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爱搜书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风雪里,城门下,三道身影,对立而战。

    女人抓住男人的手臂,脸上满是慈爱,“冶儿,梅姨舍不得你,梅姨不会伤害陌芫的,你就留下我好吗?我只想远远的看着你。”

    男人俊容清冷,没有言语。

    无痕大师蹙眉,上前拉住梅姨的手,“阡冶,你也看到了,如今能保护梅姨的,只有秦陌芫那个丫头,梅姨跟在她身边,没有任何人会怀疑你梅姨的身份。”

    许久,男人才出声,清冷的嗓音被大雪吹拂,“那便留下吧。”

    秦陌芫紧紧握着唇畔,泪汹涌而出。

    假的……

    就连母亲都是假的!

    原来母亲会说话,原来,她叫梅姨。

    原来,她不过是他们保护梅姨的挡箭牌。

    无痕大师蹙眉,问道,“阡冶,你是不是真的对秦陌芫动了情?别忘了她的身份,也别忘了你的身份,更别忘了你肩上的责任。”

    男人的声音依旧很淡,“我知道。”

    “知道?”

    无痕低斥,“知道还那般纵容她,你可知有多少人在私下里对你不平了吗?你别忘了太后一直想要将你置于死地,若是她查到你真对秦陌芫动了情,到时她就会成为对付你最好的利器!”

    无痕的声音还在继续,“我知道你在做戏,你让秦陌芫对你身心付出,为的是日后她回到南戎,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但是你自己别失了心!”

    男人眉眼冰冷,微敛的眸底泛着冷沉,“师父不必多说,我心里有数。”

    无痕脸色有些冷,似是压抑着怒火,“既然你心里有数,为何梅姨告诉秦陌芫她的杀父仇人时,你要暗中阻拦?因为你知道这一切都是我们故意设计的,因为她的杀父仇人根本不是白峰崖,而是另有其人!”

    他走到阡冶跟前,眸光微闪,几不可微的扫了眼远处的草垛,继续道,“你明知道她的杀父仇人是别人,却不告诉她,故意让秦陌芫误会是白峰崖,让她和白梓墨之间关系决裂。”

    “够了!”阡冶抬头,俊眉下一双凤眸有些猩红,“师父现在说这么多又是作何?”

    秦陌芫站在远处,紧紧咬着自己的手,感受着血腥味的蔓延。

    大雪迷惘了她的双眸,唇角的血渐渐滑落。

    原来,阡冶还是在利用她。

    男人始终背对着她,她只能看到男人清冷俊逸的背影。

    此刻他是什么表情?

    对她的讽刺?

    对她愚笨的嘲笑?

    对她再次被傻呵呵利用的轻蔑?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接下来他们的话让原本跌至冰窖的她彻底掉入寒冰,寸寸寒霜破裂。

    无痕大师说,“阡冶,别忘了你姓诸葛,别忘了你肩上的使命,你看看如今的你,为了一个秦陌芫,将这些年的韬光养晦毁于一旦!”

    阡冶俊眉紧拢,刚要说什么,远处走来一道身影。

    那人边走边说,“阡冶,你师父说的不无道理,你已经彻底暴露,想要再以阡冶禅师身份自居白水寺,檀寒寺已不可能了。”

    阡冶敛眸,语气冷淡,透着万千的情绪,“舅舅倒是有空来这小小的凤城。”

    无痕大师蹙眉,“现在不止是你,秦陌芫的身份也藏不住了,我知道你之前是如何想的。”

    无痕看了眼远处,“你之前想着让秦陌芫爱上你,最后在帮助她回到南戎,夺得南戎皇帝的宠爱,而后让她说服南戎皇帝,帮你一起对抗北凉太后,帮你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阡冶拧眉,抬头看向无痕,眸底有些异色,“师父,你在说什……”

    无痕猛地上前握住他的双肩,脸色凝重,“阡冶,秦陌芫不能留,她知道我们太多的秘密了,一旦让她泄漏梅姨的身份,后果不堪设想,整个秦家寨都知道梅姨是她的母亲,若是哪天泄漏,你知道后果的。”

    秦陌芫躲在草垛后,漫天的大雪打湿了衣衫,浑身冰冷,却不及心里的冷。

    手背布满牙印,鲜血淋漓,她蹲在地上,另一只狠狠扣在地上,不让自己发出哭声。

    指甲崩断,指尖血肉模糊,混合着白雪,刺目的美。

    远处,无痕的声音再度传来,“阡冶,杀了秦陌芫,灭了秦家寨。”

    杀了她,灭了她的秦家寨。

    他们好狠。

    “是谁?”

    无痕冰冷充满杀意的声音骤然袭来。

    秦陌芫一震,抬头看去,瞳眸骤然紧缩,紧紧的凝着远处那人。

    一把暗器,一把尖刀,部朝她而来。

    暗箭刺入心口,尖刀亦是,刺入心口!

    在她的瞳眸中,一丝火星骤然袭来,砸在草垛上。

    火,瞬间变大,即便是大雪也无法掩盖。

    衣袍被火点燃,烧痛了双脚,双腿,她却毫无所觉。

    她的眸,始终凝着远处那抹身影,他还是那么俊美,那么的云淡风轻,那么的矜贵高雅。

    而她却像是挣扎在淤泥里小丑,永远无法睥睨。

    永远,是被人利用,踩在脚底践踏。

    大雪纷纷,洒落在凤城外。

    喉咙深处泛起腥甜,血吐在地上,染红了周围的白雪。

    秦陌芫脚步踉跄,走出草垛,任由大火烧着她的衣袍,灼烫她的肌肤。

    “阡冶……”

    她无声开口,看着男人收回手,转身冷漠的看向这边。

    一袭银丝袈裟,长身玉立,丰神俊朗。

    男人凤眸深邃,裹着暗沉的杀意,在看到大火中那抹湖蓝色身影时,心头骤然一震!

    他震惊蹙眉,隔着大火,看着女人站在大火里,脸色苍白。

    心口插着尖刀和暗器,鲜血已然将湖蓝色衣袍侵染。

    她神情漠然,三千青丝飞扬在雪天里,身下弥漫着大火。

    “芫儿——”

    阡冶沉声大吼,身形踉跄了几步,银丝袈裟挥动。

    无痕骤然出手点了男人的穴道,男人刚想要飞过去,却浑身动弹不得。

    国师亦是脸色一变,想要冲过去,无痕阻拦住,“国师大人难道不怕救了她,她将我们的秘密捅出去?别忘了在整个三朝,包括北凉皇室,都不知道你与阡冶是舅舅外甥的关系。”

    国师脸色一僵,踏出的脚步生生顿在那里。

    而梅姨,只是痛心的看着大火中那抹娇弱的身影。

    大火渐渐将她吞噬,她笑了,笑的苍凉,笑的凄苦。

    那个给了她温暖,给了她母亲,呵护她两个月的女人也是假的。

    她究竟活在了一个怎样的谎言中?

    痛蔓延四肢百骸,她抬头,看着白茫茫的天空,雪花打在脸上,冰凉。

    泪划过眼睫,落在大火里消散。

    无痕脸色沉冷,掌心凝聚着内力,缓缓朝着秦陌芫的方向而去。

    阡冶脸色青紫,可以用狰狞来形容,猩红着凤眸。

    他想动,想说话,却因为被点了穴道奈何不得。

    她站在大火内,眉目苍凉。

    他站在大火外,眉目猩红。

    “秦陌芫,别怪任何人,要怪就怪你当初不该招惹阡冶。”

    语落,他缓缓抬手,掌心凝聚的内力狠狠打过去。

    飘落的大雪被震散,浑厚的内力裹着沉厉的杀意。

    秦陌芫无声笑了,她的目光掠过无痕,掠过梅姨,掠过国师,最终落在脸色苍白痛苦的男人身上。

    男人双眸猩红,摇头,僵硬着身躯。

    “你们最好今日杀了我,若我大难不死,将来就算是毁天灭地,我也要杀了你们!”

    她的声音坚定,透着苍凉过后的破碎,却卷着被欺骗的愤怒。

    仇恨,冰冷,失望,冷笑,一一掠过她的眸底。

    浑厚的内力骤然打在她身上,一口鲜血吐出,她的身子犹如破碎的枯叶朝后飞去。

    湖蓝色衣角破碎,女子闭上双眸,红唇溢出苦笑。

    身后是陡峭的斜坡,几人目光所至,她的身影毫无生气的消失在陡峭的斜坡里。

    “不要——”

    阡冶骤然怒吼,一股腥甜吐了出来。

    他踉跄的飞过去,不顾大火的灼烧,飞身跳跃到陡峭的斜坡下。

    国师脸色一变,他没想到阡冶竟然挣脱了穴位。

    无痕点的穴位让他身都不能动,只能听到看到,没有强大的内力根本冲不开穴位。

    即便冲开了,也是内伤严重受损。

    无痕脸色骤变,飞身而去打晕了已然疯狂的男人。

    梅姨哭红了双眸,捂着唇畔,看着陡峭的斜坡,尖刺的石锥,深不见底的斜坡。

    她中了暗器,又被火烧,受了致命的内伤,只怕真的活不了了。

    相处两个月,她知道这个女孩的善良,真性情。

    她心里如何不难受。

    国师站在斜坡上,负手而立,脸色阴沉,眉眼低垂,望着深不见底的斜坡,不知在想什么。

    无痕大师脸色冰冷,“别看了,我用了十成的内力,即便摔不死也被我的内力震碎了心脉。”

    国师闭了闭双眸,低沉的声音有些暗哑,“你不怕冶儿醒来后恨你吗?”

    无痕脚步一顿,阴沉的目光闪过太多的情绪,他沉重道,“我只要他堂堂正正的做回诸葛辰斓,夺回原本属于他的一切,等一切尘埃落定,我随他处置!”

    大雪纷纷,火光灼耀。

    国师墨袍轻荡,转身看着无痕带着阡冶离开。

    梅姨顿在地上,痛哭出声,肆意的大雪渐渐熄灭了大火。

    斜坡一路而下,血迹鲜明,渐渐的消失到看不见的尽头。

    这场大雪下了很大,将整个北凉笼罩在银装下。

    房内,两人负手而立,担忧的看着榻上的男人,眉眼轻阖,眼尾滑落着泪水。

    寂静的房间时不时的响起男人撕心裂肺的声音,“芫儿,芫儿……”

    “不要跳——”

    床榻上,男人陡然睁开双眸,烛光下,一双凤眸猩红无比。

    他坐起身,冷冷转头,看着房中的二人。

    国师蹙眉,眉心忧心忡忡,他张了张嘴,却终是什么都没说。

    男人眉目锋利,凤眸猩红,他下榻,光着脚走在地上,一步一步的走向两人。

    每走一步,房中的气氛便下降一分,男人身上汹涌的寒意更是凛冽如斯。

    他站在无痕身前,俊容沉冷如冰,却绞着万分的痛。

    大手一攥,将无痕提起,撕心的怒吼声响彻房间,“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对她赶尽杀绝,我说过,谁都不准动她!”

    男人咬牙切齿,脸色狰狞,攥着无痕衣襟的大手骨头作响,一袭袈裟早已被大火烧的破碎,却抵挡不住他身上寒凉彻骨的杀意。

    国师立在一侧,并未阻止,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无痕脸色被勒的苍白,他攥住阡冶的手腕,同样沉声怒吼,“我若不杀了她,她就会毁了你!”

    男人将他狠狠丢在地上,拔出悬挂在墙上的长剑横在无痕脖子上,眸色猩红痛苦。

    “她只是一个弱女子!”

    他的声音暗哑,破碎,裹着浓浓的心疼和心痛。

    无痕瞪着他,咆哮出声,“她也是南戎太子,是南戎将军和皇后合力想要杀的人,每次南戎皇后派来的人都被你斩杀,你护的了她一时,能护的了她一世吗?你别忘了你肩上的责任,别忘了你的仇人更多,不夺回属于你的一切,不成为万人之上,你如何护的了她!”

    “那你为何故意曲解事实让她误会,让她心痛,更那般残忍的杀了她!”

    阡冶猩红着凤眸,握着长剑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他无法想象她当时心里有多痛。

    当时,他还以为对方是敌人,他用暗器伤了她!

    那一刻,暗器扎在她心口,比扎在他心口痛上万倍。

    他更无法想象,在挨了师父的内力,跌落斜坡时,她有多害怕绝望。

    这一切他都不敢想!

    无痕移开视线,冷冷的回了一句,“我只想让她彻底对你死心。”

    阡冶冷笑,“我从没发现,原来师父也可以这么狠。”

    男人长臂一挥,长剑挥动。

    国师脸色大变,“冶儿!”

    门外猛地跑进来一道身影,扑在无痕身上,为他阻挡了锋利的剑。

    长剑刺穿梅姨的肩膀,扎进无痕的肩膀,血渗了出来。

    无痕震惊的看着阡冶,漆黑的眉眼深沉的裹了太多的情绪。

    阡冶松手,冷冷的看了眼扎在两人身上的长剑,“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他后退两步,转身负手而立,眉眼压抑着沉痛,“我说过,谁敢动她,我便杀了谁,师父也不例外。”

    梅姨忍着肩膀的痛,哭喊道,“冶儿,你师父只是怕你用情太深,最后万劫不复,他也是为了你好。”

    男人转身,长臂一身,指向无痕,卷着猩红沉怒的眸子看着梅姨,“我最恨打着为我好的名头去伤害我所在意的人!”

    他冷冷的看着无痕,低沉的声线满是决绝,“今日起,我们师徒就此决断,你走!”

    他指向门外,凤眸沉冷的看着无痕,薄薄的唇边紧抿着,唇角映着一抹血色。

    无痕站起身,将梅姨抱起,眉目复杂的看着阡冶。

    男人收回手负在身后,转身冷冷的看向窗外。

    “我要帮你夺回属于你的一切,即便你杀了我,我一样不会离开。”

    无痕抱着梅姨离开,走到门外时,苍老的声音再度传来,“别忘了你母妃的死,别忘了楚家的三百八十口人名,别忘了你不仅是诸葛榕斓,还是楚家的子孙!”

    他转头,看向始终负手而立背对着他的阡冶,“你想一辈子都隐姓埋名,一辈子躲躲藏藏,忍辱一切吗?”

    “滚!”

    男人沉声怒吼,袖袍一挥,剑鞘狠狠的插在无痕的脚边,地面的青石板骤然碎裂。

    无痕抿唇,抱着梅姨离开。

    房中陷入沉寂,国师低头轻叹,走上前拍了拍阡冶的肩膀,“冶儿,想哭便哭出来吧,舅舅知道你这一生背负的太重。”

    阡冶始终神情暗沉,冰冷的凝着窗外,薄唇紧抿。

    凤眸中,树上的雪片片飘落,亦如那个女人,单薄的身躯破碎坠落。

    他忽然问道,“舅舅,你说她当时该有多痛。”

    国师眉心紧拧,拍着男人肩膀的手背青筋暴起。

    他微红了黑眸,沉重的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一切都是因何造成的你心里清楚,若你彼时是诸葛家最高贵的身份,那丫头如何会死?若想保护你所在意的一切,那就将属于你的一切夺回来,只有拥有最高权力和实力,才能毫无忌惮的守护身边的一切。”

    男人薄唇冷勾,苍凉苦涩笑意蔓延,低沉的声音沙哑破碎,“她都没了,我即便夺回一切,又能去守护什么?”

    国师双手攥住他的肩膀,眉眼沉重的看着男人受伤猩红的凤眸,“你要为爱你,疼你,护你的母亲还一个清白,为我们楚家平反,为舅舅,为你自己!”

    男人低头,狭长的眼睫遮掩了眸中情绪。

    他挥开国师的双臂,光着脚,沉重的走向窗户前。

    天,暗沉无边;夜,漆黑如幕。

    山顶之上,大火蔓延,染红了半边天的夜幕。

    秦家寨陷入火海,山寨内,惨叫声此起彼伏。

    黑影穿梭,手里的长剑在夜里泛着森冷的光,毫不留情地抹杀每一个小匪。

    山寨角落地地窖里,一双眼睛惊恐地看着外面地杀戮,眸子里充满了恐惧,恨意。

    ------题外话------

    下午还有一章哦~~~~

    。

百度搜索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爱搜书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念化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念化红尘并收藏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