男人低沉道,“进来。”

    阿华推门而入,急声道,“五爷,秦公子与北凉的户部侍郎去了临城。”

    青锦誉脸色蓦然一沉,气恼的低斥了声,“胡闹!”

    青色身影一闪离开房内,阿华快速跟上,踌躇了半晌,最终将阿明传递的消息告诉他,“五爷,老爷传信,让您务必回去一趟,有紧急事情。”

    脚步微顿,男人声音冷如寒冰,“让他等着吧。”

    阿华急忙拦住他,“五爷,此事非同小可,关乎夫人,也关乎整个白家,老爷要你务必立刻回去。”

    青锦誉负手而立,脸色沉冷如冰,周身的气息仿若腊月寒冬。

    望着远处的城楼,他缄默不语,一双眸,略过太多的情绪,最终都化为一抹冷意,“回南戎。”

    白府大厅,一众奴仆站立两旁,皆是神情严谨,低头静默,不敢放肆半分。

    大厅内,气氛沉静,流淌着些许的冷意。

    主位之上,白峰崖端着茶盏,手执茶盖轻轻拂了拂茶水。

    旁位上坐着白氏,脸上看不出喜怒,一双晕染着风霜琉美的眸子望着大厅外。

    见侧位上的人还未来,当即冷下脸,问向一旁的丫鬟,“去看看三少爷怎么回事,这个时辰了还没来,当真是不懂规矩了。”

    丫鬟领命,躬身后离开。

    白氏笑意吟吟的看向身侧的白峰崖,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来,“老爷,琵儿这些时日帮你一同打理府上的事,这个点还没来,许是再忙别的事。”

    白峰崖欣慰点头,放下杯盏,握住白氏芊白的手,“整个府上的琐事皆是你一手操劳,论辛苦,那小子比不得你苦。”

    他的谅解,温柔,还有宠溺,都让白氏心悦满满。

    已过风华,脸上却依旧能看出当年的美,如今风韵犹存,更是多了一丝耐人的美。

    她低头浅笑,嗔怪的呓语了一声,“老爷真会拿我开玩笑。”

    “爹,娘,孩儿来迟一步,还望爹娘莫怪罪。”人未到声先到。

    白钺琵一身黑袍拾步而来,走到大厅中央,双手抱拳在身前,身子微躬,“爹,孩儿给您请安。”

    白氏看着面前玉树临风的儿子,心里眼里满满都是欣慰和自豪。

    白峰崖微抬手,语气里泛着浅淡的宠溺,面上却是较为严谨,“交给你的事办的如何了?”

    白钺琵颔首,“回父亲,孩儿已经办妥。”

    三人互相寒暄,倒真是其乐融融。

    外面侍卫匆匆跑进来,恭敬禀报,“老爷,五少爷回来了。”

    侍卫话落,整个大厅陡然间变的沉寂。

    白氏与白钺琵互看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出了疑惑和冰冷。

    那个庶子不是去当土匪了吗?

    又回来作何?

    白峰崖神色变为冰冷,严谨的气态显得这张脸愈发的稳重摄人。

    “让他去书房等我。”

    侍卫领命,“是。”

    白氏问出心中的疑惑,“老爷,可是出了什么事?”

    往日白峰崖可是恨不得一辈子不待见白梓墨,为何今日还让单独与他去书房?

    若是那个白梓墨回来,万一抢走了他儿子的一切该怎么办?

    白峰崖敛目,扫了眼他们娘两,脸色微沉,“此事重大,你操心好府上的事便好。”

    起身离开,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白氏脸色渐渐冰冷,她招了招手,一旁的丫鬟倾身上前。

    她交给丫鬟一枚令牌,沉声道,“拿着这个去宫里找皇后,打听下情况。”

    丫鬟领命离开。

    书房内,白峰崖坐在案桌前,一双眸锐利疏离,“你对我就是这么个态度?”

    案桌对面,青锦誉负手而立,俊美如斯的容颜只有冰冷,极致的冷和漠然。

    他看着白峰崖,讥讽道,“不远千里找我回来就是为了让我当白钺琵的替死鬼?”

    白峰崖脸色黑沉,怒拍桌子站起身,“白梓墨,你这是什么语气!你在质问我?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父亲?!”

    青锦誉冷眉,眉眼里裹着浓郁的冷,说出的话更是泛着一抹轻蔑,“在你眼里可将我视为你的孩子?”

    书房内,两人对峙,一人沉怒,一人冷淡。

    半晌,白峰崖问道,“你去还是不去?”

    青锦誉冷嘲的看着他,“你一直乐此不疲的用我母亲威胁我,我还能选择吗?”

    白峰崖脸色微变,坐下来沉着声,忽然问了一句,“梓墨,你恨我吗?”

    冷笑溢出,他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青锦誉黑眸暗沉,冷冷的看着所谓的父亲,“不恨了,从你为了你所在乎的人给我下了寒毒起,在我心里,再未有你这个父亲!”

    搭在桌案的手骤然紧握,白峰崖冷冷的瞪着他,“那也是你这个逆子咎由自取!”

    他一拂袖,不耐道,“快去办事吧,明日出发,别让皇上怪罪下来。”

    垂在身侧的手掌紧握成拳,似在压抑着滔天的情绪。

    他转身离开,对宰相连一句话也未曾再说。

    到了晚上丫鬟匆匆赶回来,一路跑到白氏的房间,附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白氏双眸微眯,鼻音浓浓哼了一声,脸上尽是冷意。

    原来如此……

    ------题外话------

    还有一万字下午五点更新~~~

    。

百度搜索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爱搜书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念化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念化红尘并收藏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