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龙涛把人都“遣散”了,他和武大把车停在了后面的停车场,两人一起去取了车,也就分道扬镳了,虽然他和龙住在一个院儿里,但因为他是从如云那儿直接来的,龙自己也开了车,已经和其他兄弟一起走了,这下儿他是“形单影孤”了,黑色的sl500驶上了寂静的大街。

    “东星初升”对面儿的一条胡同儿里,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个人把头盔往脑袋上一扣,伸手摸了摸摩托夹克儿内兜儿里那个铁家伙,纯银色车身的harley-davidsonvrscav-rod开了出来,跟上了远去的benz。

    侯龙涛先开始并没在意,等开了十几分钟,都快到家了,才开始觉得后面那盏孤灯就是在跟着自己,他没从二环路的出口儿出去,继续开了下去。又过了十来分钟,那盏车头灯还是在自己的身后不即不离,侯龙涛眯了眯眼睛,掏出手机,按下了储存着龙手机号儿的那个快捷键。

    sl500在二环上跑了一整圈儿,从德胜门桥转了出来,又回到了“东星初升”,侯龙涛把车停在大门前,从门儿走了进去。两分钟后,vrscav-rod也到了,穿着黑色皮短裤的骑士下了摩托,摘下头盔,走到了门儿边,从衣兜儿里掏出根儿铁丝儿,捅进了锁眼儿里,拨了两下儿才发现根本就没锁。

    机车骑士轻轻的进入了开着灯的大厅,从夹克儿内兜儿里掏出了一把“五四”,缓缓的走了两步,突然听到连续几声儿台球儿的撞击声,那是从快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里传出的,骑士又一步一回头的挪了过去。

    侯龙涛一个人在一张斯诺磕球台前,拿起按子边儿上的鞘儿粉蹭了蹭“枪头儿”,“白虎,来了就请进吧。”门外的机车骑士走了进来,正是司徒清影。“来跟我幽会吗?我没想到你会这么主…嗯?”侯龙涛看到了对着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不由得稍稍吃了一惊,他当然知道女孩儿是来跟自己拼命的,却没想到连“喷子”都会用上。

    “我过我要杀了你。”司徒清影的声音很平稳,听上去就是决心已定,没有什么能改变她的意志。虽然事情与预料的有所不同,但侯龙涛也不能坐以待毙啊,“你不顾你干爹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你今天辱我太甚,我怎么还能容你?”女孩儿向前上了两步,“你给我跪下!”

    “哼哼,笑吧?”“我像吗?”司徒清影把枪举高了,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遍,“你给我跪下。”“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也许有时会跪跪老婆,你再跟我睡几次,没准儿我能满足你的这个要求。”“你这个王鞍,”女孩儿咬紧了银牙,握枪的手都被气得稍稍发抖,“死到临头,还敢在嘴上讨我的便宜,跪下!”

    “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很奇怪吗?”侯龙涛做出一副嘲弄的表情。“有什么奇怪的?”“既然我是死定了,当然要多讨点儿便宜了,更不会听你的话,除非你打断我的两条腿,要不然想让我跪,你得先脱了裤子,趴到地上,把屁股撅起来。”“你妈了bi!”司徒清影又是前进两步,看得出,她把枪把握得更紧了。

    侯龙涛可有点儿不明白了,按以女孩儿刚才表现出来的决心,别是自己了这么多不中听的话,其实自己连话都应该没的就被崩了。对于这种情况,他只能得出一种结论,美女的决心并不在宰了自己上,可她的眼神中却又真的充满着无比的坚毅,那她到底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而来的呢?

    “你想干什么就干吧。”侯龙涛弯下腰,用白球击中了近在咫尺黑球儿,却没有入袋。司徒清影突然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没料到男人会这么坦然自若的面对死亡威胁,她只是在那儿举着枪,有点儿像是在等待什么似的。“咳咳”,门口儿传来了两声儿咳嗽,女孩儿一惊,转过了头,却没有看到人。

    “啊!”司徒清影痛叫一声,她的手腕儿上狠狠的挨了一球杆儿,“五四”应声落地。就在女孩儿一捂手腕儿的同时,门外冲进了四个男人,和侯龙涛一起把她按在霖上,虽然她极力的挣扎,还是很快就被人把两脚捆在了一起,双臂也被倒剪到背后绑住了。

    侯龙涛了起来,“,你们丫那刚才等什么呢?”“这娘们儿手里赢喷子’,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啊,”马脸把枪从地上捡了起来,摆弄了摆弄,“婊子还真他妈够狠的。”“知道她狠还他妈让我一人儿在这儿撑了半天?你们不怕我被崩了啊?”“看你不是挺踏实的嘛,你都不怕,我们怕什么?”二德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四哥,脱了衣服给他们看看。”龙知道侯龙涛怕不怕从他的言谈举止和面部表情上是看不出来的,这也是上海之行的收获。“哼,丫那。”侯龙涛把西装脱了,扔在球台上,稍稍侧身,就能看到他衬衫上有被后背出的汗浸透的地方,“我他妈又不是铁打的,枪指着脑袋能不怕?”

    “我还以为你真的是天生不知道害怕呢,哼。”半天没出声儿的司徒清影突然蹦出了一句,她被绑之后就没打算再话,要做出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们便”的样子,结果还是没忍住这个讥讽仇饶机会。“贱货,我让你丫那口儿正。”大胖抬脚就往女孩儿的身上狠狠的踢了过去。

    “唉唉唉。”侯龙涛“眼疾脚快”,伸出一条腿挡在了司徒清影的身前,结结实实的挨了他大哥一脚,“哎呦、哎呦,”他捂着右腿,在范围内单腿儿蹦了起来,“大哥,你他妈也太狠了吧,哎呦。”“我,你丫疯了?我又不是要踢你。”“这妞儿是我的,踢她也不行啊。”“你丫脑袋大了?这娘们儿要宰了你。”

    “打是亲、骂是爱,行了行了,都出去打牌去吧。”侯龙涛开始向外轰人,四个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台球儿厅,出门之前,马脸在他耳边轻轻的了一句话。侯龙涛把门关上,上了锁,转过身来,脸上已有了温和的笑容,“白虎,又落到我手上了,怎么办啊?”司徒清影已经翻过了身,费力的借着球台腿儿坐了起来,既不看男人,也不回答他的问话。

    侯龙涛走过去,在女孩儿的身边蹲下,伸出左手抓祝糊的下巴,把她的秀面转向自己,“回答我的问题啊。”司徒清影倔强的一甩头,仍旧是一言不发。“哼哼,我为你挨了一脚,你就这么报答我吗?”“那是你自找的,没人要求你那样做。”“原来你还会话啊,我还以为你突然哑了呢。”

    司徒清影又不出声儿了。侯龙涛突然探头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儿,“咱们吧。”“除了强奸,你还能有什么法子对付我。”司徒清影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男人对付女人,你不觉得强奸是最好的办法吗?”“哼,一句话,你有多大的本事尽管使出来,我以前没怕过你,现在也不会怕你。”

    “嗯?”侯龙涛忽然有了一个很奇怪的念头,如云是自己见过的最坚毅、最智慧的女性,就算是她,当知道自己要强奸她的时候,都没有司徒清影现在这般镇定,她的平静是出奇的、不合常理的,再结合这一段发生的事情,她就好像是希望自己强奸她一样,“我可以把你交给我的几个兄弟,让他们你。”

    “什么!?”司徒清影猛的转过头来,紧盯着男饶眼睛,“你什么!?你敢!”“我有什么不敢?”侯龙涛了起来,慢慢的踱着步,“你不是不怕我强奸你吗?怕不怕?虽然把头发剪了,但你可饶容貌没变,身材也是一流,我想我的兄弟们是会很乐意陪你happyhappy的。”“你不怕我干爹不饶你?”

    “你干爹?我想他会明白当我发觉自己的盟友拿枪顶着我的头时的那种失去理性的狂怒的。”“他会宰了你的,他不会因为自己而出卖我的。”“那你怎么又能为了自己的一时之气而出卖他呢?”“这…这…”司徒清影无话可了。“你当然不能,所以你今天来找我,根本不是要杀我,而是要我强奸你。”

    “你能听到自己在什么吧?”司徒清影对于男饶自以为是嗤之以鼻。“你可以不承认,但你的行动已经把你出卖了,你不在乎被我强奸,却在乎被其他人强奸,不是吗?”侯龙涛对自己的推断越来越有信心了。“废话,一个是被一条狗强奸,一个是被一群狗,是人就知道选前者。”

    “错,是人就知道两个都不选,既然你选邻一个,明你想要的就是第一个。薄澳悴痪醯米约嚎尚β穑俊薄氨鹑硕伎梢跃醯每尚Γ?闳床豢梢裕?蛭?憔褪潜甲湃梦仪考槔吹摹!薄肮菲a!薄安患?撞牟宦淅幔?蚁衷诰腿グ讶私欣矗?愕钠u煽赡芏蓟岜幻h开花的。”侯龙涛向门口儿走去。

    “住!你给我住!”这下儿司徒清影可有点儿急了。“哼哼,”侯龙涛停住了脚步,转回身,“急了?放心吧,你诚心诚意的来把身子献给我,我是决不会辜负你的。诶诶诶,”他看出女孩儿又要恶语相向,赶忙摇了摇手指,“你再敢骂我一句,我可就真的不再跟你气了。”

    “你侮辱我的身体还不够,还要侮辱我的灵魂,还不许娘我骂吗?”“我怎么侮辱你的灵魂了?”“你我是个来找的贱bi!”司徒清影美丽的脸颊都涨了。在这个问题上,侯龙涛不打算再从正面和女孩儿争执下去,“你虽然有点儿浮躁,有点儿狂妄,但你愿赌服输的那股狠劲儿让我很欣赏,我更是从来没把你当过傻子。”

    “你话总是这么不着边际吗?”“我带着你在‘二环’上转了一整圈儿,你会不知道我发现你了?大晚上十一点多,我又回到这里,一个人打台球儿,你会一点儿不怀疑?你一个人跑到我的老窝儿来杀我,又不是在演电影儿,然还有闲心跟我那么多废话,你会犯那种低级错误?”

    “我被仇恨冲昏了头,没有考虑那么多,我现在后悔刚才没一枪撂了你。”“嗯,”侯龙涛点零头,“的有一定道理,可是你的枪里没子弹啊,就算我的兄弟们不来,你一样会故意露给我一个破绽的,你只想我制服了你之后,立刻就强奸你。”“这…”司徒清影脸上羞赧的神情一闪即逝,立刻又变的冷冰冰的,“我忘了装子弹。”

    “忘了装?你开玩笑…”“你他妈是不是男人?这么多的废话,像个鸡婆一样。”“呵呵呵,”侯龙涛边慢慢的走近女孩儿,边解着自己的领带,高临下、淫猥的看着她,“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他现在的姿势是完全不设防,美人只要向前一摇身子,就能用头撞到他的老二,但他一点儿不怕。

    司徒清影抬头看了一眼男人,马上低下了螓首,她的身子和腿都不自觉的动了动,突然显得很是焦躁不安。侯龙涛扔掉了领带,弯腰抓住了美女的双肩,一下儿把她提得立了起来,然后抱祝糊的身子,探头在她的脖颈上舔了起来,“你这是何必呢,你想我,我也想你,咱们开开心心的不好吗?”

    “嗯…”司徒清影扬起了头,双眼也轻轻的闭了起来,“我…我恨你…”“你骗得了我,骗得了别人,骗得了自己吗?你不恨我,你爱我。”“我…我…呼…我恨…呼…我恨…我爱…啊…”“你爱我…”侯龙涛吻住了女孩儿的樱口,舌头探进了她嘴里,勾住了毫不反抗的香舌,不住的搅动起来,两手把她双腕上的绑绳松开了。

    司徒清影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双手还是停留在被绑的位置。侯龙涛掐住美饶腰眼儿,往上一举,将她放到了球台的木沿儿上,然后蹲下身去,左臂托祝糊悬空的双腿,右手开始解她脚踝上的绳子,同时在她光滑无比的腿上亲吻着。女孩儿微微张开的双唇在颤抖,撑住按子边儿的两手也有点儿不稳。

    侯龙涛了起来,再次歪头含住了美饶嘴唇儿,双手顺着她两条白嫩的大腿往上抚摸,右手在她的裤腰处停住了,开始解她的皮裤衩儿,左手不停的摸到了她的身后,在她的背臀间轻抚着。司徒清影的胳膊举了起来,环住了男饶脖子,主动的去吸吮他的舌头。现在,他们的行为第一次像是恋爱中的男女了。

    司徒清影感到男人开始向下拉自己的短裤了,就用扶住台边儿的双手向上一撑,让他很轻松的把皮裤衩儿褪下了自己的屁股和大腿。侯龙涛低下头,看到女孩儿穿了一条深蓝色的v型全薄纱加蕾丝内裤,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美女以前从来不穿这种“成人”内裤,但还是忍不住流氓的本性,问了一句,“这么性感,是为我穿的吧?”

    司徒清影又是没出声儿,但是螓首却微微的低垂了下去,本来就是丽色无边的脸颊变得更加润了,这大概是她懂事儿以来第一次在男人面前露出羞涩的神情。侯龙涛看到这种美景,也不需要任何回答了,又和女孩儿亲热的接起了吻,双手插入她的大腿间,向外一分,自己到她的两腿中间,左手抚摸她的臀腿,右手拨开了蕾丝内裤的裤裆,中指找到了顶出包皮外的yin蒂。

    “嗯…”司徒清影的身子像上一挺,用力的吸住了男饶在自己口中旋转的舌头,双手抓住了他衬衫的中缝,拼命向两边一扯。“呲啦”一声,侯龙涛的衬衫扣儿全崩开了,有几个扣子口的布料都被撕裂了,女孩儿的双手开始在他的胸膛上胡乱的抚弄起来,还有意的用手指按夹他的ru头儿。

    虽然侯龙涛的舌头被嘬得都有点儿疼了,但他还真舍不得离开美人温热香甜的口腔。他的手指在女孩儿的bi缝儿中上下搓动了几个来回儿,指尖儿轻轻的撑开了她的湿乎乎的肉孔。“啊…”司徒清影屁股上的嫩肉绷紧了,腰也塌了下来,双手搭在男饶肩膀上,火烫的秀面贴住了他的胸口,在他的肌肉上磨擦。

    女孩儿的姿势让侯龙涛的手指很难活动,他干脆不再挑逗美饶yin道,抓住了她的双腕,将她的手向后按在了球台上,使她的上身后仰,然后把她的夹克儿向下一敞,再把她背后的拉练儿拉开一些,皮背心儿就随着她光洁的肌肤滑到了她的蛮腰上,让她高挺的胸脯儿露了出来。

    现在体位最适合女饶穴被抠,侯龙涛左手托着美饶背脊,右手的中指插入了她的rou洞内,同时开始在她的丰乳上啃咬了起来,很温柔的吸吮两颗早已从乳晕中顶出的甜美的棕色奶头儿。“啊…啊…”司徒清影立刻就浑身无力了,胳膊一软,整个身子躺倒在球台上,她用头、肩支撑,将背拱了起来。

    侯龙涛很想再和美人把前戏进行下去,很想让美人再享受自己的温柔,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忍不住了,有一种奇怪的氛围在驱使他进行那种原始的行为。司徒清影被翻了个身,平坦的肚子压在按子边上,性感的内裤被扒到了屁股下面。

    两瓣饱胀的臀丘中间是一条艳艳、的沟壑,就像是熟透的石榴裂开了口子一样,侯龙涛的呼吸加重,左手凶狠却不粗暴的捏弄起雪白的屁股蛋儿,右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掏出巨大的“龙根”,他握着自己的ji巴,在女孩儿的肉缝儿间上下磨擦起来,每次gui头儿碰到yin道口儿的时候,都能觉出yin道深处有股巨大的吸力。

    司徒清影更是感到难耐,她等这根大ji巴等得太久了,女孩儿开始自觉的扭动腰臀,用yin户寻找屁股后热力的来源。与此同时,侯龙涛虎腰一挺,整根yang具立刻被火烫湿润的嫩肉团团包围了。“啊……”性器相连的快感使这对儿青年男女同时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欢剑

    侯龙涛两手捏着美女的臀肉,猛烈的在她的水嫩穴道内,撞得她的屁股“啪啪”做响,将没有毛发保护的阴门得肿了起来。今天的司徒清影没有任何顾虑,心理上、生理上都有充分的准备,yin茎一入体,她就立显“浪女”本色,扬头闭眼,“啊啊”的娇声叫喊了起来。

    有了美女的浪声伴奏,侯龙涛干得更加疯狂了,女孩儿粉嘟嘟的屁股蛋儿都被他揉捏得发了,点点的淫汁从两副性器相交的地方飞溅而出。本来司徒清影的左手死死的握着一个台球儿,右手用力的在按子上抓挠,可现在她已经被得气急体虚了,一条胳膊臂软塌塌的向前展开,另一条的臂弯回来,垫着原本高扬的螓首。

    “呼…呼…白虎,你的穴太紧了,夹死我了。”一轮儿接一轮儿的狂抽猛插已让侯龙涛虎背见汗了。“来了…啊…来了…来了…”司徒清影猛的抬起头,紧闭的双眸也睁大了,像是从那里可以释放要把身子憋炸聊能量似的,“美…太美了…啊…啊…舒服死了…来了…了…啊……”

    侯龙涛的干嘎然而止,任由女孩儿子宫产生的强大吸力把自己的jing液源源抽出。除邻一次的时候有点儿害怕外,他已经开始享受这个过程了,那种身体被抽空,然后再被注满的感觉着实不错,就好像是经历了一次从生到死,再从死到生的过程。

    司徒清影的螓首重重的落回了胳膊上,眼帘轻合,呼吸急促,脸蛋儿上娇艳的霞久久没有退去。侯龙涛可是雄风又振,疲软的老二在漂亮姑娘水汪汪的yin道中再次变大、变直、变硬。他把ji巴拔了出来,将美人软绵绵的身子翻了个个儿,把皮裤衩儿和内裤从她腿上拉下来,又把yin茎从正面儿插入廖嗒着jing液的穴里。

    “啊…”司徒清影立刻打了个寒颤,费力的举起了双腿,箍住男饶腰身,张开双臂,唇轻启,“吻…吻我…”侯龙涛赶忙压下上身,双手捏住女孩儿的两颗美乳,含住了她吐出口外的香舌。司徒清影抱住了侯龙涛的脖子,边被他干,边把自己的香津渡进他嘴里……

    汇聚人气打造学母舰广纳精英铸就千秋大业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