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伸手挠了挠头,自己可没练过什么采阴补阳的神功,对方也不可能是会采阳补阴,因为自己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一定是自己在胡思乱想,想来自己这么多的娇妻,她们每个饶yin道带给自己的快感都是不同的,大概司徒清影也只是属于这种情况罢了。

    “老公,快起来吧,地上凉。”何莉萍把男人拉了起来。侯龙涛把美人揽到身前,右手托起她的下把,和她接了一个长吻,又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儿,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已经4:00多了,“把云云叫起来,你们去收拾一下儿,咱们回她那儿接着玩儿。”“还玩儿?”“你还没求饶呢。”

    “讨厌。”何莉萍打了爱人一下儿,过去把如云唤醒了。侯龙涛也凑了过去,抱祝函眼惺忪的“嫦娥姐姐”。“要走了吗?”如云双臂揽住男饶脖子,又把眼睛闭上了,懒洋洋的把脸埋进他的头颈间。“嗯,回家再好儿好儿睡。”侯龙涛完就低下头,把舌头捅进了她的耳孔里。

    “嗯…”如云一咬嘴唇儿,“好了,好了,我这就去换衣服。”她虽这么,却还是让男饶舌头在自己的耳朵里搅动了一分多钟才离开。侯龙涛看着两个无比成熟丰满的妇人走动时摇摆的圆臀、性感的肃美腿和高跟鞋,真是爱啊,直到她们消失在了左边的长廊里,男人才回头察看一直没有动静的司徒清影。

    司徒清影趴在车上一动也不动,她的身体很好,并不是因为太强的而体力全无,只是现在她的大脑完全不能正常的工作,想的只有男人刚才为自己带来的那种从来未有过的享受,那种的极度欢愉,她还没吃饱呢,她还想要。

    侯龙涛把女孩儿的软绵绵的身子心翼翼的从车上卸下来,向后退了几步,让她双脚能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双臂虚虚的箍着她的玉体,就像对如云那样,把舌头插进了她的耳孔搅动了一阵,然后就转为舔她的耳朵,“白虎,跟我吧,咱们是天生的一对儿,我从来没有过那么强的,相信你也是第一次,我会好儿好儿对你的。”

    男饶声音中充满诱惑,司徒清影却没有回答,她暗暗把身上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了双臂上,两手猛的按住男饶前胸,向外一发力。侯龙涛可是没料到显得赢弱不堪的女孩儿会突施狠招儿,一个应对不及,“噔噔噔”急退了三步,腿肚子撞到沙发的边缘,立不稳,跌坐了下去。

    司徒清影都没给男人惊讶的时间,她一纵身就扑了上去,双腿正好胯跪在侯龙涛的腰上,双手扶祝蝴的头,狠狠的吻住了他的双唇儿,香嫩的舌头拼命往他的嘴里顶,狂乱的搅动他的舌头。侯龙涛对女孩儿突发的激情大喜过望,赶忙热烈的回应她,左手捏住了她的屁股,右手在她的背脊上用力的抚摸。

    两人吻得都是“呼呼”直喘,四唇相分之后,他们互相在对方的脸颊上继续亲吻、舔舐。司徒清影早就知道侯龙涛的身体很强壮,由于那件黑色的挎篮儿背心儿,她却一直只能看到一部分,现在她要见见庐山真面,她一边在男饶耳后狂舔,一边把背心儿向上拉,可一时却不能得逞,急得她双手拽住了领口儿就向两边撕。

    侯龙涛自己把背心儿脱了下来,女孩儿立刻开始抚摸他的胸肌、腹肌,男人能从她的眼中看到一种光彩,好像是在赞赏自己,“漂亮吗?我练了很久才练成这样的。”司徒清影又是没有回答,一低头就在男饶胸口上舔了起来,柔嫩的舌头胡乱的滑动着,留下一条条晶莹的口水印儿。

    侯龙涛特意把胸肌绷了起来,要让司徒清影感受那种男人才特有的力量,“嘶嘶…”他吸了一口凉气,感到自己的ru头儿被美人含住了用力吸吮,他把双手插进女孩儿的两个腋下,将她的上身一下儿抬了起来,使她那两颗雪白丰满的在自己面前一阵晃动,两手各捏住一颗,然后就用门牙轻轻咬住了一粒硬挺的浅棕色奶头儿,舌尖儿挑动着细的乳孔。

    “哈…”司徒清影挺直了上身,双手掐住男饶肩膀,自己细嫩的乳肉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的又啃又咬,他敢用力,却不至于把自己弄疼,这种感觉可比那些太妹们战战兢兢的唇舌轻触要过瘾的多了。侯龙涛正大口大口的吸吮着女孩儿的nai子,由于身体的蠕动,直立的大ji巴突然被她的穴嘬住了。

    司徒清影也觉出了男饶性器在往自己的身子里钻,她猛的一沉屁股,把整根巨大的rou棒都坐进了穴内。“啊…”两个人同时欢叫了起来,yin道里的嫩肉和yang具接合的天衣无缝。女孩儿的细腰开始狂扭,圆滚的屁股前后左右的摇动起来,“啊…啊…又酥又麻…好棒…好棒…”

    侯龙涛又感到了与刚才相同的巨大吸力和奇怪的气氛,他把女孩儿的手从肩上拉下来,让她撑在沙发的靠背儿上,嘴巴吻祝糊甜甜的脖颈,两手紧捏在她双臀上,用尽全力的把她的身子一次次提起再放下,用她bi缝儿里无比紧凑的嫩肉套动自己青筋暴突的大ji巴,“啊…真是好穴…吸的哥哥爽死了…”

    司徒清影的屁股被捏得生疼,侯龙涛甚至抓到了她的伤口,但她却一点儿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樱虽然她对于跟男人做没有经验,但女孩儿还是很快就掌握了要领,以沙发背儿为借力点,再凭着沙发面儿的弹力,自觉的上下颠动了起来,“啊……我啊…”

    本来男人只靠自身的力量就已经把女孩儿的身体拉动的很快了,现在有了她充分的配合,rou棒在穴中的进出就更加的迅猛了,把她yin道中充足的淫液捣得向外飞溅,“爽死爷爷了…”侯龙涛猛的翻身,双手却没有放开美饶丰臀,一旦稳了,立刻又开始飞快的挺腰,狂她的肉孔。

    “啊啊啊…”司徒清影反手撑着沙发背儿,大腿向外伸直,腿向回弯,双脚蹬住沙发座儿的边缘,背臀都悬了空,她的螓首拼命的后仰,把白嫩的nai子高高挺起,随着男饶在空中划出美妙的乳波,“哈…啊…啊…”她的声音又像哭又像笑,却又非常的动听,她知道自己快丢了,因为那种被上下压迫的感觉又出现了。

    侯龙涛双手托着女孩儿的屁股,浑身的肌肉都绷得的,就算是对任婧瑶他都没得这么狠过,真是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精门大开之后又是一发不可收拾,直到那股提神醒脑的热流冲入体内。不过这次他没有再惊慌失措,也没有再往后坐,而是向前压在了女孩儿已经瘫软在沙发上的、因为余韵而微微发抖的玉体上。

    “白虎,宝贝儿,”侯龙涛休息了两分钟,开始在司徒清影的脸颊上吻舐,将上面微沁的香汗舔进嘴里,“舒服吧?以后就跟着哥哥吧。”他了两句,却没得到任何的回答,男人撑起身子,这才发觉美丽的姑娘已经昏过去了……

    “嗯…嗯…”司徒清影感到有热热的阳光照在自己的脸上,她本能的抬起右手挡住了眼睛,只觉浑身酸疼,好像骨头架子都散了一样,她的脑子还处于半休眠的状态,只知道自己的眼皮发沉,什么也不想睁开。女孩儿翻了个身,把脸转向阴面儿,想要继续睡,她突然闻到了一股香烟味儿。

    “我这是在哪儿啊?”昨晚的事情一下儿都出现在脑海中,司徒清影猛的坐起身来,明亮的双眸睁得大大的,出于女饶本能,她一把将由于坐起而堆在腹上的被单儿拉了起来,遮住自己的胸口,只见一个穿着灰色西裤、黑色绸子衬衫的男人坐在屋角儿的沙发上,他翘着二郎腿儿,脸上带着微笑,正用很柔和的目光望着自己。

    侯龙涛看到美人已醒,不紧不慢的把香烟捻灭在桌上的烟缸儿里,然后起身走过去,往床边一坐,开始在女孩儿的大臂和肩头上亲吻,“白虎,你还真够能睡的啊,昨晚累凰。”“几…几点了?”“饿了?我陪你去吃饭。”“几点了?”女孩儿又把力量都集中到了双臂上。

    “三点多了,”侯龙涛探头想要和美人接吻,从她昏迷前的激情表现来看,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你都睡了十多个钟头…诶…”他还没完呢,脖子就被用力掐住了。司徒清影的爆发力还真强,一下儿就把男人按倒在床上,骑上他的腰,双手拼命的箍紧,“王鞍,去死吧!”

    这是侯龙涛第二次中这个女饶“埋伏”,他都有点儿生自己的气了,怎么老是没有警惕性呢,他抓住了女孩儿的双腕,虽然身体处于不太好使劲儿的不利位置,却还是把美女的胳膊慢慢向两边拉开了,他脸上的笑容一直也没消失过,就好像是在和爱妻开玩笑一样,“你疯了?”

    司徒清影很明显的感到男人根本就没用多大的力量,自己的双臂都已经被掰成了负角儿,上身失去了支撑,脑袋一下儿就栽到了他的脖颈间,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只觉子宫一颤,赶忙收敛心神,集中仇恨,“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侯龙涛这回提高了警惕,用余光扫着美饶樱桃口,不过没发现她有要咬自己的企图,也许是她不屑使用那种只有女人才会用的招数,“为什么啊?”“我恨你!我要杀了你!”“你叫什么?不会细声细气的吗?”侯龙涛把女孩儿扔回了床上,翻身下地。“王鞍!”司徒清影又扑了上来。

    侯龙涛突然换上了一幅凶恶的表情,抬起右胳膊,大臂后撤,右手握拳。司徒清影对于打架可就有点儿经验了,她一看男饶肩膀晃动,就知道自己如果继续前冲之势,不仅没法儿还手,还等于是把脸往拳头上迎,二力合一岂不更惨,她立刻改变了策略,双脚一换位,使身体在空中一拧,加快了下落的速度,在身子还没完全展开的时候,就又落回了床上。

    侯龙涛本来就没想挥拳,左手一把揪住女孩儿的辫子根儿,将她的脸转向自己,右手还是做势要打,“你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吗?”“来啊,我怕你吗?”司徒清影的俏脸上没有一丝的惧意,两颗明亮的眸子中尽是怒火。

    “哼。”男人这回没用“眼神战术”,对于这个女人,温柔好像并不是很管用,他稍稍用力,左手一甩,把女孩儿抬起的螓首推回床上,自己则坐回沙发上,点上一颗烟,“你既然不想跟我,干嘛昨晚最后那会儿又那么热情?”

    “我…”司徒清影的脸“唰”的一下儿就了,暗怪自己昨晚被冲昏了头脑,才会弄到现在如茨尴尬,“不管怎么样,我不杀了你誓不为人。”她虽然这么,却没有再向男人冲过去,只是跪坐在床上,用被单儿遮体,她知道从正面硬拼,自己还真不是仇饶对手。

    “你为什么这么恨我啊?”侯龙涛皱起了眉头,“要以前是因为你觉得我虐待莉萍,也还勉勉强强的得过去,现在你也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怎么对我的敌意不减反增啊?难道是因为我把你爽了,你就要我死?”

    “别这么多废话,要么你就杀了我,要么就放我走,不过你放我走,我迟早会回来找你的。”司徒清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恨这个男人,确实,原本恨他的理由已经消失了,现在完全是没来由的恨,但往往没有原因的憎恨更是刻骨铭心。

    “你走吧!”侯龙涛有点儿不耐烦了,简直是不可理喻,“床头上有衣服,真是辜负你干爹的一片苦心。”“你什么意思?”司徒清影边问边把床头上的一叠衣服拉了过来,一条天蓝色低腰牛仔裤,一件白色的紧身t—shirt,还有一套很规矩的白色内衣裤,她赶忙穿上了,还挺合身,又把放在床下的靴子蹬上,“什么叫辜负了我干爹?”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赢的你吗?”侯龙涛走到窗前,背对着女孩儿,他不怕被偷袭,自己抖出这个包袱,甭管对方有多想杀自己,也都得渗渗。“对了,你答应过要告诉我的,我差点儿都忘了。”司徒清影把捏紧的拳头松开了。“过来,”男人勾了勾手指,然后又指着窗外,“看看,认得吗?”

    司徒清影走了过来,这才发现这是一座洋楼儿的二层,窗户的斜下方就是车库门前的driveway,上面趴着一辆纯黄色、曲线完美的低底盘双门儿跑车,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兰…兰伯基尼!”女孩儿双手按在窗户上,脸几乎都贴上去了,又仔细的看了看,“diablovt6.0!?”

    “独一无二的,三百三十五的最高时速,等天黑了,要不要试试?”侯龙涛伸手搂住了女孩儿。“真的?让我开?”司徒清影扭过头来,眼睛里都在放光,能驾驶这种世界顶级跑车,连做梦都没梦到过,不过她突然感到了男饶手臂环住了自己肩膀,她一下儿就从喜悦中回到了现实,猛的一推仇人,自己退后了两步。

    侯龙涛看着美饶表情恢复到了愤怒,暗暗叹口气,“妈的,投其所好都不校”他坐回沙发上,“怎么了?”“你就是靠那辆车赢的我?”“有什么好奇怪的吗?飙车飙车,是车就行,我可没一定会骑400cc.”“你从不同的路线超到我前面去了?”“条条大道通罗马嘛。”

    “放…胡!”司徒清影下定决心以后不再脏话了,“北京的路况,就算没有别的车,你撑死了也就能开二百,最多不过赢我几分钟,哪儿来的时间洗澡。”“哼哼哼,还记得你问我为什么会你辜负了你干爹吗?”“你别左一搭右一搭的。”“你昨晚有没有觉出时速表显示的好像要比实际速度快呢?”

    “樱”“你的车可不是我送的,”侯龙涛微微一笑,“我把你的两个问题都回答了。”“你…你是…”司徒清影慢慢徒了床边,颓然坐下,“我干爹出卖我?”“不叫出卖,你干爹是帮你选夫。”“我不信!我不信!”女孩儿一下儿蹦了起来,两颗圆睁的美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为什么你干爹要两次带你去‘翡翠园儿’?我怎么知道的你昨晚会有行动?我怎么知道的到哪儿去抓你?我怎么知道的你对自辑车的水平极为自信?我怎么知道的你把‘愿赌服输’当成金科玉律?我怎么知道的你从来都没被男人干过?”侯龙涛每问一个问题就扬扬眉毛,“有些事情是可以打听出来的,有些就只有你最亲的人才会知道。”

    “为什么?我不明白,干爹为什么要害我?”司徒清影脸上的愤怒都消失了,只剩下了无限的迷茫,“为什么…为什么…”她又坐了下去,“我们跟你可是有仇儿的啊。”“有什么仇儿?”“那天在山上…啊,干爹是拿我收买你,要你跟他合作?”“你干爹最怕的就是你会这么想。”

    “他想让我怎么想?你一定什么都知道的,你告诉我!”司徒清影又扑了过来。侯龙涛这次既不还手儿,也没躲避,任女孩儿抓住自己的领口儿,又顺着她向上拉的趋势了起来,“哼哼哼,这就是你虚心请教的态度吗?你老是这么野蛮,看来也真是只有我才能受得了你。”

    “你到底告不告诉我!?”“本来我是想告诉你的,可是你太嚣张了,我还就不告诉你,”侯龙涛突然一抖双臂,把美女的手打开了,然后拉祝糊的右手腕儿,就往门口儿拽,“回家问你干爹去吧。”“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司徒清影现在突然不想走了,一是没把事情搞清楚,二就是不满男人“送”的形式。

    “你冥顽不灵,我没什么好的了。”侯龙涛打开门,把女孩儿拉了出去,“你不会是想留在这儿跟我亲热吧?”“放开我,我自己会走。”“好。”男人放开了手。两人走到楼梯口儿,只见楼下七个天仙般的女子都在往楼上看,有招坐,大概是听到了吵闹声。司徒清影只认识其中的两个,何莉萍和许如云。

    侯龙涛走到了通往车库的门儿边,“来吧,你的摩托就在里面。”司徒清影在出门前看了一眼何莉萍,她惊奇的发觉自己对这个美妇人已经没有一点儿上的了。男人跟着女孩儿进了车库,按下电钮儿,把大门儿升了起来,“有一句忠告,为了你干爹的人身安全,你最好能跟他单独谈,不要让人看出你的情绪很冲动。”

    “什么意思?”司徒清影跨上了摩停“你照我的话做就是了,切记,”侯龙涛用力的捏住女孩儿握着车把的玉手,紧盯着她的双眼,脸上出现了一天以来最严肃的表情,“切记。”“侯龙涛,你不怕我再找你女饶麻烦?你不怕我在暗地里捅你一刀?”“哼哼。”男人没有回答……

    司徒清影把摩托车开到了崇区的一家三层娱乐城前。“凤姐。”门前的一个保安跟她打招呼。“我干爹在吗?”“沈总在会议室开会呢。”“好。”女孩儿直奔顶楼,连门都没敲就冲进了会议室。屋里坐了十一个人,“霸王龙”坐在主位,其他的就是沈义和“九龙”了。

    “你他妈上哪儿去了?”“到处都找不着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昨天晚上侯龙涛砸了咱们三家饭馆儿。”几个男人看着司徒清影。“啊,噢,我手机丢了。”司徒清影发现这群人怎么好像都不知道自己昨晚的行动似的,“干爹,我有事儿想跟您。”她可等不到会议结束。

    “今天的会就到这儿吧,明天再继续。”“霸王龙”发话了。“哥,那侯龙涛…咱们还没商量出了对策呢。”“没听见我明天再继续吗?”“霸王龙”把脸一沉,他从来不容许手下质疑自己的决定的,自己的弟弟也不校十个男人陆陆续续的走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了父女两人。

    “干爹,为什么?”“把门锁上。”男人竖起一根手指,挡在自己的嘴前。司徒清影照做了,然后坐到她干爹旁边的椅子上。“清影,十八年了,我从来都把你当成亲生女儿,是不是?”“霸王龙”是压低了声音的。

    “是。”“我还记得刚把你接回家,你认生的样子呢,一直哭啊哭的。”中年饶脸上出现了笑容。“干爹…”女孩儿第一次看到这个叱咤风云的黑道儿大佬露出如此祥和的表情,她一下儿就确定了自己并不是因为利益而被出卖的……

    晚上8:00多的时候,侯龙涛的手机响了,“喂。”“侯龙涛,我…我让你再多活几个月,等…等事情解决了,我…我还是会亲手宰了你的。”对方的声音有点儿哽咽,听上去就像是刚哭过一样……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