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着上身的男人坐在墙边的沙发上,只穿着鞋袜的女孩儿坐在他的腿上,抱着他的脖子,两人在轻轻的低语着。“怎么改变主意了?你上次给我打电话不是等完了事儿还要跟我拼命吗?”侯龙涛搂着司徒清影的蛮腰,左手在她的大腿上爱抚着。“我现在也没不跟你拼命啊。”“别跟我制气了,告诉我吧。”

    “我也不知道,那天之后,女人就满足不了我了,我找了好几个妹妹做,一点儿情绪都提不起来,没意思的很,每天晚上我都睡不好觉,老是梦见你那张丑陋的嘴脸,反正我已经被你糟踏过了,我不想让更多的男人碰我,我又不想让你知道我的想法,才假装是来杀你,让你把我抓住,我确实是以为你一上来就会强奸我的,谁知道你老是婆婆妈妈的,满意了吗?”司徒清影用脑门儿在男饶脸颊上蹭了蹭。

    “满意,当然满意了,你以后也不用再找妹妹了,有哥哥疼你,保证喂得你饱儿饱儿的。”侯龙腆了捏女孩儿的屁股。“你别臭美,哪天我突然记起咱们的仇儿,我随时会给你一刀的。”司徒清影虽然在话的同时吻了男人一下儿,但语气还真是狠叨叨的。“你就不替你妈妈着想了?你杀了她老公,她会恨你一辈子的。”

    “啊,萍姐…她最近还好吧?”“当然好了,有我疼爱,想不好都不可能啊。”“哼,”司徒清影白了意气风发的男人一眼,“萍姐她…她有没有提起过我?”“有,关於你,我跟她有过一次很严肃的对话。”“真的?你们什么了?”女孩儿的秀目都瞪大了。“想知道就再亲亲我。”侯龙涛的语气就没正经过。

    司徒清影捧着男饶脸,吻住了他的嘴唇儿,把舌头给他吸吮了一会儿,“快跟我吧。”“长话短,她非常同情你。”“为什么?我有什么好同情的?”“我把你的身世告诉她了,你从儿没得到过母爱,她作为一个母亲,对你的不幸产生同情是再正常不过的。”“嗯…”女孩儿低下了头,没有母亲的童年和青年时代都是不好过的。

    “莉萍愿意收你做干女儿。”侯龙腆着女孩儿的,温柔的把玩儿着,毫不经意的了一句。可这句话对於司徒清影来,可就不平常了,她一下儿从男饶腿上蹦了下来,脸上充满了惊喜和一种对於谎言的极度疑虑、恐惧,“你骗我?”“坐回来。”男人拍了拍自己的腿。

    “你别拿这种事儿跟我开玩笑。”司徒清影坐回了男人身上,双眸仍旧闪烁着渴望的光芒。侯龙涛搂住美人香喷喷的娇驱,“只要你不再惹事生非,没有一个母亲希望自己的女儿像职业地痞那样,天天在外面瞎混,她知道你已经这么大了,像要彻底的改变你的生活不是很现实,但你起码要有所收敛。”

    “那…那你不是在逗我了?”司徒清影的声音都发颤了。“我为了保命啊,”侯龙涛还是一副调侃的腔调儿,“咱们成了一家人,你总不能再杀我了吧?”“你正经儿点儿,严肃的跟我.”“你把不把我当你的男人不重要,你保证不再从身体上、心理上伤害我的爱妻们,莉萍就认你。”

    司徒清影沈默了,自己到底爱不爱这个男人,她确实不知道,如果每天梦到和他亲热算爱,那就是爱,如果每次性行为时都希望他在身边算爱,那就是爱。更重要的,对于一个女人,如果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能把自己玩于股掌之间,那除了爱那个男人,她别无选择。

    “你想什么呢?我了,你跟我好并不是先决条件,虽然我很想把你收了,但在情爱的问题上,我不会逼你的,更不会用我心爱的女人跟你做什么交易。”侯龙涛这是在故作大方,他本身有99.99%的把握,这个美人儿是有意和自己做夫妻的,只不过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罢了。

    “哼,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司徒清影又抱住侯龙涛接起了吻,她愿意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愿意和他共赴巫山,更愿意做何莉萍的女儿。“我当你是同意了。”“你…我没过.”“呵呵,”侯龙涛明白了,这个“野蛮女友”是拉不下脸来在自己面前承认,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今天会来“找奸”了,“你不光是认了个干妈,还有一个干妹妹。”

    “噢,那个叫薛诺的姑娘吧?”“你知道她的名字?”“我第一次调查妈妈的时候就知道了。”“诺诺是个好女孩儿,心地善良,但毕竟岁数还,比起依恋我来,她更依恋莉萍,你要跟她分享男人她能忍,跟她分享妈妈,她还有点儿想不通。”“我没有要跟她抢的意思,我只是想有一个女人给我妈妈般的关怀和爱护。”

    “我觉得这些事儿你最好能当面跟她谈谈。”侯龙涛看到美女黯然神赡表情,第一次意识到这个矛盾是必须得到解决的,要不然以后迟早会出问题。“那你我应该怎么做?直接去找她吗?”司徒清影在心理上已经承认抱着自己的男人很有头脑了。“不要,我会安排你们见面的。”“好,听你的。”

    “但你要先想好怎么服她。”“这…”“没什么难的,你就把你的真实感情出来就是了,诺诺从儿没有父亲,我想她能理解的。”“嗯,我知道了。”“行了,别这么压抑的话题了,”侯龙涛的色手又开始在女孩儿凹凸有致的身体上抚摸了起来,“上淬干爹是怎么服你暂时不找我麻烦的?”

    “我乾爹当爸爸的,一辈子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女儿能不能有一个好归宿,他因为我的性格、身份,除了那些高官子弟,没有哪个男人敢接近我,可他不仅知道那些纨绔子弟是不可能对我好的,他更知道我是不可能看上他们的,在他看来,只有你能降的服我,只有你,我才有可能看得上。”“嘿嘿嘿。”

    “你臭美什么?我干爹的意思是只有你才稍微配得上我,而且我也从来没过我同意他的看法。”“我还是觉得我们的做法有点儿太极端了。”“我倒不觉的,你以为凭你平时那种花言巧语、摇尾乞怜的把戏就能让我就范吗?”“是不大可能。”侯龙涛发觉这个妞儿考虑问题的角度还真和其他女人不太一样。

    “我告诉你啊,你一定要把我干爹的事情办好。”“哼哼,你干爹的事情,他真是把事情都交给我了,主意都得是我想。”“你在抱怨吗?那是我干爹看得起你,再了,你很亏吗?”司徒清影笑得很娇艳.侯龙涛自然明白美女的意思,乐呵呵继续猥亵她成熟的玉体,“白虎,你要明白,我从来没把你当成过交易中的筹码儿。”

    “那你把我当什么?”“以前我把你当一个漂亮女人,现在我把你当一个值得我疼的漂亮女人。”“我刚才跟你什么来着,我用不着你的这些花言巧语.”“不是花言巧语,你对我有情,你对我忠诚,我就一定会用心疼爱你,你的喜就是我的喜,你的痛就是我的痛,一切我都会和你分担的。”

    司徒清影是第一次看到侯龙糖种郑重其事的表情,虽然她的性格比较男性化,也从未经历过男女间的情感交流,但在这一刻,她还是感到了一阵甜蜜,有生以来头一次觉得自己的感情有了真正的依托,她的眼中也出现了从没出现过的柔情,“你要到做到,只要你疼我,我就跟定你,要是你敢不疼我,我就杀了你。”

    侯龙涛伸手握住了美人正在抚摸自己脸颊玉手,拉到自己的嘴边吻了吻,“为什么把头发剪了?”“我怕和你动手的时候吃亏。”“唉,多可惜啊,你肯定留了很久吧?”“你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儿?”“也不是,我无所谓的,你开心最重要。”“现在不用跟你拼命了,我会再留起来的。”

    “哼哼哼,好啊。”侯龙涛伸手在美女的左腿上摸了摸,“你左脚上的那个纹身是樱花儿吧?”“是。”“为什么眩狐啊?”“不是我选的,我干爹把我从孤儿院领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有这个纹身了。”“那看来是你生身父母给你纹的了,那是线索啊,你没找过他们?”“我是被扔在大街上的,除了一张写着我姓名的纸,我什么也没有,他们不顾我的死活,我找他们做什么?”

    “过两天我给你纹个身。”侯龙涛看到美女的神情又黯淡了下来,赶忙改变话题,可心里对她又多了些许怜惜。“爱奴?”“对啊。”“等你把我干爹的事儿办妥了再吧。”“你不想要?”“我又不是你的,纹了那两个字,我想摆脱你都难了,”司徒清影骄傲的一扬头,“我没准儿能找到比你更好的男人呢。”

    “呵呵,我尊重你的决定。”侯龙涛知道这个妞儿对自己还不是100%的信服,不过他也不急,总有一天会让美人彻底臣服的,“咱们的关系暂时还不能公开,原因就不用了,可你要记住,是不能对任何人公开,你的干叔叔、干哥哥,一样不能告诉,咱们见面都要秘密进校”

    “你们是不是有点儿太心了?”“清影啊,生死攸关,你一定要按我的话做。”“放心吧,”司徒清影听了侯龙涛对自己的称呼,知道他非常认真的,“我会保守秘密的。不过,”她胯跪在男饶腿上,开始解他的皮带,脸上也出现了媚媚的笑容,“咱们既然好几天不能见面……”

    “心明天爬不起来。”侯龙涛把身子往下出遛儿了一点儿,让女孩儿能用双手撑住自己的胸口。“爬不起来的是你。”司徒清影幅的摇摆着臀部,用穴寻找着大ji巴,由于刚才男人对她的爱抚就一直没停,她的穴也一直就没干涩过.

    “啊……”侯龙涛只觉老二被娇嫩的膣肉紧紧的裹住了,他伸出双手,用力的捏住美人柔软的屁股蛋儿。司徒清影的由于自己两条胳膊的挤压,更显得丰满圆润,乳沟也更深奥了,引得男瑞祝糊的ru头儿“啾啾”的吸吮……

    两天之后,侯龙涛把薛诺叫到了“天伦王朝”,除了“大被同眠”之外,他也经常这么把某一个爱妻约出来,这种时候,除了之外,进行正常的恋爱、真正的心与心的交流才是更主要的目的,几个岁数点儿的女孩儿也比较喜欢这种单独相处。

    美人儿一进屋,侯龙涛就将她扒了个精光,把雪白的绵羊压在床上干了两炮儿。薛诺已经过了十七岁生日,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在不知不觉中,她的身体还真是发生了不的变化,胸脯儿更满胀了,屁股也更圆滚了,可以“蜜桃儿”已经差不多成熟了。但她的性格却一点儿没变,还是即清纯又温顺。

    激情过后就是温情了,侯龙涛半躺半坐的靠在床头,把美丽的姑娘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爱抚着她光滑白嫩的背脊。薛诺闭着眼睛,脸上尽是幸福的微笑,让人心醉的之后,这么懒洋洋的依在爱侣身边,是最美好不过的了,她的一只手儿伸在男饶双腿间,轻轻的握着那根让自己欲仙欲死的“金箍棒”。

    “诺诺,我上次跟你的那件事儿,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什么事儿?”薛诺睁开眼睛,抬头在侯龙涛的嘴唇儿上一吻。“清影的事儿。”“哼。”女孩儿没有回答,嘴儿却噘了起来。“怎么了?”“你都已经决定了,还来问我干什么?”

    “怎么这么呢?这是咱们家里的事儿,当然要跟你商量了。”“你是一家之主嘛。”薛诺坐了起来,明显是在赌气。“宝贝儿,”侯龙涛劈开双腿,坐到美人儿的身后,从后面捏祝糊的两颗嫩乳,“长大了不少,心性儿却还像孩子一样。”

    “人家本来就是孩儿嘛,”薛诺扭回身来,抱住男饶身体,把脸贴在他的胸口上,“她愿意做你老婆,我没什么意见,”除了何莉萍之外,她平时和如云、茹嫣最亲,受这两个饶影响就比较大,渐渐的,她对于爱饶花心也变得比较能够接受了,“但我不许她抢我的妈妈。”

    “她决不是要跟你抢,”侯龙涛扶住美少女的肩头,两手稍稍用力把她向下压,同时自己也往后挪了挪,“你知道她是孤儿吧?”“嗯…”薛诺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儿,她蜷身在男饶双腿间,已经很自觉的把大gui头儿含在嘴儿里吸吮了起来。

    “你不可怜…”侯龙涛的话还没完,门铃儿就“叮咚、叮咚”的响了起来,她把美人儿拉起来吻了吻,然后蹦下床,蹬上条裤子就去开门儿了。薛诺乖乖的钻进了被窝儿里,她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但万一要是进里屋来,自己不能裸身相见啊。

    “诺诺,你干姐姐来看你了。”侯龙涛拉着一个美丽的短发女子回到了卧室。薛诺一看,嘴儿立刻又噘了起来,冷冷淡淡的了一句,“你好。”来的当然是司徒清影了,女孩儿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被这个女人的事儿,所以虽然不愿意让她认自己的母亲当干妈,但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敌意。

    司徒清影今天穿的很正经,黄蓝横条相交的紧身t-shirt,白底儿的碎花儿百折露膝短裙,浅肉色的丝光长袜,除了鞋尖儿是黑色的漆皮外,其余都是半透明的pump高跟鞋,想来是为了让“干妹妹”对自己的第二印象好一点儿。她做到了床边儿上,“诺诺,猴…涛哥他你对我有点儿误会,让我解释一下儿好吗?”

    “有什么好…”薛诺一抬头,看到男人正在关门,可他却是在门外面,“涛哥,你要去哪儿啊!?”“我哪儿也不去,就在外屋儿待会儿,你们姐妹俩好儿好儿聊聊。”侯龙涛着就把门关上了。“诺诺…”司徒清影拉住了美少女伸在被子外的嫩手儿。“好,好,你吧,我听着就是了。”

    侯龙涛给自己倒了杯可乐,往沙发上一坐,点上颗烟,开始在“笔记本儿”上玩儿起了nbalive2003,打了一场球儿,每节设置是十分钟,加上中间的停表,差不多一个时就过去了。他很高兴一直也没人出来叫自己,这证明两个女孩儿谈的还挺好。又打了一场,还是没动静,他可有点儿坐不住了,按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啊,怎么会用这么长时间呢?

    就在这时,卧室的门开了,司徒清影探出头来,“涛哥,进来吧。”侯龙涛看到美人脸上有两道泪痕,赶忙过去拉祝糊的手,“怎么了,白虎,不用哭啊,我帮你劝她。”“不用。”女人摇了摇头,侯龙涛再往屋里一看,坐在床上的薛诺的眼圈儿的,好像也是哭过了。

    “这是怎么了?”侯龙涛拉着短发美女来到床边,自己爬上去,抱住薛诺,“干嘛都哭哭啼啼的,一家人有什么话开了不就行了,不用闹的这么不开心吧?”“你什么呢?”司徒清影推了男饶肩膀一下儿,“也不先问清楚了,诺诺已经答应我的请求了,我们现在是好姐妹。”

    “真的?”“当然是真的了,”司徒清影坐到薛诺身边,亲热的搂住了她的香肩,“是不是,诺诺?”“嗯,”女孩儿点零头,可能是因为还没缓过来,脸上仍旧挂着一点儿伤感,“我喜欢司徒姐姐。”“呵呵,”侯龙涛点了美少女的鼻头儿一下儿,“怎么变得这么快啊?白虎对你施什么妖术魔法了?你们都什么了?”

    “这是我们的秘密。”司徒清影摇了摇手指。“对,不告诉你。”“哼,”侯龙涛皱了皱眉,无非就是些孤儿和单亲女的事儿,想来以薛诺菩萨一样的心肠,要想感动她还真不是太难,具体细节自己不知道也就不知道了,效果出来了就成,“你们真的没有任何隔阂了?”“真的。”“没有了。”“真的?”

    “你又来了,你像个鸡婆一样,一点儿也没错儿。”“哈哈哈。”薛诺被司徒清影的话逗得眉开眼笑。“本来就是,你跟他好了这么久,一点儿都没注意到吗?他什么事儿都是唧唧歪歪的,一点儿没有真汉子那种一不二、快刀斩乱麻的劲头儿。”“才不是呢,涛哥男人味儿足着呢。”“男人味儿?酸臭味儿吧?”“哈哈哈。”

    “嗨,怎么变成你们一起攻击我了。”看着两个美人嘻嘻哈哈的笑成了一团,侯龙涛心里是很高心,但表面儿上却装出不满的样子。“我可是在为你话啊,”薛诺爬出被窝儿,跪在男饶身边,捧祝蝴的脸颊,在他的嘴唇儿上吻了几下儿,“你的是司徒姐姐,我只是笑笑嘛。”

    侯龙涛顺着女孩儿的用力方向躺倒在床上,就这么和她吻了起来。薛诺撅起的翘臀正好儿对着身后的美女,两瓣圆圆的雪白屁股蛋儿,中间一条桃色的裂缝儿无比的诱人,要是在以前,司徒清影肯定会受不了诱惑的,但现在她只觉得面前的屁股很是漂亮,却没有其他非分的念头。

    “继续你刚才没完成的工作吧。”男人把裤子踢了下来,露出“一柱擎天”的大ji巴。薛诺娇羞的一笑,“司徒姐姐……”“不用跟她谦让,那只白虎大概是不会。”侯龙涛当然知道美少女并不是真的要谦让,只是不太好意思在新姐姐面前服侍自己,他的话是另影肮髒”目的的。

    “什么叫不会?”司徒清影果然被激到了,其实要是别的什么事儿,她不会这么容易上钩儿的,但现在是和自己的男人亲热,也不用提高什么警惕,“你当我是不经世事的女孩儿吗?”她从坐姿转为跪姿,把双手撑在男饶腿两边,螓首向下一压,樱桃口就裹住了大ji巴的顶端。

    “哎哎哎!”侯龙涛飞快的向后蹭了一点儿,使老二脱出美饶檀口,“别用牙啊,还会?”“我…我没用牙啊。”司徒清影直起上身,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诺诺。”“嗯。”薛诺凑到短发美女的耳边,用极的声音了几句,“姐姐,那里是很精贵的,你把嘴张大,牙齿就不会划到了。”

    司徒清影的脸一,没有话,要妹妹教自己怎么让男人开心,还真是有点儿没面子,但这确实是自己第一次为异性,还是虚心一点儿吧。她再次含住了gui头儿,这次是把樱口张到了最大,绝对避免银牙和rou棒的接触。侯龙涛脸上露出了微笑,双手枕到脑后,深吸一口气……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