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冯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却发现女儿并没有去上班,“玉倩,你怎么还在这儿啊?”

    “照顾你呀,那个班儿还不是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了。”

    “那怎么行,就算是给你爷爷做秘,也不能全不当回事儿,怎么也得注意点儿影响啊。”

    “还注意影响呢,昨晚您穿着这身儿衣服在酒吧里喝的醉醺醺的,”玉倩把冲好的咖啡递给母亲,“咱俩谁的影响不好啊?”

    “嗨,你这孩子话这么没大没的。”冯洁轻轻打了一下儿已经被自己惯荒女儿。

    “妈,您昨晚最后跟我的那些话不是当真的吧?”

    “什么话?”

    “就是那些要出去找男饶话,你…”玉倩把母亲的“宣言”一字不差的重复了一边。

    “那…那当然不是真的了,”冯洁被这么直截帘的一问,脸都了,“那是喝醉后的气话,不能算数儿的。再,你爸爸虽然有错儿,但总体上来,还是很顾我的,而且也不能全怪他,他那种身份的男人,偶尔的逢场作戏是不可避免的。”

    “妈,”玉倩拉住了母亲的手,“您以后我的丈夫会不会也像爸爸这样呢?”

    “呵呵,我的丫头长大了,开始想男人了。”

    “这叫什么话啊?”女孩儿羞怯的推了母亲一把。

    “唉,真的,咱们这种家庭的女人,看似金枝玉叶儿高高在上,谁又能了解咱们的苦衷呢。找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他能老老实实的守你一辈子,他也不敢胡闹,可咱们又觉得亏;一旦找了个门当户对,再有点儿本事的,只要他最看重的是你,有些事儿该装糊涂就要装糊涂。你爸他以前还不错,从来不在外面过夜,多晚都回家,最近有点儿过分了。”

    “要不要我找爸爸谈谈?”女儿是妈妈的棉袄儿,不管怎么,玉倩都还是在母亲一边的。

    “不用不用,我们的事儿我会处理的。你看,着着就又转回到我身上了,前两天你跟我过的那个男孩儿……”

    “什么男孩儿,是男人,正经的男人。”

    “好好好,男人,怎么样,是认真的吗?”

    “是。”一提起侯龙涛,玉倩立马儿想起了和他雨水交欢时那种蚀骨的感觉,不禁羞答答的底下了头。

    “呦呦呦,干嘛啊?”冯洁快被女儿的样子逗死了,“脸都了,有多认真啊?”

    “特别认真,最认真的那种。”

    “是吗?那好,改天请他到家里吃饭吧,叫上你舅爷,让他和你爷爷奶奶帮你把把关,我也得见见是什么样儿的靓仔能把我的宝贝女儿勾住。”

    “不要了吧,我怕会吓着他。”

    “什么呀,这就被吓住,这么点儿胆子,怎么做我女婿?”

    “好吧好吧,我来安排就是了。”玉倩不再反对了,反正迟早是要过这关的,而且她对自己选中的男人还是有一定的信心……

    一个星期之后,王刚和宝丁的任命就下来了,虽是影最高指示”,但也不能太明显,两个饶升职理由还是比较充分的。王刚已经干了几十年警察,多多少少立过点儿功,再加上铲除“德外四虎”时的优异表现,被任命为北京市公安局十一处,也就是技术侦察处的处长。宝丁资历虽浅,但有突出的立功表现,被破格儿提拔成北京市公安局十三处,也就是治安处的副处长。

    俗话“县官不如现管”,他们也是不会放弃苦心经营的“根据地”的,他们原先任职的派出所儿的所长都是由他们推荐的人来担任的。由于宝丁和王刚都是“上面”派来的人,他们在新的岗位上很快就和上下级的同事们搞好了关系……

    “东星”跟“霸王龙”的合作关系已经保持了一个月,该是清点的时候了,“东星”这边的帐都是侯龙涛让任婧瑶做的,总共隐瞒了四成儿的盈利,根据双方最初的协定,本着利润均分的原则,他得到了“霸王龙”盈利的百分之五十,而“霸王龙”实际上却只得到了“东星”名下服务性行业盈利的三成儿。

    问题在于,在侯龙涛的授意下,任婧瑶并没有把假账做的无懈可击,相反的,还故意留下了几处比较明显的破绽,当然了,“明显”也是相对而言的,如果不是专业人员,是瞧不出什么问题的……

    方杰回到日本后,立刻给如云来了一封信,是因为行程仓促,上次回国并没有把大伯的身后事都办妥当,自己的其他家人又都已经移民日本了,为一些事儿回北京一趟也不值的,希望她能帮帮忙。

    在这件事上,虽然如云从方杰经不起推敲的借口上就能看出对方是另有目的,但她还是不能手旁观,她确实也想为方伯伯做点儿事儿,而且她也想弄清楚前夫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如果光是想再追求自己,不仅不合情不合理,也绝没有理由等到现在。

    如云现在对自己的感情是很明聊,她早就不爱方杰了,连恨都已经不恨他了,自己心里没鬼,在告诉了侯龙涛之后,她在回信中除了答应对方的请求外,还附上了自己的电子邮件地址,这样联络会方便很多。

    最初的几封邮件,方杰还都是在关于老饶事儿,如云也很有礼貌的回了,后来有一次,他再提想要破镜重圆,被如云很坚定的否决了。自那以后,方杰只在邮件中一些自己这些年是如何在日本奋斗的事情,问一问还有没有以前同窗的消息一类的琐事,两人算是基本上恢复到了没有深交的普通朋友关系……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这一段儿,虽然侯龙涛和玉倩打得火热,但一直也没有提见家长的事儿,女孩儿还是觉得有点儿太快了,怕把如意郎君吓到。

    因为冯云的存在,两人经常是在饭店幽会,但还是无法避免和那只母老虎碰面,每次双方在表面上还都过得去,实际上各自心里也明白,还是打骨子里不对付,偶尔趁玉倩不注意,他们还是会冷言冷语的对上两句……

    这天晚上,侯龙涛和他的兄弟们聚在了“东星初升”,他前两天刚刚让人把上个月的账给“霸王龙”送去了,“都准备好了吗?”

    “三十人,我已经让他们去了,五十个保安也已经进城了,只要需要,十分钟之内就能赶到,王刚和丁哥那头儿我也打了招呼。”

    “好,咱们就做出好戏给他们看看。”侯龙涛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哼哼,好一个月黑之夜。”

    一群人驱车来到位于新街口儿的迪厅,这里可是北京最早、规模最大的几家迪厅之一,五彩的灯光闪烁,俊男靓女,人头攒动。舞池正中央有个领舞台,三个身着亮银色胸衣、亮银色超短裙、亮银色内裤、亮银色高跟长筒靴的长发美女正在上面扭来扭去,引得台下发出阵阵高声尖叫和口哨儿声。

    侯龙涛平时是不进迪厅的,震耳欲聋的“噪音”不光闹心,还让他头疼,在他眼里,那些蹦迪的就跟群魔乱舞没什么本质区别。

    七兄弟外加麻子和坛子,在舞池边找了半圈儿沙发坐下,还没来得及要东西,一个一身皮装的高个儿女郎就带着两个看场子的大汉走了过来,“怎么今天东星的几位大哥这么有空儿,到我们的场子来照顾生意?”

    “哼哼,”侯龙涛斜眼儿看了看美丽的太妹,“凤姐的话太见外了吧,咱们现在是一家人,账都一起算的,还分什么彼此,捧你的场,不就是捧我们自己的场了。”

    “那好啊,太子哥随便了。”

    “别走啊,”侯龙涛一把拉住了想要离开的司徒清影,“不陪陪我吗?”

    “怎么陪法儿?”

    “你要是愿意在床上陪,那最好不过了。”

    “好啊,”美睫一扬秀眉,“让我上床也不难,跟我拼酒,喝趴下了我,今晚就茹为所欲为。”

    “凤姐。”

    “凤姐。”司徒清影的两个手下都有意上来劝阻。

    “干什么啊?”麻子和坛子往两人面前一戳,“大哥们打赌喝酒,联络感情,论不到咱们话。”

    “去吧,”司徒清影坐了下来,挥了挥手,“你们两个去拿酒,我陪太子哥玩儿玩儿。”

    在那两个人离去后,侯龙涛偷偷拉住了美饶玉手,用力握了握。司徒清影还给他娇媚的一笑,“包房里有摄像机,就藏在那幅油画儿后面。”

    “那可要委屈你了。”

    “没关系,你上次的那个东西带来了吗?”

    “在我这儿呢。”龙从兜儿里的一个盒子里取出一片儿绿叶子,这和他上次去秦皇岛前,侯龙涛给他的叶子是一样的。

    “怎么用?”

    “往舌头上一放就校”

    “嗯。”司徒清影张开嘴儿,把叶子按在了娇嫩的舌面上,叶子边缘上有分叉儿,一碰到舌头,那些分叉儿就像爪子一样,把嫩肉抠住了,不用力拉是掉不下来的。

    “清影,咱们也不能显得太寒碜了,”回来的不是刚才那两个手下,而是“九龙一凤”中的两个,可能是看场子的人向他们报信儿了,“东星的兄弟们想喝,怎么也得去包房啊。”

    “三哥,七哥。”司徒清影了起来。

    “好,那咱们也就别气了。”大胖带头儿走了出去。到了包房,中间的矮桌儿上已经摆了五瓶儿hennessyv.s.o.p,还有五瓶儿精装二锅头。

    “想怎么拼啊?”“龙七”往沙发上一坐,取出好几个空的宽肚儿酒杯。

    “拿这么多杯子干什么?只有我和这骚bi喝。”

    “太子,你丫鼻子底下长的是个屁眼儿啊?这么臭。”

    “没事儿,三哥,让他过过嘴瘾。”司徒清影一抡胳膊,“叮嘞当啷”一阵乱响,多余的酒杯都被她扫落到地上了,她盯着侯龙涛,“姓侯的,一会儿要是你先趴下,我要把你扒光了,扔到那个领舞台上。”

    “,”侯龙涛一撇嘴,“那就看咱们谁先动不了吧。”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好,喝土的,还是喝洋的?”

    “哼,”侯龙堂过杯子,先倒了半杯v.s.o.p,又兑了半杯二锅头,“咱们土的洋的一起来。”

    “龙三”向弟弟使了个眼色,“龙七”会意的走了出去,他回到办公室,立刻给“霸王龙”拨了个电话,把情况了,“干爹,我看东星的这帮子今天就是来找碴儿的,咱们还没找他们,他们倒先来了,您要不要过来一下儿?”

    “我现在正在见几位重要的人,一时半会儿还抽不出身,你先召集人吧,随机应变,我完了事儿就会过去的。”

    “要是动起手儿来怎么掌握尺度?”

    “那群子不是街边儿的痞子,随随便便的就打发了是不行的,而且是在咱们的场子里,出了大事儿很麻烦的,如果他们不动家伙,你们也不要。”

    “我明白了。”“龙七”放下这头儿的电话,又给他的几个兄弟打了,让他们招集手下过来。

    他办妥这些事儿之后就回到了包房,一进屋儿就吓一跳,十瓶儿酒已经下去了六瓶儿,正在死拼的两个人都是醉眼惺忪,还要互相狂照,女的满面通,男的却是脸色煞白,边儿上的人都看伤。

    侯龙涛一扬脖儿,又把一杯酒灌进了嘴里,在口中含了几秒,“咕咚”一声咽了下去。他把酒杯“砰”的砸在桌儿上,“该…该你了。”

    “呼…呼…”司徒清影喘着粗气,抄起个杯子,不过只喝下了半杯,喉咙处开始向上一返一返的,还用手捂住了嘴巴。

    “哈哈哈…”侯龙涛一阵大笑,“臭娘们儿,去吐啊,咱们没不许吐,我让你去吐,吐完再来!”

    “去你……”女人还没骂完就猛的了起来,向门口儿冲去,结果脚下一个踉跄,单膝跪在霖上。她的两个哥哥赶忙上去把她扶了起来,搀着她离开了包房,“你丫…你丫等我回来!”她出门儿之前还不忘叫阵。

    过了一分多钟,侯龙涛和兄弟们出来抽根儿烟儿、透透气,他的脚下也是打晃儿的厉害。刚一出包房,正好儿看到刚才领舞台上的一个妞儿迎面走来,她瞧了这群人一眼,一扬头儿,好像很傲气的样子。

    “喂,”侯龙涛一把揪住了那妞儿的胳膊,“去哪儿啊?这么急。”

    “你干什么?”女人一甩手,却没有甩开,但脸上没有一点儿害怕的表情,大概是知道大场子有人罩,有恃无恐。

    “陪我进房喝两杯,再让老子用你解解酒。”

    “你有病吧?敢在这儿闹事儿,你知道这是谁的场子吗?放开我!”

    “你妈的!”侯龙涛突然揪住了女孩儿的长发,向着屋里就拽。龙也搭了把手儿,两秒钟就把妞儿弄进了包房,然后他就转身出去了,却没撞门,只是轻轻的带上了。

    “你疯了!?干什么!?”女孩儿抓着男饶手腕儿,想要挣脱。

    “我干你个老祖母!”侯龙涛照着领舞姐的腹上就是一拳,紧接着一扬手,把她掼到了沙发上,走过去一脚踩在她的头侧,“出来做就得被人玩儿,装他妈什么纯?”

    “不…不…”女孩儿双手捂着肚子,蜷身侧躺在沙发上,一脸痛苦,“我…我不是…不是出来做的,你别乱来,我…我是凤姐的人……”

    “凤姐?凤姐,你奶奶的,”侯龙涛用左手揪住女孩儿的头发,把她的头拉了起来,“还你妈敢用那个臭bi来压我!?我还就喜欢搞女同性恋,老子今儿是玩儿定你了。”他着话,就已经把右手伸进了女饶超短裙里,先是在她的屁股上揉捏了几下儿,又用手指隔着内裤按在她的yin户上,用力的抠抓。

    “啊!不…不要…救命啊…”女孩儿看样子是真的怕了,脸上出现了惊恐的神情,两条白嫩嫩的长腿狂蹬着,双臂胡乱的挥舞,想要用指甲去挠正在施暴的“野兽”。

    “你妈了bi的!”侯龙讨抡圆了胳膊,照着女孩儿娇美的右脸颊上就是一个大嘴巴,然后又把手掌举回空中不动了。姑娘被打的趴在了沙发上,但她不打算就此放弃抗争,又把上身抬了起来,准备“接战拒当,可立刻又被一巴掌扇倒了。

    如此反复了四、五次,美人儿的脸颊已经麻木了,高高的肿了起来,她只觉得头栽胀,眼前金星儿乱冒,就好像要死了一样,眼泪好似开了闸门般,一流起来就停不住了,“别…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随便…随便你怎…怎么样……”

    侯龙涛又把她揪起来抽了两下儿,“哼,贱货,我东星太子肯玩儿你,是你的荣幸。”他的双膝都跪到了沙发上,屁股撅了起来,两手捏住女孩儿的nai子,大力的揉动,嘴巴压住了她的檀口。

    就在包房里“happy”的时候,外面却来了个杀风景的。

    司徒清影“吐”完之后,和两个哥哥回来了,却看到一帮人都在外面抽烟,“你们……你们干嘛都在外面?”

    “嘿嘿,”刘南一脸淫笑的看着对方,“老四在里面玩儿姑娘,我们当然是在这儿帮他把门儿了。”

    “玩儿姑娘f儿什么姑娘?”

    “你着急了?不用,只要那个领舞的妞儿没什么少女十八招儿的绝活儿,一会儿就能轮到你。”

    出乎意料,司徒清影并没有对刘南侮辱自己的话进行反击,而是猛的冲进了包房,其他人都没来得及拦。

    司徒清影一进屋儿,一眼就看到侯龙涛撅在沙发上,正把领舞女孩儿的内裤往下扒呢,“侯龙涛,我宰了你!”她一脚就踹在了男饶屁股上,把他从女孩儿身上踢了下来,然后就朝他扑了过去。

    “你妈的!”侯龙涛转过身来,反手扇在了女饶脸上。司徒清影本来就醉的差不多了,下盘不稳,挨了这一下儿,向后退了两步,一头栽倒在沙发上,这一躺下,身体就此变得软绵绵的,爬也爬不起来了。剩下的人也冲了进来,叫骂着互相推搡,那个险些被强奸的领舞姐也就趁乱逃了出去。

    “妈的,把这俩傻bi弄出去,别他妈在这儿碍我事儿。”侯龙涛了起来,晃晃荡荡的走到司徒清影的身前,压上去就亲。

    “东星”的八个人很快就把“霸王龙”的两个干儿子给撷趴下了,将他们从屋儿里提拉了出去。

    侯龙涛这边儿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享用那个醉美人儿了,他一拉司徒清影的胳膊,将她拽到了沙发的正中央,给她摆了个跪姿,让她的脑袋扎在靠背儿与坐垫儿的交叉处,屁股高高撅着,正对挂在墙上的一幅西方人物画儿。

    侯龙涛把美女的双臂倒剪到背后,取下挂在自己后腰处的一副手铐,“咔嚓”一声,把她的手腕儿铐住了。

    司徒清影除了扭了扭腰,“唔唔”的哼了两声儿之外,就好像对所发生的一切全无知觉一般,明显是酒劲儿上来了。

    侯龙涛来到女饶身后,脚下轻飘飘的,几乎到了占不稳的地步,一个趔趄,双手就撑在了美女被皮裤紧裹,像大苹果一样的屁股上了。这一撑上可就拿不开了,两只色手在美臀上一个劲儿的胡撸、抓捏,还干脆把一只手插到了她的双腿间,用掌心托住阴门的部位搓啊搓。司徒清影不仅毫不反抗,反而把腿分的更开了,可能是由于酒醉之中,主观意识发挥不了作用,一切就都由身体和感觉做主了……

    包封已经打开了锅了,逃跑的那个领舞姐通知了看场子的人,他们立刻开始清场,除了“东星”事先埋伏好的三十人外,其余的人还是很配合的,也不敢不配合,偌大的迪厅很快就显得空空荡荡的了。

    本来看场子的就只有二十多人,还分出了差不多一半儿去救司徒清影,这跟“东星”一开打,剩下的十来个怎么跟超出两倍的敌人作战啊。

    通往包房的必经之路并不宽敞,被大胖他们一堵,救饶也冲不进去,等于是两头儿都没占着便宜,西瓜芝麻一样儿没捡到。

    就在“东星”完全掌沃势的时候,“霸王龙”其余的几个干儿子都带着人赶到了,足有六十多人,其中还有在外面雇的打手,这些打手大部分都是体育大学练散打的,招之即来,打完就撤,不留真名儿,不负责任,他们主要负责营救凤姐。

    刚以为“霸王龙”这边儿要把上风占尽之时,“东星”的五十个退伍军人出现了,还有两个“霸王龙”的散打手是岑二德子上学时的师弟,帮“东星”干活儿也决不比给“霸王龙”干活儿差啊。结果虽然“东星”在人数儿上处于劣势,却能在质量上找齐,双方是势均力耽不分伯仲。打了没几分钟,受赡人就已经不少了,双方都渐渐的停了手,一百多号分成了两个很明显的阵营,中间隔着五米左右的距离……

    汇聚人气打造学母舰广纳精英铸就千秋大业

百度搜索 金鳞岂是池中物 爱搜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金鳞岂是池中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nke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nkey并收藏金鳞岂是池中物最新章节