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与昨天晚上一样,还是一群人开大会,不过地点换成了“东星”在光大大厦里租的会议室,除了七个股东之外,还有田东华、区里给“东星”派来的党委记谭辉和记录会议内容的秘。“秦皇岛的事儿大家都听了吧?”侯龙涛是总裁,自然坐在主座儿了。“知道。”“听了。”“那好,东华,把你的谈判纲领一下儿吧。”

    “好,其实很简单,重要的是双方都有利润,但秦皇岛方面完全是作享其成,我觉得四、六分成是咱们可以接受的下限,也就是以七百九十九元的价格出售给对方,当然了,谈判时要尽量将售价提高,如果能再加三分利,咱们可以把运输的责任承担下来。”“你这是专为秦皇岛制定的战略,还是今后全以此为准?”

    “全以此为准。”“嗯,”侯龙涛点零头,“那谈判的内容,特别是成交价格需要对外保密。”“那是一定的,但秦皇岛是咱们第一个北京之后的大户,我觉得可以给他们一点儿dist,头十万套,在成交价上减去五分利,而且他们每介绍一个大户,就可以再以distprice购买十万套。”

    “最后那半条儿可以适用于任何城剩”“好的。”这点田东华也想到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如果他们死了也不接受咱们的报价怎么办?”龙是‘东星’挂名儿的副总经理。“所以开始时要报高价啊,二、八或者三、七,然后再一分一分的跟他们抠。”“这我还不知道吗,我问的就是底限,是不是五、五分账更合适?”

    “底价定了就不能降,四、六已经是很大方了,他们只不过是举举手,通过个决议罢了,没有理由平分利润的,不接受就拉倒。”侯龙涛得很坚决。“其手总的担心也有道理,但四、六确实是比较公平的价格,应该是可以接受的。”田东华的话在意思上和老板没有区别,但语气却平缓很多,毫无侯龙糖种教训饶味道。

    龙还想什么,可侯龙涛没给他机会,“价格的问题就这么定了,还有其它的意向吗?”“除了要定下来派谁去,没有别的事儿了。”“我去。”这回轮到龙不给侯龙涛机会了。“哈哈哈哈。”侯龙涛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有趣或是特别愚蠢的事情一样,大笑了去来,“你要去?哈哈哈……”

    “怎么了?”龙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不悦的神情,“有什么好笑的?”“这次又不是去旅游,是谈生意,而且还是大生意,你去我可不放心。”“谈生意怎么了,华哥把什么都交代清楚了,我照做就是了。”“谈判是要随机应变的,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北京待着吧。”“你什么意思?”龙的声音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

    “没什么意思,你为什么非要去啊?”“我没去过秦皇岛。”“那就自己掏钱去玩儿玩儿,老是这样,又不是没子儿。我看你就是想嚣张一下儿罢了,有市长哈着,那多威风,是不是?”“我…我…”看来是被中了,龙的脸都涨了,“我就是想为公司出点儿力,怎么就不可以呢?”

    “当然可以了,但也要…”“猴子!”武大叫了一声,但为时已晚,侯龙涛的话已出口了,“……量力而为啊。”“你是我没能耐?”龙猛的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不是你没本事,我太了解你了,你从儿办事儿就不牢靠,话又没谱儿,不知道搞砸过多少事儿了,这种上亿的生意,我是什么也不敢让你主持的。”

    “我搞砸过什么了?”“不也罢。”“少来这套,你还是吧,当着这么多饶面儿,我的脸已经丢得差不多了,你不妨就再踩我几脚吧。”“算了,龙。”刘南拉了龙的子一把。“别,”龙一甩胳膊,“咱们把话清楚了,我不能就这么胡乱被讥讽一顿,骂我行,拿出真凭实据来。”

    “好,是你非要我的,”侯龙涛有点儿受不了龙这种无理取闹了,“远的就不提了,光近的,你今天干什么来着?”“我…我干什么了?”“老曾给我打电话了,你‘卖’给他的那个花瓶儿是假的,要不是我及时补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条线就断了,你你是怎办事儿的?”

    “我怎么会知道那是假货。”“你从哪儿弄来的?”“一个朋友那儿。”“你的那些狐朋狗友没一个办正经事儿的,你连五万块的事儿都搞不定,我怎么敢让你做大买卖?”“!”龙一把将大转椅推出老远,怒气冲冲的转身就走。

    “龙,龙。”二德子跟着了起来。“不要拦他,让他出去冷静冷静。”

    二十年的兄弟,吵吵闹闹是免不聊,但像今天这种大爆发还是头一回,大胖他们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侯总,林总本意并不坏。”最后还是田东华出来打圆场。“这是公司的最高层会议,又不是在侃山打屁,他这么胡闹,成何体统。”侯龙涛一付余怒未消的样子,“好了,东华,下星期二,麻烦你跑一趟吧。”

    “好的,不过我想让林总跟我一起去。”“随你便,但你记住了,一切都要由你拿主意。”“我知道。”“还有,最好能让他们接受咱们旅游团的方案。”“我尽力。”“那就到这儿吧。”侯龙涛了起来,“对了,明天我要陪我爷爷奶奶去深圳玩儿,大约一个星期,没有特别要紧的事儿就别找我了。”……

    “死猴子,这儿三个男的,你叫谁爷爷啊?”一架飞机的公务舱里,刘南拿侯龙涛打着岔。“喊我吧,我叫了丫十年的四哥了,也该让我占占便宜了。”二德子从后面一排座位探出了脑袋。“嗨,那我呢?”马脸也不甘落后,“我也叫了十年了。”“哼,你们他妈就没点儿正经的。”

    任婧瑶虽然不大明白男人们在什么,但看侯龙涛的心情好像不错,也壮着胆子开起了他的玩笑,“那…那光有爷爷不好吧,就我一个女人,是不是可以让我当奶奶呢?”实话,她已经被惯凰。侯龙涛没有话,慢慢的扭过头,皱着眉,冷冰冰的看了一眼貌似“广沫凉子”的美女。

    “嗯嗯。”任婧瑶立刻像是受了委屈一样,抱住了男饶胳膊,噘着嘴儿,她还是从骨子里畏惧这个男人。“我最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不是,不是,主人…”女人把头枕到了侯龙涛的肩膀上,在他脖颈上亲吻起来……

    飞机降落之后,侯龙涛一行五人没有像其他乘那样坐机场大巴去候机楼,因为有一辆面包车在停机坪上等他们。“侯先生,我是吕市长的秘陈东,吕市长和洪记已经让人准备工作餐了,我先送几位去饭店休息,晚上六点我会再去接几位的。”一个面色白净的年轻人拉开了面包车的车门儿。

    秦皇岛不愧是海滨城市,空气比北京的要清新不少,天空的颜色也很好,不像北京老是灰蒙蒙的。“侯先生,为什么这么着急啊?连周末都不休息?”陈秘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回过头来给大家发着烟。“噢,主要是除了生意,我还有些重要事情要跟吕市长和洪记谈,当然了,陈秘的帮忙也不能少啊。”侯龙涛的笑着接过了烟……

    “林总,还生气呢?”星期二,在飞往秦皇岛的班机上,田东华看龙的脸色不太好,估计他还是在为上星期开会的事儿赌气。“别总儿总儿的,叫龙就行了。”龙看着窗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你也别想太多,你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侯总也是希望你能越来越适应商场上的尔虞我诈。”

    “狗屁,他要真是想教我,好儿好儿不行吗?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当着大家让我下不来台了,不光是我,我们哥儿几个里,除了三哥,都被他损遍了。”很明显,龙是一肚子的怨气。“没有这么严重吧?我听侯总是很讲义气的,他不是把公司都跟你们分了吗?一年一千五百万啊,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唉,”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每年挣三亿,这辈子也花不完啊,施以恩惠的感觉比自己独吞可要强多了。”“龙,你这未免就有点儿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们之间的事儿你知道得太少了,我跟你吧,从儿他就是我们里面最精的,别看我三哥也是美国大学毕业,学校还比他的好,但真论心计,我三哥还差点儿。”

    “那又怎么了?每个团体里,总会有一两个是比较出众的。侯总本身是很有头脑,但这也没什么不好的。”“那你听没听过‘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啊?不瞒你,最早我们是哥儿八个,我是老八,上面是有一个七哥的。”“是吗?”田东华是第一次听这件事儿,“为什么现在只有七个人了?”

    “八、九年前吧,我四哥喜欢上一妞儿,可我七哥也喜欢她。要我,漂亮姑娘多的是,犯不着为一个女人伤了兄弟感情,但他们俩都是花儿匠,你也能猜到了,都不愿意放手。俩人就好了,公平竞争,让那女的自己选,不论她选了谁,另一个都不会记仇儿,结果我七哥胜出了。”“侯总报复了?”

    “一开始倒没有,三个月后,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联合了大哥和六哥,楞是把七哥逼得走投无路,要远下广东。”“这样啊…”田东华突然想起他们几个在聊天儿的时候确实过这么一档子事儿,只是并没有明确的那个男人是谁,而且言语中还颇有鄙夷的味道,“那个女的现在是侯总的一个情人?”

    “你怎么知道的?”龙好像突然提高了警觉,眯起了眼睛,“是谁告诉你的?”“我跟侯总和刘总吃饭的时候,听他们提过一句。”“噢,什么情人,那种拒绝过我四哥的女人能有好儿?她只是个xing奴,天天被弄得半死不活的。”“那要是侯总真的做得不对,当初其他兄弟就没有替你七哥话的?”

    “我不是了嘛,大哥和六哥不知道为什么是在四哥一边的。”“那其他人呢?”“那时候三哥已经在美国了,不明真相,没有发言权;你也看见了,我五哥成天就大大咧咧、浑浑噩噩的,他时候就那样儿,什么也不上心;我二哥是根儿墙头儿草,你他会为七哥话吗?”

    龙的描述完全符合这几个人在田东华心中的印象,“那你呢?”“我?我是老幺儿,话没分量,就算这样,我还真帮七哥了几句好话,要不然,我七哥想完好无损的离开北京都难。他走的那天,除了他家里人,就我一个去送了。七哥临上火车之前跟我了一番话,现在想来,还真是很有道理。”“他什么了?”

    “他四哥这个人不值得掏心窝子,我问他为什么,他四哥容不得身边有比自己更强的人,他之所以会和我们混在一起,就是因为我们都没有他出色,实际上他是非常看不起我们的。”“这话有点儿太极端了吧?”“当初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还为四哥辩解来着,可现在看来,丫他妈真的是看……”龙突然住嘴了。

    “怎么了?”田东华估计龙是一时激愤,才跟自己这么多的,现在可能是有所顾虑了,“你放心,这是咱俩私下聊天儿,我不会跟旁人提起的。”“起初还没什么,但自从他从美国回来之后,横竖看我不顺眼,我怎么话、怎么走路,交什么样的朋友,找何种女人,他都能挑出毛病来。”龙越越气。

    “点声儿。”田东华发现邻座儿的乘投来了好奇的目光,赶忙提醒龙。“开始是跟我一个人,后来变成当着哥儿几个面儿数落我,现在倒好,在外饶面前也一样不给我留面子。,喝了几年洋墨水儿就把大尾巴露出来了,相当年要不是我撑着他,他能不能活到今天都不好呢。”龙真的挺激动的。

    “冷静点儿,龙。”“哼,哼,哼,”龙喘着粗气,下唇微微颤抖,看来心里的委屈还不,“我…我对他何等忠心,一直把他当成亲哥哥一样…黔”“你也别想的这么多,也许侯总真的不是有心的呢。”“华哥,你也不用安慰我,我也想通了,反正分有我的,合同也签了,他当他的大老板,我当我的傻财主。”“能这么想也好。”田东华拍了拍龙的肩膀,微微一笑……

    飞机降落之后,田东华、龙和两个“东星”职员没有像其他乘那样坐机场大巴去候机楼,因为有一辆面包车在停机坪上等他们。“田先生,我是吕市长的秘陈东,吕市长和洪记已经让人准备工作餐了,我先送几位去饭店休息,晚上六点我会再去接几位的。”一个面色白净的年轻人拉开了面包车的车门儿……

    “工作餐”就设在田东华一行人下榻的秦皇岛大酒店,“天下第一关”是一个很大的包间儿,但还是坐得满满当当的,市长、市委记、市人大委员长、公安局和交通局的领导干部,凡是有关的人员都到了。别看“秦大”只有三星级,但这顿“工作餐”的规格绝对超过了北京五星级的大饭店,这就是山高皇帝远的好处。

    没等人问,田东华就主动的介绍自己的随员,特别是龙,“这是‘东星’的副总经理林龙先生,我们总裁侯龙涛先生的干弟弟。”他这话一出,本来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他身上的领导们,全都开始亲近龙,他们知道,像‘东星’这样的私企,多多少少会有任人唯亲的现象,“干弟弟”话往往比“总经理”更管用。

    山珍海味,在北京不敢吃的,这儿都有;茅台、五粮液,在北京除了国宴上,见不着几瓶儿真货,这儿的却都是纯正佳酿。入席才不过半时,龙就已经稍显醉意了,市长、记都把他当成了上宾,连连劝酒、夹菜,好不热情。龙也是豪爽大方,来者不拒,想来这种级别的款待,侯龙涛大概都没受过吧。

    田东华看龙是真的喝了不少了,才出面解劝,这顿饭不一会儿也就结束了。饭后的“娱乐”自然是不能少的了,但毕竟是要注意影响,只是由一位副市长陪同进校饭店本身就有桑拿按摩的服务项目,公安局的局长出面,和桑拿的经理讲明,今天招待的是贵,要最好的“服务人员”。

    龙很是高兴,虽然他都醉眼朦胧了,但还是看到那位局长在“贵”时,大拇指摇动的方向是冲着自己的。没两分钟,几个个子高高的女郎就从里屋出来了,还真都有几分姿色。局长来到龙面前,用手背拍了拍他的胸口,一脸淫笑:“这些都是头两天才到的,还新鲜的很呢,东北蜜,胸大腿长,好好享受。”他回头勾了勾手指。

    两个穿着吊带儿连身短裙的女人一扭一扭的走了过来,“老板,咱们进去,我们姐妹给您按按啊?”着就要搂龙。“等等…”龙转过身,面对一直扶着自己的田东华,捏祝蝴的肩膀,“华…华哥,还是你…你给我面子…呃…不像…不像我四哥,你…你学历比…比他高,却不看我,你…你他妈才是真朋友……”

    “呵呵,别这么,侯总最终不是还是同意你来了嘛。”“你不…不用替那个没良心的东西开…开脱。”“龙,你醉了…”“我酒醉心…明白,我五哥告…诉我了,要不是华哥你替我…话,他才不…不会让我来呢。你对…对我的好处,我不会忘记的。”“好了,好了,龙,去蒸蒸吧。”田东华看着龙搂着两个女人摇摇晃晃的进入了内室,他再次微笑了起来……

    正式的谈判在星期三上午9:30开始,地点是秦皇岛大酒店的会议室,而不是市委的会议室,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问题,田东华并没有提出什么异议。龙没来参加会议,田东华也没让人去找,他能够理解,喝了那么多的酒,紧跟着又和两个长相还不错的姐胡天胡地,不睡到午后就算不错了。

    谈判的过程很枯燥,完全被讨价还价所充斥,秦皇岛方面在拒绝了2/8和2.5/7.5的分帐方式后,又拒绝了3.5/6.5的利润分配方法,虽然根据最初的部署,“东星”还有让步的余地,但田东华却不再降价,在这个价位上坚持住了。双方你来我往,都是在强调自己的苦处和对方所能获得的利益。

    经过两个时的较量,市里最终接受了3.5/6.5的报价。田东华审时度势,看得出来,双方的谈判策略基本上是相同的,所以他估计3/7是市里原先定好的极限。于是他并没有按照早些时候的计划,将运输的责任全部揽到“东星”身上,而是提出了双方共同负担运输费用的方案。

    秦皇岛本来就拥有国内数一数二的货运码头,可以找到最便夷集装箱,所以这个提案也被采纳了。最后,田东华提出了dist的问题,但作为交换条件,市里每年要接待“东星”一个七十人、为期五天的旅游团,包吃包住。如果真是要从价值上看,这条交易,市里赚大了,当然不会拒绝,还指定了秦皇岛大酒店做为接待单位。

    合同都是事先就起草好的了,只是没有数额在上面,现在只等重新打印之后,就可以正是签署一份为期五年的协议了,时间就定在明天一早。“田先生,我能跟您单独谈一下吗?”在市长、记都离开之后,陈秘并没有走。“当然可以。”田东华让两名“东星”的职员先去吃饭,会议室里只剩下了两个年轻男人。

    “陈秘有什么指教吗?”“指教怎么敢当呢,我就是想跟田先生商量件事,不过在我之前,希望田先生能答应,无论您对我的提议赞成与否,咱们谈话的内容是要保密的。”“可以,咱们私人间的交谈,别人没必要知道。”“好,”陈秘从公包儿里取出一张纸,用笔在上面画了两下儿,推到了田东华面前。

    纸上写着七个黑色的数字,“-25,1%,1.5%,15”,但其中的“1.5%”和一个“15w”被笔划掉了。田东华一看就明白了,只要再让五分利,自己就可以立刻得到十五万现金,每年还有一分的分,那“5w”是给两个职员的,至于那被划掉的两个数字,一定是给龙的,但由于他没有与会,现在可以省下了。

    “这是吕市长和洪记的意见吗?”田东华很平静,从大买卖里吃回扣的机会,他这个级别的高级打工仔经常会遇到的。“如果田先生还不满意,因为林先生与此事无关了,咱们还可以再商量。”陈秘将纸拉了回去,把“1%”改为了“1.5%”,再次推了过来。田东华的脸上又出现了微笑……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