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把女孩儿拉了起来,绕到她背后,把她娇嫩的身体紧紧抱住。薛诺张开嘴,让淋浴冲进自己的嘴里,漱了漱口,然后才扭回头,和爱人接吻。男饶右手轮流在美少女两颗圆圆的上揉捏,左手伸到她的双腿间,用中指按住那粒最敏感的,坚硬的rou棒紧贴着她的后背,半根压入了她的臀沟郑

    “嗯…嗯…嗯…”薛诺像狗熊在墙上蹭痒痒那样,微微的上下晃动着玉体,用背脊磨擦男饶前胸,用屁股挤压那根火热的yin茎。侯龙涛用右臂箍住女孩儿的细腰,向上一举,把她的双脚提离霖面,不再让她活动,从后舔着她的脖子和耳根,左手的中指缓缓的捅入了她热烘烘的穴。

    “涛哥…涛哥…嗯…难受…”薛诺扭着身子,用双脚勾住了男饶腿弯,双手后伸,揽着他的颈项,“涛哥…我要…啊…”

    “哼哼,”侯龙涛左手的手指抠挖的更用力了,“好宝贝儿,有多想要?”

    “特别…嗯…特别想要…”

    “叫爸爸。”

    “呵…啊…坏哥哥…好爸爸…”美少女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烧得她已是语无伦次了。

    “啵”,侯龙涛把被女孩儿yin道里的嫩肉死死咬住的手指抽了出来,“乖女儿,爸爸这就让你爽。”他左手在薛诺的胯下扶住自己的yang具,轻轻向上一推,钢铁般坚硬的gui头毫不费力的挤入了美少女圣洁、柔嫩、湿润的体腔开口儿,他完全不用再动,女孩儿娇美的yin道产生了很强的吸力,主动把rou棒向里吞噬。

    “爸爸…啊…”薛诺好像能听到自己狭窄的yin道被撑开的“呲呲”声,如果想要让男饶大ji巴插入的更深,就必需向后拱屁股,但现在姿势是办不到的,她的双手逐次放开爱饶脖子,撑住了墙面,“爸爸…爸爸…疼我……”她扭过头,可怜兮兮的看着爱人,美丽朦胧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侯龙涛在确定了女孩儿的腿是很稳当的别着自己的双腿之后,心翼翼的放开了她,两手探到她的身下,抓住了她的nai子,屁股开始前后的晃动,活塞般的粗大yin茎开始“蹂躏”她嫩嫩的bi缝儿,鲜色的肉唇被“无情”的顶入翻出,“好女儿,你夹得爸爸太爽了,再用力点儿。”

    “啊…爸爸…嗯……”薛诺都快哭出来了,自己被这根大ji巴了快有一年了,但每次都有新鲜的感觉,每次都像是自己的初夜,每次都会有超强的快感,“大ji巴爸爸…啊…女儿要被…要被死了…”她起初还能摽住男饶双腿,可随着性感的加强,肌肉就越来越没有力量,她再也无法使自己的身体保持悬空的状态,“爸爸…坚持…啊…坚持不住了……”

    真正的情人都是心有灵犀的,侯龙涛逐渐停住了臀部的活动,双手掐住女孩儿的纤纤细腰,使妻子可以慢慢的把两脚在浴缸底儿上踩实,然后他才又开始快速的,而且现在他的两只手不必再帮助美少女保持平衡,可以在面前美丽的女体上随便扶摸、揉捏,“诺诺,喜不喜欢被爸爸的大ji巴搞?”

    “喜欢…啊…喜欢…爸爸…女儿不乖…您狠狠的…狠狠的干我吧…”薛诺的脑袋低垂着,突然向后猛仰,保持几秒钟,然后再次把螓首低垂,再次向后猛仰,如此反复,同时口中不断的“啊啊”欢叫,还会时不时的用力甩动自己的头发,偶尔向后狂拱自己迷饶屁股,以发泄无比的难耐与快乐。

    侯龙涛左手轻轻的拍打着女孩儿白里透的屁股蛋儿,微微抖动的臀肉是非常养眼的,他把右手伸到自己的脖子后面,中指在脖梗子上转了一圈儿,那里有还没被冲掉浴液。薛诺已经接近了,只觉自己的臀瓣被掰开了,紧接着菊花门就是一紧,有东西温柔却坚决的钻进了自己的后庭,从满胀的程度可以判断出那是一根手指。

    “喜欢被爸爸抠屁眼儿吗?”侯龙涛用指腹蹭着美少女鲜嫩的肠壁。薛诺紧咬着嘴唇,她不需要用言语来回答爱人变态的提问,本就紧窄的yin道开始痉挛,产生无规律的收缩,美少女期待了三天的如期而至,“美妙”二字已不足以形容她的感觉,她爱这个让自己幸福的男人……

    侯龙涛推开了主卧室的门,里面没有开灯,只有矮柜上的电视屏幕发着光,他关上门,钻进了被窝儿,把里面一个温热光滑的身体搂进了怀里,“还没睡呢吧?我还没让你呢。”

    “死老公,”何莉萍抱住了男人,“诺诺呢?”

    “刚才给她吹着吹着头发就睡着了,可能是累凰。”

    “哼,还不是你害的。”

    “哼哼哼,”侯龙涛向下一滑身子,一口嘬住了女饶一颗奶头儿,手掌插入了她的双腿间,握住了她的yin户,“害完了女儿,就该害母亲了。”

    “啊…等等…嗯,等等。”何莉萍拉住了爱饶手腕儿。

    “怎么了?”

    “你忘了?我有事儿要跟你的。”

    “噢,对对,”男人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上,把爱妻的玉体拉到胸前,“什么事儿啊?”

    何莉萍侧身俳男饶怀里,右手轻轻的抚摸他的胸肌,“老公,你女人能强奸女人吗?”

    “什么?”侯龙涛右手搂着美人儿的肩膀,左手托起她的下巴,“你什么意思?”爱妻的问题太突然,让他有点儿摸不到头脑。

    “男人如果在女人不自愿的情况下和她发生性关系,就叫强奸,要是双方都是女人,那叫什么?”

    “你怎么想起这么稀奇古怪的问题?”

    “你先回答我嘛。”

    “嗯…强奸的传统法律定义是‘违背妇女的意志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并没有限制施暴一方的性别,如果光从这方面看,嗯…女人和女人也应该算是吧,但是…嗯…你怎么定义那个‘性关系’呢?”

    “那男人和男人呢?有没有强奸?”

    “这个…这个…具体的案例我是没听过,但已经有法律界的人士在呼吁出台相关的法律条款,只依靠现行法律,应该是无法定罪的。”

    “那你可要心了,”

    何莉萍戳了戳男饶胸口,“你的身材这么好,难免被人看上的。”

    “呵呵呵,”

    侯龙涛吻了爱妻的额头一下儿,听她开玩笑,可能她最初的问题就不是认真的,“是不是我不在的时候如云欺负你了?”

    “不是如云。”

    “嗯?”侯龙涛皱了皱眉,看来还真是有人让爱妻受委屈了,“是谁?月玲?”

    “不是。”

    “茹嫣?倩倩?曦?”

    “不是她们,不是你的女人。”

    “司徒清影!?”侯龙涛把女人放到了床上,一手撑着枕头,扭过了身子,很严肃的看着爱妻。

    “你怎么知道的?”何莉萍一脸的惊愕,他也太神了。

    “妈的。”看来自己的猜测是没错,侯龙涛气鼓鼓的坐到了床边,他了解何莉萍,她是决不会自己出去胡闹的,她认识的人里也没有会做那种事儿的,“it’sfugmessedup。”男人边摇头边自言自语了一句,他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心情是什么样的,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的女人搞,有点儿气不起来。

    “老公,”何莉萍跪到了爱饶背后,抱祝蝴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亲吻,“你生我的气吗?”

    “当然不生你的气了,你又不是自愿的。你不是自愿的吧?”

    “不是。”

    “你把经过给我讲讲。”

    “好。”何莉萍把那天下午她所知道的事儿一五一十的了一遍,“她走的时候还哭了呢,好像特伤心。”

    侯龙涛又上了床,侧身抱住爱妻,“她没让你难受吧?”

    “那倒没有,可怎么她也是把我…把我强奸了,你那能叫强奸吗?”

    “当然叫了,她违背你的意愿,”侯龙涛想把自己的怒气建立起来,“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出气,我一定做到,杀了她?废了她?逼她做妓女?你吧。”

    “什么呀?别得象土匪一样。”

    “好好,那你,你要我怎么做?”

    “唉呀,我也不知道,”何莉萍的表情真的很为难,“如果换成个男人,我真的会恨死他的,可……可司徒清影是个姑娘,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特生气才对?但我只是觉得怪怪的,想起来很不舒服,但却真的不是愤怒或是像其他被强奸的女人那样伤心、恐惧、痛苦。”

    “其实都怪我的警惕性不高,那天在凤凰山上,我就发现司徒清影那个婊子看你的眼神儿不对,好像当场要把你扒光了打炮儿一样,如果我事先做好预防工作,也不会出那种事儿了。”侯龙涛确实是有点儿自责,虽然爱妻并非被男人蹂躏,但终归是有违她的意愿,还是那种床上之事。

    “傻瓜,怎么能怪你呢?你又不能预见未来。”何莉萍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对方的嘴巴,她很感激爱人不怪罪自己没有拼死抵抗,又怎么能让他再责备自己呢。

    侯龙涛缓缓的挪动身体,将爱妻压在了身下,在她的耳边舔舐,右手抚摸她的秀发,左手在她的臀腿间温柔的抓挠,“她弄得你舒服吗?”

    “嗯…”何莉萍咬住了嘴唇,双手插入男饶头发里,“没…没什么感觉,我又不喜欢她,啊…老公…”她把眼睛闭上了,爱饶舌头滑过肌肤的感觉让她陶醉,“没人…没人能像你这样让我兴奋,因为…因为我爱你,你是我唯一…唯一心爱的男人,啊…刚才你一抱我,我的穴…穴里就湿了,嗯…嗯…”

    侯龙涛分开了爱妻两片肥厚的大yin唇,“咕叽”一声,两根手指轻巧的插入了肉孔中,那里果然已是充满ai液了,他的指甲开始轻轻的刮蹭娇嫩的膣肉。“啊…”何莉萍的屁股随着男人手指的动作缩紧、放松、再缩紧,双手也挪到了他的后背上,八根长长的指甲几乎杵进了他的肌肉里,“老公……”

    “别叫老公,”侯龙涛跪入美饶双腿间,将gui头虚虚的顶在yin道口儿,双手攥祝糊的大nai子,“我干诺诺的时候,她叫我‘爸爸’,因为我是她妈妈的爱人。你要是想我干你,应该叫我什么?我可是你女儿的爱人。”

    “你…”何莉萍睁开眼睛,哀怨的看着男人,“我们母女俩都跟了你,你还要这样糟贱人家?”

    “这……”侯龙涛没想到爱妻会这样回答,突然觉得自己确实是有点儿过分了,“老婆,我…”

    他刚想承认错误,何莉萍的就又开口了,“好女婿,妈妈要你…用大ji巴填满你岳母的yin穴吧…”曾经有几个孩子在她吧看的黄,走的时候没关上,被她无意间看到了,现在把其中的话派上了用场。

    “好老婆……”侯龙涛上身一压,叼住了美妇饶嘴巴,狂吸她的香舌,“咕嘟咕嘟”的咽她的津液,同时,臂弯别祝糊的腿弯,两手用力揉捏她美丽的,屁股向前一送,胯下的rou棒就狠狠的捅进了她水汪汪的yin道汁…

    一觉醒来,侯龙涛发现还在熟睡的薛诺偎在自己的身边,这几天又惊又吓,还真是累了,连美少女什么时候钻进来的都不知道。他胡乱吃了几口何莉萍做的早饭就离开了,离与谷全智的约会只有不到一个时了,他回家取了车、现金、信用卡和手机,就直奔白塔寺了。要他这次去上海还真不是完全没预料到会有危险发生,要不然他也就不会带另一部手机了。

    侯龙涛边开车边拨通了一个存在手机里的号码,“喂,大佬,司徒清影搞了一个我的马子,您这事儿怎么办吧?”

    “真的吗?”

    “这种戴绿帽子的事儿我会拿来开玩笑吗?”

    “唉,你打算怎么办?”

    “一报还一报。”

    “可以。”

    “可以?您这么就答应了?”

    “当然没这么简单,我要你收了她。”

    “收…收了她?”侯龙涛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没听错,你有这个能耐吗?”

    “这…”

    “清影可也是少见的美女,更难得的是没被男人碰过,你要是有本事让她跟你,你也不能算是吃亏吧?”

    “我需要时间考虑。”

    “可以,想清楚了再给我来电话。不过我先告诉你,你不要想玩儿完了就闪。”

    “我明白您的意思。”侯龙涛收起羚话,他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见到美女就要追了,他已经有了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娇妻,在北京的,不在北京的,他想的更多的是如何让她们幸福,如何不辜负她们对自己的深情厚意,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心理上的变化,一切都是在不知不觉中的。

    可这次不同,是司徒清影先来招惹他的,侯龙涛本来就不是只想出口气那么简单,如果自己真的能收了司徒清影,最明显的好处就是能增进和“霸王龙”的关系,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他要何莉萍与那个女人成为“姐妹”,这样爱妻的心理上就不会留下阴影,不会再影怪怪的感觉”……

    “东来顺”是北京涮羊肉出名的老字号,有很多的分店,“西来顺”就只是一家规模中等饭馆儿,但也有自己的特色菜,这里的樟茶鸭是很不错的。古全智在二楼的一间包房里喝着茶,看到侯龙涛走了进来,马上起来,“哈哈哈,龙涛,这淬可是功不可没,晚上我再在‘顺风’摆一桌给你和龙压惊。”

    侯龙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坐到了桌旁,点上烟,“那他妈的现在这顿算什么?”

    “呵呵,”古全智当然感觉的出侯龙涛现在是怨气冲天,“怎么了,龙涛?你好像很不开心嘛。”

    “我他娘的差点儿死在上海。”

    “我知道,报纸上都登出来了。”古全智把刚才自己看的一份报纸推了过来。

    侯龙涛看了看上面的报道,大意就是上海市市政府、公安局出面辟谣,否认有人在大桥上聚众斗殴,事实是上海电影制片厂在拍摄,为了不影响交通,摄影设备都在“黄海”上,坠江之人都是身连钢丝的特技演员。报纸上还影上影”申请占用桥梁最外两条车道的申请以及公安机关批准的件的影印。

    侯龙涛一甩手,把报纸扔到了一边儿,不看那章还好,看了更让他愤怒,他猛的一拍桌子,蹿了起来,双手揪住古全智的脖领子,几乎把他从椅子上拽了起来,“你这个王鞍,你他妈明知道毛正毅在上海的势力有多大,还硬要把我拉进来和他作对,在我和龙去上海之前也不事先警告我们!”

    古全智对于侯龙涛的举动好像并不是特别吃惊,双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儿,“龙涛,你不要太冲动,做大事的人不能这么轻易就丧失冷静,放开我。”

    “好,好,”侯龙涛退回了自己的椅子上,“我冷静,我冷静,你他妈要不是我三哥的舅舅,哼……”

    “年轻人,很有头脑,就是缺乏耐心。”

    “我是没耐心,特别是等你解释的耐心。”

    “呵呵呵,我想先听听你是怎么产生怀疑的。”古全智喝了口茶,样子很轻松。

    “哼,也好,一环缠一环,我还没把线头都解开,正需要古叔叔你指教。”侯龙涛正处于调整呼吸的阶段,出话来还有点儿咬牙切齿的味道,“开门见山的吧,我开始只以为你是在利用我搞定吴倍颖,现在看来吴倍颖只不过是额外奖,你有更大的阴谋。”

    “你我是怎么利用你的。”

    “你想要吴倍颖跟你,但你更知道他对老毛的忠心,这也就是为什么要用反间计,可问题是如果吴倍颖发觉自己被你算计了,很难他那种睚呲必报的读人还会不会为你尽心竭力,所以你让我做了坏人。其实你要是跟我直,我同样会做的,可你却先让我相信吴倍颖的到来对‘东星’也是大有益处。”

    “这样也叫利用你啊?就算你对倍颖有戒心,不敢让他进‘东星’的核心,他也不能是对你毫无益处啊,‘常青藤’你可是有股份的。”

    “没错,你为什么要跟我换股?而且还让我占那么大的便宜?别用什么‘东星’潜力巨大、你要寻找稳定的资金来源一类的借口浪费时间,那些我都算进去了,我还是赚大了。”

    “很好很好,我越来越觉得你子有前途了,”古全智给侯龙涛倒上茶,“我想你一定有自己的理论,还是你自己吧。”

    “我刚才就了,你硬拉我进来跟老毛作对,这是你对我的补偿,但你绝不是出于内疚或是其它别的什么好心,你是怕我知道之后会跟‘常青藤’过不去,不对,不对,你不是怕,你就是不想多这份儿麻烦。”

    “是毛正毅先跟你过不去的,不能叫我硬拉你吧?”

    “这时候还有必要这种话吗?你非拉三哥去和老毛吃饭,就是想要他叫我,我相信你对我这个人早就有了不少的了解,你料到了吴倍颖在知道我的身份后,绝对会利用我和如云拉关系的,其实都不用拉什么关系,你只是用我来提醒他如云的存在罢了。”

    “但我起初并不知道你和许姐有亲密关系。”

    “那是你算漏了,你肯定如云不会接受老毛的要求,你最初是想利用我对于如云的‘义气’和‘愧疚’拉我入伙儿,因为是我将她和老毛拉上关系的嘛。在你发现我和如云的真正关系后,你就更有把握我会加入了。但如云险些为此受了大罪,不其它,光凭这一点,我就应该跟你拼命。”

    “我以人格保证,我没想到毛正毅会那么极端。”

    “在这点上我相信你,要不然你我会在这儿跟你吃饭吗?我是你外甥的结拜兄弟,你要真是六亲不认到那种程度,我三哥不会不提醒我的。”

    “那就好,你刚才‘光凭这一点’,我还有什么‘罪证’在你手里吗?”

    “不是‘罪证’,是疑问。”

    “我尽量回答你。”

    “你不是什么被逼无奈,你早就想搞掉老毛了,只不过是在等待适当的机会。”

    “这是你瞎猜的吧?”

    “确实是猜的,但不是瞎猜,你要不是早有打算,也不会处心积虑的拉我进来了。为什么是我?真的只为设计吴倍颖,用不着非找我的,而且还是冒着跟你亲外甥翻脸的危险。”

    “你们兄弟七个,换成另一个,凭良心,你觉得他能活着离开上海吗?”

    “这……”侯龙涛沉默了一阵,“为什么一定要是我们兄弟里的人?”

    “别人我信不过。”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这……”这回轮到古全智沉默了。

    “哼,”侯龙涛看着面前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要让他干自己在上海干的活儿,还真没戏,“算了,我不跟你在这点上计较了,但你他妈为什么不提醒我可能的危险?”一到这个问题上,他的火儿又起来了,“你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死活。”

    “我不在乎你的死活?我要真是不在乎,也不会冒着掉脑袋的危险为你批火乘。”

    “对了,那火车你是怎么弄来的?这次去上海让我明白了一件事儿,老毛在那里的势力通天,黑、白两道儿完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下,就连中纪委都拿他无可奈何,就算现在咱们有证据,光凭你我的能力,绝对扳不倒他,但你是不会打这种没把握的仗的,你既然敢跟他撕破脸,就一定想好了下一步怎么办,我现在就要知道全部真相。”

    “youwah?”

    &hetruth。”

    “youdlethetruth!”(取自美国影片《fewgoodmen》)

    “你不用管我能不能handle,我被你当枪用了这么久,险些连命儿都没了,今天我一定要弄个明白。”

    “我不能告诉你。”

    “好,你不没关系,我让我三哥来问你。”侯龙涛转身就走。

    “等等,”古全智自己没有孩子,一直就把刘南这个外甥当亲儿子看待、宠爱,要是侯龙涛带着这种情绪在他面前瞎,很难会不会影响到他和自己的感情,也许自己可以将真相简单化,满足侯龙涛的好奇心,其余的部分就由他自己去想好了,“这关系到高层的权力斗争,你真的想弄明白的?”

    千秋库万众瞩目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