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爱搜书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蓝蜀冉身躯微僵,尽量忽略诸葛千余的靠近,凉声道,“没大事,擦些跌打损伤的药便好。”

    他微拧着眉心,放下八王爷的裤腿。

    这根本没有受伤,又是八王爷唱的一出苦肉戏,这一招他还真是屡试不爽!

    见他起身,诸葛千廷抓住他的手,掌心传来的干燥让两人心头都是一颤。

    蓝蜀冉是惊的,他猛地退后,脸色很不好看,“八王爷究竟想做什么?”

    诸葛千廷眨了眨双眸,抬眸定定的看着蓝蜀冉的黑眸,这一刻,清晰的从他眸底看出了对他的厌恶。

    眉眼轻颤,他冷声道,“本王只是想告诉,让你去联系本王二哥,后日便是那五王爷的生辰了。”

    蓝蜀冉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走的干脆,走的急切,生怕身后有洪水猛兽似的。

    诸葛千廷有些受伤的低头,他有那么可怕吗?

    “都滚下去!”

    晌午的寝室内,爆发出一声怒喝,下人们脸色苍白的滚出来。

    寝室内,男人一袭红色寝衣,长发未束,披在身后,原本英俊的一张俊容此刻红斑点点。

    一双黑眸半睁着,眼珠子毫无色彩,眼白发红,眼睛一圈泛着红肿。

    此刻他脸上依旧火辣辣的烧痛,双眼看不清东西,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

    太医只说慢慢恢复,因为泼在他脸上的是辣椒水,只兑了一点点水,所以对肌肤和双眼的伤害很高。

    笙帡脸色青紫,抬手间将一旁的桌子被拍的粉碎。

    慕容芫!

    这笔帐,他一定要加倍算到她头上!

    外面传来脚步声,他冷眉转过去,想要努力看清楚,却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身影,有些熟悉。

    来人跪在地上,脸色有些苍白,“大将军,那女子属下没能带回来。”

    笙帡脸色冷厉,红斑的脸愈发狰狞,他咬牙道,“为何?”

    张副将心里早已憋着火,不岔道,“是五王爷出手阻拦了属下,带走了那女子,而且还明目张胆的袒护宰相府的奴隶,公然让属下下不来台。”

    他又道,“五王爷还让属下告诉将军一句话,她说,那女子和宰相府的奴隶是她护着的人,若是属下再找他们麻烦,她便来将军府大闹。”

    张副将抬头,看着居高临下的男人,眼睛半睁,满脸红斑,脸色难看狰狞。

    寝室内压抑着汹腾的杀意,男人骤然一掌打出去,半开的房门瞬间破碎。

    “慕容芫!老子不杀了你就不姓笙!”

    阴狠的声音字字句句的响彻在寝室内,透着阴寒之气。

    男人双手紧攥成拳,手背青筋暴起,红斑的脸竟有些青痕,显然是奴到极点。

    天色渐晚,五王府却是热闹非凡,因为明日是她的生辰,提前来拜贺的人不少。

    直到天色彻底黑沉,那些人才彻底离去。

    秦陌芫离开王府,来到芸幽阁,她发现这里的招牌酒味道蛮不错。

    亲自买了一壶酒,一边喝着一边晃荡在繁华的街市上。

    看着繁华的祁安城,她淡淡一笑,唇角的笑意却是有几分苍凉。

    恍惚间有谁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意味难明。

    她转身,顺着感觉抬眸望去,灯火阑珊处,撞进一双泛着兴味地凤眸。

    男人单手握着扇柄,轻轻敲击着掌心,对着她颔首,淡淡一笑。

    她眸色微眯,举着精致地小酒壶隔空对着他扬了下,而后喝了一口。

    爽快拂袖将唇边地酒渍拭去,眉眼里透着玩世不恭的笑意。

    灯火阑珊,月色极美,夜晚的街市上,那抹胡蓝色身影像是集齐了万千的月色光华,美得不可方物。

    苏扈楝微微有些失神,敲击着掌心的扇柄停顿住,目光怔怔地落在那人身上。

    秦陌芫淡淡挑眉,挑唇一笑,抬手微微一摆,算作再见。

    “慕容芫,你该死!”

    身后蓦然传来愤怒地声音,随即一道凌厉地长鞭挥了过来!

    这一幕来得太过突然,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即便是远处的苏扈楝,亦是怔了一瞬。

    秦陌芫转身想要挥手阻挡,但已然来不及。

    长鞭抽在她身前,锦衣破裂的声音,胸前剧痛与骤凉的感觉让她脸色瞬间苍白。

    她第一反应是完了!

    众目睽睽之下,她的女儿身要暴露了!

    只是——

    下一瞬,眼前白影一晃,她被一双长臂紧紧裹在怀里,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子将她完好的挡住。

    身前有些潮气的触感让她心惊,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更让她心头剧痛。

    竟然——是他!

    阡冶……

    男人抱着她僵直的身躯,低醇好听的声线在她耳畔响起,“别怕,没人看到。”

    苏扈楝站在远处,看着忽然出现的男人,眉心微拧,立在那里,未在上前。

    秦陌芫眼睫微颤,想要推开他,却知道目前这情况容不得她这么做。

    笙筝看着眼前一幕,攥着鞭子的手背泛着青筋。

    大哥是他们笙家的主心骨,顶梁柱,却差点被这个五王爷毁了,她这个做妹妹的如何能忍?

    即便她是梓墨哥哥的朋友,即便她是皇帝宠爱的五王爷,她都忍不了!

    “慕容芫,我今日也要毁了你的脸为我哥哥报仇!”

    笙筝早已被怒意充了心头,扬着手里的鞭子转了个身,狠狠的抽向远处两人。

    秦陌芫身子几不可微的一抖,男人抱着她,单手箍住她的脖颈,将她的头按在怀里。

    耳畔是百姓们的惊呼声,还有凌厉的鞭子声。

    男人俊容寒凉,凤眸裹着寒意,掌心凝聚的内力挥过去,长鞭尽数断裂。

    笙筝更是身前挨了一掌,狼狈的倒在地上,唇角溢出了鲜血。

    她站起身,气的瞪着男人,指着他愤愤不平的大吼,“你是谁?”

    诸葛榕斓凉凉的扫了眼她,褪去自己的白袍披在秦陌芫身上。

    看着她始终低着头,脸色苍白,狭长的眼睫遮掩了她眸底的情绪。

    男人薄唇有些轻颤,“你没事吧?”

    秦陌芫脸色冰冷,周身的寒意像是凌厉的尖刀,寸寸割裂着男人的肌肤。

    笙筝见男人丝毫不理会她,脸色难看到极点,抽出腰间的软剑,再次踮起脚尖冲了过去。

    只是,刚要运功,手腕一紧,便被一股力道拉的后退几步。

    耳畔是熟悉低沉的声音,“笙筝,不可胡闹!”

    笙筝抬头,在看到那张俊逸容颜,日思夜想的眉眼时,丢掉手里的长剑,扑在男人怀里,指着远处的两人愤恨道,“梓墨哥哥,他们欺负我!”

    白梓墨眉心紧拢,抬眸看去,却在蓦然间浑身僵住。

    他攥住笙筝的手腕将她推开,步伐沉重,脸色沉冷寒彻,朝着那两人拾步而去。

    笙筝脸色微变,跟在他身后,竟有些害怕。

    她从未见过梓墨哥哥这一面,这一刻的他,浑身寒气四溢,俨然一个杀神!

    他走到那两人几步之远停下,黑眸冷冷的凝着诸葛榕斓,声音寒彻,卷着毁天灭地的杀意,“放开她!”

    秦陌芫眼睫微颤,转头看向白梓墨,明亮的灯火下,那张俊容此刻沉冷至极,锋利的剑眉下,黑眸沉寒,杀意尽显。

    她很想过去,想要离开这个男人,可目前的情况让她无法走动

    甚至,连男人怀里都不能退开。

    诸葛榕斓凤眸亦是沉寒,长臂更加紧紧搂着怀里的人,声线清冷讥讽,“本王抱着五王爷,与你何干?”

    本王?

    所有人一怔!

    笙筝亦是一愣,这男人自称本王?

    忽然间心头一震,莫非他是北凉前来参加慕容芫生辰的王爷?

    白梓墨黑眸沉怒,垂在身侧的手微微紧握,声音里多了怒意,“你抱着我们南戎的王爷,自是与我有关,她是我们朝堂的王爷,与北凉二王爷——毫无瓜葛!”

    最后四个字,他的声音低了许多,却掷地有声,黑眸冷冷的凝视着他。

    诸葛榕斓凤眸微敛,俊容凉薄寒凉,薄唇噙着嘲讽的弧度,“既然她是南戎五王爷,为何将军府的小姐逗能随意伤她?若非是本王及时出现,这种后果,你可想过!”

    白梓墨黑眸微眯,骤然转身冷冷的凝着笙筝,沉寒出声,“你对她做了什么?”

    笙筝脸色一白,对他的一言一行都有心有些惊颤。

    她瘪着嘴,水眸里溢满了泪水,“梓墨哥哥,我……”

    男人打断她的话,声音里多了沉怒,“说!”

    笙筝身子一颤,哭得喊了出来,“我不过是用鞭子打在她身前,害的她胸前的锦衣破裂了而已。”

    破裂了,而已?

    他终于明白诸葛榕斓那句话的意思,若是他晚来一步,后果根本无法预料会怎样。

    白梓墨脸色沉寒,骤然伸手攥住笙筝的手臂,那力道,痛的笙筝脸色都白了一截。

    刚想喊痛,一抬头,却对上白梓墨可怕的黑眸,那眸里蕴含着汹涌的风暴,像是要将她一寸一寸的凌迟。

    男人低吼,“你该庆幸她今日没有出什么事,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

    大手一挥,男人无视笙筝狼狈的后退,差点跌倒在地,沉怒一声,“滚回将军府去!”

    笙筝脸色彻底失去血色,震惊的看着今晚冰冷无情的白梓墨。

    这就是所谓的兄弟情?

    原来在他心里,她连一个男人都比过!

    水眸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她捂着唇畔,哭着大吼,“白梓墨,我讨厌你!”

    笙筝转身,捂着受伤的腰腹,哭着跑开了。

    柏梓墨冷眉,转身,冷冷的凝着诸葛榕斓。

    他走上前,走到他们身前站定,伸出手,脸色沉厉,“将她交给我。”

    秦陌芫心头微颤,微微挣扎,想要过去。

    谁知刚一动,便被男人霸道的更加搂紧。

    诸葛榕斓冷笑一声,“不劳烦白五公子,本王会送五王爷回王府。”

    言罢,男人抱着她离开,白梓墨追在身后。

    秦陌芫双手紧紧揪着衣衫,声音冷漠疏离,“放开我!”

    男人置若罔闻,依旧紧紧抱着她朝着王府而去。

    鼻翼间熟悉的气息让她的心愈发沉痛,往事一幕幕不断侵蚀着她的脑海。

    那么猛烈,窒息,痛苦。

    她抬头,双眸猩红,嘶吼道,“诸葛榕斓,北凉二王爷!”

    男人步伐微顿,薄唇紧抿着,下颚紧绷,侧颜如刀削般的弧度愈发俊逸。

    长臂依旧紧紧抱着她,始终缄默不语,也未看她,一直目视前方。

    秦陌芫双手攥住他的衣襟,压抑着眸底的泪水,有的只是仇恨的冰冷,“诸葛榕斓,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所以来南戎,是想再寻找机会杀了我?”

    男人步伐骤然一顿,顷刻间便继续前行,紧拢的眉心裹着一抹痛意。

    “没有。”

    低沉的声线有些沙哑,男人始终没有看她,任由她攥着他的衣襟。

    任由她的指甲划破他的脖颈,丝丝痛意让他沉痛的心有了一丝好受。

    走出繁华的街道,前方有些漆黑,唯有清冷的月色映在他们身上。

    秦陌芫身躯微微薄颤,攥着男人衣襟的手指根根泛白。

    她依旧猩红着双眸,嘶哑道,“既然不是杀我,这里已经无人了,你也不必再做戏了,放开我。”

    男人顿住脚步,冷风吹拂着他的白袍墨发。

    月色下,男人依旧是那么俊美如斯,“我没做戏。”

    秦陌芫讥讽勾唇,“我凭什么再信你?”

    诸葛榕斓眉心紧拢,凤眸深处划过沉痛,他淡笑,笑意有些悲怆,“你何曾信过我?”

    何曾?

    秦陌芫讽笑,心底撕心裂肺的痛。

    当初她是那般相信他,信到以命相搏,可得到的是什么?

    无止尽的欺骗!

    无休止的伤害!

    甚至,差点丢了自己的命!

    这般,还让她如何信?

    她单手攥住他的衣襟,抽出腰间暗藏的匕首抵在男人心口,目光冷冷的凝着她,“放开我!”

    男人垂眸,对那匕首视而不见,凤眸始终落在这张苍白的小脸上,凉薄一笑,“我何曾惧过?”

    呵!

    秦陌芫笑了,将眸底快要溢出的泪狠狠逼了回去。

    匕首的顶端渐渐刺入男人的肌肤,沁出了些许的血珠,她声音很冷,如腊月寒冬的冰霜,“你以为我还会像在那个寨子里对你服软?”

    她头微抬,有些咬牙切齿,“现在的我,巴不得你赶紧死!”

    男人轻笑,“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他抱着她,再次拾步,丝毫不惧胸口渐渐刺入的匕首,仿佛感觉不到痛。

    秦陌芫攥着他的衣襟用了力道,猛地往下一拽,再也抑住不住的嘶吼出来,“你说你从未惧过,可你想过秦家寨我的那帮弟兄们他们在临死前可怕过?先被割喉,又被火烧,连骨头渣都不剩,落的灰飞烟灭的下场,他们做错了什么?凭什么替我受这些?你们怎么能狠心至此,简直禽兽不如!”

    她的声音嘶哑,双眸猩红,硬生生逼退了眸底的泪水。

    紧攥着衣襟的手嘎吱作响,刺在男人胸口的匕首亦是用了力道。

    鲜血溢出,沁染了白袍,滴落在她身上,连同她湖蓝色的衣袍也变成了血衣。

    诸葛榕斓步伐骤然顿住,垂眸深深的看着女人苍白到极致,却泛着浓郁仇恨悲痛的神情。

    他低哑着声线,痛声开口,“对不起……”

    秦陌芫冷笑,沉声怒吼,“道歉可以让我千百号兄弟们活命吗?道歉可以让我忘却曾经所受的欺骗和痛苦吗?”

    她用了力道,匕首狠狠刺入,察觉到男人薄颤的身子,她猩红着双眸,“我会为我死去的兄弟们报仇,也会为我自己报仇,我现在不会杀了你,若是你死在南戎地盘上,本王还要被扣上谋杀别国王爷的帽子,引起两朝战乱,这罪名本王可担不起!”

    男人脸色渐渐苍白,凤眸里最后一丝光亮点点消逝。

    秦陌芫拔出匕首,无视男人伤口喷溅的血液,声音冰冷,仇恨,决然,“阡冶,我以前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你,即便将你千刀万剐都解不了我心头之恨!”

    她猛地推开他,踉跄了几步落在地上。

    眼前白影一闪,男人想要扶住她,手中匕首狠厉一划!

    鲜血喷溅,男人袖袍给割裂,鲜血骤然溢出,顺着手臂留在了掌心,滴在青石板上。

    她后退,冷冷的看着他,“滚,不要踏入我的王府,有你的地方,会让我感觉到恶心至极!”

    她割裂了衣摆挡在身前,将身上的白袍甩到地上,“不要再对我假惺惺的,我永远不会帮你,更不会用你任何东西!”

    他当初不就是想让她爱上他,而后恢复她五王爷的身份,帮他在北凉坐上帝王之位吗?

    现在的她,绝不会再被他利用!

    诸葛榕斓身躯微颤,凤眸紧紧锁着女人冷漠离开的背影。

    这一刻,他竟然没有一丝勇气追上去。

    看着地上被尘土沁染的白袍,上面晕染着他的血迹。

    胸口的重伤与手臂的刺杀都不及心头的痛,仿佛万千尖刀,寸寸凌迟。

    男人脚步踉跄了几步,身后骤然传来风声。

    明净扶住他的手臂,快速在他身前点了穴道,止住伤口的血液。

    他心疼道,“爷,我们先回去疗伤,你这样会失血过多出事的。”

    ------题外话------

    中午两点还有一章~~~~~~~~~~

    。

百度搜索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爱搜书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念化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念化红尘并收藏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