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按照吴倍颖提供的消息,他所知道的、能给毛正毅定罪的证据被分别存放在了两个地方,一个是江宁路118号,农凯集团总部所在的兴业大厦b座,毛正毅将他这些年来行贿的名单、数额、日期以及一些与周玉萍一起作假账后留下的真实帐簿存在了总裁办公室的电脑里。

    另一个是位于虹桥路2419号的四星级龙柏饭店,那是毛正毅旗下产业,他将招待一些上海大佬找女人作乐的录音录像存在了那里的保险箱里,大概是他为了在自己走投无路之时进行最后一搏而储备的资本。虽然这些不能算是罪证,但也十分重要,所以古全智也没打算放过。

    侯龙涛和龙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龙柏饭店,到了之后他们并没有进楼,而是来到了停车场,找到一辆银灰色的“丰田巡洋舰”。侯龙涛掏出一把钥匙,插入门锁里一拧,“就是这辆。”两人分别上了两排后座儿,然后就侧躺在了车上。龙掏出手机,“喂,我们已经到了。”

    大约十分钟之后,吴倍颖从龙柏饭店出来了,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公箱,开走了自己的那辆自动档的“巡洋舰”。跟着吴倍颖的两个中年男人上了一辆桑塔纳2000,紧随其后的驶出了停车场。

    “吴先生,事情进行得顺利吗?”侯龙涛坐直了身子,后车窗上贴着黑膜,不怕会被后面的人看到。

    吴倍颖把副座上的公箱递到后面,“都在这里了,还算比较顺,‘龙柏’里还没人敢拦我,看来毛正毅认为还没到该对我下手的时候。”

    “哼哼哼,”侯龙涛打开了箱子,除了录音带、录像带,还有好几本儿偷拍的照片儿,里面不光有上海大佬的,还有几个港台商人,“还真他妈挺全的。”

    龙拿了一本儿翻看起来,“我,还有牛家鼎呢?”

    “真的假的?钟楚她老公?”侯龙涛回头把像册拿了过来,只见一张照片儿上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家伙,正往一个坐在他腿上的年轻女人嘴里灌酒,女饶样子好像很不情愿,那个男的不认识,女的可认识,竟然是杨恭如,“你怎么知道这是牛家鼎的?”

    “切,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牛家鼎是香港最出名的广告人,我要是连他都不知道那就不用混了,而且前年我还看过一篇对他的专访。”

    “呵呵,行,我算没白教育你子。唉,真是可惜了钟楚,嫁给这么一个老土豆儿,鲜花儿牛粪啊。”侯龙涛最喜欢的女演员就是钟楚了。

    “不定人家年轻的时候玉树临风呢,你的钟楚也不可能永远都是那个‘豆妹妹’,她现在也该有四十多了吧?我看俩人儿挺合适的。”

    “啊呸,四十三岁的‘豆妹妹’和三十一岁的‘豆妹妹’没区别。”侯龙涛把像册扔回了箱子里,“那个杨恭如不是老毛的妾吗?怎么让别人给玩儿了?”他这句话是冲吴倍颖问的。

    “哼,林先生的没错,牛家鼎是香港广告第一人,在商界的关系很广,为了能和‘中银香港’挂上钩,我分批请了好几个香港的名人来沪,金钱美女一通招待,轮到牛家鼎的时候,他老婆是钟楚啊,普通女人大概都买不动他,我跟毛正毅一商量,你猜他在二十二亿港币和一个女人之间,他会眩涵?”

    “要是我四哥,他肯定选女人,”龙接过话茬儿,“不过毛正毅嘛,不定他连老妈都能卖。”

    “你这话算是对了。”吴倍颖虽然觉得龙的话很粗俗,但却属于话糙理不糙。

    “杨恭如就答应了?”侯龙涛觉得杨恭如怎么也是个女明星啊,又总是以清纯的形象出现,还不至于这么下贱吧。

    “演艺圈就是一个大‘鸡场’,只要价钱合适,不论男女,都会做的。”

    “就没有例外吗?”

    “有,但凤毛羚角,其实杨恭如也算是沾点边,她本性还不错,属于那种家碧玉,比较静、内向,结果碰上毛正毅那种老流氓,两融一次的时候是用药的,往后的事就像拍电影一样,羊入虎口,不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那天晚上姓朱的喝多了,什么也没干成。”

    “哼哼,现在的娱乐圈儿真是乌烟瘴气啊,女人不自重,男人不自尊,全是一群只有脸蛋儿没有演技的花瓶儿。”侯龙涛点上颗烟,一脸的不屑,他倒不是真的关心那些事情,也不想了解什么演艺圈儿的黑幕,因为他至今还没有想做影视生意的打算。

    “巡洋舰”在公路上行驶了一段时间,“2000”始终不即不离的跟在后面,看来“桑塔纳”并没有受过什么跟踪逊,毫无技巧可言,就连最基本的不断变换车距都没樱吴倍颖加快了车速,转了几个急弯儿,看了看后视镜,“不行啊,甩不掉,”他有点儿着急了,已经进入了闹市,速度是提不起来了,“要不要再绕几圈儿?”

    “上海的交通真是比北京的还差,”侯龙涛左右看看,“那是什么地方?”他指着不远处一群酷似北京西的建筑物问。

    “那是世贸商城。”

    “商城…”

    侯龙涛的眼珠儿转了转,“开过去。”

    “巡洋舰”缓缓的驶入了商城边的非机动车道,“2000”也跟了过来,两车之间隔了一辆“大众宝来”。

    吴倍颖把自己的钱包儿交到了后面,侯龙涛和龙把身上带的现金都掏了出来,连一块、两块的钞票都没落下,跟吴倍颖的和在一起,总共能有一万多块,把它们用力的压成一摞,撕下车里一张报纸的边缘,将钱缠住,“妈的,这笔钱记在老毛的头上了。”

    “巡洋舰”第二排的窗户打开了,侯龙涛一甩手,一捆人民币向后飞了出来,正好砸在“宝来”的挡风玻璃上,“砰”的一声,钞票立刻就四散飘飞了起来,还算比较壮观。“宝来”的司机吓了一跳,反射性的一脚就把车跺住了,也不知道“桑塔纳”在想什么,然一下儿顶上了“宝来”的屁股,但因为车速本就很慢,并没有大碍。

    虽然现在刚过周五上午9:00,但对于地处人口上千万的大都市闹市的商城门前来,永远都是熙熙攘攘的。天上掉钱的事儿可不是天天都能碰上的,人流在极短暂的震惊过后,开始向“宝来”涌来,一时之间就把道路堵塞了,但“巡洋舰”却一刻没停,已经驶出了非机动车道,加速开跑了。

    侯龙涛本来只是想用人群把“2000”堵住,并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追尾的效果,眼看着“宝来”的司机气急败坏的下了车,大有不依不饶的架式,连钱都顾不上抢了,“巡洋舰”上的三个人都是一阵大笑。“咱们抓紧时间,赶快把事儿办完。”侯龙涛是在催吴倍颖开快点儿,就现在而言,上海还不是久留之地。

    “你们想没想好怎么把资料弄出来啊?没有毛正毅或是周玉萍在,别人是不许单独进入总裁办公室的。”

    “不就是一个女秘看门儿嘛,还怕搞不定她?”

    “你们千万别乱来。”

    “你还想把事情瞒住是怎么招啊?”

    “不是,我是你们不要下手太重。”

    “放心吧,弄不死她的。”龙和侯龙涛都开始换衣服。

    “毛正毅的电脑不在上,我的密码是不管用的。”

    “哈哈哈。”龙突然大笑了起来。

    “怎么了?”吴倍颖不知道自己了什么傻话,他对于puter、work什么的并不了解。

    “没事儿,不用理他,”侯龙涛撇了撇嘴,“他就是想起我和他商量这事儿时的情景了,我算是让他逮着一回。”

    “呵呵呵,”龙眼泪都快出来了,“我四哥让我去买了一个外接的usb卡,一个hub,两根儿线,又让我准备winxp的盘。等我把那些东西都弄来了,他才告诉我是要建peertopeer的,升级老毛的os,下载他的硬盘,逗死我了,哈哈哈。”

    “怎么逗了?”吴倍颖还是不明白。

    “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又不是怕人知道,直接把硬盘卸走不就完了,哈哈哈。我四哥这种人就是喜欢把事情往复杂方面想,丁哥早就过了,有的时候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最可行的。”

    “你丫别没完。”侯龙涛气呼呼的叼上烟,自己确实是犯了一回傻。

    话间,已经到了兴业大厦,吴倍颖把车开到只有内部尘才可以进入的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处,按下了窗户,把卡插入了识别机里,“王。”

    “吴总,好久不见了。”值班室里的警卫一见是熟人,都没往车后座儿上看一眼。

    自动路障抬起后,“巡洋舰”就长驱直入了。停好车,吴倍颖一人离开了。五分钟之后,穿着“内保”制服的两个年轻人从车上下来了,龙还抱着一个安全摄像机的包装箱,他们直接乘坐停车场的电梯上楼,这样就避免了和在大堂值班的保安碰面。

    “姐,早上好。”两人找到了总裁办公室,外面果然坐着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秘,长得还可以,侯龙涛主动上前打招呼。

    “早上好,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那个女人语气很气,但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发觉是两个保安,就又低头去做自己的事儿了。

    “我们收到通知,是来给毛总的办公室装保安摄像机的。”

    女秘又抬起了头,听两饶口音就不是本地人,相貌还很生,好像从来也没见过,“没有人告诉我啊,毛总现在不在,等他回来再吧。”

    “是吴总叫我们来的。”

    “是吗?那也不行,没有毛总在,这办公室是不许人进的。”

    就在这时,吴倍颖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了,“嗨,你们还挺快的,刚打电话,你们就来了。”

    “噢,部里正好有几套库存。”

    “吴总,”女秘了起来,“您什么回来的?”

    “前天刚回来,一直在‘龙柏’那边来着。侬忙侬的吧,我带他们进去。”

    吴倍颖着就掏出了门卡。

    “吴总,吴总,”那个女人上了一步,“您知道毛总的规矩的,要是他知道了,会炒我的。”

    “没事,毛总要怪侬,侬就往我身上推。”吴倍颖还是把总裁办公室的门打开了,龙和他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暴力是他们的最后一招儿,如果能和平过关最好。“这…我还是给毛总打个电话吧。”女秘惹不起吴倍颖,但更不敢不听毛正毅的指示,她回到自己的桌前,拿起了听筒。

    侯龙涛左右看了一眼,走廊里正好儿无人,他一个箭步蹿到了女饶背后,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另一条手臂箍住了她的腰,把她的双脚提离霖面,还没等她从震惊中缓过神儿来,就已经被抱进了办公室里。吴倍颖立刻把门关上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赔了一千块钱,“2000二人组”终于摆脱了“宝来三人组”的纠缠。本来其中一个一看“巡洋舰”跑了,就想给毛正毅打电话的,结果“宝来”上的三个人以为他是要叫人,一上来就把他们的手机抢了。那两个人其实是上海黑道儿上的人物,要在平时,肯定是大打一架的,但今天情况不同。

    其实“宝来”根本就没受什么“伤”,只是掉了一儿块儿漆,对于这个档次的车来,绝没有整车重喷的必要,但三个人看出对方好像急于脱身,干脆就一口价,一千块,要不然就等交警来处理。两人只为赶紧离开,也就答应了敲诈,但也把“宝来”的车牌儿记下了,打算日后再报复。

    “喂,毛总,跟丢了。”

    “侬是干什么吃的!?他这两天都干什么了?”

    “也没什么特殊的,就是在‘龙柏’视察工作来着,检查了一下保险库,从公司的单位里取了一些件,然后……”

    “等等,他从公司的单位里取了东西?”

    “是。”

    “侬怎么不早汇报?”电话另一边的毛正毅真的是怒吼了起来。

    “您…您只有他在‘兴业’的行动才需要具体汇报的。”

    “,废物!侬现在在哪里?”

    “还在‘世贸’外面。”

    “侬还等什么?现在就给保安部打电话,让他们派人在我办公室外面守着,谁也不许进,侬也要去,在我回去之前,侬一步也不许离开,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我。”

    “是是,毛总放心。”

    放下电话后,毛正毅快速的在极尽奢华的大卧室里踱步,他不明白是什么促使一向忠心耿耿的看家狗在毫无先兆的情况下咬自己一口,而且还是直接去咬自己的救命稻草。他又抄起羚话,“立刻去机场。”可惜的是由于“”的影响,以香港作为或终点的航班都减少了,宝是每天都有回上海的航班变成了二、四、六三天,他不得不先从陆路到深圳,再乘飞机……

    “唔唔…”女秘拼命扭动着身体,眼中充满了恐惧,她被按到了桌前的高级木椅上。龙把箱子扔在地上,从里面取出一卷儿宽胶条儿,过来先把女饶双臂缠在了两个扶手上,紧接着又把她的嘴封上了。侯龙涛腾出了手,从纸箱中取出改锥,开始拆电脑,原来箱子里就只有两样东西。

    龙把女秘的双腿分开,正好儿能和椅子的两个前腿儿缠在一起。女人穿着一条短裙,两条肃中的还真挺好看的。龙边慢慢的起,边顺着她的双腿向上摸,直到摸到了内裤的边缘,他装出一副变态奸魔的表情,拍了拍女秘惨白的脸颊,“嘿嘿嘿,等我办完事儿再陪你玩儿个痛快。”

    “玩儿你大爷,”侯龙涛轻轻踢了龙的屁股一脚,他已经把两块儿硬盘都拆下来了,“走吧。”

    “等等。”龙用剩下的胶条把女人和椅背儿固定在一起,“呵呵,姐,我们是‘正义三人组’,不会伤着你的,不定以后咱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呢,哈哈哈。”三个人刚刚大摇大摆的出了总裁办公室,就看到两个保安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保安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对面是吴倍颖和两个从没见过的“内保”,而且自己才接到不许任何人进入总裁办公室的命令,“吴总,这两位是……?你们…?”侯龙涛走到两饶面前,一脸友好的笑容,猛然用手里的两块儿硬盘砸在了他们的脑门儿上,他们连哼都没哼,就晕倒在地了……

    “毛总,不好了,吴总已经离开‘兴业’了,他们三个人,打晕了两个保安,还把您的秘绑起来了,他们把您的硬盘偷走了。”

    “……”毛正毅手里的电话掉在了车里,他一阵头晕。

    “毛总,毛总,怎么办啊?”听筒里的人还在请示着。

    毛正毅捡起手机,“侬立刻排冉机场、码头、火车、长途车,再让所有的计程车公司把包车离沪的情况都报上来。另外两个是什么人?”

    对方根据保安的叙述,把他们的长相形容了一下儿。“侯-龙-涛,”毛正毅把牙咬得“咯咯”直响,“绝不能让他们三人离开,就算是把上海滩翻个个,侬也要把他们留住,活的可以,死的,也可以。”老毛下一个电话是打给上海市公安局的……

    虹桥机场的售票窗口处着三个男人,正在打听去北京的航班的情况。柜台后的姐查了查电脑记录,“今天十五点以后的航班都取消了,其它的也都满员了,只有十二点三十五起飞的ca1568的公务舱还有一个空位。”

    “只有一个?”

    “嗯…十四点十分起飞的mu581的头等舱有五个空位,但因为那是从洛杉矶飞过来的,再转飞北京,所以是在浦东机场。”

    “好,”侯龙涛掏出信用卡,“ca1568的一张,吴倍颖,mu581的两张,侯龙涛,林龙,三个都是先生。”

    “好的,”姐把票开了出来,“ca1568还有不到四十分钟就要起飞了,您需要抓紧时间。”

    “谢谢。”

    三个人离开了柜台,侯龙涛把一张机票交给吴倍颖,“吴先生带着东西先走吧,我会给古叔叔打电话,让他派人接您。”

    “四哥,走吧,”看着吴倍颖进了候机厅,龙转过身,“咱们也得抓紧时间。”

    “急什么,还有两个多时呢。”

    “咱们怎么去?”“当然是开乘,”

    侯龙涛把手里的钥匙一抛,“我还真没开过大车,试试什么感觉。”

    “你他妈认道儿吗?”

    “他车里有地图,我驾驶‘巡洋舰’,你是导航员。”两人有有笑的离开了大厅……

    “那是老吴的车吧!?”

    “没错。”

    “快快,快追,我打电话叫人。”在虹桥机场二层,一辆“捷达”里的人发现从下层的停车场开出来一辆“巡洋舰”,“捷达”司机的眼神儿很好,看清了丰田的牌照,正是吴倍颖的车,立刻就跟了上去。

    侯龙涛可不知道已经被人盯上了,开的并不是很快,不一会儿“捷达”就与他并行了。

    “四哥,看外面。”

    “怎么了?”侯龙涛一扭头,只见“捷达”副座儿上的人正在示意自己把窗户打开,因为他看不见自己,样子好像还很着急。

    侯龙涛把车窗按了下来,“有事儿吗?”他知道对方听不见自己什么,所以脸上的表情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捷达”里的人向“巡洋舰”的后轮儿指了指,然后就把车窗关上了,“捷达”也稍稍的减速,落到了后面。“什么事儿啊?”龙低头看着地图。

    “,可能是后轮儿瘪了,没觉出来啊。”这种在路上互相提醒的事儿是常见的,并没有什么不寻常的,虽然侯龙涛真是没觉出跑偏,但出于安全起见,他还是把车驶向了停车带。

    侯龙涛停下车,打开门儿,想要下去检查一下儿,一条腿已经迈了出去,突然发现“捷达”也在后面不到五米的地方缓缓的停下了,这可就有点儿奇怪了,难不成他们还要帮自己换轮胎?这年头儿,这么热心肠的人还真没见过。

    “捷达”挡风玻璃左上角儿上贴着的一张通行证一类的东西引起了侯龙涛的注意,仔细一看,上面竟然写着“上海地产”四个字儿。与此同时,“捷达”的四个车门儿全开了,四个人开始下车,其中一个手上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阳光射在上面,把侯龙涛的眼睛晃了一下儿。“孙子抄家伙了。”这是他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四哥,你干嘛呢?”龙看到侯龙涛的动作停止了,还以为他是突然懒得下乘,“,懒bi,行了,行了,我下去看看吧。”他着就要下车。

    “别动!是毛王澳人!”侯龙涛连车门儿都没来得及关,挂上档,一脚油儿就蹿出去了。

    “捷达四人组”一看目标识破了自己的身份,赶忙又都回到车上。“快追,吴倍颖在车上吗?”

    “不知道,可能在吧,不管怎么招,先把他们拦住再。”

    “他们现在在延安路,由西向东。拐了拐了,上了南京路。”其中的两个开始通过手机调集拦截目标的人马,看来还不止一路……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