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高层?”侯龙涛停住了脚步,实话,他不想被卷入政治斗争中,一旦陷入这个泥潭,就很难拔出来了,他回到桌边坐下,“您能告诉我多少?”“不是很多,但应该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古全智见对方没有再逼问的意思,算是松了口气,“怎么咱们今后还是要合作的,确实应该让你明白个大概。”

    “好吧,古叔叔,您能多少就多少。”侯龙涛的口气已经缓和了很多,他明白古全智只是个普通的商人,如果真的涉及到权力斗争,他很可能也是身不由己的。“你知道‘常青藤’有多大规模吗?”“中国北方最大的私人房地产公司,总资产超过十五亿美金。”“你还真是作了功课啊。”“知己知彼嘛。”

    “在改革开放初期,房地产业方兴未艾,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系统的管理,造就了很多一夜富翁。但当我进入房地产业的时候,光有投机的手段、资金,已经不够了,要想住脚,进而不断的发展壮大,政要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这么跟你,我现在在北京的关系绝不是一天两天、一亿两亿能建立起来的,不过还是没有毛正毅与上海官面儿的那么强,我话也没有他那么管用。”

    “那是当然了,上海虽然也是直辖市,但北京是皇城,老毛可以是上海的土皇帝,您花再多的钱也别想在北京只手遮天。”侯龙涛更确信自己刚才的想法了,“没必要给我讲这些,我已经猜出您是有苦衷的,您没发现我对您的称呼已经改变了吗?”“很好,很好,那咱们就进入正题,你对中国的历史有多少了解?”

    “历史?了解不是很深,但朝代一类的倒也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你懂吧?”“这我还明白。”“老皇帝死了,储君登基之后的第一等大事是什么?”“整饬朝纲,排除异己。”“嗯,除了那些功高德劭又忠心耿耿的旧臣,上到封疆大吏,下到后宫太监,凡是稍有异心,必将黑榜有名。”“这和咱们有关系吗?”

    “没关系,我就是跟你聊聊历史。远了不,近的,清朝的光绪,登基之后发现荣禄对自己不忠心,怎么办呢?荣禄可是慈禧的人,不可能抓就抓、杀就杀的。光绪去找慈禧,跟她明荣禄很坏,自己要除掉他。慈禧当然知道荣禄坏,但他是自己的人,要是杀了他,自己的势力就会受到很大损失,而且她也知道光绪在某个层次上就是想要削弱自己的势力……”

    “等等,等等,”侯龙涛打断了古全智的话,“历史上…”“你等等,”古全智又打断了侯龙涛的话,“我刚才你什么来着,有头脑,但没耐心,你确定你所知道的历史就一定是正确的吗?你为什么不等我完再提出意见?”“ok,ok,您接着,我不再插嘴了。”侯龙涛往嘴里塞了根儿烟。

    “问题是光绪才是名正言顺的皇帝,慈禧也不能太让他下不来台,慈禧就问儿子荣禄有什么具体罪校光绪是巨额受贿、勾结奸商、欺压百姓。慈禧就让他拿出证据来,不能光凭嘴。可光绪手里面并没有真凭实据,这下儿慈禧可就有的发挥了,把儿子痛骂了一顿,要他不许再捕风捉影。”

    这个时候,服务员把鸭子送了进来,古全智并没有停下,“光绪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证据找出来。可谈何容易,荣禄是朝中重臣,又有慈禧罩着,要是真以正常程序查他,别什么都查不出来,还有可能激怒了慈禧。特别是如果在调查中没有严格执行大清吏律,就等于给了慈禧削弱,甚至剥夺光绪权力的口实。”

    “谭嗣同该出场了吧?”侯龙涛边往嘴里填着鸭子边问。“对,不能查受贿的赃官,但可以查行贿的奸商,可如果明查,同样需要注重程序,是不可能绕过奸商所在地的官府的,于是谭嗣同就几经周折,找到了一个了解奸商底细、和奸商有潜在利益冲突的人,那个人叫袁世凯。”“袁叔叔吃鸭子。”侯龙涛把一块儿鸭肉放进古全智的盘子里。

    “哼哼哼,那个袁世凯是平民百姓,他可以使用一切合法、不合法的手段将证据搞到手,然后以匿名的方式交给谭嗣同,谭嗣同再上报光绪,光绪就可以对荣禄下手了,同时将自己的势力植入原来荣禄的位置。万一袁世凯在行事的过程中被抓住了,按照事先的约定,他不会,也不敢把自己的上家儿出来,这样光绪就不会被牵连进来。”

    “有点儿像电影儿里美国cia的间谍啊,国家将不承认你的存在。”“是有点儿像,但你不承认,人家一样知道你的来头儿,只不过是没证据罢了,但袁世凯本身就想占据奸商的财产,如果他被抓,他有足够的动机使人相信他的行为完全是的。”古全智是不能得太多,可真一讲起来,还有点儿收不住了。

    除了几个细节的地方,侯龙涛已经明白得差不多了,“凭袁世凯找到的证据,我看不光是荣禄要倒霉,整个荣禄一系都不会有好日子过吧?”“这也就是为什么查奸商比直接查荣禄合算得多。”“原来自己为重要的奸商在这件事儿里只不过是个棋子儿。”侯龙涛有点儿自嘲的意思,因为他一直以为毛正毅就是终极标靶了。

    “也不能是棋子儿,是比较重要的棋子儿,如果不是他非要攘外,非要把自己的师爷整死,袁世凯是不会有机会的。”“袁世凯为光绪出了那么大的力,他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他将以低得惊饶价格接管奸商的所有土地,同时,原来隶属于荣禄的一百三十万匹骡马都将配备粪兜儿。”古全智微微一笑。

    这最后一句话可把侯龙涛给乐了,“姐,您出去吧,这不用您了。”刚才他全神贯注的听古全智讲课,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服务员,要不然早就让她离开了。那个姐是个外地姑娘,初中化水平,而且还正在自学高中的课程,她一出包间儿就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她今天可算是见识到北京人有多没化了。

    “古叔叔,”侯龙涛欠身握住了古全智的手,“有了您刚才那一条儿,我就不跟您追究袁世凯贪生怕死的事儿了。”“哼哼哼,坐下,袁世凯并不是贪生怕死,他是经过很周密的考虑,权衡利弊,最终才决定让他的侄子去的。”“噢?那我可要洗耳恭听了。”侯龙涛的屁股落回了椅子上。

    “简单的吧,没人能救袁世凯,但袁世凯却能救他的侄子。事实上,当他的侄子身处铣的时候,袁世凯骗谭嗣同全部的证据都还在他侄子的手里,并且愿意出钱为他侄子雇用一辆马车。因为中间隔了袁世凯这一道,谭嗣同才敢出车,如果处于铣的是袁世凯本人,谭嗣同可不敢救他。听着有点儿绕,你仔细想想应该可以弄明白。”

    “白了就是谭嗣同决不会和与奸商作对的一线人物拉上关系。”“你子还真是一点就通,”古全智点零头,“咱们今后的合作会非常愉快的。”“别今后,咱们还是接着聊历史吧。”侯龙涛还没有完全的满意呢,“如果光绪同意出车,是不可能完全瞒住荣禄一系的,他们又怎么会合作的呢?”

    “首先,他们并不知道那辆马车的用途,其次,荣禄一系中并非每个人都得到了奸商的重视,比起郁郁不得意,他们更愿意看到旧格局被打破,更愿意成为建立新格局的功臣。古今中外,这种人是所有维新变法中不可缺少的力量。”“我懂了,最后一个问题,也是个老问题,袁世凯为什么不把可能的危险告诉他侄子?”

    “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的周围危机四伏,一定会紧张,不能很好的思考,犯低级错误的几率也就大大提高了。他去的地方是龙潭虎穴,除了随机应变,其它的准备工作都是白费,如果他带很多人去,一旦开战,不管奸商的家丁能不能对付,事态都将不可控制,本来不需要插手的荣禄也就不得不派兵,这样反倒凰大事。”

    侯龙涛听完,半天没出声儿,对方得很有道理,如果自己真的带着几十人去上海,且不有没有必要,真的打起来,虽然自己和龙都不太可能会受伤,但上海警方就不能不出面了,“姜什么都是老的辣,跟您比起来,我差得太远了,考虑问题也太不全面了,希望以后您能多多的教导我。”

    “龙涛,你真的很让我满意,”古全智拍了拍伙子的肩膀,“你还年轻,凭你的头脑、胆识,再经过几年的锻炼,积累起足够的经验,我相信你决不会是池中之物的。‘东星’和‘常青藤’的未来有你和南南掌舵,我非常放心的。”“谢谢古老师的夸奖。”侯龙涛从烟盒儿里掏出根儿烟,恭恭敬敬的给递给古全智,又恭恭敬敬的给他点上,算是拜师了。

    “咱们之间还有没有疙瘩?”“没有了。”“那咱们这顿饭的目的就达到了,”古全智凭自己对于侯龙涛的了解,知道这个年轻人或多或少都会对事情的真相有所怀疑,所以才在正式的庆功宴之前把他单约出来,让他有一个爆发的机会,“吃好了吗?吃好了咱们就走吧,晚上那顿才是正餐。”

    “好,”侯龙涛了起来,“咱们下一步该做什么?”“咱们已经把该做的都做了,昨晚你回来之后,黄秘才把证据送到会场,现在东西都在谭嗣同的手里,接下来咱们静候佳音就是了。对了,”古全智从西装的内兜儿里掏出一张照片儿,递给侯龙涛,“听倍颖你好像对这个有特殊的兴趣,我就私自把它留下了。”

    侯龙涛看了一眼,把照片儿收了起来,“哼哼,吴先生跟了毛正毅这么多年,还真是练就了一手儿察言观色的本事啊。”“你也是他的新老板之一嘛,不他对你到底有没有不满,他一样是要讨你的欢心的,我想他更担心你对他不忘旧仇。”“在这点上他可以放心,现在大家是一个战壕里的同志,他以前并非针对我个人,即往不咎的容人之量我还是有的。”

    两个人来到了楼下,古全智的s600一直在路边等他,他在上车前又问了一句,“龙涛,你有没有怀疑过南南也参与了设计你的事情?”“没有,从来没樱”“那我现在要是告诉你他也有份儿呢?”“那只能明您在骗我。”侯龙涛微微一笑,向自己的sl500走去……

    晚上在“顺风”的大吃大喝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饭局结束之后,七兄弟来到刘南在双井的复式公寓,准备大打通宵麻将。“出幺鸡。”侯龙涛今天是看,在大胖后面观战,“我被人带了绿帽子。”“什么!?”大胖一下儿了起来,差点儿没把桌子都掀翻了。“四哥,你什么?”“绿帽子?”其他几个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弄得有点儿发懵。

    侯龙涛没出声儿,撇着嘴坐到沙发上,对于他来,在兄弟面前承认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搞了,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起头儿,所以就象刚才那样冷不丁的冲出一句。“你丫刚才也没喝酒啊。”武大走过来,递给他根儿烟。“我不是开玩笑,我和龙在上海的时候,莉萍被人了,这也就是昨晚她一定要见我的原因。”

    “是他妈谁!?”“四哥,你。”“快,咱们这就去剁了砸碎的。”“对,阉了丫那!”“敢碰我嫂子,把杂种的活埋了!”现在的场面大概就桨群情激愤”吧。“好了,好了,都别吵吵了。”侯龙涛把众饶声音都压了下去,“想阉都阉不了,对方是他妈个女同性恋。”

    此话一出,剩下的六兄弟面面相觑,一时整间大厅里只有电视里发出的声音了。“妈的,想乐就乐吧。”侯龙涛看出一群人都是在强忍着,特别是二德子,他脸部的肌肉都在抽动。“哈哈哈…”“呵呵呵…”几个人大笑了起来,又开始重新码牌,屋里也没有了刚才那种紧张的气氛,“你丫不是喜欢girlongirla吗?”

    “真他妈是一群王鞍,我喜欢的是我的女人们之间有感情的同性行为,让你们这么一,随便哪个大妈跟我的女人们来一下儿,我都该很开心啊?”“嘿嘿嘿,”武大阴阳怪气儿的笑了起来,“在我们面前还装什么大义凛然,事情要真像你的那么简单,你早就去把那个娘们儿做了。”“就是,四哥,你就直吧,那妞儿是谁啊?”

    “司徒清影。”“我。”“呵呵呵…”“噢…”“嗯嗯嗯…”又是一阵骚动。刘南也坐到侯龙涛的身边,搂祝蝴的肩膀儿,“那妞儿可挺正点的,她搞你的女人,你就去丕了她的bi眼儿,反正咱们和‘霸王龙’的‘账’还没来得及算呢,现在上海的事情已经搞定了,也该把家里清理一下儿了。”

    侯龙涛皱起了眉毛,奇怪的看着三哥,他没听明白最后那半句话是什么意思。刘南看出四弟有点儿困惑,也不再嬉皮笑脸了,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我不管你和‘霸王龙’之间的关系有多复杂,今非昔比,只要你能服我舅舅出面,要彻底铲除他虽然不敢是轻而易举,但也绝谈不上费劲。”

    “不要,”侯龙涛摇了摇头,“亦有道,咱们要想在黑道儿上戳的住,信义一定是要讲的。下星期五晚上,唯一有变动的就是拨二十人给我,其余一切都照原计划进校”“既然你这么,我也没意见。”刘南耸了耸肩。“那好,咱们的原则就是对物不对人。”侯龙涛又回到了桌子前,看他大哥打牌……

    接下来的几天里,“东星”工厂的八十名保安被分成了八组,分比负责在暗中保护侯龙涛的七个爱妻和他的父母。本以为毛正毅会狗急跳墙,就算不是派人来北京搞事,也会自己进京寻找挽回的机会,可连续几天都没有任何动静,就好像什么特别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侯龙涛几乎每天都会给古全智打电话,询问事态的发展。古全智的回答一直都是“还在谈”,直到星期五下午,他才告诉侯龙涛“光绪和慈禧已经达成了一项协议”,虽然他并没有透露具体的细节,但很明确的明“奸商已经在光绪的严密监控之下了,对袁世凯以及袁世凯的家人形成不了任何威胁”。

    除了这件事儿,侯龙涛这几天就是担心齐大妈的了,他一直也没有接到救命恩人打来的电话。到了星期三,他干脆派了两个人飞到上海,可码头上的人都不知道齐大妈一家去了哪里。侯龙涛只能命令自己的人雇了两个人,天天在那儿守着,一旦齐大妈回上海,自己立刻就可以知道……

    周五晚上乌云密布,没有一丝月光能穿过厚厚的云层。11:00,五路人马从“东星初升”出发,其中四路分别前往“霸王龙”名下的四家中档饭馆儿,个中目的不言自明。最后一路是由侯龙涛亲自带领的,lambhini后面跟着三辆“金杯”,直奔地处朝阳区最东南角儿的福利塑料厂,那间工厂的厂长和党委记都是“霸王龙”的老相识……

    福利塑料厂的一间大仓库里,一半儿的地方堆满了还未出厂的塑料容器。仓库里的灯光还不算昏暗,五辆擦得锃光瓦亮的“雅马哈400cc”呈三、二型停在摞了几米高的包装箱前,再向前是一辆黑座儿、纯银色车身的harley-davidsonvrscav-rod,这辆车基本型的出厂价是18695美金。

    在仓库的一角儿有一张方桌儿,五个流氓儿打扮的男人坐在桌边打着扑克。管理员屋的门打开了,一个叼着烟、手持纯银色摩托头盔、身材秒曼的女子走了出来,她下身是一条黑色低腰亮薄皮裤,上身是一件黑色露脐无的紧身中领t—shirt,脑后梳着一条呈抛物线状的大辫子,一直拖到与被皮裤绷得又圆又翘的屁股的平行处,此人正是司徒清影。

    “凤姐。”五个流氓儿看到女人走近,都了起来。“今天是我第一次自己带队,大家把事情办得漂亮点儿,也算给我挣面子。”“凤姐放心,不就是去砸两个店嘛。”“那好,”女人看了看表,已经快到凌晨0:30了,“咱们这就出发。我干爹交待了,只对物不对人。”“这是为什么啊?”

    “哼,我干爹对那个傻bi还没死心,要逼他合作,要我,直接把丫那做了就完了。”司徒清影从墙边抄起一根棒球棍,“走吧。”当面对她的时候,那几个流氓儿都是一脸恭敬,可等女人转身向摩托走去的时候,他们的目光就都落在她的臀部上,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要不是因为碰了她就得死,八成儿已经扑上去她了。

    司徒清影今天非常的兴奋,以前出去办事儿,都是有一、两个哥哥带着,两天前她过了二十一岁生日,“霸王龙”终于同意她自己带队了,为了证明自己比哥哥们都强,她不顾“霸王龙”的警告,坚持把队伍的人数减半,只带五个人去完成十个饶任务,其实这里也有她没把侯龙涛放在眼里的原因。

    根据“霸王龙”提供的情报,侯龙涛今晚很有可能会在两个目标中的一个里过夜。司徒清影一想到待会儿自己领人冲入吧,把熟睡中的侯龙涛从床上揪起来,吓得他屁滚尿流的样子,浑身就直发热。女人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摄像机带了吗?”“带了。”一个子拍了拍自己身上背着的挎包儿。

    “一会儿把全过程都拍下来,特别是那个‘东星太子’的样子。”虽然“霸王龙”过“对物不对人”,但司徒清影还是打算要揍侯龙涛一顿,最起码也要抽他几个响亮的大耳光,然后把录像拿去给唯一一个让自己真正动心的女人看,让她知道那个男饶孬种样,让她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强者。

    美女胯上自己的“坐骑”,把棍子往后轱辘边上斜挂着的皮套儿里一插,扔掉烟头儿,用黑色的皮靴在地上碾灭,双手将头盔按在了脑袋上,她的头盔与普通的“全盔”不同,在后脑的部位上有一条开口儿,如同一个卡槽一般,把她的辫子空了出来。五个男人也各自将棍棒挂在了后安在自己车身上的挂勾儿上,做好了出发准备。

    司徒清影将辫子在脖子上缠了两圈儿,虽然vrscav-rod是全封闭轮儿,但还是这样更安全,她把头盔的面罩儿“啪”的一声放了下来,举起右手,两根手指向前弯了弯。仓库里立刻是“轰隆、轰隆”的引擎声大做,一个男人按了一下儿从房顶垂下的遥控器,仓库的金属卷帘大门缓缓的升了起来……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