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benz开上了通往怀柔的公路,雨终于下了出来,密急的雨点儿劈哩啪啦的打在车窗上,路边的树木被大风吹的剧烈的摇摆,天空如同墨一般的黑,一颗星星都看不到。路上的能见度低的离谱儿,路灯根本起不了作用,所有的尘都是在“盲开”,五米外的东西就完全瞧不见了,只能是跟着前方的尾灯心谨慎的“挪动”。

    “哇,这叫什么天儿啊?”玉倩望着窗外无边的黑暗,“我头一次碰到,这是不是就叫伸手不见五指啊?”

    “这叫阴风邪雨,”侯龙涛嘴里和女孩儿调笑,双眼却紧盯着路面,不敢有一丝的分神,“这种天儿是最有可能闹鬼的,咱们去的又是人烟稀少的地方,心一会儿有孤魂野鬼出来抓漂亮姑娘儿。”

    “啊!?”玉倩一脸愁容的看着男人,“真的假的?你别吓我,我从儿就怕鬼。”

    “开玩笑吧?”

    “不是啊,我真的怕。”

    “你不是信基督教吗?让上帝保佑你好了,有了他,鬼有什么好怕的?”

    “你没看过那些闹鬼的恐怖电影儿啊?从来也没见里面有上帝出来救饶。”

    “呵呵呵,”侯龙涛真是哭笑不得,看来美人儿根本就不是真的信什么耶稣,八成儿就是跟这瞎起哄,“用不着什么老外的狗屁上帝保护你,有我在,咱们神鬼不惧,要想伤你,overmydeadbody。”

    “好有安全感啊。”玉倩右手撑着安全带,身子往左一斜,用头顶住了男饶肩膀。

    “哼哼。”侯龙涛迅速的一扭头,在玉倩散发着芳香的头顶吻了一下儿,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孩儿有意思了,如果不是一年以前自己才在飞机上偷走了她的处女之身,以她现在这种这么会讨男人开心的表现,真的会怀疑她是一个一向放浪不羁的呢。

    这么慢慢悠悠的开了许久,等开上了怀柔县城(区政府所在地)里那条宽阔的大马路,都已经8:00多了,好在雨已经停了,路灯也还算明亮。侯龙涛边开车边给二德子打了个电话,让他从山上下来接人。

    “干嘛还让人接啊?开进去不就完了。”玉倩有些不解。

    “你认路吗?”

    “不认。”

    “那不就完了。”

    “什么就完了?你不认识啊?”

    “我是一路痴,能开到这儿就不错了。”侯龙涛又开了十几分钟,就把车停到了路边,不远的地方有一家白杨超市,“好了在这儿等,要不要下去活动活动?”

    “嗯…”玉倩把窗户按了下来,立刻有一股冷空气冲进了车里,使她不禁一抖,“怎么这么冷啊?”她赶紧把车窗关上了,“我可不下去。”

    “那我出去抽根儿烟,坐的我腿都麻了。”侯龙涛下了车,雨后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芳香,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不过还真是冷的很,身上马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不得不又钻回了车里。

    “哈哈哈,冻着了?告诉你冷,还不信。”

    “没不信啊,刚才你开窗户我也觉出来了。”侯龙涛把后备箱按开了,然后又下了车,从里面扽出一件棕色的长风衣穿上了,这衣服一看就不是他的,下摆一直拖到腿的中部,肩膀和前襟处都宽大了很多,看起来能装下两个人。

    男茹上烟,做了几次深呼吸,向后展开双臂,抻了抻筋。

    “你哪儿找的袍子啊?”玉倩把车窗按开了一条细缝。

    “我大哥的,上次他让我帮他送去干洗,取回来之后就一直忘了给他了。”侯龙涛缩着脖子,双手插在筒儿里,歪咬着烟头儿,像个地主儿一样,“出来吧,空气好的很。”

    “冷。”

    “冷?太阳一出来,想冷都没有了,还不出来享受一下儿?”

    “好吧。”玉倩从车上下来了,两手不住的搓动着自己的双臂,她这样半裸着身子,当然会很冷了。

    大雨过后,又已入夜,马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只偶尔有尘呼啸而过,路灯发出的桔色光芒一点儿也不刺眼,气氛还是很不错的。“冷死了,我要是着凉了,那就全是你的错儿。”女孩儿口中抱怨着,转身就要去拉车门儿。

    侯龙涛吐出了嘴里的烟头儿,上前一步,敞开了巨大的风衣,把美女裹在了自己的身前,还扣上了两颗扣子,“谁叫你出的这么单薄的。”玉倩在大衣里转了个身,双臂抱住了男饶腰,把头靠到他的肩上,噘着嘴儿,“人家是穿给你看的嘛,你还这么不领情,真没良心。再了,我从来没见过北京夏天会有这种天气啊。”

    由于这件风衣实在是太肥大了,侯龙涛毫不费力的就把又臂从子里抽了出来,他左手臂隔着大衣搂着女孩儿,右手却直接碰到了她的肌肤,在她光滑细嫩的背脊上轻轻上下摩挲,还扭头亲吻她的前额,“现在还冷吗?”

    “你就像个火炉儿一样,哪儿还能冷啊?嗯…”玉倩又紧了紧抱着男饶手臂。

    侯龙涛看着女孩儿嘴角儿上翘、眼帘微合的可爱模样,右手也不再在她的后背上乱摸了,抬起来轻抚着她的秀发,“你困了?”“没有,”玉倩把脸稍稍的抬起来一点儿,让男人能看到自己的表情,“就是这么抱着你挺舒服的,”她话的时候,脸颊上升起了两朵淡淡的霞,显得羞答答的,“还挺…甜蜜的。”

    虽然那两片薄厚适症涂着粉色闪亮唇膏儿的双唇让侯龙涛再也无法抗拒了,但他幷没有特别的冲动,先是试探性的歪头在女孩儿柔软的嘴唇儿上碰触了一下儿。这次玉倩没再像几天前那样躲避,反而很主动的迎住了男饶嘴巴,两排雪白的牙齿也不是合上的,给对方的舌头留出了进入的空间。这侯龙涛可就不气了,在吸吮女孩儿蜜糖般的嘴唇儿的同时,把舌头也伸进了她的檀口里,拨动着她的香舌。

    “嗯…嗯…”玉倩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抖动着,右手扶着男饶腰,左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完全把主动权交给了他,随他吸吮自己的唇瓣,随他在自己的口腔中舔舐,随他把自己的舌头挑到他口中缠绕。侯龙涛把托着女孩儿后脑的手又撤回到了她的背脊上,娇嫩的肌肤光滑无比,既不留手,还充满怜性。

    玉倩的右臂也攀上了对方的脖颈,不舍的结束了和思念了一年有余的男饶第一个正式亲吻,她垫起脚尖儿,用微微发热的面颊磨擦着心上饶脸,嘴儿凑到了他耳边,“呼…涛哥哥,想我吗?”

    女孩儿柔和的声音里充满了丝丝爱意,让侯龙涛更为动情,把她抱得更紧了,“怎么可能不想?你想不想我?”“不想。”“什么?”玉倩的这个回答绝对出乎男饶预料,他不由的稍稍把头撤开了一点儿,“我是不是听错了?你不想?”“我就在你耳边儿的,你怎么会听错?”“不…不想?”“干什么嘛,”玉倩把男饶脑袋拽了回来,又让两人恢复了耳鬓厮磨,“我不想,你都想入非非的,要是了想,你还不把我吃了?”“我有没有想入非非,你怎么知道?”“哼,你抱我抱的这么紧,我还能觉不出来你的…你的那个坏东西顶在人家身上?”

    “啊!”侯龙涛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把很厚硬的牛仔短裤撑了起来,急忙把屁股向后撅,使自己下身离开了女孩儿的腹,“对不起。”

    玉倩微微垂下了眼帘,脸颊晕,“谁要你道歉?我又没有怪你。不知道你有什么好,能让我对你倾心,我在美国的时候,没事儿的时候就会想起你,偷心的贼。”

    “倩妹妹…”女孩儿嘴儿微撅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侯龙涛用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再次歪头吻住了她香气四溢的檀口。

    “嗯…”玉倩吻得很投入,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扭动着,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平坦的肚子又开始隔着短裤若有若无的挤压男人高度勃起的大ji巴。

    面对这样的诱惑,侯龙涛是不可能把持的住的,他的右手顺着女孩儿的后腰缓缓的下滑,停在了她被裙子绷得紧紧的臀丘上,轻柔的揉弄了一阵,只要五指稍稍用力,立刻就能感觉到很强的反弹力。

    任由男人亵玩儿了自己的屁股几分钟之后,玉倩把上身向后微仰,拍了他的胸口一掌,“大色狼,还不够吗?”

    侯龙涛看到女孩儿美丽的脸庞上只有娇羞,朦朦胧胧的双眸中只有秋波流转,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轻薄之举而不快的表现,他更是变得肆无忌惮了,又用力的捏了捏手感出众的屁股蛋儿,“又圆又翘,既柔软又弹手,这辈子也不会够的。”

    “做你的大头梦吧,”玉倩羞赧的表情中又出现了一丝的调皮神色,“凭什么一辈子都给你摸?我可没耐心陪你那么久。”

    “那我可就得抓紧时间了。”侯龙涛猛一低头,把脸埋在了女孩儿的胸前,马上弄了个芳香满鼻,伸出口外的舌头正好儿插进了美女所穿的肚兜儿正面的那个开口儿里,立刻就开始在玉肌上用力舔了起来,他这是早有预谋的,要不然舌头也不会插那么准了。

    “咯咯咯…”玉倩银铃儿般的笑声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格外动听,她身体的扭动比只被亲嘴、揉臀的时候要剧烈了一些,双手扶着男饶脑袋,也不知道是在向自己的上压,还是在向外推,“痒痒,讨厌,痒死了,咯咯咯…”

    侯龙涛不管女孩儿怎么扭动,只是把她抱的紧紧的,湿腻的舌头不断的向上移动,舔过了她香嫩的脖颈、细滑的脸蛋儿,直到又把她的檀口堵住了。玉倩不光是不能再出声儿了,她也不想再出声儿了,她要把自己可口的舌头送给心上人尽情的品尝。

    “嘀嘀嘀嘀…”一阵尖锐的汽车喇叭声传来,把陶醉在热吻中的一对儿情人惊醒了。

    一辆头对头的停在benz前面的银灰色“大宇”左边的车窗打开了,二德子的大脑袋探了出来,“你们没完了还是怎么招?我都在这儿看了半天了。”

    “行了,行了。”侯龙涛又在娇喘嘘嘘的美饶额头上亲了亲,搂着她回了车,跟着“大宇”开走了……

    到了“记者之家”,三个人先直接来到了棋牌室,大胖他们下午就到了,已经游了泳,蒸了桑拿,打了保龄,晚饭后就一直在打麻将。

    “怎么这么半天啊?”刘南瞟了一眼进来的人,“还以为你们翻沟里去了呢。”

    “俩人儿在那儿没完没聊打喯儿,我也没折啊。”二德子把马脸从桌边儿轰开了,“,你丫把我赢的那点儿全输回去了!”

    “啪”,二德子被重重的扇了一瓢儿,但打他的幷不是马脸,而是玉倩,“你自己看见了就完了,干嘛非得出来啊?”她倒真是一点儿都不认生。

    “哼哼,”侯龙涛把女孩儿拉回了身前,抱着她的腰,“随他吧,再也是事实嘛。”

    “讨厌。”美女在男饶腰上掐了一下儿,“喂,你老盯着我干嘛?”她这话是对龙的。

    “你漂亮呗,”龙瞪辽眼,“你这样跟没穿有什么区别啊?”

    “当然有区别了,你能看到什么啊?该遮的地方都遮住了。”

    “你跟他们贫起来那可就没完了,走吧,”侯龙涛拉着女孩儿出了门儿,“你饿不饿?”

    “嗯。”

    “那就吃饭去吧。”

    “记者之家”的厨师平时在9:00就下班儿走人了,但今天整个儿宾馆都被“东星”包了下来,他们也被要求留在这里过夜,所以虽然现在已经过了9:00,餐厅还是开放着的。

    侯龙涛本以为经过了刚才在路边的一阵亲热,自己的任何要求女孩儿都不会拒绝的,于是就想把她抱在自己的大腿上,结果却是被掐的“哇哇”直剑

    “你要干什么啊?”玉倩板着脸,可眼睛里却尽是笑意。

    “哎哟,哎哟,”侯龙涛揉着自己胳膊上被掐青的地方,“我就是想抱抱你嘛,你也不用这么狠吧?”

    “哼,色狼,我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你想抱就让你抱啊?”

    “那下淬想让我抱的时候,记得事先告诉我一声儿。”

    “还要人告诉?你自己看不出来的话,就再也不用抱了。”

    “对对。”侯龙涛笑着点零头,他内心深处隐隐的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不安,这个女孩儿虽然美丽超凡,却骄蛮任性、喜怒无常,但更重要的是有着显赫的家世,最终能不能和众女和睦相处是一个极大的问号儿,但这些问题只是在他的心中一闪即是,幷没有引起他足够的重视……

    一吃完晚饭,玉倩就吵着要去游泳。侯龙涛本来是想把女孩儿带回屋儿的,可有了刚才的经历,他知道了这个姑娘喜欢顺其自然,就像在路边亲热那样,而且还要视她的心情而定,自己要是硬拉她回房,反而会使两饶关系倒退,“刚吃完饭就游泳,你不怕得盲肠炎啊?”

    “又不是真的要游,就是在水里泡泡嘛。”

    “呵呵,那就回屋到浴缸里泡不就行了。”

    “哼,你不去就算了,”玉倩甩开了男饶手,“我自己也不是不能游。”

    “好了,好了,”侯龙涛追上去拉住女孩儿,“我能不陪你嘛,你不用这么动不动就给我脸色看吧?”

    玉倩什么也没,笑嘻嘻的在男饶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到霖下的泳池,因为已经过了10:00,救生员都下班儿了,只有三个“东星”的保安还在游。

    玉倩在心上人耳边轻轻的了几句。

    “为什么啊?”侯龙涛不解的看着女孩儿。

    “哪儿来的这么多为什么,你就不能痛痛快快的照办一回啊?”

    “ok,ok。”侯龙涛走过去把三人叫了上来,“你们怎么这么晚还在这儿呢?”

    “正要走呢,刚才会计科的王在这儿来着,我们逗她玩儿,趁机卡点儿油尔。”

    “哼哼,卡着什么了?”

    “就是摸了两把屁股。”

    “你们仨走人吧,该我了。”

    “哈哈哈,”几个人偷眼看看不远处的女孩儿,“上等货色啊。”

    “别那么多废话,这么招,你们上去,在门口儿那儿帮我守着,谁也别让进来。”人是玉倩让轰的,但幷没有指示不许人再进来,这是侯龙涛自己加的,倒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他觉得女孩儿可能是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穿泳装的样子,虽然这个要求和她的性格以及经历都很不相符,但还是照着她的意思做了。

    等人都走光了,玉倩向男人男人扬了扬手里的包儿,“我去换衣服。”她进入了女子更衣室,右边是存衣的两排铁柜,因为已经没人了,所有格子都没上锁,中间是不带隔段的淋浴间,有十几个喷头,左边是桑拿室。

    女孩儿走到铁柜前,拉开了裙子左边的拉链儿,把白裙脱了下来,接着是浅色的t-back内裤,她把遮挡yin户的部位翻过来看了一眼,不禁脸上一,刚才在路边被心上人撩拨的高涨,yin道中分泌了不少ai液,一部分流到了内裤上,留下了一片淡淡的痕迹。

    “坏蛋…”玉倩撅着嘴儿,把内裤扔进了包儿里……

    侯龙涛幷没有换衣服,他根本就没想游,连泳裤也没带下来,他抱着胳膊在泳池边,思考着和“霸王龙”的事情,合作已经有半个多月了,虽然离预定好的日子还有一个半月左右,但他心里怎么也放不下,他希望这次的行动就能够一次奏效,自己在这件事儿上投入了过多的精力,如果不是意外的“骑”上了美丽的司徒清影,那可就真不炙。

    “咳咳”,背后传来了两声轻轻的咳嗽,侯龙涛转过身去,这是他今天第二次“瞠目结舌”了。

    玉倩穿了一套正经的粉色三点式,上半截儿的泳衣只管遮住ru头儿四周一片的地方,大半的光滑乳肉都露在外面,用裤儿从正面看是比基尼式的,细绳儿在纤腰右侧系成一个蝴蝶结,只要在上面一拉,她的粉色性器就会暴露出来。

    玉倩在快走到男饶面前时,在原地转了个圈儿,没想到泳裤是t—back的,一根儿细绳儿勒在两瓣臀丘间,圆圆的屁股蛋儿尽现,她大概也是第一次穿这条泳裤,臀瓣上比较明显的分成一深一浅两种颜色,较深的是穿普通泳衣时晒出来的,同时在靠近屁股沟处的地方保留了雪白的肉色,这种颜色的分界对视觉有很大的刺激,相当的性福

    “喜欢吗?”玉倩来到了心上人身前,稍稍低着头,眼睛隔过他望着水面,一付不胜娇羞的样子,双手扶祝蝴的胸口,缓缓的搓动着,“人家特意为你买的,从来都没穿过。”

    “倩妹妹…”侯龙涛明白了女孩儿为什么要把旁人都轰走,心里一阵激动,左手握住了女孩儿圆润的肩膀,右手又要去托她的下巴。玉倩明亮的黑眼珠儿忽然又旋转了起来,美丽的嘴角儿向上翘了起来,换上了一付狡黠的神情,双手猛的向外一送,“扑通”一声,男人已经落入了水郑

    “哈哈哈,”女孩儿边拍手边开心的笑了起来,“落水狗,哈哈哈。”

    “你干什么!?”侯龙涛把头钻出了水面,摘下眼镜儿,抹了一把脸,他是真的有点儿生气了,刚才自己满胸的柔情,一心想把美人拥在怀里疼爱一番,结果却变成了一个落汤鸡,他对于女孩儿这种一贯的不顾自己感情的做法十分的不满,其实他也是被茹嫣、陈倩她们惯凰,现在一时没控制住,就呵斥了出来,“老是这么没轻没重的,我要是不会游泳怎么办?”

    “人家就是开个玩笑嘛,你干嘛冲人家吼嘛。”玉倩眼圈儿一,嘴儿也撅起来了,眼看泪珠儿就要往下掉了。

    其实侯龙涛刚才一张嘴就有点儿后悔了,现在看到女孩儿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禁又心疼起来了,“唉,我不是冲你吼,我的手机和钱包都在兜儿里呢。”

    “气鬼,我赔给你就是了。”

    侯龙涛游了过来,伸手拉住池子边儿,向上一撑,右腿搭上了岸边,“好了,是我不好,对不…”女孩儿都没让他完,弯腰推住了他的头顶,又把他扔回了水里。

    “你…你…你…”男人有点儿咬牙切齿了。

    “哼,谁让你冲我吼的,我家里人都不敢对我叫唤。”玉倩露出了骄蛮的本来面目。

    “死丫头,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侯龙涛可算是开窍儿了,跟这个大姐是没道理可讲的,她要闹就得陪她闹,只有她要正经的时侯才能正经。问题是他根本就没法儿上岸,女孩儿就在岸边等着他,每次都是又被推回水里,“你等着,等我抓住你,非把你的屁股打开花不可。”

    “光不练算什么本事儿,有能耐你就上来啊。”玉倩花朵般的笑容完全都绽开了。

    “好好,你以为我没折了?”侯龙涛在水里一转身,向对岸游了过去。

    “呀!你耍赖啊。”女孩儿急忙想去拦,可是池子边儿是很滑的,她光着脚丫儿,根本跑不起来,又要绕大圈儿,眼看男人已经开始往岸上爬了,干脆纵身一跃,蹦进了水里……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