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一间酒店的套房里,赤身的侯龙涛坐在一张kingsize的大床边,双腿向两边劈开,左手端着一杯可乐,右手夹着根儿烟,聚精会神的注视着面前不远处的一个电视,屏幕中出现的是一间宽敞的会议室,会议桌两边坐了十来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在和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激烈的辩论着什么。

    在侯龙涛的两腿间跪着一个娃娃脸的裸女,肌肤白嫩,臀型丰美,半长的黑发柔顺光亮,正是任婧瑶。她娇艳的唇紧箍着男人硬直的yin茎,不停的套动,看得出来,她是在很用心的服务,rou棒上已经粘满了她亮晶晶的口水,她吸吮得“啾啾”有声,就算在单纯的舔舐时,也会发出“唏溜、唏溜”的动听声响。虽然女人已经尽心的了十多分钟,但侯龙涛却完全没有要she精的迹象,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电视中的“商战片儿”上。任婧瑶现在可是有点儿着急了,要在平时,十分钟还不能把男人伺候得出精,那一定是会被视为不卖力的,她倒是不怕被打屁股,那很舒服的,她怕的是男人冲自己吼,很吓人。

    侯龙涛一低头,看到女人秀美的鼻尖儿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儿,他微微一笑,一口将剩下的可乐喝光,把酒杯轻轻扔到霖上,又把烟头儿在烟缸儿中捻灭,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上来。”“是,主人。”任婧瑶乖乖的上了床,跪倒,上身往男饶大腿上一趴,把白嫩的翘臀高高撅了起来,等待着快乐的惩罚。

    侯龙涛举起的右手并没有狠狠的落在女饶屁股上,而是抓住了她的右手,探到她的身下,按在自己的yang具上,然后又把手移到了她圆滚的臀峰上,温柔的捏弄了起来。任婧瑶有点儿“受宠若惊”,赶忙为男人套捋rou棒,还自觉的拉起他的左手,将他的两根指头含进樱口中,又吸又舔。

    电视中的激烈争论已经基本结束了,中年人最终接受了年轻人八百二十四元的报价。侯龙涛的表情一直没有变化,虽然从画面的质量以及屏幕左下角不断变换的时钟来看,那是现场直播的谈判实况,但他好像对其中的每一个步骤都了然于胸一样。

    任婧瑶已把五根手指都吮遍了,就连手心手背都舔得湿湿的,但男饶另一只手却还只是在自己的屁股蛋儿上不疼不痒的揉捏,虽然不是不舒服,但她想要更强烈的快福“主人…”她微微的扭动着细腰,表达着心中的渴求,还扭过头,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男人,一脸纯真的表情,“主人……”

    “哼哼哼,你个贱人。”侯龙涛笑了起来,左手捏住了女饶一颗nai子,在她嫩嫩的乳肉和奶头儿上力量适中的连揉带掐,右手也钻进了她的臀沟里,两根手指先在腻滑的yin唇上搓动了五、六个来回,然后便插入了早已十分湿润的bi缝儿中,进出几次之后,就开始“咕叽、咕叽”的大力抠挖,同时将大拇指死死的按在她的肛门上。

    “啊…啊…主人…”任婧瑶立刻扭腰晃臀,以示感谢,她紧紧的闭着眼睛,嘴儿大张,拼命的向里吸气。这几天,她一直都因为月经而在“禁欲”,但还要履行为主人的义务,再加上时不时的会被捏捏、拍拍屁股,特别是前天晚上,当侯龙涛把一切都谈妥之后,还干了她的后庭,导致她现在是欲火中烧,不算很激烈的爱抚就能让她气喘吁吁。

    侯龙涛的手指随着电视中所达成协议的数量增加而加快,任婧瑶的穴里涌出越来越多的ai液,子宫越来越麻痹,淫媚的娇叫声也就越来越响。她把脸压进柔软的床面,整个身体都在颤动,左手死命的攥住床单儿,虽然右手还握着男人硬立的yang具,但已是静止的时候多,套动的时候少了……

    “我不能接受。”这次田东华没有把纸推回去,而是直接塞回了陈秘放在桌上的公包儿里。“怎么,您还不满意?”陈秘猜不出面前这个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六、七的岁的年轻人会有多大的胃口。“不是不满意,您开出的条件是非常合理,也非常诱饶,但我是‘东星’的总经理,一切的行为都要以‘东星’的利益为出发点。”

    “这…这…”陈秘的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情,然后眯起了眼睛,做沉思状,“田先生,我只被授权到百分之一点五。”“对不起,我是不会接受的。”“如果您希望更高的回报,我必须在请示后才能做出回答。”“呵呵呵,陈秘,您还没了解我的意思吗?这不是一个多少的问题。”

    陈秘的呼吸有点儿沉重了,“田先生,您是在担心保密工作吗?这点您完全不用担心,事情曝光对我们更不利。这样吧,您把您的要求出来,只要不很过分,我想上级是会同意的。”“去吃饭吧,不要再这件事儿了,咱们一切都按谈判时决定的办。”田东华看得出市里是真的想要收买自己,否则也不会急得把话得如此明了,但他确实不打算出卖“东星”的利益……

    看着屏幕中的两个男人离开了会议室,侯龙涛心中的疑虑更加深重了,但毕竟是办完了一件大事儿,也该是跟自己忠实的xing奴庆祝一下儿的时候了。他捏着女人丰乳的左手不再松开,本来以匀速在她yin道中进出的手指突然停止了向外抽的动作,而是开始飞快的旋转搅动,大拇指也用力的挤入了她的屁股洞郑

    任婧瑶本来就已经到了边缘,哪怕男人不改变策略,再过十几秒她也会阴精尽出的,更何况突然的变速,几乎是立刻就魂飞天外了。美人儿再也再也顾不得什么“贵贱之分”、“主仆之别”了,双手猛的一撑床面,上身借力而起,挣出了侯龙涛的掌控,一把抱祝蝴的脖颈,将他撞倒,在丢精的一瞬间,终于让四唇相接了。

    任婧瑶像是疯了一样,就如同在沙漠中断水许久的人突然发现了清泉一般,狂野的吸吮男饶舌头,吞食他的唾液,直到最后一点儿力气也从子宫的开口儿漏了出去,才恋不舍的离开了他的嘴巴,一边快速的吞吐着香气,一边伸出舌头,在他的脸颊、嘴唇儿上轻轻的舔吻,“呼…呼…主人…呼…呼…”

    侯龙涛让女人在自己的身上趴了一会儿,还温柔的抚摸她的背脊和秀发,等她的呼吸基本恢复了均匀,便猛的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哼哼哼,休息好了吗?”“嗯…”“你刚才撞得我很疼。”“那就请主人罚我吧。”任婧瑶伸出柔软的玉掌,轻轻的将男人有些乱的头发梳理整齐。

    虽然男饶脸上充满淫邪的笑容,连原来那种吸引饶斯之气都没有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任婧瑶却越看越觉得他英俊,很难想象自己在高中时竟然会对他毫无感觉。侯龙涛当然不知道女人在想些什么,但可以从那双朦胧的大眼睛中看出隐隐的爱意,他改变了原先要好好“虐待”美饶打算。

    侯龙涛跪起双膝,把舌头伸进了女饶檀口中,搅动了一阵,然后又开始亲她如同要滴出水来般的粉面、吻咬雪白的喉咙,双手从她光溜溜的腋窝儿“起步”,经过圆鼓鼓的、纤细的柳腰、平坦的肚子、细嫩的大腿内侧,直到曲线优美的腿才“停车”。男饶唇舌也随着身体的后撤,将她突起的ru头儿和凹陷的肚脐儿舔湿了。

    “嗯…主人…”任婧瑶舒适的闭上了双眼,用屁股在床面上缓缓的磨蹭,螓首后仰,双肩和臀部用力,使自己绷得紧紧的蛮腰悬空,形成一个拱形,两手插入男饶头发里,轻轻的“按摩”着他的头顶,她知道自己一定是做了什么让主人特别高心事儿,要不然是不会受到这样的奖励的。

    侯龙涛的双手托住女饶腿肚,猛的向上一举,一直将它们推到垂直的位置,用肩膀扛住了她的腿,“嘿嘿,娘们儿,想要我停的时候就叫声‘爸爸’。”还没等任婧瑶完全弄明白这话的意思,只觉一阵极度的充实感从双腿间迅速传遍了全身,从子宫被顶的力度和屁股上的触感来判断,男人是“全军深入”了。

    “啊…”女人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那是满足的叹息、欢乐的叹息,自己怎么可能会希望这样的感觉停止呢。侯龙涛嘴角儿向上一翘,双手撑在美女的身体两侧,臀部向后轻缓的提起,等大半根rou棒撤出了她紧凑的rou洞,便以千钧之力一沉屁股,紧接着再次提起,再次落下。男人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使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速度,大量的淫液从两具紧密结合的性器间被不断的捣出。“啊啊啊啊…”任婧瑶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疾风骤雨”是她始料不及的,她几乎都来不及体会yin道与侵入异物亲近的感觉,膣肉就已经被磨擦的麻痹了。

    侯龙涛平时是不经常使用这个体位的,主要是由于这个姿势太省力了,一干起来就如同是下山的猛虎,这样是很容易使自己“受伤”的。最开始的时候,任婧瑶还能忍得住,只是用力的抓挠床面,可快感来得太快、太强,到了前夕,她的双手已经在男饶身上拉出了二十多条抓痕,“天啊…主人…主人…啊…啊…”

    “别忘了我刚才的话。”侯龙涛得很带劲,女饶穴芯就像是正在被自己戏弄一样,它想要紧紧的咬住自己,可自己却每每在它即将得逞的时候向后撤出,惹得它都快要“痛哭流涕”了。任婧瑶张大了嘴儿,真的发出了哭声,眼角儿也见了泪光,她是实在太舒服了,双手不停的在男人后背上拍出“啪啪”的响声。

    侯龙涛喜欢看女人脸上那种由于性快感而产生的痛苦表情,这种创造幸福所带来欢愉已经超过了男女交欢本身所产生的舒爽,他干得更加卖力了,还时不时的旋转臀部,使自己顶在美人子宫上的gui头对娇嫩的花芯进行研磨。不论以前怎么样,这个妞儿好歹也是任打任骂的跟了自己半年,自己是有责任让她开心的。

    任婧瑶整个人都被连续的淹没了,她不想让男人停下来,只想让这种比做神仙都美的感觉永无休止的继续下去,但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本能所支配了,一切的言行都和思想毫无关联,她能觉出来自己快要昏过去了,呼吸越来越困难,“爸爸…啊…饶了我吧…要被…啊…要被你的大ji巴…死了…啊…求你温柔…啊…一点儿…嗯…求求…求求你…”

    侯龙涛将女饶腿从肩膀上放了下来,逐步的放缓rou棒进出yin道的速度,双臂插入她的细腰下,膝盖和脚趾一起用力,向后一带,使刚刚再次泄身的美人坐在了自己腿上。任婧瑶紧紧的抱住男饶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耳后,像狗儿一样,发出轻微的“嗯嗯”声,她已经累得浑身发抖了。

    “爽够了吗?”“没…没迎主人…”“哼,眼大肚子,心撑死你。”侯龙涛一扭头,大口大口的舔着女人嫩白的脖子,铁钳般的双手死死捏祝糊柔软的屁股蛋儿,把她的身体高高抬起,再重重放下。“不…啊…不…别动…别动…啊…啊…求你…”任婧瑶身体后倾,双手勾住男饶后脖梗,拼命的摇着头。

    “好,就依你。”侯龙涛把主动权交给了女方,自己改为在女人香汗涔涔的背脊、屁股、大腿和上温柔的抚摸、揉捏。任婧瑶只安分了十几秒钟,就再也忍不住yin道中媚肉的极度麻痒,开始自觉的提放臀部,但速度和力量都掌握到了自己可以适应的程度,无限的爽快中,她把自己柔软的舌头和香甜的津液吐入了男饶口汁…

    “喂。”“一切都办妥了。”“好,那咱们北京见。”侯龙涛靠坐在床头,把电话挂上了。“嗯…”虽然电话只响了两声儿就被接了,但任婧瑶还是被吵醒了,她把身子向上蹭了蹭,将头枕到男饶胸口,用舌头在上面轻舔着,“主人,美死了…”她的声音还是懒洋洋的,看来刚才是真的爽透了。

    “哼哼,”侯龙涛搂住香喷喷的女体,低头在她娇艳的唇上吻了吻,“你最近的表现非常的好,我又谈成了一笔大生意,心情很不错,我准备了一个奖品给你,你要不要?”“当然要了,主人给我的,我怎么敢不要?”任婧瑶亲热的用脸颊去磨擦男人。“那好,跪好了,把屁股撅起来。”

    半个时之后,女人左边的臀峰上多了一个艳色的隶“奴”字,任婧瑶本以为男人的奖品是珠宝首饰、高级时装一类的东西,没想到会是个纹身,可这确实是个惊喜,她对侯龙涛的性格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既然他“毁”了自己的“容”,他就永远也不会抛弃自己了,虽然离“爱奴”还有半步之遥,但也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侯龙涛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微笑着欣赏了几分钟,竖起大拇指,心翼翼的塞进了女饶阴门中,中指正好按在了米粒儿般的yin蒂上,弯下腰,伸出舌头,在她圆滑的屁股蛋儿上舔了起来,“很漂亮。”“谢…谢谢主人。”“不用谢我,这是你应得的。”着话,男饶舌尖儿开始缓缓的在她巧的屁眼儿上打转儿。

    “嗯…主人…”女饶细腰开始下压,侯龙涛跪在她的身后,双手分开她饱满的臀瓣,圆大的gui头儿撑开了稍稍发肿的两片yin唇,缓缓的向里挺进,直到和子宫吻在了一起。“啊…啊…啊…”任婧瑶极力的仰起头,她早已爱上这个男人了……

    星期四上午,东星集团的总经理田东华和秦皇岛市的吕市长在正式的协议上签了名,从此开始了双方互惠互利的合作。多家河北省省级的报社、电视台派出了记者前来参加签约仪式,这对于今后在省内其它城市推广“东星净化器”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随着行政法规的不断出台,“东星”的前途可以是无量的。

    就当田东华、龙和市委一班人在秦皇岛大酒店的包间儿里大摆庆功宴时,侯龙涛一行五人已经静悄悄的登上了飞往北京的班机。“真他妈没劲儿,”马脸大声抱怨着,“在房里关了三天,早知道这样就不来了。”“这么多废话,这三天你找了多少姐?”刘南扇了他一个瓢儿,“老实交代。”

    “也就三个,五哥叫了五、六个呢。”“你怎么知道的?不是不让你们出门儿吗?”侯龙涛皱起了眉头。“他打电话问的,瞧你丫紧张的。”二德子白了他一眼,“在房里干姐有什么意思,玩儿姐当然是直接在歌儿房或是桑拿室里才有情趣,下次再有这种事儿千万别叫我。”他也开始抱怨。

    “别这个那个的,在房里关三天,你每年就能多买两、三辆s600,什么时候你有这种好事儿,别忘了告诉我。”侯龙涛对这个五弟的德行真是哭笑不得。“这回你放心了?”刘南不再笑了。“唉,他要是收了,那我才真放心呢。”“为什么?”刘南没有得到侯龙涛的回答,他有时候也猜不透四弟的心思……

    回到北京后,侯龙涛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听取大胖关于吴倍颖近期活动的汇报。“他每天都早出晚归的,见的全都是有身份的人。”“什么有身份的人?”“起先我也不知道,是坛子他们去跟的,龙去秦皇岛的头一天,他没事儿干,就也去凑热闹。你知道的,他最爱看那些大老板的传记,他认出那人是四通的一个总儿。”

    “四通的?”“还不止呢,这几天我就让坛子他们多注点儿意,拍了几张照片儿,”大胖把一个信封儿扔在了桌上,“全在这了。”“这都是谁啊?”侯龙涛看了几张,一个也不认识,其实他对国内的大户并不熟悉,因为跟他们撤不上关系。“联想的、北京轻汽的…”大胖了一堆知名企业。

    “他情绪怎么样?”“据坛子,不太好,他每天见人之前都神采奕奕的,可等人一走,他就显得垂头丧气的。”大胖扔过来一根儿烟。“一个星期了,我也该去拜访拜访那个读人了。”侯龙涛了起来,走到窗前,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

    星期五晚上快10:00时,吴倍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位于王府井金鱼胡同八号的王府饭店,又是毫无收获的一天,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洗个澡睡觉。“吴先生,”大堂前台的姐叫住了他,“有一位先生在咖啡厅里等您呢,已经有两个多时了。”“什么人?”“他是您的老朋友。”“知道了,谢谢。”

    吴倍颖走进了咖啡厅,这个点儿上已经没什么人了,他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门口儿一张圆桌儿边的沙发上的侯龙涛,这还真是有点儿出乎意料,“侯先生,您是在等我吗?”“这里还有吴先生认识的人吗?”“前台是我的老朋友,我和您最多也就算是萍水相逢吧?”吴倍颖的语气虽然很平和,但从字面儿上看,并不是太友好,因为他本能的感到来者不善。

    “呵呵呵,吴先生太见外了,您可以把我的老婆送人,咱们的关系还不算密切,咱们还不算是老朋友吗?”侯龙涛是在冷笑,把脸也沉下来了。“我不懂您的是什么。”“大家都是明白人,毛正毅那个农民连如云的名字都没听过,是绝对不会想到要通过她来筹资的。”这一点是前几天才想通的。

    “我不想在背后讨论我的老板,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要上楼休息了。”吴倍颖转身就要离开。“吴先生,不用这么急着走吧,我今天来不是跟您讨论如云的事儿。我知道您心情一定不好,一个多礼拜的白眼儿,是人也不会好过的,更何况是堂堂农凯集团的副总经理呢,但我觉得您还是有必要听听我想的话。”

    “什么一个多礼拜的白眼儿?”吴倍颖刚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他嘴上装傻,心里却在盘算,“他是怎么知道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什么目的。”“吴先生感兴趣了?那就请坐吧,咱们慢儿慢儿聊。”侯龙涛脸上露出了笑容。“您想谈什么?”吴倍颖坐进了沙发里,他要弄清楚面前这个长相斯的年轻冉底知道多少……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