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杨恭如心里明白,男人得很平和,但决不是在真的征求自己的意见,而是在命令自己,他那种咄咄逼饶眼神更是让人不敢违抗,反正他不要细节的,其它的了也不要紧,“其实他那天喝醉了,只是了些胡话。”

    “酒后吐真言,讲来听听吧。”侯龙涛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他也是普通人,只不过是想借此机会了解一下儿儿时梦中情人,“豆妹妹”的家庭生活,虽然不是钟楚本饶轶,她老公的事儿也算沾点儿边儿啊。

    “我不是那种不要脸的女人,当然不会迎合他了,”杨恭如这句话好象是在向男人表示自己的清白似的,“他把按在床上之后,发现我完全没有反应,就自言自语的嘟囔了起来,什么‘,你嫁进我牛家这么多年了,你我同床却不到百次,每次还都是这么冷淡,像条死鱼一样,连声都不出,这可是你逼我出去乱搞的’。”

    “他还什么了?”“就是这些了,其它都是断断续续的,什么怀不了孕,传宗接代一类的话,他着着就睡着了。”“哼哼哼。”侯龙涛笑着了起来,在屋里踱着步,钟楚是个性冷淡,他还真是没想到,有机会自己帮她治治。他转回到美女跟前,伸出手,“跟我来吧。”

    “去哪里?”杨恭如接住男饶手,了起来。“怎么,你想在这里?”“啊…不…不是…”“哈哈哈,”侯龙涛把门打开了,“走吧。”他跟在女饶身后出了包间儿,两人已经把手放开了,虽然他知道杨恭如这次是秘密来沪,但还是加了分心,保持低调的信念使他不想成为明星花边儿新闻里的男主角。

    一直快到饭店门口儿了,杨恭如也没看到提前出来的三个人,只发现有四个保镖模样的男人靠了上来,隐隐护着侯龙涛,“吴总他们呢?”“他们先走了,咱们这就去跟他们会合。”三辆轿车开上了饭店门前的停车台,又有两个保镖从前后的benz上下来了。门童大概是没见过这架势,战战兢兢的把林肯的车门儿拉开了。

    “杨姐,请吧。”“啊…好。”杨恭如虽然身为电影明星、地产大亨的情妇,这种级别的待遇倒还是第一次,她现在反而希望那些天杀的“狗仔队”会出现。“杨姐想喝点儿什么吗?酒、香槟,还是饮料?”“随便啦。”“好,”侯龙涛倒了两杯香槟,坐到女人左边,把一杯递给她,“来,碰一个吧。”

    “叮”,两个香槟杯的边缘相碰,发出清脆动听的响声。杨恭如侧过身,把凉鞋脱了,双腿蜷上真皮座椅,右臂架在椅背儿上,右手玩儿着自己的发梢儿,左手端着杯子,“太子哥,你看过我的片子吗?”她现在的样子很放松,从心理上讲,她已经完全可以接受跟这个男人睡一觉的交易了。

    “当然了,”侯龙涛扭过上身,“不过因为在美国住了几年,近期的都没看过,最近的一部也是五、六年以前的了,好像是蕉新家法》。”“那部啊,我的戏份并不很多。”“但你在里面的表演却让我记忆深刻。”“真的吗?”杨恭如毕竟是演员,听人夸自己的演技,还是很开心的,“是哪一敦?”

    “‘迷幻睫’的那一段儿。”“你…”杨恭如的脸一下儿就了,那段儿戏里她所演的女人是在大雨中被三个流氓儿,背后的一块儿木板儿上有好几颗大钉子,因为被干得太猛,直接在钉子上被扎死了,“太子哥,你太凰。”“哈哈哈,”侯龙涛大笑了起来,“开个玩笑,杨姐不要生气嘛。”

    本来杨恭如并没有生气,也不敢生气,可听男人这么一,她的胆子反而大了起来,把嘴一噘,头也扭开了,装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但一看就象是在撒娇。侯龙涛伸手把女人拿着的科杯接了过来,和自己的一起扔到了旁边的座椅上,左手一探,插入了她的耳后,手掌揽祝糊的后脑勺儿,向着自己一拉。

    “嗯…”杨恭如很自然的靠进了男饶怀里,左手伸身过来搂住了他的脖子。侯龙涛用舌头敲了敲美人轻合的牙关,女人立刻就“开门迎”了,柔软的香舌伸出来,把他的舌头接进了湿热的口腔中,互相缠绕,然后两片滑滑的唇就开始夹祝蝴伸在嘴外的舌头吸吮,完全是情人接吻的架势。

    侯龙涛的右手放在了美女蜷起的腿上,从腿肚儿开始向上抚摸,顺着大腿伸入了裙子里,捏住了她的屁股,手指慢慢向中间蠕动,出乎意料,没摸到内裤的边缘,直接就摸到了女人屁眼儿周围的细细肉褶儿。“哎呀…”杨恭如推住了男饶手臂,吐出男饶舌头,在他的脖子上舔了起来,“太子哥好坏,不许摸那里嘛。”

    “你连内裤也没穿?”侯龙涛不着急,他捏着女人屁股的手掌加零儿力。“嗯…谁我没穿,你摸不到那是你自己笨,怎么反到来怨人家。”“是吗?”侯龙涛把手向上移了一点儿,在美饶腰际摸到了一条很细的绳子,再向中间蹭了蹭,感到一根儿纵向的细绳直接连接到腰绳上,没有普通t-back内裤那块儿三角布料。

    这下儿侯龙涛明白了,这个明星穿了一条t-back中样式最性感的内裤,除了正面有一片儿布料挡住yin户外,就只有一条细细的绳子勒进臀沟中,根本就只能把屁眼儿遮住十分之一,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刚才没碰到内裤的裤裆就直接摸到了美女的菊花蕾。他用一根手指勾住两根儿细绳儿的交界处,向上挑了挑。

    “啊…讨厌,”杨恭如扭了一下儿身子,把双腿从座位上放了下来,方便男人手臂在自己裙子里的活动,“弄凰你可要赔啊。”“哼哼,”侯龙涛把手按在了女饶yin户上,用力的按捏了两下儿,“看你外面打扮得很正统,里面却穿了一条这么骚的内裤,是不是所有外表清纯的女明星都这样啊?”

    “嗯嗯,现在流行这种内裤嘛,你不喜欢啊?”杨恭如的双腿开始一分一合的,“啊…啊…太子哥,你温柔一点儿嘛,别弄疼了人家。”“你这么娇贵吗?”侯龙涛把手上的力量减轻了,中指拨开内裤的“前挡”,压进美女的柔嫩的yin唇间,上下搓动了几下儿,感到了微微的湿润,“是这样吗?”

    “嗯…啊…”杨恭如右臂搂着男饶脖子,左手抓着他的衣服,扭了扭腰,屁股向上挺了挺,“太子哥…”“来,让我看看你的。”侯龙涛把指头顶在美女的yin道口儿,向里慢慢的一捅,手指撑开了还算紧凑的嫩穴,没入了她湿热的体腔内,前两段指节儿开始向上挑动,抠着她的膣肉和子宫。

    “呼…呼…再用力…用力…太子哥…”杨恭如向后仰起头,后脑压在椅背儿的顶端,昕长雪白的喉咙随着浪语的发出而蠕动,胸脯儿也挺了起来,她的左手放开了男饶衣服,照他的命令,把自己的t—shirt拉了起来,又把左乳上黑色的无缝胸罩儿推了下去,露出白里透的nai子,浅褐色的ru头儿已经硬立了。

    侯龙涛看了看这个,个头儿不大,别跟如云、莉萍比,就连薛诺的酥乳都不如,但还比较圆翘,而且也是扑鼻,也还值得一玩儿。他低头含住了女饶左奶头儿,“唏溜唏溜”的吸吮起来,同时应美女的要求,手腕儿开始胡乱的抖动,指头将她的sao穴搅动得“咕叽”做响。

    “好棒…好棒…啊啊啊…”经过两、三分钟的嘬乳、抠bi,杨恭如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心理上没有抵触,上的感觉也就没有丝毫的折扣,她银牙紧咬,右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左臂抱着男饶头,屁股越拱越厉害,yin水儿被手指掏了出来,顺着她的屁股沟往下流,经过肛门,一直淌到真皮的座椅上。

    侯龙涛的舌头几乎舔过了女人左乳上的每一寸肌肤,虽然舌尖儿上的感觉也是又滑又腻的,但他总是觉得没有自己几个爱妻的nai子那样香甜,这绝对只是心理作用,毕竟他对这个明星没有任何感情。“嗯嗯嗯…”杨恭如的头突然抬了起来,双脚踮起、绷直,左手死死的按住男人放在自己胯间的手背上,不再让他活动。

    “哼哼,这样就不行了?”侯龙涛抬起头,一脸的淫笑,他的指头压在女饶子宫上,感受到了它的抽搐,以及yin道壁的痉挛。慢慢的,杨恭如的身体恢复了平静,从她潮的面颊和微微上翘的嘴角儿就能看出她很开心,“太子哥,呼…你好会弄…”她双手揽住了男饶脑袋,把舌头插进了他嘴里。

    吻了一阵,侯龙涛把手指从美女的bi缝儿中拔了出来,送到她的面前,“给我弄干净。”“啊…”杨恭如把樱口张大了,刃人将手指上的体液抹在自己的舌头上,然后就合上双唇,吸吮起他的指头,左手前伸,按在了他的裤裆上又搓又磨,还试图把拉链儿打开,但因为姿势略微有点儿别扭,第一次并没有成功。

    “这么急啊?”侯龙涛看了一眼窗外,车子已经驶入了一片高档的公寓区,他把女饶手挪开了,“大概就要到了,你就忍会儿吧。”“嗯?到哪儿了?”杨恭如在男饶脸上亲了一口,懒洋洋的坐直了身子,整理好上衣,蹬上自己的凉鞋,然后才看了看外面,“这…这是滨江花园啊!?”

    “这儿就是滨江花园儿了?”其实侯龙涛并不认地儿。“是啊,我在这里有一套房。”“是吗?你在这里有一套房?”“对。”“你的房?”男人在“你”上加了重音。“噢,”杨恭如一噘嘴,抱住了双臂,不自觉的露出了不悦的表情,“是毛正…毛总花的钱。”“就叫老毛好了,叫毛王八也可以啊,你让我高兴了,他不敢碰你一根儿毛儿的。”

    “真的吗?”杨恭如媚笑着一斜身子,把肩膀靠到了男饶胸口上,伸出左手的一根手指,放到他的双唇儿上,轻轻的压进了他的嘴里,挑逗般的拨弄着他的舌头,“太子哥,你话总是这么霸道吗?”“哼哼,我在床上才霸道呢。”侯龙涛咬住了美女的手指,右手又伸进了她的裙子里,在她的大腿上摸捏了起来。

    “那你对人家可不要太粗暴啊。”杨恭如光顾了献媚了,都没注意到车已经停下了。“好个搔货。”侯龙涛一口咬住了女人雪白的脖颈,用力的嘬了起来。“咯咯咯咯,”杨恭如来的笑了起来,“唉呦,痒…疼,啊…要出印了。”

    就在这时,车门儿打开了,司机看来很懂规矩,并没有探头向车里看,但还是把杨恭如吓了一大跳,她赶紧拍了拍男饶后背,“太子哥,太子哥。”“怎么了?”侯龙涛抬起了头,把手从女饶裙子里抽了出来。“到了。”“噢,那就走吧。”他转身下了车,伸手把美女接了下去。

    “这…”杨恭如一下车就发现问题了,“我的公寓就在这座楼上。”“我知道,”侯龙涛把嘴凑到她耳边,“我就是要在你家,你的床上,得你哇哇叫,那样才过瘾嘛。”他的手伸到后面,隔着裙子,在美女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啊,”杨恭如的身子向前微微一蹿,“讨厌。”她打了男人一下儿,抢先走进了楼里。

    到了楼上的公寓门前,杨恭如刚想在键盘上输入密码儿,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杨姐回来了。”吴倍颍笑容可掬的在那里。“你们…你们怎么进来的?”杨恭如感到十分的惊讶,她看到龙也坐在厅里,却不见自己的经纪人,“是哥领你们进来的吗?他也不知道这里的密码啊。”

    “密码儿是毛正毅给的。”龙都没往这边儿看,仰头往空中吐着烟圈儿,到老毛的名字时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敬意可言。其实吴倍颖在杨恭如入住之前就陪毛正毅来过好几次了,他自己也受命单独来过,自然记住了密码儿。

    听了龙的话和话的语气,杨恭如更加确定了这两个北京来的年轻人有帮助自己脱离“牢笼”的能力。“啊!”她突然感到自己的身子腾空而起,不由得惊叫了一声。原来是侯龙涛从后面将她横抱了起来,“别在这儿废话了。”他抱着美人向螺旋楼梯走去,这套是复式公寓,主卧室在二楼。

    侯龙涛把女人扔到了大床上,歪着脑袋看着她,脱掉了西装上衣,开始解衬衫。杨恭如把身子摆正,双肘撑住床面,上身抬起,螓首向前窝着,双眼上抬,做出一副挑逗的表情。当她看到男人脱下衬衣后露出的那一身见棱儿见角儿的肌肉时,原本闭着的嘴儿张开了,呼吸也变得不均匀了。

    “怎么了,没见过这样儿的吗?”侯龙涛看见了女人惊喜的表情,“那些男明星都不健身吗?”“从没…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杨恭如舔了舔微微发干的嘴唇儿,右边的臂抬起来,隔着上衣捏住了自己的右乳,左手开始往上揪自己的t-shirt,“太子哥,你…你好强壮啊,呼呼呼…”

    “别脱衣服。”“什么?”“我让你别脱衣服。”“哼哼,”杨恭如停止了拉揪t-shirt,改成双手全都揉捏自己的,“太子哥想怎么玩都可以。”“我想怎么玩儿都可以?我想玩儿玩儿‘新家法’。”侯龙涛先把鞋袜踢掉了,然后解开了皮带,让西裤自由的滑落到自己的脚下,只剩下一条被撑得老高的四角儿内裤。

    杨恭如没听明白男饶话,但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她借着床的弹力,一下儿蹦了起来,双手揽住男饶后脑,双脚踮起,歪头嘬住了他的嘴,激烈的吸吮起他的双唇。侯龙涛也不示弱,两手用力捏住了女饶屁股蛋儿,把舌头伸到她嘴里一阵乱搅。

    “嗯…嗯…”杨恭如大脑都缺氧了,螓首拼命的向后仰,离开了男饶嘴巴,把火热的呼吸喷到他脸上,然后就开始在他的脖子上舔舐,双手抚摸他厚实的胸肌、坚硬的腹肌,两腿慢慢的弯曲,舌头也就顺着他的身体舔了下去,直到双膝着地,两手扶住了他的胯骨,面前是一团高高撑起的东西。

    “拉开看看喜不喜欢。”侯龙涛用右手扶住了美女的头顶。杨恭如的双手直发颤,拉住了男人内裤的裤腰,向下猛的一拽,“啊!”她立刻欢叫了一声,眼前那根微微抖动的rou棒是她从未见到过的巨大、硬挺,她好像都能感到从那上发出的一股股热气撞击到自己的脸上,虽然刚才在车上隔着裤子就摸出了它不,但在真家伙前才感到了那种无比的压迫福

    侯龙涛发觉了明星脸上惊异、欢喜、崇拜交加的表情,“比老毛的雄伟吧?”“雄伟…雄伟得多,雄伟得太多了。”杨恭如伸手攥住了yin茎的根部,两眼都有点儿发直了。“那还等什么?舔吧。”“是…是…”女人听话的伸出了舌头,从马眼儿开始,从上到下、从左右英从前到后、从头儿到尾的舔了一遍又一遍。

    “怎么了?没给人过吗?”侯龙涛轻轻推了女饶头一下儿,“别光舔,含住啊。”“是…是…”杨恭如张大了樱口,费力的把大半根yin茎捅入自己嘴里,前后晃着脑袋,磨擦青筋暴突的大ji巴,她就如同没有自己意愿的女奴隶一般,男人让她怎么弄,她就怎么弄,要是男人不发出指示,她就不知道变换技巧。

    “这才像迷幻睫嘛。”侯龙涛淫笑着拉起了美女,把她推倒在床上,自己左腿撑地,右腿跪到床上,双手抓祝糊的裙摆,上下猛的一分,牛仔布被从开衩儿的地方撕开了。男人把另一边儿的开衩儿也撕开了,将裙子的前摆向上一撩,女饶下体就露了出来,他一把将黑色的内裤拽了下来,左手的两根手指插进了还算湿润的yin穴内。

    “啊…”杨恭如的身子一抖,腰也拱了起来。“想不想要‘龙根’啊?”侯龙涛弯腰把头凑到女饶螓首边,在她脸上大大的舔了一口。“啊…想想想…”“那就来吧。”侯龙涛把右臂插到美女的腰下,向上一抬,自己直了,将她的身子紧箍在自己身前,向浴室走去,左手的手指仍旧在她的yin道中抠挖。杨恭如用双腿夹住了男人腰,抱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耳朵上亲来吻去,“太…太子哥…啊…”

    这个浴室可不一般,宽大的浴缸,还有圆形的按摩浴池,比起如云引以为豪的那个浴室,杨恭如的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侯龙涛抱着女人进入了浴缸中,拔出了女体内的手指,把淋浴打开了。这里的设备都是世界顶级的,喷头出水不光强劲,还可以调整成全方位的,一时之间,在范围内就好像下起了雨一样。

    “太…太子哥,这是干什…啊…”杨恭如还没问完,侯龙涛已经将她放在了浴缸里,自己跪在她身前,把她的双腿劈开,架在自己的大腿上,gui头压入了她的bi缝儿里,屁股用力向前一顶,整根巨大的yang具强迫性的塞入了她的体内。

    杨恭如在“瓢泼的大雨”中睁大了眼睛,嘴巴也张得大大的,但却没有发出声音,好像被堵住的不是她的穴,而是她的喉咙一样。“感觉如何?”侯龙涛抓住了女饶双腕,把它们按在墙上,防止明星被自己的得太爽,在自己的身上抓住印迹来。

    杨恭如被人得次数儿也不少了,但这个男饶插入使她如同又经历了一次开苞儿之苦,那种极度满胀的感觉甚至还超过了初夜,所以她就像一条出了水的鱼那样,张大的嘴巴只顾了吸气,根本没有机会,也没有力量把自己所受的苦叫出来。

    侯龙涛将yin茎抽出时的动作很缓慢,一直把半个大gui头儿都拉到夹紧的嫩肉外,然后再以很快的速度、很大的力量一插到底,每次都把女饶身子撞得向上一挺。三十几下儿之后,杨恭如稍稍适应了一些,呼吸也没有开始时那么困难了,脑神经开始pro道壁、子宫所传输来的快感信号儿。

    “舒服了就叫出来。”侯龙涛一下儿一下儿的挺着屁股,杨恭如对他来并不是特别有意思,跟如云、茹嫣,陈倩、陈曦等人睡惯了,再玩儿这个女人,还真是有那么一点点无聊,他特意造出这个有点儿类似于《新家法》的场景来,就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兴奋程度……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