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剑域神王 爱搜书 剑域神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第四境极限!是老朽眼拙了,道友战力超卓,迥非凡俗,还望恕罪。”

    足足十个呼吸,静室重新开启,灰袍老者缓步踏入,口鼻之间、甚至隐隐有血痕、缓缓渗出。

    眉眼之间,刻满了深深的震撼和忌惮,一股极度的痛楚、交织生机颓败的虚弱,交缠血魂。

    “客气了,若非道友判断错误,不会一触即溃。”

    面具遮掩脸庞,一双眼瞳却是沉静自如,好似浑没有丝毫情绪变化。

    灰袍老者却是深深望了楚天策一眼,眼底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说道:“死亡剑魂第四境极限,纵然是全力搏杀,我大概亦非道友的对手。不过这掩藏气息的手段,简直是精微奥妙到极致,神火境后期,纵然此刻、我依旧只认为道友是神火境后期。”

    “不错,这是我的优势,无论如何谨慎、面对琉璃金身巅峰与神火境后期,总归有所不同。”

    完美的境界隐藏。

    因为楚天策本就是神火境后期,自然不可能被“看穿”。

    只是第四境极限的死亡剑魂,纵然在不死境大能中、都堪称佼佼者。

    灰袍老者完全没有试图去相信、眼前这尊鬼气缭绕的神火境后期、没有隐藏境界。

    “道友请坐,接任务分三种情况,方式不同、报酬不同。”

    灰袍老者手掌轻挥,静室中迅速浮现出一套桌椅,矮几上、赫然是醇香浓烈的血色美酒。

    “三种情况?”

    楚天策微微一愣。

    天煞血谷虽然声名赫赫,但终究是隐藏在黑暗深处的杀戮组织,寻常典籍并无太多相信介绍。

    更重要的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知晓这三种情况。

    若非楚天策展现出第四境极限的死亡剑魂、一剑将灰袍老者劈退,或许只能知晓最常见的方式。

    “看来道友大概是第一次来到天煞血谷,以道友的天资战力,琉璃金身参悟第四境极限的死亡剑魂,再加之如此出神入化的敛息手段,相信任何一处天煞血谷,都会直接将三种选择摆在道友面前。”

    灰袍老者微微一笑,自顾自抿了一口血色美酒。

    “第一种,自然最简单,接单见血,选择任务、斩杀目标,然后去任何一个天煞血谷领取报酬。绝大多数武者,都会选择这种方式,也只有这一种方式可以选择,事成之后、一拍两散,再无瓜葛。”

    “至于第二种,则是注册一个身份,每完成一个任务,除去正常的报酬之外、还可以在天煞血谷赚取积分、积累奖励、晋升品阶。许多特别的任务,例如报酬特别高昂,或者可能有额外收获,并不会出现在普通武者面前。”

    “而第三种,则是直接加入天煞血谷,诸般任务、便类似于宗门任务一般。天煞血谷作为烈苍星顶级势力、曾经横跨数个星域的大势力,自然有些真正压箱底的功法传承、武技秘法,供弟子学习。”

    “我选择第二种。”

    灰袍老者话音刚落,楚天策便即直接作出了决断。

    “道友,老朽劝你一句、还是第三种选择、才能真正保证你的安全。”

    灰袍老者神色一变,没想到楚天策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声音隐隐变得有些急切。

    楚天策却是双眉一蹙,眼底骤然升腾起一抹煞气:“天煞血谷要将我强留在此地?”

    深沉厚重、凌厉锋锐的死亡剑魂,瞬间升腾,整座静室、几乎一瞬间化作九幽冥狱,死气森然。

    这天煞血谷深处,有一尊不死境大能。

    而且极有可能是不死境后期、甚至不死境巅峰的强者。

    只不过楚天策紫月玉符中、刻画了月千山的两道攻杀,若是当真撕破脸、生死成败、犹未可知。

    “道友息怒,你误会天煞血谷的意思了。”

    灰袍老者神色骤然剧变,一刹那间、真元血脉几乎同时凝滞,灵魂深处、尽是深深的恐惧。

    “误会?”

    楚天策左瞳火焰若隐若现,凛冽的剑压、却是稍稍放松了些许。

    “道友既然选择第二种,想必一定会使用假名接取任务,天煞血谷也不知晓道友真正身份。”

    “但不遭人妒是英才,道友如此超卓的天赋,欲取道友性命而后快的势力,必然不在少数,若是有人在天煞血谷发布任务,倒是必然会面临天煞血谷无数杀手、近乎无穷无尽的追杀。”

    “一般的顶级宗门,往往会顾忌各方势力平衡与宗门颜面,担心其他宗门报复,不会以大欺小。”

    “不过天煞血谷只是个暗杀组织,接单见血,若是报酬足够高昂,其实常常有琉璃金身巅峰、去猎杀神火境、甚至真武境武者,不死境大能、则会选择去猎杀顶级宗门的绝世妖孽。到时候如果当真有不死境大能、眼红心热,向道友出手,后果不堪设想。”

    “而道友一旦加入天煞血谷,这种风险,立刻便会彻底消除。”

    “天煞血谷不止不会向自己人动手,反而会第一时间告知。”

    “到时完全可以发布新任务、反杀敌人,甚至可以直接请天煞血谷的升仙大能动手,强行猎杀。”

    灰袍老者语速极快,声音甚至隐隐有些颤抖。

    死亡剑魂的强横威压,纵然稍稍放松、仍旧让他感到血脉精魂不断颤栗着。

    “原来如此,是我误会道友了,还望见谅,我还是选择第二种。”

    静室剑气骤然消弭。

    “道友好强横的剑压,是老朽表述不清,怨不得道友。”

    灰袍老者好似溺水者终于被拖到岸上,大口喘息着,气息凌乱而虚弱,脊背早已被冷汗浸透。

    稍稍停顿,方才取出一枚玉符、一张鬼面令牌,递给楚天策,说道:“道友既然做出决断,老朽就不再多劝了,这里面是琉璃金身巅峰任务中、难度较大、报酬较高的一部分。另外还请道友烙印一丝气息,制作身份令符,作为积累奖励、接取任务的凭证。”

    鬼面令牌,其色如血,似乎是由一种奇异合金打制,强韧而凛冽。

    一股森然狰狞的威压,不断弥散,犹如恶鬼嘶鸣。

    赤鬼令牌,天煞血谷筑基九境顶尖杀手的身份凭证。

百度搜索 剑域神王 爱搜书 剑域神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剑域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鱼头初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头初六并收藏剑域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