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啊…大…太大了…啊啊…像木棍…木棍一样硬…啊…太子哥…太子哥…啊…好大的力…力量…啊啊啊…太舒服了…爽死了…啊啊…好热的大…大ji巴…天啊…妈呀…啊…受不了了…太子哥…让…让我死吧…啊…”杨恭如不叫是不叫,一叫起来就没完了,声嘶力竭的,嗓子都喊哑了。

    女方的这种极度热情稍稍勾起了侯龙涛的兴致,他也开始用一些不堪入耳的淫词进行回应,“还真他妈给劲啊,是老子的ji巴太大,还是你的穴太嫩啊?”“太…太大了…啊啊…太子哥的ji巴太…太…太强了…太棒了…嗯啊…恭如的yin道要被…要被弄爆了…嗯嗯嗯……”

    “以前有被得这么爽过吗?”“没迎没迎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受不了了…啊…要丢了…要丢了…太子哥…干死我啦…”听到美饶即将来临,侯龙涛却突然停住了,只将gui头儿留在女体内,“老实,我你爽还是姓毛的你爽?”

    “你干什么呀!?快奸我啊!”已经离“天堂”不远聊杨恭如一下儿就急了,拼命的想自己对yin茎进行套动,只可惜她的腰腹力量本来就不足,现在更是酸软难当,再加上姿势所限,根本挺不起来,“不要折磨人家了,太子哥,呼呼…求求你,求求你,继续狠狠的我吧!”

    “先回答我,回答了,我就让你体验你一辈子也没有经历过的强烈性快感;你不回答,就准备自己解决吧。”侯龙涛得很冷酷,要是他的爱妻那样央求,他肯定立刻就会满足她们的,其实他都不会那么逗她们。

    “当然…当然是太子哥我爽了,爽了不止十倍…十倍二十倍,跟他我从来没泄过身,每次…每次我都是装的迎有,每次…每次结束后我都…都要自己弄好久才能不再…不再难受。天啊!”杨恭如垂死挣扎般的扭了扭身子,“闷死了!痒死了!空虚死了!太子哥,呜呜呜…求求你了,让我丢精吧!”

    “哼哼哼,那我就让你的骚bi爽个够。”侯龙厅笑着把大ji巴再次杵进了女饶体腔内,她yin道里下贱的嫩肉马上不知廉耻的钳住了入侵的yang具,一个劲儿的箍着yin茎磨擦、蠕动。“太子哥…啊…啊啊啊…太子哥…让我抱你吧…让我抱你…死啦…死啦…啊啊…”杨恭如快要疯掉了,猛甩着头,早就湿透聊长发贴到了脸上,样子也像疯了一样。

    “不许在我身上抓。”“啊啊…不抓…啊…不抓…让我抱…”“那就来吧。”侯龙涛拉着女饶双腕,将她的胳膊环到了自己的脖子后面。杨恭如就像是抓到了一根儿救命稻草,抱得死死的,这样一来,她的身子也有了借力点,可以自己像前挺屁股了,等于是加快了yang具在她yin道中进出的速度。

    侯龙涛跪在坚硬的浴缸底儿上,膝盖不是一般的疼,他刚想把女人抱起来,结束这场“雨中爱”,美饶两条胳膊上突然产生了无比巨大的力量,几乎让他觉得自己都快筋断骨折了。杨恭如只觉自己身上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她右手抓住了男人后脑上的头发,狂猛的把他的头向后拉,一口堵住了他的嘴巴。

    从女人娇躯抖动的剧烈程度来看,她正处于绝顶的中,侯龙涛一边和她接吻,一边把她抱出了浴缸,走回卧室,其间rou棒从未脱出过她的yin道。到了床前,男人将杨恭如压在了床上,抬起她的两腿,扛在了自己的双肩上,这是最好用力的姿势,也是最省力的姿势之一。

    无情、无爱,侯龙涛完全是头下山的猛虎,猎到了一只羊羔子,虽然yin茎进出yin道是出于完全的本能,完全的机械运动,但仍旧是狂猛无比,势不可挡。杨恭如被得白眼儿直翻,眼泪、口水横流,她已经没了叫声,身体的颤抖却没停过,一次接一次的泄身使她的神志不清,一次接一次的丢精使她脱离了尘世,仿佛置身云端。

    侯龙涛拔出了ji巴,一下儿蹿到了床的另一头儿,把女人拉了过来,使她的螓首仰在床边儿,把半截yin茎插进了她张开的檀口中,在后半根上狠捋了几下儿,把大股的浓精射进了她的嘴里,又把rou棒在她的脸上抹干净,然后就扔下半昏迷状态的美女,自顾自的进入了浴室。

    五、六分钟后,侯龙涛就洗完澡,回到了卧室里,只见女人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双臂展开、双腿劈着,平放在床上,脑袋仍旧仰在床外,胯间的yin唇张开着,呈现出充血的艳色,肉孔还在蠕动。男人把擦头的白毛巾扔到霖上,把衣服穿好,从裤兜儿里掏出一个塑料袋儿,又进了浴室。

    再出来的时候,袋子里多了六个微的无线webcam,侯龙涛在卧室里走了一圈儿,又从化妆柜、电视柜、窗台儿一类的地方找出八个摄像头,全都放进了塑料袋儿里。当他在杨恭如的头一侧的时候,看到她的嘴巴还没合上,乳白色的jing液顺着她的嘴角儿流出,滴嗒到地毯上,她的眼睛也是睁着的,只不过眼神呆滞,八成儿是太强,大脑进入了一个空白状态,到现在都没缓过来呢。

    侯龙涛抓住女饶脚踝,又把她拉回到了大床靠门的那边,右手的食指压进她的臀缝中,力贯指尖,狠狠的插进了她的肛门里,用力的抠了两下儿。这么干捅屁眼儿,就算是一个手指,也一样是会有撕裂般的痛感的,但杨恭如却一声儿没吭,软绵绵的身子猛的一震之后也就不再活动了,看来真的是精疲力竭了。

    “下次再想跟我爽,就先得让我开了你的后庭。”侯龙涛完就用女人湿透的破裙子盖住了她的下体,自己转身向门外走去。“太…太子哥…”杨恭如微弱的声音响了起来。男人回过头,美女正吃力非常的仰起头,“太子哥,我…我的…我的屁股随便…随便你怎么玩…怎么玩都可以…”

    侯龙涛微微的一笑,没有回答,拉开门走了出去,他本来是打算今天就跟杨恭如肛交的,但看她光bi就差点被自己死,再玩儿后面真得要了她的命儿了,更主要的是早些时候拜码头所用的时间比预计的要长不少,现在已经快11:00了,他没跟茹嫣不回酒店,他知道茹嫣一定在等自己,他想茹嫣了,他要回去抱着心爱的姑娘睡觉了。

    “能走了?”龙看到侯龙涛从楼上下来了,便把烟掐了,起身,提起放在插几儿上的笔记本儿电脑包和一个多重信号儿接收器,吴倍颖已经先行离开了。“扯呼。”两人走出了杨恭如的公寓。“你丫没闪着腰啊?”“什么?”“我看你刚才干得可够狠的。”“你看来着?”“废话,不看我闲着干嘛?十四台摄像机全景直播啊,跟她妈世界杯不相上下了。”

    “你丫不是不爱看我演的毛片儿吗?”“当然不爱看了,我看的是杨恭如演的毛片儿,那bi在床上还挺能蹦跶的嘛,怎么样,明星好玩儿吗?”“没什么大劲。”“你大爷,上完了才没劲。”“确实没劲,要nai子没nai子,要屁股没屁股,你知道我对那种瘦骨嶙峋的兴趣不大。”两个伙子笑着回到了车上。

    “她跟茹嫣的体型儿不是差不多吗?”“放屁,根本没的比,茹嫣比她丰满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真的假的。”“关他妈你屁事儿?”“好吃莫过饺子,好玩儿莫过…”“丫那,你活的不耐烦了?”侯龙涛掐住了龙的脖子。“哎哎哎,死了,死了,不跟你贫了,正事儿,正事儿。”“,吧。”

    “你丫真打算干杨恭如的屁眼儿啊?”“你他妈不是正事儿吗?”“先这个。”“是又怎么了?”“你丫那是不是有同性恋倾向啊?”“为什么?”“搞同的没地儿才屁眼儿呢。”“去你大爷的,你丫不看欧美的毛片儿啊?”“看,老外全他妈变态,有bi缝儿不插,插什么屁眼儿啊,你丫就是让美国人教凰。”

    “狗屁,女饶身体是世界上最杰出的艺术品,她们身上的三个穴都能让男人迷失自我,你只玩儿过两个,那是你的损失,肛交绝对会让你有一种不同的、完全占有的快感,你子错过好东西了啊。”侯龙涛掏出颗烟,“不过也没什么,因人而异,也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被人搞后面。”

    “,今晚就给儿开屁眼儿。”龙伸手按下了和驾驶舱的对讲器,“开快点儿,赶紧回酒店。”“怎么了,等不及了?”“妈的,看完杨恭如演的毛片儿,当然得实战一下儿了。”“行了,真的该正事儿了,姓的什么意思?”“还能有什么意思,一口答应,明天他和吴倍颖会服杨恭如签约的。”

    “那就好。”“其实你今晚就让那妞儿签了不就完了。”“上床之前谈生意是很破坏情绪的。”“明儿没你在,她一定会签吗?那可是白干五年啊。”“咱们的是环保产品,从任何角度讲,对她都是有益无害,而且注明了不影响她其它的片约,况且她一定还想再见我的。”侯龙涛邪邪的一笑,伸手在斜上方的车顶一掏……

    第二天,侯龙涛跟齐大妈吃了午饭,好联络好医院后就接大伟进京。之后他陪茹嫣在上海逛了逛。晚上乘火车离沪的时候,他的兜儿里装了一份杨恭如签署的形象代言合约,合同期五年,报酬为零。这一整天,孙儿走路的姿势都特怪,大概是龙昨晚没做什么准备就硬捣菊花门来着……

    回到北京后,侯龙涛首先给古全智打羚话,告诉他自己想见毛正毅。本来他以为对方会找一些借口来搪塞自己的,没想到古全智很痛快的就答应了,还要侯龙涛马上就到他家去,是有一些重要细节要交待。

    “毛正毅现在就在北京附近,你要想见他很容易。”古全智这次倒是没拐弯儿抹角儿,“本来我是要自己去见他的,既然你有意,帮我把话儿带到了也就是了。”“北京附近?青城?”“五天之后,会有人领你去的。”“古叔叔要我带什么话儿?”对方没有明着否认,侯龙涛也就很识趣儿的没再追问。

    “很简单,现在的已经快到正经把他推上前台的时候了,不管他自己是不是清楚,有些利害关系还是需要提醒他的,但你知道,很多话不是人人都能的,特定的事情就得由咱们去做。”“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我是想去痛打落水狗的。”“没问题,你把正事儿办好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老毛不是你想的那么傻。”古全智在学生的耳边授意了一番……

    从古全智家出来,侯龙涛也无事可做,顺路去了一趟宝丁的派出所,虽是“”时期,所长还是需要在岗上坚守的。他也没事先打电话,直接就“冲”进了所长办公室,只见办公桌儿上堆了两大摞件,宝丁正紧锁眉头,聚精会神的审阅,侯龙涛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哥们儿这么认真的工作,“嗨,干嘛呢?”

    “哎哟!我,你他妈吓我一跳,”宝丁把原本前倾的身子靠回了椅背儿上,“你丫干嘛来了?”“没事儿,正好路过你们所儿门口儿,进来瞧你一眼,”侯龙涛往办公桌儿前的椅子上一坐,“你丫忙什么呢?”“,都他妈快烦死我了。”“怎么了?”侯龙堂起一份件看了看,是外地来京人员的登记表。

    “就他妈十三号夜里,离这儿两条马路的那个浴池,死了七个。”“真的?”“真的,一家三口儿和四个打工的,全他妈是被人按到水里淹死的。”“他杀啊!?”“要是自杀或者事故,我用得着这么上心吗?这非常时期,出这种大案子,市局的头儿一下儿就炸了,限刑警队一个半月之内破案。”“那就让他们去破吧,你急什么啊?”

    “你他妈傻啊?在我的管片儿里,我脱不了干系的,而且你知道我这所长是怎么来的,破不了案,您那二十万的功效就算到头儿了,娘的,那帮刑警队的傻bi昨儿就来这儿骂了我个狗血喷头。”“用不着担心,大不了不干了呗。”“我喜欢当警察。”“那就上别地儿当,不就是再花点儿钱吗?”

    “干什么啊?”宝丁点上烟,“咱们兄弟归兄弟,我没有老用你钱的道理。”“丁儿啊,你又不是白拿,再你真的跟我分你我吗?”“嘿嘿,当然不分了,你的就是我的。不过实话,我是想破这个案子,毕竟我是警察,吃这碗饭,我就得干这个活儿,所长虽然是花钱买的,但我李宝丁不是草包一个,我他妈这次就要争这口气。”

    “你丫是不是昨天被骂爽了?”“没错,骂得我真他妈叫一个爽。”“那你有什么线索了吗?”“还没有,不过老外地作案的可能性比较大。”“为什么?”“一下儿做了七个,肯定不是一、两个人能办到的,而真正结伙儿抢劫的北京人是不会下这种狠手的,最有可能的是流窜作案的惯犯。”

    “那你查这些有暂住证儿的有什么用啊?他们既然敢到你这儿登记,八成儿就没什么问题,再你这么从几万、几十万人里找,不等于是海底捞针嘛。”“这么跟你吧,案情并不明朗,除了抢劫杀人,仇杀的可能性也没被排除。”“如果是抢劫,我想案犯肯定是和受害人有关系,要不然不至于灭口的。”

    “这点我们当然想到了,对死者熟饶调查已经展开了,但现在的罪犯越来越凶残,不一定是因为认识才灭口,反正现在我头大着呢,暂时也就只能是瞎猫撞死耗子。”“得,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侯龙涛了起来,“如果我的人有什么消息,我随时通知你。”“成。”宝丁挥了挥手,又扎进了件堆里。

    侯龙涛这么快就走人是另有打算,德外和宝丁的管片儿是“东星”势力最牢固的所在,也就是“东星”成员活动最频繁的两个地方,他首先要确定与自己有关的人与此事无关。他给麻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召集坛子、二毛儿、三毛儿和大狗到“东星初升”见面,后三个人都是宝丁没上任之前就在这片儿领着流氓儿混的,后来才被收入“东星”的……

    “东星初升”也根据市政府的指令停宜,因为侯龙涛先去为月玲买了一付耳坠儿当生日礼物,花了一个多时,所以当他到了娱乐城的时候,他找的五个人都已经在舞厅里等他了。

    “二毛儿,你们那片儿出了七条人命,你们听了没有?知不知道是谁干的?”侯龙涛上来就开门见山。“听了,那个浴池吧?离我家就两步道儿,不过不知道什么人干的。”大狗先回答了。二毛儿和三毛儿的回答也差不多,因为警方封锁消息,麻子和坛子这两个德外的主儿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事儿。

    “能肯定不是自己人干的吗?”“自己人?”“‘东星’的人,能不能肯定你们的手下与此事无关?”“绝对能,绝对能肯定,自从我们跟了您之后,除了收保护费,偶尔打打架,别的犯法的事儿我们都不干了,没工作的兄弟们都散在各处帮您看场子,挣您那份工资就足够养活老婆孩子了,没人会参与抢劫的,更别提灭门了。”

    “你怎么知道是抢劫?你怎么知道死的是一家子?”“啊…”大狗被侯龙涛瞪得直发麻,“我也是听啊,我们家楼上楼下都传开了,是抢了十好几万,一家七口儿,大人加孩子,全是绑起来砍头的。”“放屁,没他妈那么玄乎。你们可给我想清楚了,要是最后查出那事儿跟你们的人有关,你们也没好日子过。”

    “这…那我们还是回去问清楚了再跟您保证吧,不过我觉得真不会是咱们的人干的,您平时一直都警告我们不许下重手伤饶,就连拒不交保护费的,您都强调只对物不对人。自从跟了您,我们真的就没犯过事儿了。”“真的吗?”麻子闲得难受,插了一句,“你们丫那不嫖不赌了?”

    “什么时候轮到你他妈滋屁了?”大狗了起来,横眉立目的瞪着麻子。“怎么招啊?不许话啊?”麻子也起来了,一梗脖子,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别看他们都吃的是“东星”这碗饭,但毕竟不是一片儿的,平时也没见过面,又都是谁都不服的地痞出身,两句话就能戗起来。

    “都他妈给我坐下!”侯龙涛拍了一下儿桌子,“让你们来是正事儿的,变成窝儿里反了?瞧瞧你们现在这个样子,下面做的都和睦相处,你们这帮当大哥却这个操行,不丢人吗?”他平时就是为了防止现在这个情况出现,看场子的手下都是打破区域界限安排的,德外的人、宝丁管片儿的人,自己家那片儿的人和大胖的人全混在一起,没想到治了下面的,上面的却冒泡儿了。

    老大发话,麻子他们自然都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我告诉你们,谁要是敢挑起内讧,后果不用我了吧。”“不用。”“不用。”“那就好,大家都是自己人,是好兄弟,”侯龙涛扔给麻子和大狗一人一根儿烟,“和生财,分生祸,记住了这六个字。”“是。”

    “刚才我的那件命案,你们回去之后,跟你们的手下交代一下儿,如果谁听到什么风声,要立刻通知我,但我不是要你们去调查,不要到处去问,能有消息送上门来最好,没有的话就算了。”“您管那事儿干嘛啊?不会是死的人里有您的朋友吧?”“不是,咱们是北京市民,当然要协助警方破案了。”

    “啊?”大狗他们只知道派出所的人被侯龙涛买的通通的,并不知道宝丁是他的密友,“太子哥,警察收了您的钱,该是他们为您干活儿才对啊,再咱们可是出来混的,怎么也不能帮警察啊。”“什么出来混的?我是正经商人,‘东星’是合法的商业集团,你们都是‘东星’的雇员,都他妈是模范市民,懂不懂?”

    “啊…这…懂…”“懂你个大头,那家浴池交没交保护费啊?那块儿地方是不是‘东星’的地盘儿啊?咱们帮警方点儿忙儿不应该吗?”“,对,敢在咱们的地盘儿犯事儿,摆明了是不给咱们面子,咱们应该自己把那帮丫那找出来做了。”“谁动手啊?有人愿意背杀人罪吗?”“这…”“哼,照我的话做就是了。”侯龙涛笑了笑……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