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爱搜书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提起裙摆,她踩着泉水上突出的石头跳过去。

    刚要挥手,却蓦然发现不对!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看到男人的身侧。

    一袭白衣,矜贵优雅,但腰间却没有蓝色的穗子。

    他——不是阡冶!

    秦陌芫心神一凛,提起裙摆,又转身朝回走去。

    陡然间,后背森寒而起,惊的她心头一跳。

    回眸间,看到山涧之上,原本侧面对着她的男人不知何时正身看着她。

    手执弓箭,面具下,凤眸微眯,寒意迸发。

    弓箭头在夜风中泛着凛凛的寒光,直让人头皮发麻。

    秦陌芫脚下一个踉跄,慌忙扶住一侧的树干,一个闪身躲在树干后。

    完了!

    跑?

    可是四下再没有可以挡避的东西,一旦跑,对方的利箭绝对会刺穿她!

    就在她不知该怎么办,回头看向山涧之上时。

    面具男人已经转过身去,手中的利箭早已射向对面。

    什么情况?

    秦陌芫眨了眨双眸,却猛地回过神来。

    提起裙摆,谨慎小心的疾速离开。

    但——

    身后骤然袭来森冷的寒意,卷着浓郁的杀意让她脸色瞬间苍白。

    转身之际,眼前泛着森寒的利箭直冲心头!

    面具男人不知何时已来到她身前,面具下,黑眸阴寒,危险的眯起。

    秦陌芫腰身后仰,惊险躲过致命一剑。

    抽出腰间鞭子挥打过去,躲在树干后面,冷冷瞪着面具男人,“你到底是谁?”

    慕容燕璃看着对面的女人,一袭红衣似火,极近的妖媚却又清新脱俗。

    轻纱下,水眸冰冷,掌心紧紧攥着鞭子。

    他眸色一暗,朝前走了几步。

    “别动!”

    秦陌芫沉声一吼,长鞭挥动打过去,男人却轻松避过。

    慕容燕璃却在她那声别动两个字里微微怔住。

    薄唇轻启,一抹不确定的声线溢出,“你是笙帡的妹妹笙筝?”

    声音阴寒,却少了方才的森然杀意。

    秦陌芫微怔,不意他会忽然问这个。

    眸光微敛,敛去眸底的震然和疑惑,红唇轻抿着,没有言语。

    她可没忘当初在回祁安城的路上,就是面具男人和笙帡一起对付他们。

    这么一想,那他和笙帡就是盟友,不是敌人。

    而她此时穿着一身红衣,和那日笙帡的衣袍颜色一样。

    对方许是想着笙帡兄妹二人都喜红色,将她当成了笙筝也不一定?

    若是如此,她是不是刚好利用这点,逃过一劫?

    月色朦胧,两人对峙。

    秦陌芫眉眼轻抬,黛眉下的一双水眸潋滟生姿,微微退后一步,戒备道,“你都知道什么?”

    她回答的模凌两可。

    但,面具男人却是黑眸骤敛,再抬眸时,眸底的森然寒意已被冰冷覆盖。

    他收起软剑,薄唇冷冷启开,“我是谁你不必知道,倒是你,为何会来这里?”

    秦陌芫迎着他的视线,冷傲扬眉,讥讽道,“与你无关!”

    男人却是启唇一笑,瞬间的功夫便站到了她面前,周身阴邪的气息将她围绕。

    秦陌芫心里微惊,猛地退后两步,长鞭挥打过去,带着一丝怒火,“离本姑娘远点!”

    慕容燕璃眉眼微眯,唇角噙着笑意的弧度愈发深邃。

    这语气,这作风,还真是她。

    秦陌芫谨慎后退几步,水眸一瞬不瞬的凝着面具男人。

    待离的远了,她冷冷丢下一句,“今日逢水相萍,互不相干,你既然知道本姑娘是谁,就别在阻拦!”

    说着,她快速转身朝着城内跑去。

    天知道她此刻心里有多慌。

    面具男人可不是诸葛千羽和慕容燕霖那样的废物。

    他的武功,弹指间就可以杀了她。

    “戏没看完,跑什么?”

    耳畔陡然响起面具男人的磁性邪气的声音,还未回神,腰身一紧,便被面具男人直接箍在怀里。

    靠!

    搞什么?

    看她愤怒的水眸,无视她的挣扎,男人邪魅一笑,“笙姑娘还是听话些为好,陪本公子看完戏,本公子亲自送你回将军府。”

    看戏?

    看个屁!

    送她回将军府?

    倒不如直接杀了她!

    秦陌芫这会气的快要呕出一口老血。

    逃,逃不开!

    跟着去看戏?

    万一她露馅了怎么办?

    思索间,蓦然眼前一暗,察觉到男人想要取下她的面纱。

    秦陌芫迅速伸手护住面纱,脸色沉寒,“你想做什么?”

    慕容燕璃邪魅一笑,指尖将她额间凌乱的青丝别致而后,“放心,本公子从不做强人所难之事,既然你有意掩面,自是有你的道理。”

    不做强人所难之事?

    秦陌芫讽笑,目光冰冷,“那你为何非要禁锢我?这就是公子所说的不强人所难?”

    男人抬眸望向远处,箍着她腰身的长臂却是如铁钳般让她挣脱不开。

    “本公子没有为难你,只是带你看戏解闷。”

    话落间,慕容燕璃抱着她飞身而起!

    玛德!

    秦陌芫心瞬间提起,双手紧紧攥着云袖,脸色惨白到极致。

    她恐高啊!

    飞之前能不能吭一声?

    冰冷的夜风击打在脸上,生怕面面纱被吹掉,双手护着面纱。

    心抑制不住的狂跳,是吓的!

    悄悄低头扫了眼脚下,当看到疾速如风而过,却看不到地面的景物时,秦陌芫差点晕了。

    似是察觉到她身躯的颤抖,男人低眸睨着她,“怎么了?”

    秦陌芫下意识开口,“本姑娘恐高!”

    恐高?

    男人语气微有些诧异,“你怕高?”

    也不知道笙筝怕不怕高?

    她真想拍自己一嘴巴!

    心虚低头,故作恼怒的低吼道,“本姑娘怕高关你何事?”

    头顶传来男人磁性的笑意,邪气的让人心里发虚。

    “既然怕高,那就抱紧本公子了,免的摔下去,死了本公子可不管。”

    秦陌芫紧紧抿着红唇,狠狠压下眸底的怒意。

    一直在山涧之上停下,当双脚落地时,紧绷恐惧的心也瞬间落下。

    远处传来刀剑碰撞的声音,夹杂着冰冷的夜风,忽远忽近。

    她抬眸扫了眼,发现面具男人看着远处,周身的气息渐渐的又恢复之前的阴寒冰冷。

    秦陌芫脸色微凝,转头朝着远处看去。

    山涧下方是一个围绕的小峡谷,看衣着的装扮,似有好几拨人。

    在峡谷周围,围了众多的黑衣人,手执弓箭,森冷的利箭皆是对着小峡谷中的人。

    在对面山涧后,似有动静,却看不到人影。

    秦陌芫一个个看去,没有放过任何一人,却没有见阡冶。

    今晚的事情绝对和阡冶住处被袭击有关系。

    目光流转间,蓦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撞进视线里。

    竟然是——明净!

    秦陌芫脸色一变,扫了眼四周,还是没有阡冶的踪影。

    明净在,说不定阡冶就在附近。

    似是察觉到她的情绪,慕容燕璃低头,黑眸微眯的看着她,“你怎么了?”

    秦陌芫摇头,看向远处,避开男人探究的目光,冷声道,“这就是所谓的看戏?”

    男人低笑一声,语气泛着霸气凛然的邪气,“四拨人,各有目的,一切胜负尽在明日,今晚的戏可是祁安城多年来最热闹的一场。”

    四拨人?

    都是谁?

    很显然,这里没有面具男人的人在里面。

    除了阡冶,还有三拨人会是谁?

    皇后?

    笙帡?

    秦陌芫实在想不到还有谁。

    “碰”的一声巨响,远处山涧后方,骤然腾起巨大的火球。

    火球四散开来,纷纷砸向小峡谷中。

    漫天的火球卷着灼热的焚烧砸下去,顿时小峡谷中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而周围手执弓箭的人开始放箭,森寒的利箭纷纷射向山涧后方。

    箭羽成幕,山涧后方是渐渐清明的繁星夜幕。

    就在一片暗夜中,十道白影骤然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挥剑之际,万千的箭羽纷纷被斩断,掉落在下方的草地上。

    十道白影站成两排,手执长剑,披着白色披风。

    披风上的风帽带在头上,无人能到风帽下的十人容颜。

    “是十罗刹!”

    小峡谷中爆发出众人的惊呼,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十罗刹竟然会出现。

    十罗刹……

    阡冶一定在这里。

    明净飞身而起,落在十罗刹前方,目光冷冷的看着下方。

    繁星夜幕,山涧泉水之上,一抹纤尘不染的身影自山涧后翩诀而来。

    一袭白袍迎风翩诀,一顶银面,玉簪束发,墨发轻垂。

    银面下,凤眸清冷寒凉,山涧泉水的寒意在那双寒凉的凤眸里也不过如此。

    脚步翩然,踏着繁星走向山涧之上。

    男人长身玉立,身形修长,矜贵的气息尊贵如皇,透着傲视天下的淡然。

    山涧的另一面,一袭黑衣男人,蒙着面巾,手执长剑,目光森冷的看着远处的诸葛榕斓。

    夜幕中,凉薄的声线自薄唇溢出,“除了御史台的,一个不留。”

    御史台?

    秦陌芫听的却是一怔,里面竟然还有御史台的人。

    御史台,皇后……

    脑海似有什么闪瞬即逝,一直疑惑的事情也渐渐浮出水面。

    怪不得!

    今日在皇宫,宫里那么安静。

    怪不得在经过龙殿,她问孟河时,看到皇后的贴身宫女,大敏在龙殿外候着。

    这也是白梓墨为何非要将她带回白府,将她关起来。

    白梓墨根本不是在宫外故意等着她出来。

    而是本就打算进宫,目的是将她带进白府。

    这样一来,不论是谁的手伸到东宫,见不到她人,更害不得她。

    身侧这个面具男人所谓的看戏,根本就是假的!

    他是来给这场戏加把火,烧的更旺。

    若是没有猜错,面具男人射出的几支利箭绝对有问题。

    两种可能浮现脑海,却让她心愈发的冰冷寒彻。

    皇后想要一箭三雕,御史台想要抛砖引玉,笙帡隔岸观火,面具男人坐收渔翁。

    这四个人,一个比一个奸诈!

    只是,最后的坐享其成,与面具男人有什么关系?

    他好像是北凉人。

    莫非是——韩九忱?

    面具男人和韩九忱一直是同谋,若是今晚事成,最后坐享其成的,非韩九忱莫属!

    腰间的大手蓦然一松,耳边是清冷的风声。

    秦陌芫转头便看到面具男人手里再次执起弓箭,箭弦上搭着十把利箭。

    夜幕下,利箭的箭身上隐隐可见隐约的记号。

    那记号!

    是属于白宰相身份的标记!

    秦陌芫脸色一变,箭上果然有文章,只是没想到会和白梓墨有关。

    她开始以为利箭会是皇后的。

    看着利箭指对的方向,秦陌芫眸色一紧,骤然甩出手中的鞭子。

    在慕容燕璃还未射箭之时打下他手里的弓箭。

    弓箭带着箭羽一起掉在地上,身上陡然一颤,抬眸间撞进漆黑阴寒的凤眸里。

    下一瞬,脖颈一紧,男人的大手掐住她的脖颈。

    窒息感瞬间袭来,空气也变的稀薄,死亡的气息也逐渐袭来。

    男人阴沉的声音自薄唇溢出,“你在帮诸葛榕斓还是白梓墨?”

    秦陌芫忍不住咳嗽,空气愈发的稀薄,想要开口说话却无能为力。

    眸光流转,看了眼对面的山涧,阡冶如谪仙般长身玉立,好似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

    也对,这边隐匿在山涧的后方,若不仔细查看,无人能发现他们。

    秦陌芫彻底慌了,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具男人,忽然挥手朝他的脸上打去。

    慕容燕璃也意识到这点,大手一挥,将她甩出去,单手负后,凤眸里裹着浓郁的杀意。

    一瞬不瞬,嗜血冰冷的盯着跪坐在地上的女人。

    “你对白梓墨还不死心是吗?!”

    男人的声音像是染了万千的阴邪,让人不寒而栗。

    眼前一暗,面具男人已逼至身前,大手攥住她的手臂,阴骛道,“既然你那么护着白梓墨,本公子偏要毁了他!”

    凉风划过面颊,只见面具男人掌心一握,内力瞬间迸出,原本散落在地上的弓箭和箭羽瞬间到了他手里。

    秦陌芫脸色骤变,趁他不注意快速朝着山涧下狂奔而去。

    “诸葛榕斓,小心!”

    清丽的嗓音响彻在山涧指尖,映着泉水,带起一丝丝回音,好听极了。

    所有人一震,皆是抬头看去。

    对面山涧之上,一个红衣女子对着对面的男人挥着藕臂,边跑边喊,让他小心。

    女子清脆的声音骤然袭来,诸葛榕斓浑身一震,震惊的看着对面山涧上那抹令人夺目的红影。

    秦陌芫!

    该死的,她怎么会在这?

    竟然穿着女装!

    在她身后,一抹白影闪过,诸葛榕斓凤眸骤凛,竟然是他!

    冷风萧肃,身后杀意沉冽蚀骨。

    男人阴骛阴邪的声音自身后冷冷袭来,“你不是笙筝!”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方才女人的声音清脆,和笙筝的声音虽然相似,音色却是完不同。

    他开始以为她和笙帡一样喜红色,再加上手里拿着鞭子,是她特有的象征。

    他却潜意识觉的她是笙筝,许是他的询问另对方防备,故意压着声音和他说话。

    方才紧急之下才露出自己本来的音色。

    这人定然是笙筝身边的人,对她的音色很熟悉。

    秦陌芫猛地闪身避开对方的攻击,在看到面具男人掌心凝聚着令人胆寒的内力时,心彻底慌了。

    “戏弄本公子?”

    慕容燕璃冷冷开口,阴寒的气息遍布身。

    掌心凝聚的浑厚内力仿佛灌铅了所有怒意,朝着她袭来。

    避无可避,对方速度太快,她连躲开的机会都没有。

    掌风的威力将她脸上的轻纱吹拂,秦陌芫慌乱捂住脸。

    眼角余光忽然看到脚下,红唇一挑。

    退无可退,她可以滚!

    于是——

    整个人朝地上一倒,作势就要朝着山下滚去。

    还未行动,一股内力骤然击打在她腰上,此刻的她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可那股内力柔绵,随即,她便被那股内力卷起。

    天旋地转间,落入一睹怀里,熟悉的气息萦绕鼻尖,震荡的心跳声响彻耳畔。

    秦陌芫惊了,错愕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亦是一顶银面,可银面下的纳苏昂凤眸裹着薄怒,担忧,还有浓浓的情意。

    是她的阡冶,没错了!

    她刚想开口,身后骤然间响彻巨大的震荡声。

    心下一惊,在阡冶怀里转头看去。

    山涧之上,两道白影对立而战,掌心都凝聚着内力。

    方才的巨响是两股强大的内力击打在一起,造成周边树木断裂,泉水激荡的声音。

    秦陌芫身躯莫名一颤,若是面具男人这一掌打在她身上,自己岂不是碎成了渣渣?

    诸葛榕斓一手抱着她,和面具男人对打。

    强大的内力让万物俱颤,而秦陌芫却丝毫感觉不到凌厉内力的侵蚀。

    小峡谷中的众人只看到两道白影,同样带着面具的男人打在一起。

    明净看着诸葛榕斓怀里的红衣女子时,瞳眸一紧,秦陌芫怎么来了?

    暗处中,始终站在远处的暗影处的黑衣人手执弓箭,箭弦上搭着三支箭羽。

    眸色凌厉,目光紧紧锁着那一红一白的身影上。

    指尖拉着弓弦,因为力道,弓弦发出紧绷的声音。

    力道一松,三只利剑势如破竹,疾速射向对面的身影。

    寒风微动,杀意四散。

    当秦陌芫看到急速而来的三支利箭时,脸色骤然一变。

    男人也察觉到了,长臂紧紧抱着秦陌芫,掌风依旧不断的承接慕容燕璃的招式。

    明净他们发现时,想要冲过去已经晚了。

    双臂紧紧抱住诸葛榕斓的腰身,骤然转身想要用自己的后背为他挡住。

    男人将她再次箍在怀里,高大的身躯为她遮挡危险。

    俊容暗沉,凤眸里蕴含着浓郁的怒意,“笨女人!”

    大手将她箍在怀里,掌心凝聚着内力将对方逼的退出数米远。

    十罗刹和明净冲了过来,慕容燕璃眸色阴寒,冷冷的扫了眼诸葛榕斓怀里的女人。

    她究竟是谁?

    不容多想,身形一闪,消失在山涧之上。

    与此同时,三支利剑逼近。

    秦陌芫紧紧攥着男人的衣襟,低吼道,“你疯了!”

    话落,闷哼声骤然划过耳畔。

    秦陌芫眼睫一颤,泪止不住话落,“和尚……”

    男人微凉的指腹拂过她的眼帘眸色却是沉寒,“我没事。”

    他没事?

    怎么可能,那利剑来的突然,他又要护着她,又要和面具男人打斗,如何会没事?

    秦陌芫刚想要挣脱他的禁锢,男人先一步松开他。

    转身,净白五指扶住身后之人。

    两支利剑被长剑斩断落在地上,而最后一支却刺进了男人的胸膛!

    诸葛榕斓俊容冷沉,凤眸深邃如深潭。

    秦陌芫眸光轻敛,目光所及,一袭青袍落入眼底,袍角沁着鲜红的血液。

    她抬头,走到两人身侧,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阡冶的确没事,有事的是白梓墨。

    诸葛榕斓点了白梓墨穴位为他止住血,取出一颗药丸递给他。

    白梓墨没有接,单手捂着胸口,俊逸的面容透着苍白。

    看着对面的女人,目光在接触到一身红衣时,黑眸里闪过一抹光亮。

    秦陌芫眉心紧拧,眼睫轻颤,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白梓墨一瞬不瞬的凝着她,低沉的声线有些苍凉,“陌芫,我为你护住了他。”

    她说,会倾其所有救他,却要陪诸葛榕斓生死相随。

    如果真要如此,他宁愿成她。

    他怎么能忍心看着她有生命危险。

    诸葛榕斓眸色微沉,扶着白梓墨的掌心用了力道。

    秦陌芫身躯微颤,红纱下的小脸苍白如雪。

    见白梓墨朝她伸手,那双原本干净修长的手掌此刻满是鲜血,刺目极了。

    她抬手,双手抓住男人满是鲜血的手掌,眸底含泪,急声道,“梓墨,你一定会没事的。”

    可——

    温热的血骤然溢出薄唇,那血,郝然是黑色的!

    诸葛榕斓眸色一沉,“箭上有毒!”

    他将药丸附在白梓墨薄唇初,掌心微动,药丸划入喉间。

    见白梓墨还想说什么,秦陌芫摇头,担忧的神色即便是轻纱也遮掩不住。

    她急声道,“梓墨,你先别说话……”

    手腕一重,她被一股力道拉的朝前一扑。

    他身上的血染在她的衣裙上,更加的刺目鲜红。

    男人的大手始终攥着她的手腕,另一只长臂将她禁锢在怀里,虚弱暗哑的声线裹着颤抖,“陌芫,让我抱抱你。”

    原来,她穿女装那么美。

    上次在北凉临城,他有多想将她永远禁锢在怀里,那种强烈的感觉只有他知道。

    若非怕她得知他已经知道了她的女儿身,他早已不顾一切。

    哪怕抢,当时也要将她从诸葛榕斓身边抢过来。

    秦陌芫任由白梓墨抱着,察觉到男人拥着她腰身的长臂失去了力道。

    想要扶住他,诸葛榕斓先她一步,扶住已经失去意识的白梓墨。

    秦陌芫身躯颤抖,无助的看着诸葛榕斓,唇畔都是颤着,“阡冶,梓墨会不会……有事?”

    她其实想问,他会不会死。

    可是那个字她说不出来。

    男人垂眸,凝着她苍白却又极致担忧的容颜,薄唇紧紧抿着。

    女人的手抓着他的袖袍,纤白指尖上的血迹染在了男人的白袍上。

    “不会。”

    清冷的声线自薄唇溢出,男人凤眸深沉。

    将白梓墨扶着离开,视线所及,看到女人紧紧跟在白梓墨身侧。

    诸葛榕斓俊容骤然冷沉,凉凉的睨着秦陌芫,“有我在,他死不了!”

    男人另一只手朝她神来,语气霸道冰冷,“过来!”

    秦陌芫眼睫轻颤,低着头,想要挣脱。

    “过来!”

    骤然的低吼响彻整个山涧,男人目光沉寒,冷冷凝着她。

    十罗刹和明净站在身后,低头缄默不语。

    小峡谷中,厮杀继续,尸横遍野。

    秦陌芫水眸通红,指着自己的手腕,低吼回去,“我挣不开!”

    她抬起手,月色下,白梓墨的大手紧紧抓着她的手腕,指节泛白。

    即便是昏迷的,他也不曾放手。

    诸葛榕斓俊容暗沉,眸底的寒意像是侵染了万千寒冰。

    他比谁都清楚,一个人即便昏迷也不愿放开,是爱到了骨子里。

    男人想要掰开白梓墨的五指,即便用力内力,他也不曾放手。

    攥着手腕的大手骨节泛白,有白梓墨的,有诸葛榕斓的。

    秦陌芫只觉的手臂骨头快要碎了。

    紧咬着下唇,忍着剧痛,狠狠咽下眸底泛着的湿意。

    手腕上方的力道骤然松开,男人扶着白梓墨疾步而行。

    速度太快,等秦陌芫反应过来时,被昏迷的白梓墨拉的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一直到山涧外的,一辆马车停在那里。

    三人上了马车,将白梓墨扶着躺在软榻上。

    秦陌芫僵硬的站在软榻旁,手腕始终被对方紧紧攥着。

    诸葛榕斓坐在软榻旁,俊容暗沉如冰,快速为他医治伤口。

    大手攥住他的衣襟,眉眼未抬,凉凉的声线响彻车内,“还不转过去!”

    秦陌芫心头一颤,看了眼诸葛榕斓,紧抿着红唇,转过身去。

    红纱云袖下,男人抓着女人的手,这一刻,他真想挥剑砍断白梓墨的手臂!

    烛光摇曳,马车内,血腥味弥漫整个车厢。

    当一切做好后,男人起身,目光冷沉的凝着女人的背影。

    “为何不安分待着?你何时才能长点脑子!”

    训斥的声音骤然响彻马车,卷着沉沉的怒意。

    秦陌芫身躯微颤,转身,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低声道,“我担心你。”

    “你该担心的是你自己!”

    男人沉怒,挥袖间,散去她脸上的红纱。

    。

百度搜索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爱搜书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念化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念化红尘并收藏少匪追夫:和尚,你还俗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