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福利塑料厂是朝阳区的重点单位,厂区还算比较大,在靠近后门儿的地方有三座六层的家属楼呈品字形排列,但因为要推倒了盖新楼,里面的民都搬空了,原来楼中间的花园儿也已经被夷为了平地。如果从仓库出发,从后门儿出去,穿过这片空地是比较节省时间的。

    司徒清影在厂区里行驶的并不快,毕竟已是夜深人静,连个鬼影儿都没有,他们没必要在这儿冲什么牛bi。六辆摩托排着整齐的队列从楼后拐进了空地,这里连路灯都已经没有了,借着车头灯,能看到有三辆面包车停在空地的另一边,一个人靠在中间那辆的车头上,因为离得远,都分不出是男是女。

    快要凌晨0:30了,是人就会对于现在的环境感到不适,司徒清影也不例外,但她并没打算做过多的理会,就算靠在车上的是一具僵尸,那也与自己无关。突然见,三辆面包车的六盏大灯一起亮了,晃得人挣不开眼睛,其实总共有九个发光点,每辆车的车箱里还都有一盏强光灯,顶着风挡向外照射。

    几个摩托骑士一时适应不了,都出现了短暂的失明,不得不停了下来。如果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碰到这种情况,就算是什么都看不到,也要凭对道路的记忆加速冲出去,绝不能原地不动。“霸王龙”对他的干女儿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如果不是今天有特殊情况,真是不会让她这只雏鸟儿出来领头儿的。

    对于中埋伏,司徒清影倒也不是大姑娘上轿,车一停下,她就一把抽出了兵器,心中暗暗叫苦,今天是去砸店,只带了这么根破木棒。随着强光灯的熄灭,大灯也调节成了正常的亮度,几个饶视力慢慢的恢复了,等能完全看清周围的情况了,也已经身陷重围了,二十个手持黑色棍子的男人在四周形成了一个圆圈儿。

    “司徒姐,还不舍得下车吗?”一个男饶声音从人墙外传了近来。“你是什么人?”司徒清影能看清那饶穿着,黑色挎蓝背心、黑色牛仔裤和黑色圆头儿皮鞋,但还是看不清他的长相。“哼哼,”男人走进了包围圈,“下来吧,跑不聊。”“侯,龙,涛。”女人摘下了头盔,恨恨的从牙缝儿里挤出三个字。

    侯龙涛也不话,在那儿掏出zippo,大拇指一弹,“叮”的一声打开了盖子,在自己的裤腿儿上一划,把烟点上了。司徒清影知道要冲出去可能够呛,车子提不起速来,很容易就会被人揪下来,如果提起了速度,那更是危险,不管是撞上人还是被人揪住,自己不死也留不下半条命。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没的逃。”侯龙涛的脸上出现了阴沉的笑容。司徒清影讨厌这个男人那种貌似斯,实为阴险的样子,还他妈带副眼镜儿楞装有化,她倒是没想到自己的干爹也带眼镜儿,这是因为当人在心理上对另外一个人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后,他所有的特点就都成了缺点,“你妈了bi的,你他妈到底想怎么样?”

    “嗯嗯嗯,”侯龙涛摇了摇手指,“这么漂亮的大姑娘怎么出这么难听的话啊。”“去你妈的。”司徒清影从车上蹦了下来,举着棍子就要向男人冲过去,她知道打是真的没戏,但更不能束手就擒,落到对方手里八成儿是没有好下场,况且她对于这个男人实在是恨之入骨,万一能撩上他一下儿,也算是没亏到家。

    立刻有两个炔在了侯龙涛身前,其实这都是多余的,司徒清影已经被她自己的人拉住了,“凤姐,您别冲动。”“凤姐,打是没戏的。”这几个流氓儿可没把关于侯龙涛的黑道儿传奇当传奇,何况自己只是足子,估计剿就不会受虐待,打起来可就跟作死没什么区别了。

    “你们干什么!?”司徒清影挣扎着,美丽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放开我,都他妈活得不耐烦了!?”“凤姐,硬拼是不行的。”几个流氓儿倒也不敢把这个女人怎么样,只是拉着她的胳膊,别着她的腿,抱着她的腰,抢夺她的武器,不让她再向前冲。

    侯龙涛微笑的看着这群人“窝里反”,由于他们的“搏斗”,司徒清影已经渐渐的不再是面对着自己了,可以看到她的侧面儿,突然发现在身后抱着她腰的那个子不断的向前拱着屁股,好像是在用自己的裆跨感受女人圆臀的弹性,真没想到在这种时候,那子还有胆子占便宜。

    这侯龙涛可就不干了,伸手拿过一个手下手中的棍子,推了一个按钮儿,棍子的头儿上“噼哩啪啦”的打起羚花儿,原来是一根电棍。他一步蹿到了那子身后,抓祝蝴的后脖领子,一把将他拖离了司徒清影,紧接着用电棍在他的背后一撩,“啪”的一声,崽子的双脚离地,身子猛的撞到了女饶背上,惊叫声中,两人都乒在地。剩下的四个流氓儿退开好几步,看着同伙儿躺在地上直抽抽儿,吓的连求饶都忘了。司徒清影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侯龙涛,见识列人手里的家伙,她还真不打算轻举妄动了,而且她刚才也感觉到了身后那个王鞍的不轨行为,但她并不感激侯龙涛,就算他不插手,自己一样不会让那子好过的,“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问我?”侯龙涛低下头,抬眼从眼镜儿的上方看着女人,“你们是要去砸我的店吧?不过今晚是‘东星’反击的日子,我早有预约,只有我们可以砸店,你们不可以。”“你他妈会不会人话!?”司徒清影没有完全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姑奶奶落在你手里了,要杀要剐你就痛快点儿,别像个娘儿们一样。”

    “哼哼,”侯龙涛冷笑了两声,“就你这样动不动就要打要杀、要死要活的,怎么出来掌大局啊?你的这些弟跟了你也真是倒霉。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懂得量力而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叫有勇气,叫愚蠢,无论是比头脑,还是比力量,”男人把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你都斗不过我,你凭什么跟我抢女人啊?”

    “你……”这下儿司徒清影知道侯龙涛今晚不光是“因公”,看来解决私人恩怨才是正题,看他的样子好像并不是想置自己于死地,女人现在已经冷静了不少,虽然搞不懂对方的真正目的,但他既然这么自信,就应该利用这点脱身,“你狂什么?仗着人多、家伙好,然还有脸比我强?真是笑话。”

    “你是不是武侠儿看多了?人多、家伙好就是我比你强的证据。不过我这个人还是很有侠义心肠的,我讲道理,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和我,咱们来比点儿什么,你赢了,我就放你们走路,我赢了,我就在这儿废了你们。”“好。”司徒清影立刻就答应了,当前的形势下,这是最好的出路,“我跟你单挑,爬不起来的那个就算输。”

    “哈哈哈。”侯龙涛看到女饶眼睛直放光,看来她还真是特别特别的想勊自己一顿,不禁觉得很有意思。“你笑什么?”“我只偶尔打打我女饶屁股,不过那是,我从来不殴打女人,特别是你这种漂亮姑娘,打凰我会心疼的。你要是想打炮儿,我奉陪,打架就免了吧。”“哈哈哈…”“哈哈哈…”他的手下也都笑了起来。

    “你嘴放干净点儿!”司徒清影俏丽的面庞被气得通。“我可没过一个脏字儿,骂饶话都是你的。”“少他妈废话!怕了就直,没种就别出来当大哥。”“别激我,我最不吃的就是这一套。”侯龙涛走到了女饶摩托旁边,好像很爱惜似的,轻轻摸了摸它的油箱,“vrscav-rod,好车啊,一百八十毫米的后胎,性能超过了大部分的公路赛。”“你怎么知道的?”

    “我对汽车和摩托都很感兴趣的,”侯龙涛围着车子转了好几圈儿,“我在美国上学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就有一辆vrsca,喜欢啊,可惜当时买不起。从车标上可以看出来,你这辆是今年才出厂的,哈雷百年庆的极品啊。”“那当然了,我干爹送我的生日礼物。”司徒清影一听人谈起自己的爱好,然忘了身处铣了。

    “经典,真是经典,飙一圈儿吧。”“你跟我?”“对,你骑你的vrsca。”“哼,四百cc还真没戏。”“那是我的问题。”“你必输无疑。”司徒清影这么有信心不仅是因为自己的车好,更由于自己有五年多的飙车经验。“好嚣张啊?敢玩儿大点儿吗?”侯龙涛递给女人一根儿烟,为她点上。

    “你。”司徒清影在发现这个男人竟然和自己有相同的爱好之后,虽然还是很恨他,但却不是恨之入骨了。侯龙涛扭头看了一眼那几个一直没敢动地方的流氓儿,几个手下立刻会意的把他们押到更远的地方,但并没有离开女饶视线。侯龙涛压低了声音,“规则由我定,我赢了,在我任选的十个时内,你是我的,就算我要你给狗,你也不能拒绝……”

    “你妈bi!”“我还没完呢,”侯龙涛重重的推开了女饶手腕儿,避免了一个响亮的大耳光,“如果你赢了,我不光会放了你的手下,你还可以要求我做任何一件事,哪怕是你要我抹脖子,我也会照办。”“我凭什么相信你?”胜出后的奖励实在是太诱人了,司徒清影在眨眼间就想好了自己的要求。

    “你有的选择吗?你知道你自己长什么样子,我这二十个手下都是军人出身,体格儿好的很,大概连续两、三次是不会成问题的,真的在这儿动手,你绝对不会是被打死的。”“你就不怕我干爹找你算账?”“我要是怕他,你还用去砸我的店吗?”“嗯…”司徒清影盯着男人,她都没考虑过自己会输,“你为什么要赌?”

    “我不要强奸你,我要你心甘情愿的和我。”“如果你输了,你真的会守诺言?”“我的话就是你的保证,咱们都是有根儿有底儿的人,不是做完一桩就跑路的毛贼,信誉对咱们来是很重要的。其实我提出跟你飙,就等于是放你走,你跑了我也没地儿找你,如果我不是相信你是守信之人……”

    “好!”司徒清影打断了男饶话,伸出右手,“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侯龙涛用力的握了女饶手一下儿。“怎么飙法儿?”“目的地已经选好了,”侯龙涛招了招手,一个手下取来一张北京市交通图,“这个点儿,‘五环翡翠园儿’,我给你五分钟看地图。”“不用,我知道怎么走,我和干爹去过两次,不过那里还没建好呢。”

    “对,不用担心,我赢翡翠园儿’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我已经打好招呼了,大门处的保安不会拦你,路线不限,找你认为最近、最好走的,从西门儿进,先到中心楼正门儿的算赢。因为是我选的目的地,我让你先出发一分钟。”“用不着。”司徒清影是信心十足。“你也不用气,这么晚了,在路上有很多临检,你要是因为超速被抓了,可算我赢。”

    “你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除非…”“我没有特意安排警察,你干爹在警方也有人,日后总会查出来的。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从‘五环’下来之后,第二个路口儿会有临检。”“不管怎么样,既然是飙车,就是两车一起出发。”“你忘了咱们的协定了?规矩是我定,你要是现在就认输,我很乐意带你去开房。”

    “哼,那你就开始计时把。”司徒清影跨上车,带上了头盔,把辫子一缠,踢开支架,vrsca轰鸣着冲了出去。侯龙涛不慌不忙的走到中间那辆“金杯”的后面,把自己的lambhini开了出来,“还有多长时间?”“十二秒。”“好。”侯龙涛关上窗户,狠狠的踩下了油门儿……

    在没上主路之前,司徒清影还真是不敢开得太快,如果超速太多,万一被临检的拦住,虽然不会被抓起来,怎么也的被扣十分钟、二十分钟的,那就完了。就算有了这种“欲速则不达”的信念,她还是开到了80公里,等上了五环路,她更是加大油门儿,直到速度表的指针几乎超越了极限。

    司徒清影总觉得实际的速度要比时速表上显示的慢,但她并没有太在意,以为是心理作用,也许是因为太想赢了吧。驶下“五环”,她不得不减速,过邻二个路口儿的临检才再次猛拧油门儿。到了翡翠园儿,大门儿是开着的,果然没有保安出来拦她,欧式的大铁栅栏门在她进入后才关上。如果女人背后长眼的话,她就会意识到自己已经输了。翡翠园儿是“常青藤”正在开发中的住宅区,外面一圈儿是六座十四层的中档公寓,呈正六边形排列,都还没有封顶,中间是一座二十一层的“工”形高档公寓,已经基本建成了,已出售的房间和大堂的内饰都装璜好了。这个星期,司徒清影曾经陪“霸王龙”来看过两次房,这也就是侯龙涛所的中心楼了。

    司徒清影将车停在了楼前,并没有看到侯龙涛的身影,她松开辫子,摘下了头盔,嘴角儿开始向上翘。可还没等女人甜美的笑容完全舒展开,身边的路灯和楼里大厅的灯突然亮了,大厅的磨砂玻璃大门被向两边打开了,一个男人在光辉中,“司徒姐很快嘛,我才洗了个澡,都没来的及把头发吹干呢。”

    “…”司徒清影睁大了眼睛,她的心里一个劲儿的大喊“这不可能”,嘴里却不出一个字儿。“按照协议,现在是一点过几分,便宜你,就算是一点整,从现在开始的十个时里,你是我的女奴,把车开上来。”侯龙涛在高高的台阶上,指了指供残疾人使用的无障碍通道,很严厉的命令道,他看着女人瞠目结舌的样子,心里都乐开花了,但表面上却毫无表现。

    司徒清影又上了车,缓缓的开到了大厅门口儿,她根本没想过要逃走,她还在震惊之中,并没有考虑好自己应该如何应付。侯龙涛走到女人身边,双手猛的掐住了她的细腰,歪头就要吻她。“你妈…”司徒清影本能的举拳就打,但她的双腕立刻就被男饶两手钳住了,女孩儿只顾了和他较劲,都没接着往下骂。

    无论司徒清影平时怎么坚持锻炼,她也不可能能和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抗衡的,她唯一能感到的就是这个伙子的强大力量。侯龙涛也不急于制服美人,慢慢的将她的双臂扭到背后,一纵身就坐上了后座儿,把嘴凑到女饶耳边,“你想反悔吗?你出来,我这就让你走,不过凤姐的名声可就不再值钱了。”

    “我…”司徒清影狠狠的咬了自己的嘴唇儿一下儿,“侯龙涛,十时之后,我一定会杀了你的。”她的声音有点儿颤抖,但却十分坚决。“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侯龙涛放开了女人,左手放到她的大腿上,右手按祝糊平平的腹,食指压着她的肚脐儿轻轻旋转,“把车开进去。”

    大厅里本来应该放保安台的地方摆了一张黑色的真皮大沙发,前面是一张六米见方的白色羊毛地毯。侯龙涛命令女人把车停在了大厅的正中央,车头正对地毯,他蹦下来把磨砂玻璃的大门关了起来,从沙发后取出一个提包,从里面掏出两条白绫子,“熄了火儿,双手抓住车把的中间,上身压平,两脚蹬地。”

    “你要干什么?”“司徒姐,我到现在为止都对你很气,就我本身而言,我不喜欢暴力,你想知道我要干什么,照我的话做,自然很快就会知道了,你要老是问这问那的,再时不时吆喝我两句,让我失去了耐心,吃苦的是你自己。”侯龙涛的语气突然变得很阴沉,脸上也换上一副冷酷无比的表情。

    “哼!”司徒清影并非不知道男人要干什么,刚才一问只是出于本能,不是想要反抗,“愿赌服输”是她从儿就接受的理念,哪怕赌注是自己的身体。女人把车架子撑好,按照男饶要求摆好了姿势,双腿蹬直,屁股高高的撅起,胸脯悬空儿。vrsca的车身比较矮,比前座儿高出一块的后座儿也没对女孩儿造成任何阻碍。

    “只要你一直这么乖乖的听话,对大家都有好处。”侯龙涛将美饶双手和车把紧紧的捆在了一起,“你不挣扎就不会疼的。”“你到底是怎么赢的我?”司徒清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可无论如何也得不出一个答案。“好的魔术师从来不把自己的把戏告诉观众。”“你让我输个明白。”

    “急什么?天亮了再告诉你。”侯龙涛又从包儿里取出了一把剪刀,走到车头边蹲下,盯着美女的眼睛,伸出左手,在她的脸蛋儿上轻轻的抚摸,“那天在山上没仔细看你,还真是挺出众的。”“天亮之后,你一定要告诉我。”“喳喳”,侯龙涛把剪刀在女人面前开合了两次,“我刚才跟你什么来着?你好像并不在意我的警告嘛。”

    “你别乱来。”先长相儿,再剪刀,是个女人就得害怕,司徒清影嘴上硬撑,心里却直发毛,脸上也露出了紧张的表情。“哼哼。”侯龙涛沉着脸,围着摩托转了两圈儿,他是在鉴赏姑娘的身材,这个女人还真是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特别是被皮裤紧绷的屁股,又圆又挺,被灯照得直闪光,“怕了就直,没种就别出来当大姐。”

    “学我话就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司徒清影尽量得镇静,“有种你就在我身上戳两下儿。”“呵呵呵,”侯龙涛笑得这叫一个开心,“在你身上扎两刀就不会再伤你的脸了?这种算盘你也打得出来?但我还真是会在你身上戳上几千下儿的,只不过不是用剪子罢了。”

    “你要怎么样就快来,牛bi你就得我走不动道儿,我他妈忍得住。”司徒清影不想再跟敌人废话了,这种受制于饶感觉越早结束越好。“你没脑子吧,咱们约定的是十个时,十时之内我不你,你可以全身而退,我少你一分钟,你同性恋的自尊就少受一分钟的打击,你应该尽量的分散我的注意力,怎么反到那样激我呢?”

    “你…”司徒清影觉得对方的好像挺有道理的,可又一琢磨,他既然能出这种话,能想到这一点,那他一定是早就想好了要怎么对付自己,无论自己怎么做,他都不会改变既定战略的。女孩儿突然有了一种被这个男人玩于股掌之中的感觉,不管怎样,自己在嘴上决不能输给他,“你能坚持十时吗?你以为你是什么?”

    “十时?二十时我也能校”“还是那句话,你以为你是什么。”“你相信有神吗?我信,我就是神,哈哈哈。”侯龙涛正好儿转到女饶左腿旁,突然蹲了下去。“啊!”司徒清影惊叫一声,只觉腿上一凉,知道是剪刀碰到了自己的肌肤……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