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我,你丫刚才的那几条儿法律是不是真的?”在刘老板认输之后,几个人也就开始正常的聊天儿了。“当然是真的了。”侯龙涛白了马脸一眼。“你丫怎么知道的?”“你们都不看新闻是怎么招啊?已经有了好几起因为悬挂外国国旗引起的纠纷了。”“诶诶诶,看看。”二德子忽然桶了侯龙涛两下儿。

    一群人顺着二德子的视线一看,有四个男人走进了酒吧,正是刚才吃饭时那一高两矮三个老外和翻译,他们坐在了不远的地方。那个高个儿叫了一个伙计过去,指着吧台后原来挂美国国旗的地方问了几句,那个伙计边回答边向这边指了指,那个老外一拍桌子,竟然走了过来,翻译像条狗一样跟在后面。

    等老外来到跟前,侯龙涛才看出来,这家伙比自己高了最少半头,得有一米九几,大概跟大胖差不多,但绝对没大胖那么壮。“whoaskedthebarteheflag?”老外也不等翻译话,上来就吼。“idid.yougotaproblemwiththat?”侯龙涛一梗脖子,“傻bi。”“whatdidyousay?”“golearnsomeese。”刘南也添了一句。

    “guys,guys,。”刘老板赶紧过来劝解,他把老外拉到一边儿解释了一阵,明中国的法律,当然没把自己被人胁迫的事儿讲出来。“stupideselaw。”老外一甩手,不服不忿的走回自己的桌子,但还是经常向侯龙涛他们投来敌视、鄙夷的目光,但他毕竟是男人,也发现了玉倩的美貌。

    不一会儿,一个伙计给玉倩送来了一杯“magarita”,“姐,这是那边那位先生送给您的。”他对这桌儿这几位可是有所忌惮,完全没用英。“谢谢。”玉倩都没给侯龙涛话的机会,就把酒就接了,然后转身冲那个老外举了举杯,也没喝,就又把杯子放在了桌儿上,把龙叼着的烟头儿抢了过来,往杯子里一扔。

    在一阵哄笑声中,那个老外的脸可就有点儿挂不住了,在酒吧送酒被女方拒绝是很正常的,是男人就应该有那种接受现实的风度,但这样被戏耍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聊了,要不是他的两个同伴拉住了他,他还真就要过来再上两句了。

    这一切侯龙涛都看在眼里,他今天不跟个老外动手就不舒服,“再玩儿大点儿?”“问我?”玉倩一抬眉毛。“是啊。”“无所谓,你想玩儿多大我都撑着你。”“哈哈哈,我现在可真是好奇了,你家里冉底是干什么的?”“不告诉你。”“哼哼,早知道去年你走之前想告诉我的时候,我就该接受的。”“你错过机会了。”

    侯龙涛苦笑着摇摇头,起身向舞台走去,那里有一个刚刚到达的乐队在准备乐器,“嗨,哥儿几个帮我个忙儿啊?”几个乐手都是长头发、背心儿,一付“摇滚青年”的打扮,其中一个放下了手里的活儿,“什么忙儿?”“帮我伴个奏。”“你要唱?”“是。”“那也得等点歌儿的时候才校”

    “破个例吧。”侯龙涛从西装的内兜儿里掏出一捆人民币,“银行的封条还没拆呢,一万整。”因为身边的现金快用完了,他今天下午刚取了三万。“哟喝,您是真想唱啊?”“怎么样?”“什么歌儿?”“‘色摇滚’的《志愿军战歌儿》。”“这儿是‘美国吧’。”“怎么了?是‘美国吧’,又不是美国。”“行,您来吧。”

    “,四哥要唱歌儿?”马脸看了看二德子。“他要干嘛啊?”龙瞧着玉倩。“我也不知道,应该是想激那几个老美跟他动手,你们没问题吧?”“切,什么呢?我们哥们儿是从儿打起来了,有什么问题?”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进,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我的爸爸,去过朝鲜战场,为了保卫祖国,为了保卫家乡,打败了美帝,保为了和平。嘹亮的军歌,威武雄壮。我们的先辈去朝鲜打仗,英勇战斗,是民族的脊梁。鸭绿江水静静的流淌,嘹亮的军歌,在耳边回荡……”

    侯龙涛在雄壮的音乐伴奏下嚎了起来,虽然他天生就五音不全,但这首歌儿唱的倒还没太跑调儿,酒吧里饶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去了。刘老板在隔音的办公室里,根本听不到外面的情况,他要是发现演奏的曲目和事先预定的不同,早就会出来制止了。

    “stop!stop!”那三个老美冲了过来,他们已经通过翻译明白了歌词的大意,还了解到当年在朝鲜战争中,中人就是唱着这首歌儿,把自称天下无敌的美国海、陆、空三军打得人仰马翻,老老实实的退回三八线后,这是一首杀美国人用的歌儿,他们现在可要奋起维护美国的尊严了。

    “?”侯龙涛从台上跳了下来。“whatthewereyousinging?”这个高个儿已经喝了三、四杯“tequila”,都有了四分醉意了。“getlost,youloser.”“sayitagain.”“youloser.”“youwaup?”“hellyeah.”两个人越离越近,几乎都贴到了一起。

    侯龙涛的兄弟们也都上来,黄慧还是比较淑女的,没来凑热闹,但玉倩就不同了,直接到侯龙涛身边,嘴里也不闲着,“amerisuckers。”那个老外刚才就受了这妞儿的气,现在又被她骂,自然不会毫无反应了,他一探头,做势看了一眼女孩儿的屁股,“niceass.howaboutwegettogetherlater?iwillletyoutastemyhugeamericock。”

    “smartasshole。”侯龙涛这还能干,刚想动手,没想到老美比他还急,已经一把将他推了出去。玉倩是第二个动手的,上去就给了那高个儿的裤裆处一膝盖,然后自己立刻就退开了。“youlittlewhore!”老外咬着牙,这一下儿被磕的不轻,他左手捂着自己的胯间,举起右手就想去打玉倩,“bitch!”

    侯龙涛挨的那一下儿也很重,他向后急退了好几步才稳,正好儿停在了两张台球儿桌中间,顺手就从案子上抄起了一根儿球杆,“youmotherer!”他冲上前去,抡圆了抽在高个儿的肩膀上。“啪”的一声,球杆儿从中间断开了,可见用力之足。出乎意料,那个老美还挺壮的,虽然很痛苦的惨叫了一声,但看架式还想还手儿。

    “fua!”英语再不好,这句还是会骂的,兄弟七人一拥而上,和三个老外打成了一团。老美们可不光挨揍,也伺机还击一两下儿,但明显是处于极为被动的状态。那个翻译不过是个没骨气的知识分子,可不敢加入战团,一看到真的动了手儿,早就躲到一边儿拨电话报警了。

    刚把高个儿拉倒在地踢了两脚,刘老板就闻讯从办公室冲出来劝架了,他拉住了侯龙涛的胳膊,“别打了,你们不要在这里闹事儿啊。”侯龙涛是第一次打老外,还是那些趾高气昂的美国人,正在兴高采烈之时,却有人出来捣乱,那还撩了?回身照着姓刘的脸上就是一拳,打得他鼻血长流。

    110的反应也算很迅速了,警笛声由远而近,停在了酒吧外面,五、六个警察冲了进来。侯龙涛他们以前可是经常和警方打交道的,可以是无比的“懂事儿”,都没等条子发话,他们就已经停了手,还都特自觉的向后退了好几步。三个老外可就没那么乖了,爬起来的时候还是“fu”的骂个不停。

    “刘老板,怎么回事儿啊?”带队的警察走了上来,他们都是三里屯儿派出所儿的,对于这些酒吧的老板还是很熟悉的。“我也不知道啊,我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打架了。”刘老板用手绢儿捂着口鼻,指了指侯龙涛他们,心里是真想把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但他还算是个比较识时务的主儿,暂时不在任何饶对立面儿是明智的选择。

    “你鼻子怎么回事儿?”“被碰了一下儿。”“你看看有什么损失吧。”那个警察转过身,突然看清了侯龙涛的面目,侯龙涛也看清了他,两个人都是一愣。“哈哈哈哈,姓侯的,你子跟我还真有缘啊。”“哼哼,真是巧了,杨科长。”“别,拜你所赐,我现在就是个副所长。”不是冤家不聚首,那个警察就是几个月前因为“越权执法、刑讯逼供”而被降职的杨立新。

    “杨所长,您认识他?他是……”刘老板凑到了杨立新身边,他这个美籍商人,平时对这些警察可没这么气过。“就是个儿流氓儿。”“流氓儿?他不是吗?”“什么,我就办过他。”“他,就是他,我的鼻子就是他打的,这帮人今天就是来我的酒吧找麻烦的。”“行啊,那你也跟我回所儿里做个笔录吧。”“好。”

    “刘老板,你还变得真快啊,”侯龙涛冷冷的一笑,“你的酒吧大概是开不下去了。”“你这是在威胁证人吗?”杨立新又走近了一步。“没有,没有,没那个意思,不过你也不能光听他的一面之词吧?”“当然不能了,你教过我的,得秉公执法啊,跟我走吧,有什么话都回所儿里再。”

    一个警察走到高个儿老外身后,轻轻一推他的肩膀,“走吧。”“don‘ttouchme!”翻译已经向他明需要去派出所儿的情况,这子还真不怕,回身就推了警察一把,带着他的两个同伴和一条“狗”,牛bi烘烘的向酒吧外走去,“iwalkmyself,youdumbassese.”“你丫怎么那么松啊?”侯龙涛边走边指了指那个被推的警察,“美国鬼子都骑到你脖子上拉屎了,真他妈丢人。”

    “那两个女的也是他们一起的。”刘老板一个也不想放过。“你们也来吧。”杨立新向两个女孩儿勾了勾手指,“你笑什么?”他看到了笑嘻嘻的玉倩那付满不在乎的样子。“怎么了,你长得奇怪,还不许人笑啊?”玉倩乐呵呵背上包儿,掏出手机,边拨边走。“哼,太妹,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因为“犯人”多,警车少,侯龙涛他们的车也被用上了,杨立新特意挑了那辆sl500,他要和侯龙涛单谈(我、“武大”、“二德子”和“马脸”最后一次因为打架被带到派出所儿的时候就是在一个“联防”的监督下,由“二德子”开的车)。“侯龙涛,这淬又撞到我手里了,我不会再让你轻轻松松的脱身的。”

    “你还没学乖?”“我当然学乖了,我会完全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处理的。”“正常的法律程序?普普通通的打架,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子狂吧,你以为你还未成年是怎么招?你在闹市打架斗殴,殴打的还是外宾,我什么也要给你留个底,你的那个什么美国公司不开了你才怪,什么律师也救不了你。”

    “我是见义勇为,该得好市民奖的。”“目击证人可不是那么的,你放心,翻不了盘的。”杨立新成竹在胸,他真是感谢老天给了自己一个出气的机会。“杨立新啊,杨立新,你什么时候儿才能开窍啊?你第一次惹我,我忍了;你第二次惹我,我让你降薪降职;你不懂事不过三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你可以试,但你永远不会成功的。”侯龙涛对玉倩很有信心。

    到了派出所儿,一群人被带到了二楼的大厅里,准备做笔录,这不是录口供,又是普通的打架,用不着搞什么隔离,最先做的是刘老板,然后是老外和翻译,剩下都坐在大厅里。“,又得在这儿坐一夜了,这是咱们住的第几个派出所儿了?”龙边给大家发着烟边问。“谁还记着啊。”侯龙涛接过了烟。

    “当然有人记着了,现在好多孩儿都以这为荣呢。”“你是孩儿吗?”“不是。”“那不就完了,哼哼。”侯龙涛拉住了坐在身边的玉倩,“宝贝儿,你没问题吧?”“你少这么叫我,我当然有问题了,你们想在这儿坐一夜,我可不想,我都困了。”“那你就想办法把咱们弄出去吧。”

    这个时候,一个中国人陪着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外走上楼来了,两个人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就闯进了那间开着门的办公室,把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什么来头儿?”侯龙涛看刚来的两个人不光穿着很考究,而且有一股官气,并非普通的商人可比,就不自禁的自问了一句。“管他什么来头儿,bush来了也没用。”玉倩还是一副天塌下来都无所谓的样子。

    “您几位先到会议室休息一下儿。”杨立新陪着笑脸儿,把四个老外和两个中国人送了出来,本来笔录是不用副所长做的,但今天他要亲自上阵,“郑,赶快送茶到会议室。”“好。”一个警察不知道来了什么大人物,像个饭馆儿跑堂儿的一样,急忙诚惶诚恐的跑去打开水。

    “嗨嗨嗨,有你们这样儿的吗?”侯龙涛蹦了起来,他知道今天的事儿闹的越厉害,自己就越有机会了解玉倩家真实的身份,“做笔录有四个人一起做的吗?你还让他们去会议室坐沙发?还给茶水喝,你开旅馆的?我们的茶水呢?怎么招啊,杨立新,你改成给美国缺狗了?”

    杨立新刚要发作,那个美国老头儿先上来了,“areyoutheoackedhim?”他指了指那个高个儿美国青年肿起的脸颊。“ididn‘tattackhim.hejumpedmefirst.bytheway,whothehellareyou?”“i’mhisfather.”“theoldfool?”“whoareyoug‘fool’?”话的是那个高个儿,他冲上来就是一摆拳。

    侯龙涛一直在用眼角儿的余光瞄着对方,对这突然袭击早有准备,他一猫腰就躲开了,紧接着照着高个儿的下巴上重重还了一勾拳。这下儿挨的是真结实,高个儿仰头就倒,要不是有后面的人扶住了他,肯定是得摔到地上的。

    两人这一再次动手儿,大厅里可就开了锅了,侯龙涛的兄弟们一拥而上,和对面儿的“四洋两直互相推搡起来。“要造反了!?”杨立新一声怒吼,协同闻声而来的一群警察,开始镇压侯龙涛他们。一直在角落里坐着的刘老板可是吓凰,真不知道自己找了个什么人做敌人,他要么是个疯子,要么是后台极硬,要么就是个后台极硬的疯子,任何一样儿,自己在北京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侯龙涛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和警察发生冲突,最多就是把警察伸过来的胳膊拨拉开,但这种行为仍旧会被视为对警方权威的挑衅,更何况还是在派出所儿里,再加上杨立新煽风点火儿的叫嚣,有几个警察已经跑回办公室里取来羚棍。

    看到这种情况,侯龙涛他们很明智的向后退了好几步,和对方拉开一定的距离。“都靠墙蹲下!”杨立新抢过一根电棍,冲着侯龙涛就过来了,“王鞍,你胆子也忒大了!”“你想干什么!?”玉倩突然冲了过来,挡在了侯龙涛身前。

    杨立新先是一愣,等看清楚面前是个柳眉倒竖的美丽姑娘儿,不但没有一点儿怜香惜玉的念头,反而更是上火了,不仅男的敢跟自己作对,就连一个娇滴滴的妞儿都敢对自己横眉立目,实在是无法容忍,他抬起了左手,做势要扇玉倩的耳光,“你也给我蹲下!听见没有!?”

    “啪”的一声,杨立新先被玉倩扇了一嘴巴,“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话!?”这一举动把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侯龙涛在内,他算看出来了,这个女孩儿是个被宠荒疯丫头。“你…你…”“我什么?”“你敢打我!?”杨立新这才缓过劲儿来,又瞪起了眼睛,举在空中的左手抡了下来。

    侯龙涛一拉玉倩,把她护在了身后,一把抓住了杨立新的手腕儿,“姓杨的,你疯狗乱咬人啊?你要是敢碰她一根儿汗毛儿,除非我死,你这辈子,你儿子这辈子,就算被我缠上了。”“涛哥哥。”玉倩上前一步,脸上出现了灿烂的笑容,双手拉住了侯龙涛空着的右手,轻轻的摇了摇。“他妈的,狗男女!”杨立新高高举起了右手里的电棍。

    “杨立新!”楼梯口儿上传来了一声怒吼,“你怎么话呢!?还有没有个人民警察的样子!?”两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话的那个是一身警服的朝阳分局曾局长,另一个四十出头儿,穿着便装,夹着一个手包儿。“曾局?”侯龙涛撇下杨立新,走到老曾面前,“您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嗯?龙涛?你怎么会在这儿?”老曾也是一脸惊讶,他指了指玉倩,“我不是为你来的,是为她。”“于叔叔,”玉倩叫了一声儿那个便衣,她并没有注意到侯龙涛和老曾的交谈,“我爷爷让您来的?”“是啊,怎么回事儿啊?”“那个王鞍当众调戏我,”女孩儿一指那个高个儿老外,“这个警察不问青皂白就要打我,他就知道帮着外国人,整一个汉奸。”她越越“委屈”,嘴儿一噘,差点儿没流出眼泪来。

    “她…她胡!”杨立新可紧张了,分局长亲自到场,而不是打电话来指示放人,就足见重视程度了,“爷爷”那两个字更是吓人,怎么听怎么像是掌握大权的“老革命”的意思。“不要闹了,”老曾又吼了一声儿,“于秘,你看……”“玉倩,曾局长,咱们找间办公室谈吧,”于秘一指杨立新,“你是所长?”“值班副所长。”“你也跟我们来,剩下的人都在这儿等着。”

    “what‘sthemeaningofthis!?”中年老外又不干了。和他一起来的那个中国人赶忙走了上来,“我是美国大使馆的翻译庞延,这位是美国大使馆的第二秘威廉姆斯先生,被打的人是他的儿子和他儿子的朋友,你们如果在处理的过程中有任何不公平的地方,我们将通过大使馆向你们的外交部提出严正抗议,如果因此影响了中美两国的关系,你们谁来负责?”

    “你叫唤什么啊?”于秘走到那人身前,在他耳边声儿嘀咕了两句,“去告诉那个‘二秘’,请他少安勿躁,在这儿稍等片刻,他这样闹来闹去,妨碍中国司法机关工作,还真是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中美关系的,你放心,到时候要负责的一定是你们。”“你…你是干什么的?”“这样吧,你也跟我们来。”

    “好,好。”翻译回去跟“二秘”耳语了几句,然后就跟着其他四个人一起进了办公室。“,太夸张了吧?”刘南捅了捅侯龙涛,“那妞儿家里是干什么的?连他妈美国大使馆都不怵。”“不知道,不过美国大使馆有他妈什么好怵的?”“哼,你子,下面儿的人不怕,上面儿的人怕。”“歇了吧。”侯龙涛往嘴里扔了根儿烟……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